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一十一章 奇跡再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姜小白天天都在找尋出路,但天天都沒有結果,感覺這樣找下去,絕不是長久之計,便帶領眾人在湖邊搭建了幾間木屋,幾個女人很開心,終于過上了她們想要的生活,身處世外桃源,與世無爭,可以長相廝守,特別是可夏,真的很滿足,只要天天能看到姜小白,哪怕只是普通朋友,心里也是歡喜的。

  日子過得波瀾無驚,歲月就在平靜中慢慢流逝,不知不覺中,又是幾年過去了。

  由于時間充足,這些人又都服食過增修丹,修煉速度突飛猛進,基本都已經達到藍斗小圓滿,可惜的是,經過幾年消耗,引道珠基本已經用完了,而突破青斗更需要大量的引道珠,所以所有人都卡在了藍斗七品,再難突破。

  本來幾個女人都特別喜歡這樣的生活,但時間久了,味道也慢慢變了,終于知道了姜小白和風言的苦衷,每天都是吃魚,吃得他們也想吐,想想風言當時那個粗俗的比方,吃魚如同吃屎,竟然也開始覺得這個比方非常恰當。而且女人愛美,幾年都沒有新衣服穿,舊衣服越穿越破,自己都覺得難以見人,心中又慢慢開始渴望繁華,哪怕只是在繁華的街道上走上一遭,那感覺肯定也是極好的。

  其實她們的衣服本來是充足的,無奈有查理這個敗家仔,三天兩頭燒衣服,成天忙著借衣服,男人的衣服借光了,就向女人借,那些女人又不能不借,要不然這個不要臉的真的能光著屁股跑,借到后來,自己都快沒衣服穿了,幾個女人私下一商量,堅決不再借,如果他敢光著屁股跑,就殺了他。

  查理嚇了一跳,不敢再借,好在山谷里草多,沒事的時候,自己就編個蓑衣,勉強遮體,像個野人。查理雖然笨,但也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痛定思痛,沒事的時候就開始冥想拈火訣,躲在樹林里,光個屁股反復試驗,功夫不負有心人,終于讓他找到了變身而不燒衣服的竅門。

  當下喜不自禁,急忙沖出樹林,把這個喜訊告訴了姜小白等人,表示從此以后,再借一套衣服就可以了,但幾個男人已經被他借得衣衫襤褸,聽到他借衣服就恨得咬牙切齒,不揍他已經是相當客氣了,所以無人借他。

  查理沒辦法,又厚著臉皮去找女人借,生怕女人翻臉,提前就賭咒發誓,下不為例。幾個女人見他信誓旦旦的樣子,也覺得他可憐,可夏便忍痛送了一件衣服給他。其實查理最想穿芊如的衣服,因為芊如體型大,她的衣服比較寬松,穿在身上不用裹得像個粽子,但此時也不敢挑三揀四,還是歡天喜地地接過了可夏的花衣服,連連道謝,然后沖進小樹林,麻利地把衣服換上了。

  本來衣服穿在可夏身上,裙擺剛好半遮鞋面,但穿在他的身上,連膝蓋都沒有遮住,就裹住了中間的軀干,像是長胖的葫蘆娃。但查理已經好久沒有穿衣服了,一點都不覺得別扭,比蓑衣好多了,反而非常開心,就從樹林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來,得瑟的不行。

  風言撇了一眼,長嘆一聲:“公主的衣服又被糟蹋了!”

  查理不以為恥,扭著壯碩的屁股,白了他一眼,道:“沒品味!”

  布休道:“好惡心!”

  查理道:“我管你們惡不惡心,我舒心就行!”

  布休道:“盟主,趕快想辦法出去吧!本來就已經夠反胃了,還要整天面對這么個惡心玩意,我真的受不了了,一天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幾個女人也湊了過來,紛紛附和。

  姜小白道:“你們不是挺喜歡這里的嗎?”

  芊如笑道:“我們覺得偶爾出去一下透透氣,也是挺好的!”

  瑯月道:“而且我們也沒衣服穿了,再這樣下去,估計……估計……”臉就紅了,就沒好說,估計也要光著屁股了。

  芊如就指著查理,道:“都怪這個家伙!”

  查理現在已經把衣服騙到手,說話也理直氣壯,道:“怪我什么呀?你以為我想穿女人的衣服,難看也就罷了,裹在身上連步子都邁不開,我倒寧愿光著屁股,我還不是為了你們好,照顧你們的感受,你們不感謝也就罷了,還反咬一口,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芊如就擼起袖管,眼睛一瞪,道:“看來不揍你一頓,你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寫!”

  查理嚇了一跳,忙陪笑道:“我就開個玩笑,別那么小氣嘛,畢竟我是你老頭的兄弟!”

  布休道:“我沒你這樣惡心的兄弟!”

  查理就拉住姜小白的胳膊,道:“他們又欺負我!”

  姜小白就瞪了他一眼,道:“你是自己作死!”

  風言就道:“少爺別管他,我們還是討論一下怎么出去吧?出去就把這家伙拋棄了!”

  姜小白道:“都討論過幾百遍了,這山谷我們也找遍了,怎么出去?”

  風言就指著遠處的那根擎天之柱,也就是當初尾隨姜小白傾泄而下的熔漿之柱,道:“我感覺這片天地就是被這根柱子撐起來的,如果我們把這根柱子擊碎,大陣會不會轟塌?我們會不會就可以出去了呢?”

  這根柱子姜小白也曾仔細揣摩過,還順著柱子上去過,可惜沒有盡頭,感覺這根柱子已經插進宇宙深處。想了想便道:“這個想法我也曾有過,但風險太大,萬一真如你所說,柱子擊碎,大陣轟塌,轟塌之時會不會就是我們的葬身之時?”

  風言道:“賭一把嘛!反正我們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天天吃魚,真的生不如死,我可不想再過幾年,我們所有人都光著屁股在這里跑,那種感覺也是生不如死!”

  布休道:“我覺得也能賭一把,這日子我也過不下去了。”

  姜小白環視眾人,道:“你們都這樣想嗎?”

  眾人皆點頭。

  查理道:“我也想去買新衣服!”

  姜小白沉吟片刻,點頭道:“既然如此,路是大家選的,我們試一下,是生是死,就看今天!”

  氣氛一下就沉重了,眾人不再說話,跟著姜小白就去了那根柱子下面。

  姜小白又認真打量了那根柱子,幾年來幾乎沒有變化,黝黑如墨,坑坑洼洼。良久,才轉頭看著風言道:“你來!”

  風言點了下頭,就抽出定海神針,其他人就后退幾步,畢竟關乎生死,心下無比緊張,暗捏一把汗。

  風言也是緊張,握住定海神針,攥緊又松開,松開又攥緊,如此幾次,終于橫下心來,將神針煞出十余丈,怒吼一聲,舉起神針就朝石柱砸去,力道極大,呼呼生風,完全可以開山裂石!

  “轟!”

  天地都被震得顫抖,眾人只覺振聾發聵,耳朵嗡嗡作響。

  眾人原以為,此時肯定石柱碎裂,然后天地坍塌,結果令他們意外的是,石柱竟然完好無損,倒是風言,被反彈之力震得虎口發麻,手都有些顫抖。

  布休一臉茫然,轉頭看著姜小白道:“盟主,這不對勁啊!你不是說這只是普通的巖漿嗎?怎么這么結實?”

  姜小白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深吸一口氣,蹙眉道:“我也不太清楚,不應該啊!”

  查理道:“這柱子成精了?”

  正當他們覺得驚詫之時,更不可思議的事情就發生了,那根石柱的表面竟有一層外殼,如同血凝的痂皮,此時受了強烈震動,就裂出無數細紋,迅速交織蔓延,又聽一陣轟隆巨響,石殼就就化作無數碎石落了下來,在石柱下堆得跟小山一樣。

  那石柱就如同剝了殼的雞蛋,里面不再是坑坑洼洼,而是平整光滑,仿似打磨過一般,呈灰白色。離地七八丈的位置,忽然閃過一陣刺眼的金光,光芒過后,就出現十幾排密密麻麻的字跡,字有碗大,但在地面上看,小如螞蟻。

  但眾人目光銳利,還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見那些小字前面刻著三個大字——拈土訣,雖然光芒褪去,依舊格外耀眼。

  布休道:“盟主,好像又是給你準備的!”

  姜小白就覺得匪夷所思,畢竟這根柱子的形成他是親眼目睹的,就是巖漿現場凝結的,還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從沒見到有人在上面刻字啊,這字是哪里來的?喃喃道:“看來一切都有預謀!”

  風言湊過來道:“我們真的是棋子?”

  姜小白道:“誰在下這盤棋?”

  查理就伸長脖子道:“反正不是我!”

  姜小白道:“你死一邊去!”

  風言道:“我不想做棋子!”

  姜小白道:“但你也做不了棋手!”

  風言道:“棋手究竟想干嘛?怎么會盯上我們這些清涼城出來的小人物?我們真的有利用價值嗎?”又指著布休道:“你看他,炸油條出身的,能有多大出息?”

  布休就不高興了,白了他一眼,道:“盟主說了,老子是二郞神,大小也是個神,就算是炸油條的,也是油條神!”

  王青虎道:“這話我贊成,老油條一根!不過話說回來,我們能走到今天這個成就,已經相當不錯了,應該沒有壞事,總比我在虎頭寨做一輩子土匪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