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七章 來吧,軟柿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時就過來幾個手下,將秋望水攙扶了下去,幫他敷藥包扎,邊上的人不免幸災樂禍,讓你能!

  尹天笑拍了拍手,笑道:“布兄這次實力還有所保留嘛!”

  布休也不要臉,鄭重地點了點頭,道:“那是,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嘛!我若全力出擊,他連一招都撐不過,都是自家兄弟,那以后見面了多難為情。”

  倆人一唱一和,吹得肆無忌憚,聽得眾人牙都有些癢癢。

  布休這時又將長槍一橫,掃了下百島諸人,大聲道:“還有誰不服氣的,現在就可以上來,我不懼車輪戰,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不要再猶豫了,大明王的位置就在你的身邊,只要你有勇氣,下一刻,說不定你就是大明王!”

  剛剛見到秋望水上去的時候,大多人都在心里后悔,讓秋望水這頭豬撿了個便宜,現在便宜又來了,甚至比剛剛還便宜,畢竟人家是車輪戰,但眾人卻是噤若寒蟬,無人愿意撿這個便宜。

  布休等了片刻,又道:“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機會只有一次,稍縱即逝,你們不戰,以后便要臣服,現在只是切磋,我可以顧及兄弟情面,以后若逼我出手,那便不是一個人的生死,直接屠島,我說到做到!”

  “屠島”兩個字聽得眾人脊背一涼。

  不過還是有人不死心,畢竟大明王的位置實在太誘惑人了,這個人便是禹凡落,因為他看不起秋望水,所以覺得他輸得理所當然,而他不一樣,雖然對陣布休不一定有把握,但畢竟有大明五子,總有軟柿子可以捏。便輕咳一聲,看著尹天笑,道:“賢侄,這位拿槍的兄弟修為確實了得,不過憑一己之力想要撐起大明仙島,恐有難度啊!”

  尹天笑道:“禹島主有話就直說,都是自己人,沒必要拐彎抹角!”

  禹凡落笑了笑,老臉笑得極不自然,道:“賢侄剛剛說了,大明五子實力相當,放一百零八仙島,都是最頂尖的存在,是這回事嗎?”

  尹天笑點頭道:“沒錯!禹島主想挑戰其他人嗎?”

  禹凡落道:“算不上挑戰,我看無人上場,這位拿槍的兄弟獨領風騷,但我想,畢竟賢侄才是大明王,理應由大明王親自震懾百島,才能鞏固王威,要不然別人還會以為,大明王是個傀儡,這樣對王威也是一種褻瀆!”

  查理心道,做傀儡也挺好的呀!

  尹天笑道:“禹島主的意思是想挑戰我嘍?”

  禹凡落道:“我還是那句話,算不上挑戰,這位拿槍的小兄弟已經如此厲害,賢侄既然是大明王,那肯定更勝一籌,我斷不是對手,只是現在無人上場,讓賢侄空有一身修為卻無處施展,不能震懾百島,俗話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就讓我做一次賢侄上位的墊腳石,陪賢侄切磋兩招,若是賢侄能夠贏了我,我敢打賭,百島再無人敢不服,要不然我第一個就不放過他。”

  尹天笑就有些猶豫,道:“你確定要挑戰我,而不是其他四人?”

  禹凡落目光敏銳,已經從他猶豫的眼神中看到了不安,心下大喜,果然是打腫臉充胖子,準備一招鮮吃遍天呢!幸虧他慧眼如炬,才不至百島精英被一人唬住。便一臉正色,道:“我一片苦心,助賢侄立威,賢侄不感激也就罷了,還說得這么生分,讓我心里好不是滋味!”

  查理就附在姜小白耳邊,小聲道:“這家伙怎么這么不要臉?”

  姜小白道:“連你都認為他不要臉,那看來他是真的不要臉了!”

  查理怔道:“為什么拿我當標桿?”

  風言接口道:“因為你也不要臉啊!”

  查理道:“呸!”

  尹天笑這時上前一步,道:“既然禹島主一片苦心,我若不成全,也顯得我不識抬舉!布兄,你先退下,這里交給我了!”

  布休點了點頭,就退了回去。

  尹天笑道:“禹島主,請吧!”

  禹凡落就站了起來,從宴席中走了出來,他可不像秋望雨那么傻,敵人都出招了,他的劍還在睡覺,而他不一樣,早早就把劍拿在了手里。這時走到尹天笑的面前,就朝百島諸人抱了下拳,朗朗道:“我今天只是陪大明王切磋一下,并無二心,如果大明王能夠贏了我,說明大明王實至名歸,這大明王的位置也可以坐得理直氣壯,從此以后他便是百島共主,到時誰若敢心懷二心,我禹凡落必饒不了他。”

  相比秋望水,眾人更討厭這種既要當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很多人就露出了鄙夷之色。

  禹凡落便把這些鄙夷之色記在了心里,等做了大明王,再好好收拾他們。

  尹天笑道:“禹島主說完了嗎?”

  禹凡落點了點頭。

  尹天笑就拔劍出鞘,道:“既然說完,就開始吧!”

  禹凡落又點了下頭,道:“賢侄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

  尹天笑道:“不必,禹島主盡管出手,就算我死在禹島主的手上,也絕無怨言!”

  禹凡落心道,有七十二神殿的人在這里,明知道我不會殺你,偏要打腫臉充胖子,把話說得這么好聽。微微一笑,道:“賢侄說話總是那么見外,我都說了,我們是一家人,說話不要那么生分,就算你輸了,別人不服,我還是會盡心輔佐你的!”

  尹天笑道:“不用你輔佐,只要你能贏了我,你就是大明王!”

  禹凡落本來就是在暗示他,等的就是這句話,心下雖喜,臉上卻不露痕跡,嘆道:“這些事等切磋完再說吧!”

  尹天笑道:“出招吧!”

  禹凡落之所以選擇拿尹天笑來捏,那是因為他是看著他長大的,知道他有幾斤幾兩,當年尹不愁遍求天下名藥,為他洗骨伐髓,結果還差點沒有資格參加大明小九子爭奪大會,資質與其他四子不可同日而語,而且當初其他四子是紫斗七品,而他卻是紫斗一品,就算他們資質相當,修為肯定也要落下一大截,所以連他修為都沒有問,免得他難為情,認為自己是在拆他的臺。

  雖然他當初以紫斗一品的修為僥幸贏了紫斗七品的烏伯之,但沒人認為是尹天笑身懷絕技,他們事后私下里一琢磨,估計那天的樹葉肯定是尹不愁搞的鬼,是尹不愁殺了烏伯之,所以烏坦才會氣急敗壞,迫不及待就造了反。現在尹不愁已經不在了,他可不擔心還有樹葉襲擾,而且就算有,不過是幾片樹葉而已,從沒放在心上。

  十幾年沒見,尹天笑在他眼中唯一的變化,就是人沉穩了許多,謹言慎行,不像以前一天到晚沒點正經,上躥下跳像只猴子。

  但這種變化沒有一點意義。

  這時拔劍在手,道:“賢侄小心了!”

  尹天笑也有些緊張,臉上卻沒有表露,攥緊劍柄,道:“盡管放馬過來!”

  禹凡落說了聲“好”,劍花一抖,就攻了過來。當然,他畢竟自認為是長輩,所以出劍雖然凌厲,但還是留有分寸,所以尹天笑破開他的攻勢,也不算太吃力。

  不過一勺水便知四海味,禹凡落從他的身形速度已經看出,果然是個假把式,不免心下一喜,劍勢瞬間就變得兇猛,如同急風驟雨。尹天笑雖然偷學了不少風雨劍法,但偷來的東西終究是不純粹,何況他才青斗一品,相比禹凡落,少了兩品的修為。

  對于他這種沒有一技之長的人來說,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雖然拼盡全力,依然捉襟見肘,在禹凡落強大的攻勢下,只有招架之勢,毫無還手之力,再過一會,連招架之勢都沒有了,被逼得手忙腳亂。

  百島諸人均是一陣意外,看他信心滿滿的樣子,以為跟布休一樣,可以讓他們眼前一亮,沒想到只是個花架子,沒有他父親暗地幫忙,他終究還是爛泥扶不上墻。這又是何苦呢?明知自己是個假把式,還要上場應戰,這不是自取其辱嗎?若是輸了此戰,就算他不讓出大明王的位置,也沒人瞧得起了。

  禹凡落心中愈發欣喜,手中劍勢愈急,原本他還想著,現場有七十二神殿坐鎮,可要給人家留點面子,不能把尹天笑趕盡殺絕,現在見到尹天笑狼狽如狗的模樣,頓時心態變了,這等廢物留著何用?為何不能殺?只有把他殺了,大明王的位置才會真正地空出來。

  特意用眼角瞥了下七十二神殿的大祭司,尹天笑已經被逼到這份上了,他依舊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好像死了也不關他的事。現在想想,聽七十二神殿那個大祭司的口氣,好像并沒有把尹天笑放在心上,他們應該只想在一百零八仙島找一個代理人,誰做不一樣?而這個尹天笑只是被趕鴨子上架,硬著頭皮撐場子,做了替死鬼。

  也許對于七十二神殿來說,他才是最好的人選,修為深,資歷足,威望高,怎么也比尹天笑這個窩囊廢強上百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