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12章 真的想不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大年初三的最后一個晚上,夏建便在這種起起睡睡的狀態下度了過去。看得出他非常的想吐,可是一直克制著沒有吐出來。

  趙紅為了照顧夏建,一個晚上也沒有睡覺,直到天亮時,夏建才安靜的睡了過去。這個時候的趙紅已累得不行了,她往夏建身邊一倒便睡了過去。

  不管再累,老人們早上一般還是起的挺早。夏澤成一大早就起來就逗著早起的小晨晨玩,在而孫月娟則去了廚房。她得做早餐,她知道夏建一個晚上在折騰,這會兒恐怕胃里特別的難受。

  三天年在恍恍惚惚中也算是過完了,今天是正月初四,孫月娟也沒想著讓兒子夏建去干什么。她知道兒子在這一年中累壞了,就想讓他多睡一會兒覺。所以她的早餐遲遲沒有端出來。

  “老婆子,我說你能不能快一點,我想吃完早餐帶晨晨去五里坡的廟會,讓小家伙好好感受一下咱們老村人的樂趣”夏澤成站在廚房門口,笑呵呵的說道。

  孫月娟瞪了他一眼說:“你不能小聲點?兒了昨晚上折騰了一夜,這會兒才安靜下去,你就讓他多睡一會兒”

  “他睡他的,我趕我的廟會去”夏澤成說著,便跑進廚房里自己找吃的。

  也就在這個時候,大門口忽然有人問道:“這是夏建家里嗎?”

  “哎呀!又是誰啊!這大清早的也不能讓人消停一下”孫月娟嘴里抱怨著,但人還是走出了廚房的門口,她探頭一看。

  就在大門外,站了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這男子一身黑色皮衣,黑色的褲子。一看就是個城里人,而且看樣子身份也不低。

  孫月娟打量了這人一眼,輕聲問道:“你找夏建干什么?他昨晚上喝多了,這會兒還在睡覺”

  孫月娟的話音剛剛落下,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小晨晨忽然抬頭看著這男子。這男子也是兩眼發光,定定的盯著小晨晨眼睛動都不動。

  “劉叔叔!你怎么來了?我媽媽呢?”小晨晨忽然放下了手里的玩具,飛似的跑了過來。

  中年男子手里提的塑料袋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他張開了雙臂,迎著小晨晨跑了過來。小家伙一下子便撲進了這人的懷里。樣子十分的親密,這讓孫月娟不由得臉色大變。

  “你是誰啊?”夏澤成一臉怒氣地沖了過來。

  中年男子抱著小晨晨,滿臉的高興神色。他沖夏澤成笑了笑說:“叔叔!能讓我到屋內說話嗎?“小晨晨雙手環抱著這男子的脖子,生怕他會逃跑了似的。

  夏澤成看了一眼孫月娟,冷聲的對這男子說道:“進來吧!不過我告訴你,你最好是老實一點,別在孩子面前耍花樣,否則你別想走出西坪村“

  這男子彎腰提起了掉在地上的塑料袋,抱著小晨晨大步進了夏建家的堂屋。

  孫月娟的小心臟狂跳了起來,她快步推開了夏建的房門,大聲喊道:“快起床了,家里出大事了“

  睡夢中的夏建翻身而起,他大聲喊道:“出什么大事了?“

  趙紅也被吵了起來,她怔怔的坐在床上,兩眼發著呆。她在睡夢中好像聽到孫月娟在說出什么事了?你說這個年過的,怎么如此的不太平。

  “有個男的來找晨晨,他們好像很熟“孫月娟說到這里,便有點哽咽了。聽得出,孫月娟特怕失去不晨晨。

  夏建二話不說,立馬跳下床,穿了一雙拖鞋跑到了堂屋。屋內,中年男人正和小晨晨嬉鬧著,感覺兩個人特別的熟悉。

  “你是誰?“夏建冷喝一聲。

  中年男子猛得站了起來,他伸出了右手,微微一笑說:“我叫劉一鳴,說起周莉你應該清楚,她和我的關系非同一般,而且這晨晨…“

  “你給我閉嘴!“夏建打斷了劉一鳴的話。讓老爸夏澤成把小晨晨帶了出去。可是小家伙一看到這個劉一鳴,有點不愿意出去的樣子。

  夏建看到這一幕,心頭不由得一縮。看來劉一鳴和小晨晨的關系絕不簡單。這個年要不太平了,隨后趕進來的趙紅,有點緊張的一把抱住了夏建的胳膊。

  夏建覺得老爸帶小晨晨走遠了,這才問劉一鳴道:“你來我們家里干什么?趕緊說,說完走人吧!“

  “小晨晨是我和周莉的孩子“劉一鳴壓低了聲音說道。

  夏建一聽,不由得怒火上涌。小晨晨不是他親生兒子的事情,雖然他早就知道了,但是這話今天從劉一鳴的嘴里說出來時,夏建還是有點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夏建一步沖了上去,一把揪住了劉一鳴的衣領,幾乎把他給拎了起來。一旁的孫月娟見狀,不但不勸阻夏建,反而冷聲說道:“要揍他的話,最好是拉到河壩里沒人的地方“

  老人家發話里,她的這話有點狠,看來她是氣到了極點。

  劉一鳴兩眼含著淚花,什么也沒有說。趙紅沖了進來,把夏建拉到了一邊。她壓低聲音說道:“打架解決不了問題,有什么事還是坐下來商量“趙紅說完,便走出去把大門關了起來。她知道這話千萬不能讓外人聽到。

  夏建把涌上來的火氣又壓了回去,俗話說有理不打上門客,既然這個劉一鳴來到了他們老夏家,那他就是老夏家的客人,他不應該打他。

  劉一鳴一看就是個混過大世面的人,剛才被夏建差點揍了一頓,可他仍然是面不改色,沒有一點兒怕的意思。

  夏建招呼劉一鳴坐在了沙發上,然后冷聲問道:“周莉人呢?她敢做這樣的事情,就不怕我夏建滅了她?“

  “她根本沒有臉面來見你,了不敢見你“劉一鳴小聲的說道。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他呵呵一笑說:“她想干什么?是不是她覺得我夏建好欺負,就胡亂塞個兒子給我們,完了又想要回去?你告訴她,這事沒門。小晨晨已經融入到了我們家里每個人的心里“

  “可是他是我的兒子啊!“劉一鳴一下子也急眼了。

  夏建呵呵一笑說:“你的兒子?那我請問你,既然小晨晨是你的兒子,那他為什么會在我的家里?還有,小晨晨發高燒犯病時,你們又在哪兒?請你回答“夏建說這話時,眼睛里露出了兇光。

  劉一鳴不好意思的把頭低了下去,他小聲的說:“這件事周莉做的確實欠妥。可是小晨晨得的這病,我們倆沒辦法給他治,于是周莉便想到了你,是她撒了個大謊騙了你們家里人“

  “呵呵呵呵!我說呢?原來是小晨晨得了重病,你們無能力為他看病,周莉就想到了我這個冤大頭?你告訴周莉,現在就算是你們說破了天,孩子我絕對不會還給你們。除非她周莉親自來見過“夏建微微一笑說道。

  他的話柔中帶剛,劉一鳴有點坐不住了。

  “你們這樣做事也太過分了,騙騙夏建也就算了,可是你們想過兩位老人沒有?你一下子把孩子帶走了,兩位老人怎么辦?“一直站著沒有說話的趙紅,這時終于忍不住了。

  劉一鳴大冷的天,竟然額頭上冒出了汗。他有點結馬的說:“夏建!你和周莉的關系就不用我說了。這事是她對不住你,就不應該瞞著兩位老人,要不這樣吧!我拿點錢出來,孩子我帶走“

  “是嗎?你能拿多少錢出來?“夏建陰沉著個臉,冷冷的問道。

  劉一鳴長出了一口氣說:“我們手頭緊,這次來的時候,我只籌到了兩萬元,雖說是少了一點,也算是我和周莉的一點兒心意,這些天你們照顧晨晨受累了“

  “哈哈哈哈!劉一鳴,我真想給你兩個耳光。小晨晨得的是什么病你不會不清楚吧!我們從地方醫院,最后轉到了省城醫院,你知道總共花了多少錢嗎?你覺你這兩萬元很多嗎?“夏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他的這笑里面更多的是辛酸。

  劉一鳴擦著額頭的汗水說:“那你覺得多少錢合適?“

  “既然你一定要把這事牽扯到錢上面,那我就不客氣了,你拿一百萬給我,小晨晨你今天就帶走,如果沒有這么多的錢,請立馬滾蛋,讓周莉來見我“夏建大聲咆哮著,猛的又站了起來。

  劉一鳴的臉色這時也變了,他冷冷的說道:“你這是敲詐?“

  “我就是敲詐怎么了?你完全可以去告我“夏建撲了上去,抓住劉一鳴的手腕,把他拉了起來。要不是趙紅及時趕過來,夏建肯定會給他幾拳。

  這時,孫月娟發話了,她冷聲說道:“你馬上走,因為我們并不認識你,要帶孩子沒有問題,你得讓周莉來,否則我會馬上報警,說你拐賣兒童“

  劉一鳴這下慌了,他看了一眼夏建,冷聲說道:“這事沒完“然后快步而去。

  孫月娟長出一口氣,整個人便癱坐在了椅子上,她喃喃的說道:“建兒!你就是這樣對我和你爸的?小晨晨的事看來你們早就清楚?“

  “不是阿姨!我們也是小晨晨上次生病時才知道這事的“趙紅看了一眼夏建,小聲的對孫月娟說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夏澤成帶著哭鬧的小晨晨走了進來。小晨晨的嘴里一直喊著:“劉叔叔!我要見劉叔叔“小家伙哭的非常傷心,聽著讓人動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