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四十五章 大狼的心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姜小白笑道:“就我們六個人,你就是借我十個膽,我也不敢到眾籌幫的老巢里惹事生非,何況明天那里還有那么多幫派,我的命也是命,不會拿雞蛋碰石頭,我們就是去吹吹牛.逼,交兩個朋友也就心滿意足了!”

  萬費東道:“我能見見我兒嗎?”

  姜小白道:“當然可以,麻煩總鏢頭退后二十丈!”

  萬費東沒有選擇的余地,只能乖乖向后退后二十丈。

  姜小白便把萬生春從乾坤袋里煞了出來,提在手里,遠遠朝他晾了晾,萬生春被封住了修為,有口不能言,只露出一臉驚恐。

  萬費東眼睛敏銳,看得真切,露出一臉痛惜。

  姜小白又把萬生春收了起來,遠遠望著萬費東道:“萬總鏢頭,現在沒有疑慮了吧?”

  萬費東又在雨地里飄了過來,道:“如果我答應你,你什么時候放我兒回來?”

  姜小白道:“這個快,我跟你無怨無仇,甚至還想跟你交朋友,明天吃完飯我就把你兒子放回來,我留著也沒用。”

  萬費東點了點頭,道:“敢問朋友怎么稱呼?”

  姜小白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李白!”

  萬費東重重地點了下頭,道:“行,李白兄弟,我相信你做事會有些分寸!”

  姜小白道:“萬總鏢頭算是同意了?”

  萬費東點了點頭。

  姜小白伸手道:“既然總鏢頭同意,那請帖就借給我吧!”

  萬費東稍作猶豫,就從儲物鐲里煞出請帖,從沒覺得一張請帖竟會如此有分量,拿在手里沉甸甸的。為了防止被雨水淋濕,便在請帖上附了一層真氣,然后扔向了姜小白。

  姜小白接住請帖,大致看了下,確實是那天看到的那張,便收進儲物鐲道:“總鏢頭,我們只是想去安安穩穩吃一頓飯,我不想出什么變故,如果我們飯吃得好好的,身份卻被人家拆穿了,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你兒子也絕對落不了好處。”

  萬費東道:“只要你安穩吃飯,絕不會有人拆穿你!”

  姜小白點頭道:“那就好!既然如此,那告辭了!”轉頭道:“我們走!”

  幾人沖天離去。

  萬費東望著他們在雨中漸漸模糊的身影,咬牙怒道:“混賬東西,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跑到太歲頭上來動土!”吩咐左右道:“等到生春回來,你們去眾籌幫好好調查一番,把這個李白的身份刨清楚,既然他喜歡交朋友,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揪出來,我要將他碎尸萬段。”

  左右連忙應了一聲。

  俞大狼也收到了眾籌幫的請帖,但他卻不想去,還不如留在家里,陪著丫環們繡花織布有意思。

  沒錯,就是繡花織布,他也不知道最近怎么會迷上這玩意,一針一線繡得可有意思了,看著嬌艷欲滴的牡丹躍然于布上,心里充滿了成就感。

  他自己都感覺自己仿佛變了一個人,剛開始寶貝被毀,覺得生無可戀,不能玩女人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活著還有什么意思?與行尸走肉又有何區別?現在卻不這樣認為,感覺女人脫光了都一樣,有什么好玩的?還不如跟男人相處起來有趣,特別是陸逍遙,以前看著沒有一點感覺,現在卻是越看越有味道,不但人長得英俊,說話又好聽,舉手投足都那么優雅,跟他在一起,哪怕只是簡單吃頓飯,都是那么舒適。

  但不知為何,陸逍遙最近總是刻意躲著他,看到他出現,臉上甚至會露出驚慌之色,而且他覺得,陸逍遙一點都不好客,有的時候他在無敵槍門待得晚了,不想回來,就想留宿那里,兄弟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嗎?徹夜長談多么美好的事情?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陸逍遙竟然不同意。

  若換作以前,他早就翻臉了,但現在卻是于心不忍。

  有的時候,他也會撞見陸逍遙和柳毓在一起,做些茍且之事,不知為何,他心里總會感到酸酸的不是滋味,總感覺一棵大白菜被豬給拱了,當然,大白菜是陸逍遙。

  他總想拆散這對奸.夫淫.婦,所以經常在陸逍遙的面前說柳毓的壞話,說柳毓以前被這個宗的張三上過了,又被那個宗的李四上過了,簡直是人盡可夫,淫.蕩之極,用過的男人,一畝地的黃瓜都比不上。

  越是如此,陸逍遙越是討厭他,若不是念及他是第一宗宗主的兒子,早把他打死了。

  俞大狼雖然不想去喝滿月酒,但眾籌幫畢竟合作伙伴,不去也不好,況且他雖然變了,但也只是調換了男女角色,心里對姜小白恨意卻絲毫沒有改變,以后總有需要眾籌幫的地方,所以還是打算去一趟,把陸逍遙也帶上。

  俞大狼現在特別喜歡打扮,以前的衣服基本被他扔光了,難看死了,現在就喜歡穿些花花綠綠的衣服,人看著也特別喜慶,有時看著丫環在院子里曬著肚兜,都有拿來試試的沖動,但理智告訴他,他是男人,不可以這樣做。

  今天,他就穿了一件大紅長衫,上面繡著一朵鮮艷的牡丹,艷麗之極。這牡丹是他親手繡的,所以更加喜歡。

  穿戴整齊,還叫了幾個丫環過來,問她們好不好看?

這些丫環最近幸福極了,俞大  公子不但不再玷污她們,沒事還跟他們繡繡花聊聊天,情同姐妹,所以打心眼里喜歡俞大公子往這個不男不女的方向發展,忍不住齊聲稱贊,心里卻道,惡心死了!

  俞大狼自己也覺得好看,所以深信不疑,以為她們發自肺腑,所以就帶著滿心歡喜去了無敵槍門。

  陸逍遙正在院子里練槍,舞得虎虎生風,見到俞大狼從天而降,頭都大了,真想跪下來求他,以后不要來了,特別是見他穿得跟馬猴一樣,讓他都有點害怕。

  但他臉上不敢表露,還得堆著笑臉道:“俞公子今天怎么有空來我無敵劍門啊!”

  俞大狼不論是做男人還是做女人,都是那么不要臉,道:“想你了唄!”

  陸逍遙只覺頭皮一麻,硬笑一聲,道:“俞公子又開玩笑了。”

  俞大狼道:“我前兩天不是跟你說了嗎?今天是那個眾籌幫擺滿月酒,你說也真是的,不就是生個屌兒子嗎?有什么好高興的,好像別人生不出來似的,還要擺滿月酒,我一點都不想去,反正你也沒事,不如你陪我去吧!”

  陸逍遙嚇了一跳,忙道:“我……我……我還有點事,就……就不能陪……陪公子去了。”

  俞大狼臉露不悅,道:“你能有什么事?有事還在這里練槍?”

  陸逍遙道:“我要去看看姜小白有沒有出來?”

  俞大狼道:“那有什么好看的,姜小白現在肯定還躲在墓禁區呢!怎么就那么巧,你一天不去看他就出來了。”

  其實陸逍遙也就是剛開始一段時間,天天帶著玉犬金雕出去轉一圈,結果玉犬金雕天天帶著他往墓禁區跑,他便也厭煩了,后來就兩天去一次,三天去一次,最近都有半個月沒出去轉悠了。那玉犬金雕又嘮叨,讓他無法忍受,又把它送到后山讓那些小弟子飼養了。

  這時剛好拿出來做擋箭牌,便道:“萬一就那么巧呢!如果姜小白今天出來,豈不是可惜了?”

  俞大狼不耐煩道:“好好好,反正出去轉一圈也花不了多長時間,我陪你去轉一圈,轉完你就跟我去赴宴!”

  陸逍遙沒想到他這么難纏,當然不愿意,又道:“俞公子,今天是真的不行了,一會白漠王還要派人過來,我要招待他。”

  俞大狼怔道:“白漠王?這菜貨又來了?煩不煩啊?”

  陸逍遙只是找個借口,硬著頭皮點了下頭。

  俞大狼也感覺陸逍遙在騙他,便道:“那我陪你等到中午,反正眾籌幫離得近,如果白漠王沒有派人過來的話,你就陪我去。”

  陸逍遙就覺兩眼一黑,差點昏厥。

  在神墓園的西邊,有一個沙漠,沙白如雪,方圓十幾萬里,里面生活著若干部落,統稱白漠部落,老大便是白漠王。

  白漠部落雖然環境惡劣,但沙漠中卻富含白晶,所以高手如云,九大山門也是無人敢惹。

  本來以無敵槍門這樣的小門派根本是沒有機會高攀白漠部落的,不過三個月前,白漠部落的子然酋長卻主動找上門來,為的竟是姜小白。

  子然酋長說,白漠王有個兒子,前段時間準備突破問仙境,所以去墓禁區尋找仙靈珠,結果在墓禁區內卻被人給殺了,據活著回來的人講,那個人叫姜小白。聽聞無敵槍門有找尋姜小白的方法,所以特地趕來尋求合作。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何況這個朋友如此強大,都可以跟正南山抗衡了,如果結交上了,頓時就可以身價百倍,況且有這樣同仇敵愾的朋友幫忙,殺姜小白簡直比踩死一只螞蟻還容易,陸逍遙當然喜出望外,無比殷勤,當即就把姜小白的情況跟他說了。

請:m.22wen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