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一章 大軍壓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布休點頭道:“正是!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啊,盟主你想啊,山下那群人陰魂不散,就算我們突出去,他們也會跟著我們,那我們就永無寧日了。但如果把楚楚姑娘交給他們,我們就可以悄悄地離開,盟主你不是擔心我們出去以后沒地方去嗎?我想好了,這島上山那么多,我們大不了再找一座山,繼續占山為王,如果山都被人家霸占了,以我們挖窯洞的本事,大不了我們再找個偏僻的地方,挖一個大一點的窯洞,洞口用草遮起來,這樣也就沒有人能找到我們了。”

  姜小白道:“這就是你想到的好辦法?”

  布休怔道:“難道不好嗎?”

  風言道:“餿主意,等著挨罵吧!”

  果然姜小白指著他,道:“布休,看你是元老,這些話我就當你沒說過,若換作別人,也要跟娘娘腔一樣,在山洞里躺上幾日。竟然想到用女人來作擋箭牌,你不覺得羞恥嗎?”

  布休急道:“這不是男人和女人的問題,這關系到上百個兄弟的性命,如果為了一個女人而讓上百個兄弟陪葬,盟主你覺得值得嗎?”

  姜小白道:“我現在不想跟你討論關于道德的問題,因為你已經沒有道德了,我想跟你討論一下你究竟有多蠢。”

  布休怔道:“我蠢嗎?我覺得我挺聰明的,能想出這么好的主意,天才啊!”

  姜小白轉頭問風言:“你覺得他蠢嗎?”

  風言點頭道:“蠢!”

  布休急道:“風言,你別因為嫉妒我就誹謗我,我哪里蠢了?”

  風言道:“山下那群畜生的話你都信,你不蠢嗎?你真以為你把楚楚姑娘交給他們,他們就放你大搖大擺地走了?如果大軍來到以后,他怎么交待?萬一活著離開無生海,他跟血蘭國的公主又怎么交待?畢竟還有那么多人看著呢!”

  布休這才回過味來,喃喃道:“狗/日的在騙我們?”

  風言道:“不是騙我們,是騙你,因為你蠢!”

  布休忽然就笑了起來,道:“不是我蠢,是因為盟主太聰明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他做盟主,而我修為比他高,卻只能做跟班呢?”

  風言道:“你還以為半年前呢?現在你的修為已經不高了,再不努力,馬上就要被盟主超越了。”

  布休驚道:“盟主你這么厲害?”

  姜小白道:“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布休嘿嘿一笑,道:“不過盟主,如果話說回來,假如把楚楚姑娘交出去,能換取我們的性命,你會把她交出去嗎?”

  姜小白道:“只要我活著,她也必須活著!”

  常楚楚聽了,淚水一下奪眶而出。

  布休道:“盟主,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楚楚姑娘了,私下里兄弟都這樣說。如果你真喜歡的話,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干脆趁我們都活著,在島上抓緊時間把婚禮給操辦了,桃花點點開,這樣死也閉眼啊!”

  姜小白斥道:“胡說八道!我跟常姑娘之間清清白白,以前是,現在是,哪怕以后活著走出無生海,也還是,我和她之間是不可能的。以后再讓我聽到你們在背后亂嚼舌頭根子,我饒不了你們。”

  常楚楚的淚水就流得更洶涌了,不過這次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委屈,頓時覺得心被掏空了一般。

  布休笑道:“好好好,不說不說,以后誰要敢亂說,我第一個饒不了他。不過盟主,我真的挺佩服你的,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你寧愿夜夜寂寞,也不為所動,換作任何一個男人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光這一點,我布休就佩服得五體投地。”

  姜小白嘆道:“有機會把你送到少林寺去聽聽佛法,你就能做到了。”

  布休怔道:“少林寺是什么地方?”

  姜小白道:“當我沒說過。你回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布休道:“我回去也睡不著,就讓我陪你一起靜。”

  姜小白道:“你想留下也可以,但不要讓我聽到你嘴里再冒出一個字來!”

  布休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待他轉過頭來,就指著自己的臉,鄭重地點了下頭。

  常楚楚本想上去找姜小白的,現在卻完全沒有了興致,轉身回去了,灑下一路淚水。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月亮就升得很高,倒映在水面上,化作亮晶晶的鱗紋。

  姜小白嘆道:“月色好美!海水好美!”

  風言道:“海水雖美,卻是巨毒無比,殺人于無形哪!”

  姜小白心頭一動,道:“如果用海水殺人,豈不是很妙?”

  邊上就有白天燒烤留下的木柴,風言隨手撿起一根,就扔進了海里,頓時泛起白沫,化解于無形。道:“少爺你看,海水雖然可以殺人,也可以殺天地萬物,這玩意太毒了,沒有東西能夠觸碰它,所以根本就無法利用。”

  姜小白搖搖頭道:“如果它真的能殺天地萬物,為何承載它的沙土它卻不能殺?這座小山天天屹立在海中,天天被海水侵蝕,為何而不倒?”

  風言內心一動,怔道:“這是為何?”

  姜小白就跳了起來,道:“因為五行相克,土克水!”

  布休憋了老半天,終于還是憋不住了,也跟著站了起來,道:“那又能怎樣?”

  姜小白道:“能怎樣?能退敵!你把兄弟們都叫起來,讓他們不要睡了,我有重要的事情安排。”

  布休道:“刀架在脖子上,估計他們也睡不著。”

  姜小白道:“那你還不快去。”

  布休應了一聲,慌忙就跑了。

  沒過一會,所有人就被集中起來,姜小白交給他們的任務也很簡單,就是讓他們自己出去找石頭,然后劈鑿成石盆石桶。

  眾人雖然不明白盟主的意圖,讓他們三更半夜去干石匠活,但沒有一個人有怨言,都認真執行了。這些人都是修士,又是白斗中的精英,劈起石頭如同砍柴一般,干凈利落,況且事關自己的生死,所以也沒有人偷懶,干得火熱朝天。

  等到第二天太陽升起,就鑿出了近一千只石盆,一百多只石桶,雖然做工粗糙,且大小不均,但姜小白已經相當滿意了。但他還不滿足,留下一半的人繼續鑿鍋,其他人就安排做別的事情了。

  等到晌午過后,山下的哨兵就急急忙忙地跑了上來,還沒開口,姜小白就問道:“敵軍到了?”

  那哨兵喘著粗氣點頭道:“已經到山腳下了。”

  姜小白道:“有多少人?”

  哨兵搖頭道:“不知道,數也數不過來,密密麻麻的。”

  姜小白轉身道:“布休,你留在山頂鎮守,該怎么做我已經告訴你了。”

  布休應道:“盟主放心,沒有我布休完不成的任務。”

  姜小白點了下頭,又道:“風言,跟我下山去看看。”

  布休道:“盟主,山下太危險了,你沒有必要以身犯險,等他們攻上來好了。”

  姜小白道:“總得需要一個引路的。”

  布休道:“隨便找個兄弟去就可以了,盟主又何必親自去呢,萬一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們可就群龍無首了。”

  姜小白道:“如果你真的是龍,你就不需要首。沒有人有我的吸引力大,這事只能我去。”

  就不再理會眾人,領著風言下山了。

  山下果然已經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

  姜小白二人找了一塊高石,就跳了上去,俯視人群,大聲道:“你們誰是領頭的?”

  人群嚇了一跳,想誰膽大包天,當著上萬人的面也敢大喊大叫,活膩了不成?不禁把目光齊刷刷地聚集過來。

  這時,朱砂痣陪著一個瘦弱男子就走了出來。那男子確實太瘦了,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遠看像只猴。此人便是這群人的首領,名叫余三錢。

  朱砂痣便指著姜小白,對余三錢道:“頭,此人就是山上的老大。”

  余三錢點了點頭,便仰頭道:“你就是那個清涼侯?”

  姜小白道:“你就是這群烏合之眾的首領?”

  余三錢冷笑一聲,道:“怪不得公主說你狂妄自大,此言一點不假。清涼侯啊清涼侯,這里不是中夏帝國,這里是我血蘭國的地盤,你在這里什么都不是,在我眼里,你連山上的猴都不如。”

  姜小白笑道:“我卻恰恰相反,在我眼里,你就是個猴,長得也像猴。”

  余三錢怒極反笑,搖頭道:“真是初生牛犢不畏虎。反正你也是將死之人,我不跟你計較,我問你,你下山是來投降的嗎?”

  姜小白哈哈笑道:“投降?大白天你怎么就開始做夢了呢?”又巡視眾人,大聲道:“各位兄弟,我此番冒險下山,并不是來求和的,也不是來投降的,而是來警告你們,不要作無謂的犧牲,大家來到島上都不容易,活著艱難,雖然走出無生海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堅持走下去,而不是被人利用了,把命送在這里。雖然你們人多勢眾,但如果你們執意上山,只有死路一條,希望你們好自為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