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09章 意想不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累了吧!要不咱們回去吧!”林微輕聲的對躺在躺椅上的夏建說道。

  夏建緊閉著雙眼,呼呼的喘著粗氣問道:“現在幾點鐘了,你給郭總打個電話,把席珍叫上,晚上咱們幾個一起吃個飯。我的手機放在衣柜里面了”

  林微從一個塑料袋里把手機拿了出來一看說:“喲!都六點鐘了,要不咱們走吧!”

  “再游一圈,七點鐘準時離開這兒,你現在就給郭總她們打電話”夏建說完,猛的起身,一頭又扎進了游泳池里。

  這個時候,不是很大的游泳池卻顯得空曠了起來,原因是多好的人都已經走了。整個泳池里還在游的人也就夏建一個人了。

  并不是夏建迷戀上這游泳了,而是他心里有事。剛才陳鋒和他約架,他真的不想再起什么沖突,因為他身邊帶著林微,要不是她在,那可就是另外一說了。

  他這樣賴在泳池里不走,無非就是想躲過這場戰斗,能讓林微安全回去。七點鐘一般人都回去吃飯了,所以他才選擇這個時候出去。

  “夏總!已經七點鐘了,我們走吧!”林微在岸邊大聲的喊道。夏建停了下來,朝泳池邊上看了一眼,他不禁搖了搖頭。穿著泳衣的林微真是性感到了極點,尤其是她的一雙大長腿。均勻修長,再往上看眼睛就移不動了。

  也難怪陳鋒這只臭蒼蠅往這邊飛,這都是漂亮惹的禍,看來在人所說的紅顏是禍水還真是不假。

  夏建想著這事,便快速地游到了泳池邊上。他一上岸就說:“等一下換好衣服,你從一樓大廳里出去,在酒店的門口等我,我下去開車”

  “不!我哪里也不去,我就要跟在你的身邊”林微嘴巴一翹,語氣非常的倔強。夏建一時也沒有辦法,不過他轉念一想,讓林微一個人走也不是個事,萬一陳鋒派人在酒店門口守著,這樣豈不是更加的被動。

  兩個人互看了一眼,沒有再說話,而是分別去了各自的更衣室。

  他們一出來便直接進了電梯,等到了地下停車庫,夏建搶先走了出去。林微緊跟在他的身后。倘大的地下停車庫里,顯得極為安靜。他們走動時,沙沙的腳步聲起了回音,聽著有點恐怖。

  可能是旅游淡季的原因,地下停車庫里的車輛很少,沒走多遠,夏建便看到了自己的大奔,他剛走到車前,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

  “夏鎮長!你這么久沒有下來,是不是到酒店的房間里風流快活了一陣?”一個陰沉的聲音傳了過來。

  夏建猛的一個轉身,就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從一輛商務車上陳鋒走了下來,他的身后跟了四個打模樣的男子。

  沒等夏建回過神來,只聽嘩啦一聲,一旁的面包車車門被拉了開來,從車下跳下來了十多個黃毛。

  “你們可別胡來,這停車庫里有攝像頭,出了事誰也別想跑”林微抖動著身子,大聲的喊叫道。

  陳鋒上前一步,兩眼緊盯著林微的胸脯大笑道:“真是胸大無腦,我在這兒打人,還能讓這些攝像頭正常運轉嗎?別說這個了,這會兒恐怕連一個人也不會再下來了”

  “你他媽的真無恥,對付我一個人,用得著叫這么多我過來嗎?”夏建說著,一按遙控鑰匙,打開車門,一把把林微推了上去,然后一關上,便按下了鎖門鍵。他的動作很快,幾乎是一氣呵成。

  陳鋒忽然大笑道:“別緊張!對于仇恨和女人來說,我更注重仇恨。夏建!我以前在你身上受過的屈辱,今天我可要全取回來”

  “你他媽的真是個混蛋,你倒是給我說說,我給你什么屈辱了?”夏建說著往前趕了一步。他不想打架時把自己的大奔也給傷著了。

  陳鋒呵呵一笑,忽然壓低了聲音說道:“要不是你從中插手,陳小蘭我早就搞到手了,這筆賬我一直給你記著,還有紅川河溫泉,你可把我打的不輕。今天就算是不打死你,我也要打殘你“

  “你他媽的要不就把我打死,如果只是打殘的話,你也跑不掉。說不定后半輩子還要在里面度過“夏建故意給陳鋒說著害怕。

  陳鋒呵呵一笑說:“你以為我是個傻瓜,我打殘你還能留下證據嗎?沒有證據誰能判得了我。還有,等你動不了,我再收拾你車上的這位美女“陳鋒狂笑著,突然一揮手。

  他身后的幾個男子一擁而上,對夏建形成了半圓之勢。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輛小轎車的車門也在這個時候打了開來,只見席珍從車上跳了下來,她穿了一身的運動裝,手里還提了一根木棒。

  “嗨!你她媽的還給老子約了幫手,不過不要緊,多一個女人只能讓老子過一會兒多享受一番“陳鋒狠狠的說著,用中指從下往上一戳,做了個下流的動作。

  夏建也不知道席珍怎么會在這兒,而且看來她早有準備。不過今晚這樣的情況,夏建還真是不想讓席珍來,因為對方的人手太多,他們兩個實在是沒有必勝的把握。

  席珍手里拖著木棒,非常冷靜地走到了夏建身邊,她的樣子像極了電影里的哪些個女俠。

  “給老子上,把這對狗男女全給老子打著趴下了“陳鋒忽然間大叫了起來,因為他認出了席珍。

  陳鋒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只聽有人大聲喊道:“我看誰敢動!“隨著聲音,王有財從他的破吉普車上走了下來,他的身后跟著田娃和武伍兩個人。

  夏建有點丈二的和尚摸不到頭腦了,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呢?難道是王有財又和陳鋒聯手要搞他一個人?夏建的心猛的提了起來,可是看王有財剛才的這一聲有點不像,他難道還想親自動手不成?

  陳鋒一看王有財走了過來,他不由得冷笑一聲說:“王家三少,你來湊什么熱鬧,你就不怕身上的傷口發炎了?“

  陳鋒這是話里有話。王有財不是傻瓜,自然能聽得懂。只見他呵呵一笑說:“陳鋒!你他媽的真是個狗雜種,帶這么多人欺他們兩個人,這傳出去你就不怕道上的人用屁股笑話你?

  “管你屁事,還是乘早躲到一邊去吧!否則老子連你一起給收拾了“陳鋒瞪著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王有財忽然間哈哈大笑了起來:“你他媽的真是個傻b,別以為帶了這么多人就不可一世了,真要是動起手來,你哭都來不及“

  “扯蛋的玩意兒,看來上次把你沒有打殘是我的錯,這次可就沒有這么幸運了“陳鋒真是囂張到了極點,竟然敢當眾說出上次攻擊王有財的就人是他的指使。

  場上的形勢瞬間便發生了讓夏建意想不到的轉變,只見王有財手一揮,田娃和武伍兩個人便迎著陳鋒撲了過去。

  陳鋒身后的四個男子已沖到了夏建面前,正好夏建對峙著。這時陳鋒只能對他身的哪十多個人一揮手,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哪些個人一時站著沒有動。

  “牛小虎!你他媽的還不帶人過來“王有財忽然大喊一聲,這一聲在空曠的地下停車庫里發出了嗡嗡之聲。

  只見在陳鋒身后的哪十多個人里,有個黃頭發的年輕小伙,一聲不吭的朝王有財這邊走去,他的身后還跟了六七個人。

  陳鋒傻眼了,他大聲喊道:“牛小虎!你他媽的這是想叛變嗎?“

  “呵呵!我原本就是王哥的人,現在是名正言順的回去,談不上什么叛變“牛小虎哈哈大笑著說道。他這一走,陳鋒一下子便少了七八個人,這樣一來,他的人數頓時和王有財幾乎不差上下。

  關鍵是田娃和伍武的身手可是一個頂幾個的好手,他們的厲害陳鋒領教過。

  “好你個牛小虎,你原來就是個吃里扒外的王八蛋,老子今晚的行動原來是你告訴王有財的,我說他怎么會知道我在這里“陳鋒氣急敗壞,有點抓狂的樣子。

  王有財哈哈一笑說:“陳鋒!你落伍了吧!這就叫臥底,不叫吃里扒外“

  落了下風的陳鋒如同騎在虎背上的傻瓜,一時上下不得。可是王有財是不會放過他的,他冷冷的說道:“牛小虎!替王哥把這口惡氣給出了“

  王有財的話音未落,田娃和武全這邊已經撲了上去,隨著兩聲慘叫傳來,陳鋒身邊的兩個馬仔本想替陳鋒擋上一下,沒想到連手都沒有來得及伸,就被田娃和武伍踹飛了。

  田娃和武伍一出手就下的是重手,這兩個趴在地上的人,一趴下就沒有再起來。其他人一見不由得犯悚。

  “兄弟們,都退到了一邊去,你們不值得給陳鋒賣命,我牛小虎也不想傷了大家的情面“牛小虎大喊著,帶著他身后的六七個黃毛便撲了上去。

  原本圍到夏建身邊和這四個人,應該是陳鋒的得力打手,他們一看陳鋒身邊吃緊,趕緊一個轉身,便撤了回去。夏建面前的危及頓是解除了,可不甘心的席珍拖著根木棒還想往上沖,但夏建一把拉住了他。

  “今晚的主角不是我們,我們看看就行“夏建微微一笑,輕聲對席珍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