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章 詭異珠子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一級中階的青風虎?”石樾的臉色有些難看。

  眼前這只青風虎的氣息,跟煉氣六層的修仙者相差不多,根本不是他一個煉氣二層的小修士能對付的。

  這個時候,石樾已經后悔進入山脈深處了,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手里多了一張黃色符篆,緊盯著對面的青風虎。

  青色巨虎目中兇光一閃,四肢一動,張開血盆大口向石樾撲了過來。

  石樾臉色大變,急忙將手上的黃色符篆丟了出去。

  “噗”的一聲,黃色符篆剛一靠近青風虎,頓時爆裂開來,大量的黃色符文從中狂涌而出,化為一個數丈大小的黃色光罩,將青風虎罩在了里面。

  土牢符,里面封印了土牢術,二十塊靈石一張。

  “砰”的一聲,青風虎龐大的身體狠狠的撞在了黃色光罩上,黃色光罩劇烈的晃動了一下。

  青風虎張口噴出一道道青色風刃,擊在黃色光罩上,使得黃色光罩晃動不已,其光芒也暗淡下來。

  石樾知道土牢符困不了青風虎多長時間,他嘴唇微動了幾下,腳下泛起一陣青光,往地面輕輕一點,身形一晃,便出現在數米之外。

  沒過多久,石樾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砰”的一聲,青風虎張口噴出一道半丈長的青色風刃,將搖搖欲墜的黃色光罩斬碎了。

  恢復自由后,青風虎四肢一動,快速向石樾逃竄的方向奔去。

  這個時候,石樾還沒有跑多遠,一道憤怒的虎嘯聲從身后傳來。

  他心中一驚,要是照這個速度下去,他遲早被青風虎追上。

  “難道我石樾就要葬身虎口了?”石樾在心中暗暗想道,神情十分緊張。

  突然,他雙眼一亮,前面有一片兩三米高的雜草叢,倒是一個不錯的藏身之處。

  想到這,石樾驟然加快了速度,沖入了雜草叢之中,并施展斂息術,將自身的靈氣波動收斂起來。

  很快,青風虎便追了上來,它的鼻子輕嗅了一下,扭頭往石樾的藏身之處望來。

  見此情形,石樾心中一緊,大氣也不敢喘。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幾聲爆鳴聲,隱約夾雜著大型妖獸的吼叫聲。

  青風虎頓時改變方向,向爆鳴聲傳來的地方沖去。

  看到這一幕,石樾大松了一口氣。

  他扭頭往身后望去,發現后面有一個黑乎乎的山洞。

  略一猶豫,他舉著一塊月光石,走了進去。

  他一邊緩步往前走去,一邊放出神識往前方探去。

  走了幾十米之后,石樾來到一個百余丈大小的石室內,在石室的右上角,生長著一棵丈許高的紅色果樹,果樹上面掛著五六枚拳頭大小的褐紅色的果實。

  “這是,血月果?”石樾喃喃自語道,神情有些興奮。

  一共六枚血月果,按照市場價格,一枚成熟的血月果價值十塊靈石,也就是說,要是將這六枚血月果摘下賣掉,能賣六十塊靈石。

  扣去購買土牢符的費用,石樾還賺了四十塊靈石。

  雖然血月果就在眼前,但他沒有立刻上前摘取,他放開神識,將整個石室仔細的掃了一遍,并沒有發現任何妖獸。

  石樾眉頭一皺,再動用神識掃了一遍,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如此一來,他才徹底放心了,他快步走上前,將六枚血月果全部摘下,收入了儲物袋之中。

  石樾望著血月果樹,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放棄將此樹挖走的打算。

  并非他不想挖走此樹,而是在挖掘的過程很可能會毀掉此樹,與其毀掉此樹,還不如留著此樹,讓其自由生長,以后再來采摘血月果就是。

  他抬腳往來路走去,但他還沒走多遠,就停下了步伐,一臉的凝重之色。

  前方十幾米遠的地方,出現一條五六丈長的巨蟒。

  巨蟒通體紅色,身上遍布紅色的鱗片,腹部脹鼓鼓的,似乎剛進食。

  “一級初階的赤鱗蟒?”石樾咽了咽唾沫。

  這條赤鱗蟒實力應該是練氣三層的樣子,他要想取勝,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看到石樾,紅色巨蟒目中兇光一閃,張口噴出兩顆臉盆大小的赤色火球,向石樾激射而去。

  山洞位置狹窄,石樾根本沒有地方躲避,他從儲物袋里摸出一張風墻符,往前一扔。

  青光一閃,一堵透明風墻一閃而出,擋在了他的前面。

  “噗”“噗”的兩聲,兩顆赤色火球砸在透明風墻上,狂閃了一下,潰散不見了。

  不過這個時候,紅色巨蟒也撲了過來,它笨重的身體狠狠的撞在透明風墻上面,透明風墻劇烈的晃動了一下,光芒暗淡下來。

  石樾見此,臉色一變,他略一思量,快步退回了石室內,口子念念有詞起來。

  “砰”的一聲,紅色巨蟒笨重的身體在此撞在透明風墻上,透明風墻潰散不見了。

  失去透明風墻的阻攔,紅色巨蟒吐出紅色的蛇信子,快速爬進了石室。

  它剛一爬進石室,就看到光禿禿的血月果樹,它的眼珠子頓時變得通紅起來,但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冷喝響起:“巨石術。”

  話音剛落,一塊數百斤重的黃色巨石從天兒降,狠狠的砸在了紅色巨蟒的頸部。

  “砰”的一聲,地面跟著輕微的晃動了一下。

  與此同時,一道破空聲響起,一把紅色短劍一閃而至,狠狠的斬在了紅色巨蟒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紅色短劍在紅色巨蟒的腦袋上留下一道淺淺的白痕。

  這個時候,紅色巨蟒也反應了過來,它發出一聲怪鳴后,張口噴出兩顆臉盆大小的赤色火球,向石樾一砸而來。

  對此,石樾嘴唇微動,腳下青光一閃,身形一晃,往左移動了數米。

  “砰”“砰”的兩聲,兩顆赤色火球砸在了石樾原來站立的位置,地面上多了兩個土坑,坑里一片炎熱之氣。

  紅色短劍不斷的劈砍紅色巨蟒的腦袋,卻并沒能給其造成多大的傷害。

  紅色巨蟒的頸部被黃色巨石死死壓住,它無法再移動,但也沒有死去,它不斷張口噴出一顆又一顆赤色火球攻擊石樾。

  石樾只能驅使御風術躲避,雖然躲過了赤鱗蟒的攻擊,但他的法力在不斷的流逝,等他法力耗盡的話,那就危險了。

  石樾見此,翻手取出一張銀色符篆,眼中露出一抹不舍之色后,往前一拋,銀色符篆化為一根丈許長的銀色雷矛,狠狠的刺在了紅色巨蟒的腦袋上。

  “轟隆”的一聲巨響,銀色雷矛刺中紅色巨蟒的腦袋后,頓時爆裂開來,化為大片銀色電弧,淹沒了紅色巨蟒的腦袋。

  片刻之后,銀光一斂,露出了紅色巨蟒的身影。

  此時的紅色巨蟒,氣息和一開始比較,虛弱了不少,腦袋上一片血肉模糊。

  “斬。”石樾伸手沖紅色巨蟒的腦袋輕輕一點,紅色短劍一個盤旋,狠狠的斬在紅色巨蟒的腦袋上。

  “噗”的一聲,紅色巨蟒的腦袋應聲而斷,大量的鮮血狂涌而出,染紅了地面。

  見此情形,石樾大松了一口氣,伸手沖黃色巨石一點,紅色短劍一個盤旋,狠狠的劈在黃色巨石上面。

  “砰”的一聲,黃色巨石四分五裂。

  石樾沖紅色短劍一招手,紅色短劍一個盤旋,飛回到了他的手上。

  妖獸一身都是寶,赤鱗蟒的蟒蛇皮可以用來煉制下品內甲,蟒蛇膽可以拿來煉丹,這一只赤鱗蟒的價值不在六枚血月果之下。

  石樾走到赤鱗蟒的尸體旁,奮力將其尸體翻過來,用紅月劍在其腹部劃開一道長長口子,打算將蟒蛇皮剝下來。

  “啪”的一聲,一顆龍眼大小的藍色珠子從赤鱗蟒的腹部滾落出來。

  “咦,這是······”石樾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撿起了藍色珠子。

  “不是說二級以上的妖獸才有可能有內丹么?而且赤鱗蟒是火屬性的妖獸,內丹應該是紅色的啊!”石樾將藍色珠子擦干凈,端看了一會兒,喃喃自語道。

  藍色珠子通體藍色,上面有五朵白云。

  他用力捏了捏藍色珠子,感覺硬邦邦的,不像是妖獸內丹。

  “怎么看起來有點像是法器?”石樾試著往藍色珠子里面注入一些法力,但很快,他就后悔了,因為他體內的法力失去了控制,源源不斷的注入了藍色珠子之中。

  體內法力的大量流失,導致石樾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他用力一甩,企圖將藍色珠子甩出去,但他驚恐的發現,藍色珠子竟然死死的貼在他的手上,不斷的吸取他體內的法力。

  沒過多久,石樾體內的法力被藍色珠子吸干了,整個人在一陣劇痛之中,昏了過去。

  當石樾醒來之后,驚訝的發現自己身處一片陌生的空間中。

  石樾站在一間簡陋的石屋面前,屋子前面是三畝空曠的靈田。

  “這······這是哪里?”石樾看到眼前的一幕,一陣錯愕,滿臉的震驚之色。

  他記得很清楚,他明明是在一個山洞之中,怎么跑到這里來了,難道是做夢?

  他用力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大腿傳來的痛感告訴他,眼前的這一切,是真的。

  石樾開神識,往四周掃去,卻沒有發現任何氣息,也就是說,這片空間,除了他,沒有第二個活物。

  他略一猶豫,抬腳向靈田走去,走到邊緣的時候,他驚恐的發現,自己所站立的地方,離地面有千丈之高,下方是一望無際的碧藍大海,他竟然是在一座懸浮在空中的島嶼上面。

  “難道說,那顆藍色珠子是一件空間法寶?”石樾的腦海里不由得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他的心臟隨即砰砰亂跳起來,就連呼吸都有些急促。

  空間法寶,蘊含空間法則的一種特殊法寶,自成一片空間,能容納萬物,這是太虛門的典籍里對空間法寶的介紹。

  想到這,石樾興奮不已,可是很快,他就高興不起來了,他是糊里糊涂進入這里,但怎么出去,他就不知道了。

  石樾是煉氣期修士,還不能辟谷,每日還需進食,他身上還有三顆辟谷丹,差不多夠撐十天。雖然儲物袋里還有點靈米,那也不過兩三天的食糧。這樣一來,自己頂多能支撐十三天。

  十三天之后,如果沒有食物的話,他將會活生生餓死。

  石樾沉吟片刻,抬腳走進石屋,屋內空無一物。

  “難道真的要困死在這里?”石樾走出石屋,抬頭望著碧藍的天空,喃喃自語道。

  接下來的三天內,他將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翻了一遍,依然沒有找到離開的方法。

  他御器飛出空島,因為法力有限,也飛不出多遠。

  反正出不去了,石樾索性靜下心來,盤坐在石屋內修煉。

  此地的天地靈氣比外界充沛多了,既然無法離開,干脆留在這里修煉,在餓死之前修煉到筑基期也說不定。

  當然,石樾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只不過是他自我安慰罷了。

  這片空間亮如白晝,沒有黑暗,也沒有日出和日落,石樾之所以能夠準確的判斷時間,是因為他身上有一個計時的沙漏,里面的流沙流落的特別慢,足足一天時間才能將沙漏上端的流沙流落入下端。

  十天后,石樾正盤坐在地上修煉,忽然兩耳“嗡”的一聲,腦袋一沉,當他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赫然出現在山洞內,赤鱗蟒的尸體還在一旁。

  --------

  (本書輕松種田流仙俠小說,希望能給各位書友帶來不一樣的仙俠世界。新人新書求收藏和支持!拜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