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章 以后就由我罩著你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的時空旅舍

  走出節點空間,殷女俠對這方陌生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同時內心也懷著忐忑。

  按理說江湖兒女應該早就習慣了顛沛流離的生活,不管到了哪都能迅速適應陌生環境。可事實是許多江湖人走出國門便寸步難行,更何況她殷丹這是到了另一個世界。

  “我這也是情有可原。”殷女俠對自己說。

  幸好那位老前輩為自己解決了語言障礙,而那位站長大人看起來也挺好說話。

  作為殷女俠來到這個世界最先看見并認識的兩個人,程云和老法爺在她眼中是有些特殊的。江湖兒女最講究這些形式。

  于是殷女俠跟在程云和老法爺身后,左右環顧著,然后低頭用布鞋悄悄摩挲著光可鑒人的樓梯地磚,眼中有些驚訝——這個地方的豪華程度超乎她的預料!

  剛走出兩步,前面二人卻停下了。

  程云說:“法爺您先下去吧,我帶她去房里換一套衣服,不然她這一身……也沒法出去見人。”

  殷女俠當場就愣了,低頭打量了一遍自己才穿了幾次的新衣服——

  怎么就沒法出去見人了!花了二十幾個錢子扯的布呢!

  “也好,那我就回房了。”老法爺點頭道,“你帶這位女游俠換了衣服,順便辛苦一下做點東西給她吃。我看這位女游俠也有些餓了。”

  “嗯。”程云點頭,沉默了下說,“等我回來再找您……我還有個問題想問您。”

  “好。”老法爺淡淡一笑。

  “跟我上來吧。”程云對殷女俠說著,轉身往樓上走去。

  “哦。”殷丹看了眼下樓的老法爺,將左手的刀換到右手,連忙跟上程云,左手則搭在涂了漆的扶梯上摩挲著,發出沙沙的聲音。

  程云住的豪華套房中——

  殷女俠呆呆的打量著房間的一切,既有吃驚也有疑惑,腳下厚厚的地毯讓她感覺自己走在云端。

  程云倒了杯水站在她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你在干什么?”

  “哦哦,沒什么。”殷女俠連忙回過神來。

  “喝水。”程云將紙杯遞過去。

  “謝了。”殷女俠接過道。

  “不用那么客氣。”程云轉身坐在小沙發上,看見這位女俠雖然端著紙杯,卻沒有任何要喝水的意思。而從她稍微有些起皮的嘴唇和下意識抿嘴去舔的動作不難看出,她其實已經很口渴了。

  程云也不在意,繼續打量著她。

  這位女俠身高大約一米五五,竟是比俞點小姑娘還矮一點。但她卻一點也不會給人‘她個子小小’的感覺。這大概源于她充滿爆發力的身材和身上那一股彪悍嗜血的氣質……以及手中提著那柄一米多長的雁翎刀。

  殷女俠本有一張略顯妖媚的瓜子臉,還有一雙很漂亮的大眼睛,想來在江湖上也應該有個“狐貍”之類的外號。可她眉宇間卻盡顯兇悍,毫無嫵媚之意,而左側臉一條從眼角旁邊往下起碼拉了五厘米長的狹長刀疤也是將美感破壞得所剩無幾。除此之外,惹人注意的大概就只剩她那優美的脖頸了。

  可惜江湖人風吹日曬,皮膚并不雪白。

  程云思索了下,起身走進臥室,在衣柜里挑挑揀揀,這才選出一套適合她穿的衣裳。

  一條自己自打買了過后就一直拿來當睡褲穿的希賓居家短褲,很短,自己穿的時候大腿都只能遮三分之一,大概相當于一條寬大一點、款式能穿出門的平角褲。

  一件灰色的純色體恤。

  “這是我的衣服,你先將就著穿吧!等出去我再給你買一套新的。”程云拿著衣服遞給她說,“對了,你有穿貼身衣服什么的吧?比如裹胸束胸。”

  “有啊!”殷丹接過衣服,“女流之輩走江湖不裹胸像什么話!”

  “說得也是。”程云看了看她鼓鼓囊囊的胸部,這要是不裹胸的話,廝殺奔逃的時候那畫面簡直不敢想象。“對了,你有穿內褲嗎?”

  “內褲?”女俠眨了眨眼。

  “……”程云沉默了下,“你要不介意的話就這樣穿吧,出去我再給你買。”

  “沒問題,江湖兒女不拘小節!”殷女俠拿著衣服指了指臥室,“我是在這里面換衣服吧?”

  “嗯。”

  “多謝,這份情我殷丹記下了!”她將那杯紋絲未動的水隨手放茶幾上,便往臥室走去,手里還提著那柄刀。

  悉悉索索大半天,女俠終于出來了:“我的衣服就暫時放你那,可別給我扔了,我以后還要穿的!”

  程云看了看,覺得這位女俠的智商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她對比著程云身上穿的體恤和短褲的樣子,將衣服褲子套在了身上,沒有穿反,也沒有鬧出短褲里面穿長褲之類的笑話。

  只見殷女俠穿著程云的短褲,顯得有點寬大,下面露出一雙雪白勻稱的腿,筆直緊繃,十分有力;上身程云穿著有點顯小的體恤穿在她身上依然很大,幾乎蓋住了屁股,而那鼓囊囊的胸依然將衣服頂出兩團凸起,看起來竟有一種異樣誘惑——要是她腳上不穿她那雙黑色布鞋的話就更棒了。

  程云默默的把自己的人字拖給她找了過來:“穿這個吧,你應該不介意吧?”

  “不介意!”殷女俠道,“只是這個……穿出門不會很怪嗎?”

  “不會,夏天很多人都這么穿。”

  “那衣服褲子呢?你們這個世界的人都這么穿的嗎?”殷女俠扯著寬大的衣服和短褲的褲口,“在我們那個世界,只有窮鄉僻壤買不起衣服的人才這么穿。”

  “比這穿得更少的都都有。”程云說著,指了指她的短褲,“只是出門你最好注意一點,如果有風,可能會把短褲掀起來,而你里面……”

  “行!倒是挺涼快的。”女俠一手一根手指頭掛著他的人字拖,“這個該怎么穿?”

  片刻之后,穿上人字拖的女俠從臥室出來:“現在可以出門了吧?”

  “嗯,等一下。”

  “好吧……”女俠已經餓得慌了。

  程云飛速跑下樓看了看程煙在不在,當確認程煙已經出門之后,他才重復返回三樓,對女俠說:“好了,我們現在出門了。不過你要記住了,像個好奇寶寶似的到處亂看沒問題,但是不要到處亂摸,也不要亂說話。緊跟在我身邊,不要到處亂跑,要聽我的,想做什么事先問問我的意見……”

  “好奇寶寶……”女俠愣了愣。

  “嗯?”

  “我知道了。”女俠選擇向大佬低頭。

  “好!”

  程云這才打開臥室門,而女俠就緊跟在他身后,看著他做的每一個動作。

  “對了!”程云忽然轉頭,“你要把你的刀留在這。在我們的世界刀劍屬于管制武器,不可以帶到滿街亂跑。”

  “嗯?就連一把刀也不可以帶出門嗎?”一直很老實的女俠這時卻皺起了眉頭,“武器對于江湖人來說就是相依為命的根本,是生命的保障,也是身份的象征。就連我們世界的官府都不會收繳刀劍!更何況這柄刀是我花了兩個銀坨……”

  “不放下刀我沒法帶你出去吃飯。”

  “噠……”

  雁翎刀掉落在了地上。

  女俠認真看著他:“走吧。”

  下樓時女俠就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悄悄打量著這個驟然變得更豐富的世界。

  前臺一直開著空調,冷風不斷吹出,在這大夏天異常涼爽;皮質的淺棕色沙發和玻璃茶幾、色彩鮮艷的小板凳、裝飾著鏡面能直接反射出人影的柜臺和墻上掛著的各種裝飾品;臺式機音響中傳出輕柔的純音樂,一個滴滴答答走著的鐘表,還有柜臺里面坐著的一個不斷敲擊筆記本電腦鍵盤的瘦弱小姑娘……

  當然,這些女俠都十分陌生。

  “噠噠噠……”

  清脆的聲音不斷傳來。

  俞點正敲得忘我,眉眼間溢出平日里難以見到的甜笑,似乎達到了某種天人合一的境界。可就在這時,程云走了下來——

  小姑娘身子直接顫了一下,笑容僵硬在臉上,慌忙慌腳的停下打字,然后裝作什么也沒發生似的將筆記本合上。

  “程老板!”

  “嗯。”程云好奇的看了她一眼,“你這是在干什么呢?”

  “沒……沒什么。”小姑娘慌亂的道。

  “我看見你一直在打字誒。”程云狐疑的看著她,“你這么緊張干嘛,我又不扣你工資,說了你可以隨便玩的。”

  “沒……沒有!”小姑娘連忙擺手。

  “可我聽見你一直在打字誒……”

  “不是……”

  “昨天也是。”

  “沒有……我只是在……隨便玩玩。”

  “是在和男朋友聊天吧?”

  “啊?”俞點一愣,隨即臉倏的一下變得更紅了,“不是!我沒有男朋友。”

  “哦這樣啊!”程云點了點頭,“我先帶一個朋友出去走一圈,如果程煙回來了,就讓她去買菜!嗯,多買點放冰箱。”

  “嗯。”俞點連忙點頭,悄悄看向程云身后那個女子,卻正好與對方的目光相接觸。

  倏的一下,她如受驚的兔子般收回了目光。

  程云遂帶著女俠推門而出——

  一個完全陌生的、無比豐富震撼的世界展現在殷丹的眼中!

  她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

  上午的陽光正好,明亮又不灼熱,照在剛灑了水的街道上隱隱反射微光。

  路上車來車往,樓房高得需要她抬起頭才能看到頂,路旁花壇里的觀賞植物一年四季都開著,巨大的招牌和各式各樣的商店緊緊挨著;路人皆穿著清涼但質感極好的衣服,沒有人面帶菜色,也沒有人卑躬屈膝,更沒有人當街拿著刀劍武器;倒是有三兩成群的小孩手中拿著零食嬉笑著從一方跑來又越過她從另一方遠去……

  女俠深深的震驚了!

  程云也很有耐心,在旁邊站著等她,過了好一會兒才說:“走吧。”

  這時女俠連忙邁動步伐跟上他:“這就是你們的世界?站長。”

  “小聲點,別讓人知道你是從另一個世界來的人。”程云很平靜的對她說道,毫不在意此時正有一人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

  “哦。”女俠點頭,真的放低了聲音。

  她踩著人字拖噠噠噠的響,因為腿短的緣故,她邁步的頻率必須要很快才能跟上程云,而這種鞋子實在讓她很不習慣,“你剛才說那個女孩在和她男朋友聊天?男朋友是什么意思?但那只有她一個人啊!”

  “就是兩個人互相喜歡,互相傾慕,但沒有正式成親。為了試著在一起合不合適,兩個人互相確定這種‘在陌生人或者朋友之上,但在夫妻之下’的關系,就是男女朋友關系,也稱戀人。男性叫做女性的男朋友,女性則叫做男性的女朋友。”程云說道,“而我們這個世界自然有手段隔空與萬里之遙的人交流。”

  “還可以這樣的?”

  “怎么?”程云笑著說,“很吃驚?”

  “還……還好,在我們那個世界雖然很不……承認這種關系,但其實還是有人在結婚前私定終生的。”女俠吃驚的是這個。

  “這個不太一樣。”

  “我能理解的。”

  “噗!!”

  “嗯?站長大人,你這什么表情?”

  “沒什么。”程云連忙擺手,轉移話題問道,“你想吃什么?”

  女俠表情忽然窘迫起來,很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說:“這個嘛,隨便吃點就行了!……要不就在路邊找個小攤隨便吃碗陽春面吧!”

  “陽春面就是清湯素面吧……現在這個時代誰還吃素面啊!”程云皺起了眉,“我倒是知道益大后校門有家酸辣粉很好吃,他家的牛肉面也不錯,牛肉很足,過去吃碗牛肉面吧。”

  “牛肉面??”女俠十分震驚,隨即咽了口口水,更加不好意思了,“那……那就讓你破費了!”

  程云看了她一眼,笑了:“走吧。”

  一路上女俠又是一大堆問題,比如公路上跑的是什么東西啊、為什么那些人騎在兩個輪子上只要雙腿使勁兒抽動就不會倒啊、街邊賣衣服的店子里是誰在唱歌吹樂器啊。櫥窗里那些紅色的果子被串成一串是什么啊為什么路上有人拿著在吃啊好不好吃啊,多少錢一串她一個錢子兒能買幾串……

  程云迫于無奈,只得給她買了一串草莓冰糖葫蘆,讓她一路邊走邊吃。

  好不容易到了面館,程云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坐下來,給她點了碗三兩的牛肉面加一個煎蛋、一個鹵蛋,兩人大眼瞪小眼。

  “站長大人,看你的表情……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沒有。”

  “沒有就好。”殷丹說完松了口氣,又指了指旁邊一桌秀恩愛的情侶,“那對男女就是戀人吧,他們手上拿著的是什么東西?我見你也用過,是什么法器之類的么。”

  “那叫手機,是我們用于和萬里之遙的人隔空交流的器物之一。”

  “哦,手機。”女俠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繼續悄悄盯著那兩人說,“話說他們光天化日之下這么明目張膽的,你們就不會感覺有傷風化什么的嗎?換了我們那個世界,是肯定會被人叫做狗男女的!就是江湖上最有名的白發雙煞也不敢這樣!”

  程云轉頭瞄了一眼,咬牙道:“沒錯!這對狗……真是有傷風化!”

  直到牛肉面端上來了后,這位女俠才稍微消停了點,轉而專心對付面了。

  她吃面和程煙差不多,是先將面條上的牛肉一坨一坨的夾來吃光,才開始吃底下的面。

  沒吃兩口,女俠又抬起頭來:“誒?你不吃嗎?”

  “我吃過早餐了。”

  “哦。”女俠實在太不好意思了。

  這碗牛肉面用精致的白瓷海碗裝著,上面居然真的是牛肉,而且湯汁鮮濃,味道簡直讓她想叫出來,猜都能猜出價格不低!

  殷丹在走江湖的過程中曾經吃過一次牛肉,就那么一次,還是在某位大佬的六十大壽宴請上。當時那位大佬派徒弟去隔壁村里偷了整整兩頭牛來殺,煮了十幾鍋,聞風而來的江湖人圍著鍋坐滿了一整片草地,牛肉的味道和筵席上的氣氛讓她至今仍記憶猶新!而那也是殷丹人生中唯一一次吃肉吃到飽。

  白水煮牛肉的味道自然比不上現代經過去腥工序加上各種香料熬煮出來的牛肉,所以盡管分量少,殷丹卻覺得完全勝過自己曾經吃過的那一次。

  并且上次是提心吊膽吃的,生怕被官府知曉了,這次卻是坦然坐在一間裝飾不凡的店面中,不用擔心觸犯律法什么的。還配著煎蛋,吹著一個奇怪器物吹出來的冷風。

  殷丹只覺得一個字,爽!

  吃完面,將湯喝了個底朝天,殷丹站起來,眼巴巴的看著程云結賬。

  三兩面八塊錢,煎蛋鹵蛋一共三塊,總共十一塊錢。

  殷女俠記得很清楚。

  “看來這個世界的錢還挺值錢的,那么大一碗面加牛肉居然才八個錢,這么算起來自己的房費貌似總共二百二十個錢……”殷女俠表情頓時呆滯了下來,扳著手指頭不斷眨巴著眼睛,許久才得出結論——

  “我一晚上豈不是睡了二十多碗牛肉面!”女俠震驚的將眼睛睜大。

  她內心頓時忐忑起來,機械的邁動著腳步跟上程云,感覺整個人一下子失去了活力。

  她要干多久的活才能掙回這么多錢啊!

  要是換在原來那個世界,二百多個錢子兒,順利的話要四五天才掙得到。不順利得半個月,還得把腦袋別腰上!

  殷丹連忙跟上程云,說道:“那個站長大人,那碗面……”

  “什么?”程云轉過頭,只見這位女俠將雙手在身前緊緊糾纏在一起,滿臉糾結和窘迫,“我現在……沒有錢。”

  程云頓時笑了:“一碗面值幾個錢,算我請你的了。”

  “啊?”女俠愣了愣,隨即又搓起了手,笑道,“這這……這怎么能行呢!”

  程云擺了擺手,繼續往前走去。

  女俠則在后面快步跟著,同時喊道:“這碗面的人情我殷丹記下了,你這個朋友我也交了!誒你走慢點!我給你講別把我的話不當回事啊,你有什么事給我說,我殷丹保證不含糊!”

  程云完全沒理她,甚至裝作一副完全不認識她的樣子,直接轉進一家內衣店。

  老是讓女俠空穴來風也不好,于是買衣服就先從內衣買起走吧!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