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55章 勸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春意正濃,到處花香。

  夏建開著大奔,晚上八點鐘的樣子離開了西坪村。他想帶著趙紅一起來,可是趙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臨走時又改變了主意。

  女人心海底針,這句話一點兒都不假。夏建覺得,在這個世上最難揣摩的就是女人的心思,說變就變,時常會讓人措手不及。

  大奔一經過平都市,便開上了高速。好車要放在好路上,一上高速大奔的優勢就顯示出來了。夏建憋著一口氣,在服務區他都沒有停車,一直開到了富川市。

  在加油站給車加了點油,夏建忽然想起,他這次來富川市,忘了給父母打電話,這個時候回去,大家有可能都已經睡了。

  他怎么犯了如此低級的錯誤。夏建抱怨著自己,把車子停在了路邊上,然后掏出手機,給肖曉打了個電話過去。

  這個女人一般睡的都比較晚,就看她睡覺了沒有。很快電話便通了,里面傳來肖曉有點懶洋洋的聲音:“喂!你是不是打錯了?我是肖曉”

  “你睡覺了嗎?我現在剛到富川市”夏建能聽出肖曉對他的不滿,但這個時候他也解釋不了什么,只能裝聾買啞。

  肖曉一聽夏建來富川市了,她立馬便來了精神,只聽她呵呵一笑說:“還記得路不?如果還知道怎么走,那就趕快過來吧!我給你開門”

  “其他人是不是都已經睡了?”夏建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

  肖曉:“嗨”了一聲說道:“你也不看看表,現在都什么時候了。一群老年人,再加上一個小孩,晚上睡得都很早,這個時候恐怕已經扯二覺了”

  “好!那你動靜小一點,我一會兒就到”夏建掛上電話,便開著大奔直朝北山跑去。

  車子剛一停好,大門便吱的一聲開了。燈光下肖曉披著一件外套笑盈盈地站在了大門口。她依然還是那么的漂亮,給夏建一種遙不可及的感覺。

  “快點啊!傻站干什么”肖曉輕聲說著,忍不住笑出了聲,看來她今晚的心情不錯。

  夏建鎖好車子,便快步走了過去。大院內一片安靜,只有肖曉的房子里亮著燈光,忽然一條黑影竄了出來,猛的撲在了夏建的身上。

  夏建一彎腰,雙手一抱,便把撲過來的小黑抱在了懷里。小黑真是高興壞了,不停的用頭在夏建的身上蹭來蹭去,做著親昵的動作。

  這家伙真是有點通人性,夏建剛一進院它就跑出來了,而且根本也不會認錯人。趙紅一看差不多了,她伸手在小黑的腦袋上輕輕的拍了兩下說:“好了!回去吧!明天再見”小家伙一聽,還真跑開了。

  肖曉把夏建帶到了她的房子,然后輕輕地關上的房門。這才笑著問道:“餓不餓?我到廚房給你找點吃的?”

  “不餓,這么晚了還吃什么”夏建說著,便坐在了房內的沙發上。

  肖曉微微一笑,便給夏建沏了一杯茶水端了過來。夏建接住笑道:“打擾了!”

  “你既然知道打擾我了,那還來干什么?”肖曉說著臉色一變,又是一副高冷的模樣。

  夏建呵呵一笑說:“人家客氣兩句也不行啊!否則你又說我們鄉下人不懂禮貌”夏建知道肖曉的心里有點不爽,所以為了活躍氣氛,他便開起了玩笑。

  肖曉長出了一口氣說:“好了夏建!沒想到你變得這么快。當然了,你現在是國家干部,雖然職務不高,畢竟也是個公務員嗎?和我們這種一身銅臭氣味的商人根本就沒有共同語言”

  “怎么回事?我感覺你對我有很大的意見嗎?那就不防說出來”夏建說著,拍了一下他身邊的沙發。

  肖曉猶豫了一下,便走了過來,坐在了夏建的身邊。她呵呵一笑說:“我能對你有什么意見?你的父母和孩子住在這兒,你都忙得沒時間來看上一眼,我就更不要說了”

  原來癥結在這兒,夏建微微一笑說:“真是對不住了!不過還真是沒有辦法。前段時間鎮上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每一件都要經過我的手。在政府機關做事,光有本事還不行,真是勞體費神,我都有點應付不過來”

  夏建說著,便把自己這段時間在平陽鎮的經歷全說給了肖曉聽。肖曉聽后,搖了搖頭說:“夏建!我覺得你真不適合走仕途這條路,真的。就你的這脾氣你覺得你在這條路上,到底能走多遠?”

  “這個我還真的沒有想過。不過我覺得自己能為平陽鎮的老百姓多做一點事,就盡量多做一點,其他的還真沒有認真考慮過”夏建說著,看了一眼手表,發現已到了一點多鐘。

  肖曉看了一眼夏建,失聲笑道:“看來有進步,原來你的目標是讓你們西坪村人富起來,現在變成整個平陽鎮了。我看過你寫的一篇文章,還真是不錯,照這樣發展下去,你們的平陽鎮真的會成為省內的模范鎮”

  聽到肖曉的表揚,夏建的心里比灌了蜜的都要甜。

  就在他們兩人聊得正開心時,上屋內忽然傳來了老肖的聲音:“肖曉!讓夏建早點休息吧!開了一路的車累了”

  原來夏建一來,老肖早就知道了。肖曉吐了一下舌頭,壓低聲音說道:“看來我爸還沒有睡著,我們說話會影響他老人家的休息”

  “那好吧!我回去睡了”夏建說著便站了起來。

  肖曉有點留戀的看了一眼夏建,點了點頭說:“你去睡吧!房子我已經給你收拾好了“

  夏建聽肖曉這么一說,有點莫名的感動。要知道,這個女人一向清高自傲,向來都是別人服侍她,她服侍別人的事情幾乎沒有,就連她的老爸也有可能從來都沒有享受過她的服侍。

  房門虛掩著,夏建輕輕一推便走了進去。房子收拾得很干凈,還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看來這房子真是肖曉給他收拾的。

  床上的被褥打開著,夏建伸了個懶腰,兩把脫掉衣服便鉆了進去。一連開了四個小時的車,還真是有點累。

  這一覺直睡到有人敲門時夏建才睜開了眼睛。他趕緊的穿上衣服,打開房門一看,就見老娘孫月娟帶著小晨晨正站在門口。

  小晨晨一看到夏建,便有點不好意思的跑開了。夏建追了過去,把小家伙抱了起來。小孩子就是這樣,只要你用心去對他,他很快就有了回應。

  “小晨晨!這是爸爸,他來看你了,你還不親他一口?“肖曉站在院子里,大笑著對小晨晨說道。

  小晨晨雙手把夏建的臉撐了開來,仔細的看著夏建,好像這人他并不認識似的。

  “哎呀!阿姨以為小晨晨是個男子漢,沒想到連爸爸也不敢親,真是個膽小鬼”肖曉說笑著,便走了過來。

  小孩子最怕大人說他不行,小晨晨中了肖曉的激將法,他猛的抱住夏建,如雞啄米般的在夏建的臉上狂親了起來,逗得一院子的人全笑了起來。如此美好的早晨,還真是讓人迷戀。

  夏建先是給父母打了個招呼,然后又去客廳,給正在看報紙的老肖問了個好。當然了,他也少不了問丁姨的好。

  肖曉跟著夏建走進了客廳,她微微一笑說:“爸!今天的天氣不錯,要不我們陪著你在公園內走走,完了咱們再吃早餐?”

  老肖放下了手里的報紙,摘下了老花鏡。想了想說:“好啊!還真是有段時間沒有出去走走了,把我的劍給我抱上”

  肖曉一聽老爸答應了她的建議,她高興的便跑進了老肖的臥室。

  小黑在前邊撒著歡,小晨晨跟在小黑的后面嬉笑著。老肖背著手,臉上始終掛著微笑。別看他年紀大了,便走起路來,還是挺精神的。

  “呵呵!還真是不錯,這公園的鮮花看來都已經開了,再晚來可要錯過花期了”老肖大笑著,他一邊走,一邊說道。

  夏建看了一眼肖曉,笑著對她說道:“你看著點小晨晨,我陪肖總練會兒拳”夏建這是投其所好,他知道老肖最喜歡的運動就是打拳。

  “好啊!不過別太累了。爸的年齡大了,和以前不能相比了”肖曉說完,便跟著小晨晨朝前跑去。

  夏建和老肖找了一塊地方,便開始打起了拳。老肖紅練時,夏建就在旁邊看著,夏建練時老肖還能指點他兩句。俗話說學地止境,以夏建看來,中國的武術也是一樣,根本就沒有一個最高的境界。

  他覺得自己的拳腳應該沒有毛病了,可是讓老肖看來,他的問題還少。在老肖的指點下,夏建又學到了不少的東西。

  一老一少,一時興起,他們還對練了幾招。畢竟老肖的年紀大了,不能長時間的做劇烈運動。在肖曉的催促下,他們這才收手回家。

  院子里的石桌上,早餐早已擺好。小籠包,小米粥,還配了丙樣小菜。這都是夏建最喜歡吃的。老肖的胃口也不錯,他一邊吃,一邊笑著對夏建說:“好久沒有這樣的胃口了,你如果能在集團上班的話,周末還可以陪我練拳”

  “爸!你就別難為人家夏建了,他現在可是正式的國家干部”肖曉呵呵一笑說道。

  老肖搖了搖頭說:“官場太復雜,夏建未必能應付得了,還是無官一身輕的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