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七章 黔驢技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查理緩緩搖頭,道:“我算是發現了,你的兵器我還是用不了,用了只會讓我死得更快!”

  陳靜儒道:“不要太悲觀,畢竟我們幾人當中,你的修為是最高的!”

  查理道:“兄弟,你是在嘲笑我嗎?我算是發現了,修為在你們眼中,那就是一個擺設,而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座山……”

  裁判這時打斷他的感慨,大聲道:“第三局,甲方勝!”說完又把尸首拉到一旁,三具尸體排放一致。

  這時又回到場地中央,大聲道:“請甲乙雙方再派一名斗士上場,準備第四局!”

  姜小白就轉頭看著查理,道:“你上還是我上?”

  查理道:“你上吧!我還想再多活一會,你盡量多拖延一會,讓我多活一會,我想再看看這美麗的世界!”

  姜小白點頭道:“如你所愿!”

  對面的伊桑同樣轉頭問道:“阿杰,你上還是我上?”

  這兩人現在如同驚弓之鳥,膽戰心驚。剛上場時,見對方都是紅斗一二品,信心滿滿,還以為是老天爺在眷顧他們,現在看來,老天爺根本不在現場。

  阿杰就站了起來,咬牙道:“還是我去吧!我就不信這個邪了,紅斗六品竟然不是紅斗一品的對手,他們只是僥幸,絕對是的!”邊說邊跳下了石座。

  姜小白剛跳下石座,查理卻拉住了他。

  姜小白轉頭道:“什么事?也要借兵器嗎?”

  查理硬著頭皮道:“讓我先上吧!”

  姜小白道:“怎么改變主意了?不想再看看這美麗的世界了?”

  查理道:“我算是發現了,那個紅毛應該是他們幾個當中最厲害的了,我看得出來,硬骨頭還是留給你啃吧!雖然沒什么卵用,但多一分勝算總是好的!”

  姜小白點頭道:“行!”轉身就回到石座坐了下來。

  查理就拿劍跳下石座,呼吸明顯局促,額頭已經有冷汗滲出,咽了好幾口口水,看著姜小白幾人,道:“幾位兄弟,我知道我命不久矣,今天九成九要死在這里了,我們相識不久,我知道你們也不會心痛,但看在我們相處一場的份上,我也不要求太多,如果我被炸成了肉丸子,你們務必幫我保留幾顆,不要吃了,到時你們活著出去,幫我找個好地方葬了,我不想我來到這個世上,到最后什么都沒有留下,全部變成了屎,留幾個肉丸,也算給我留點念想!”

  姜小白道:“振作一點,不要自暴自棄,只要命還在自己手上,就沒有理由放棄!”

  查理苦笑道:“沒用的,我有自知之明,我沒有你們那么牛!兄弟,下輩子再見!”說完狠了下心,轉身就走。

  姜小白卻道:“等一下!”

  查理轉身道:“兄弟也舍不得我嗎?”

  姜小白道:“別那么惡心!如果你不想死,待會盡量往我這邊靠!”

  查理心頭一動,道:“什么意思?”

  姜小白道:“你把這句話記在心里就行了!”

  查理鄭重地點了下頭。

  阿杰已經在等他,待查理走到他面前,兩人就互相看著,如同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其實兩人都在故作鎮定,心里都在害怕,如果允許投降,兩人肯定同時就投降了。

  裁判這時大叫一聲:“開始!”

  結果他的叫聲如同放屁,這兩人根本就沒有理會他,依舊死死盯住對方,動也不動。

  看臺上一陣驚嘆,這兩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啊!這氣勢,這風度,這耐力,絕對是大師風范啊!

  不過,等到半個時辰后,這些人才知道自己錯了,因為那兩個人還在互相看著,大有看到天荒地老的勢頭,感覺他們不是在比武力,而是在比壽命,誰能活到最后,誰就是贏家。

  但看臺上坐的基本都是輸家,本來心情就不好,看得愈發煩躁,這時就有人叫道:“你們倆傻逼還比不比了?不比就滾回去,浪費我們時間,我們還等著贏下一場呢!”

  眾人一陣附和,一時斗獸場內充滿辱罵之聲。

  但查理和阿杰仿佛真成了高手,心無旁騖,對看臺上的辱罵之聲充耳不聞,依舊緊緊盯住對方。

  裁判也看不下去了,這時說道:“你們兩個要等到什么時候?再不出手我就要判和了!”

  倆人心下一喜,沒想到還有和,真是一條不錯的出路。

  查理道:“和了好呀!我們也不想傷了和氣!”

  裁判道:“如果和了,你們兩個都得死,都要炸成肉丸子。”

  倆人嚇了一跳。

  裁判又道:“現在我數三聲,如果你們還不出手,我就要判和了,一……”

  這兩大高手哪里還敢猶豫,裁判的“二”字還沒有喊出口,就同時出劍了。

  查理出劍中規中矩,平平無奇,但阿杰已是驚弓之鳥,一點都不敢小覷,以為他暗藏后手,見他一劍刺來,只是挑開他的劍,就急忙回守,不敢趁勢搶攻。結果查理不自覺,跟著又刺出一劍,還是平平無奇,如同坐在灶后燒火,在撥弄燒火棍,但越像這樣,阿杰心里越是生疑,還是不敢反攻,依舊以守為主。

  地球上有個故事,說,黔地本沒有驢,后有好事之人,運來一頭驢,置于山腳下,老虎見是龐然大物,只敢遠遠窺之,不敢接近。后有一天,此驢大叫一聲,老虎嚇了一跳,以為驢要吃它,遠遠遁之。后來老虎來來回回觀察,發現此驢除了瞎叫喚,并沒有別的本事,便也見慣不驚了,盤算過后,就把驢給吃了。

  嗯,這就是黔驢技窮的故事。

  查理就是那條驢。

  如此來來回回七八次,阿杰終于知道,原來這家伙是個膿包啊,害得自己白白驚嚇了半天,還跟他瞪了半天眼,差點瞪出紅眼病來。

  查理心里還在想,怪不得前面三位兄弟那么容易就贏了,原來這紅斗六品也不咋地嘛,他還沒有使上勁,對方就已經被他逼得只有招架之勢,毫無還手之力了。

  結果還沒來得及歡喜,對方劍勢一變,漫天劍花,如同排山倒海,壓了過來。查理這才知道紅斗六品的厲害,大驚失色,急忙回防,但對方勢如破竹,哪里擋得住?被逼得手忙腳亂,連連后退!

  忽然想起姜小白說過的話,連忙往他身邊退,恨不得一下撲進他的懷里。本來他的修為就不如阿杰,撤得太急,破綻百出,阿杰瞅準機會,一劍就從破綻里遞了進來。

  查理頓時萬念俱灰,連反抗都忘記了,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

  沒想到就在阿杰的劍快要觸碰到他的時候,阿杰卻忽然收劍,毫無征兆,倉促無比,又把查理看得呆了,心道,他也會舍不得我?

  卻不知阿杰撤劍,也是情非得已,在那剎那間,忽覺全身如同針扎一般,無處不痛,好像有液體往外滲透,如同元神潰散,嚇了一跳,連忙收斂真氣,將體液回逼,這時全身上下已經滲出一層水珠,臉上尤為明顯,但他知道,那不是汗,不免又驚又駭。

  他不知道,那是姜小白動用了拈水訣。

  由于斗獸大會有規定,不能使用暗器,姜小白便也不能用樹葉馳援查理,要不然就算贏了,查理也是死路一條。所以他才決定動用拈水訣,神不知鬼不覺,但他從未用過拈水訣對敵,也不知管不管用,也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

  這時見查理像傻了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便急道:“上啊!”

  查理這才緩過神來,慌忙點頭道:“好好,這就上!”劍花一抖,硬著頭皮又攻了上去。

  阿杰見狀,根本來不及猶豫,連忙將真氣煞出,迎了上去,可令他絕望的是,真氣一旦煞出,體液也跟著趁勢而出,收也收不住,如同放屁崩出屎,極為尷尬。急忙又收斂真氣,但對于御氣境的修士來說,如果劍上無氣,哪跟養氣境的修士也沒有區別,雖然查理是個膿包,但他也不是對手,一下就被逼得手忙腳亂。

  查理雖然是膿包,但也不傻,見事發蹊蹺,又聯想到姜小白說的話,心里就有了七八分數,頓時精神一振,大喝一聲,施展渾身解數,一陣搶攻,阿杰也急了,這樣下去,必死無疑,便決定放手一搏,便將真氣盡數煞出,準備速戰速決,沒想到真氣煞得太猛,體液泉涌而出,全身上下,五臟六腑如同撕裂一般,痛得他大叫一聲,連劍也拿不住,一下跪倒在地。

  查理沒想到這輩子還能撿到這么大的便宜,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是不敢相信,上前隨便補了一劍,如同在死亡谷里插饅頭,一插一個準,容易得不得了。

  阿杰就倒了下去,衣服卻是濕得精透,身旁就留下一灘水跡。

  直到此刻,查理還感覺如同夢里,望著阿杰的尸體,不敢相信他已經贏了,整個人如同傻了一般,一臉木然,又拿劍在阿杰的尸首上插了幾下,阿杰卻動也不動,他才知道,他確實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