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02章 催婚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夏建費了好多的口水,才說服了馬春桃搬回去住。可是讓她就這樣回去恐怕也不行,于是夏建又給李香葉出了個主意。

  李香葉聽完,立馬給馬春桃家里打了個電話,掛上電話沒有多少時間,馬春桃的老公已帶著兩個孩子來給馬春桃搬家了。

  解決好了馬春桃的事情,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在趙紅電話的催促聲中。夏建這才開著車往家里趕去。在村口,夏建碰上了一個不愿見到的人,那就是王有財。

  王有財開著他的那輛破吉普,一看到夏建便把車子橫著停了下來,這家伙好壞。他怕夏建不給他面子,所以這樣一停車,就算是夏建不想和他說話,他也過不去。

  “喲!夏鎮長,這都二十九了,你還在忙嗎?”王有財哈哈大笑著問道。

  夏建看了一眼王有財,非常勉強的說:“你不是也剛回來嗎?”夏建說這話時,表情非常的無奈。按理說,他們家和老王家的舊事早該翻篇了,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夏建只要一看到王有財,心里就無比的反感。

  就像是正在吃飯時,忽然看到碗里落了只死蒼蠅一般惡心。

  “夏鎮長!咱們兩家在整個西坪村來說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好家庭。所以我建議,咱們兩家在今年的春節期間,給村里人請上一臺大戲唱唱怎么樣?“王有財忽然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按理說,花點錢讓村里人樂呵一下沒有什么問題,他夏建又不是沒有這個錢,可是一聽王有財想和他們家聯合著辦,這事夏建就不同意了。

  他呵呵一笑說:“王老板財大氣粗,想讓村里人看戲這是好事,我們家就不湊這個熱鬧了,你還是把路讓開,我得回家吃飯了“

  “夏鎮長!你這就小氣了吧!掙那么多的錢干什么?還不如拿出來讓大家花了,大家跟著你一起開心“王有財不厭其煩的勸說著夏建。

  夏建一看這家伙沒完沒了,干脆把大奔往路邊上一靠熄了火,他心里想,你喜歡說,我就讓你說個夠。

  王有財一看夏建把車停在了路邊,他干脆跳下了車子,笑著說:“夏鎮長!你不管怎么說,也是咱鎮上唯一開大奔上班的人,這請臺戲過來也花不了你多少錢,你就大方一回吧!“

  “行了,我們家和你家根本沒有可比性。你大哥是一廠之長,你二哥呢又在省上上班,而你就更加的不要說了,有沒有權我是不知道,但是這錢絕對有大把。所以這臺戲就由你們家來唱“夏建說著,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王有財被夏建兩句捧上了天,一時有點忘乎所以。他高興的直站在那里呵呵傻笑。

  “好了!天都這么黑了,我該回去了。你把路讓開,我把車子開過去“夏建冷聲說道。

  王有財一看這合作談不成,便鉆進了他的破吉普,一溜煙的跑回了家。快過年了,所以村里的路燈全打了開來,夏建把大奔直接開進了村委會的大院。因為趙紅在電話里說,她要在村委會等著他回來。

  夏建剛從車上下來,趙紅已經走了過來,她有點不悅的說道:“你怎么回事?都臘月二十九了,也忙得回不了家“

  “唉!一言難盡唄!咱們還是先回家吃飯吧!”夏建有點無奈的說著,然后和趙紅鎖好村委會的大門,一起回了家。

  家里,小晨晨正在和夏澤成在炕上打鬧。兩個人開心的無法形容,可是夏建一走進家門,小晨晨頓時就老實了起來。

  “我給你說,你在外面是領導,大伙兒都要看著你的臉色。但是你回到家里,什么也不是,千萬別本著個臉,嚇著了孩子”夏澤成忽然間指責起了夏建,這讓夏建有點摸不著頭腦。

  他小聲的偷問趙紅:“我剛才的臉色很難看嗎?”

  “難看倒是談不上,就是有點沒有笑。記住,以后進家門的第一件事就是笑,嚇著小晨晨,老爺子跟你拼命”趙紅呵呵笑著說道。

  既然老爸都這樣說他了,呆在堂屋里已沒有什么必要。夏建便悶悶不樂地回了自己的房間在。孫月娟還在廚房里不停的忙著,趙紅便跑過去給她幫忙。

  每天忙習慣了的夏建,一時閑下來還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想來想去,他便轉身也進了廚房。孫月娟一看夏建來了,她有點吃驚的說道:“你給我出去,別在這兒添亂”

  快過年了,孫月娟的活很多。趙紅偷偷的一笑,她也幫不上孫月娟什么忙,只是蹲在灶臺前不停的燒著火,

  夏建長嘆了一口氣說:“英雄無用武之地,真是可悲啊!”

  “你就別酸了,快到上房把桌子擺好,咱們一會兒吃晚飯”孫月娟終于給夏建安排了工作。有了事情可做的夏建,小跑著進了上房。

  小晨晨一看夏建搬桌子擺板凳,她慌忙從炕上爬了下來。夏建趕緊過去給他把鞋穿上,小家伙便跑著去搬板凳了。人小力量小,他干活時夏建還要跟在他的身后護航,唯恐把小家伙傷著了。

  夏建明明知道這孩子不是他親生的,但是他心里還是把他當成了親生的來養。雖說他不會逗孩子玩,但他的心里還是非常的在意這孩子。

  “爸爸!我想要一個大火車,就是嗚嗚叫的哪種”就在夏建正在發呆時,小晨晨忽然走了過來,抱著他的腿說道。

  夏建心里頓時像融化了的冰塊,他馬上蹲了下來,笑著說道:“好啊!那明天我帶你去大超市,你自己喜歡哪個就拿哪個”

  “我想讓趙紅媽媽陪我去,行嗎?“小晨晨忽然間說了這么一句。夏建一聽,吃驚不小。小晨晨開始喊趙紅為媽媽了,難道這是他的父母教孩子這樣叫的?

  夏建心里真是打翻了五味瓶,可是說是什么味道都有。他真的沒有想到,小晨晨會這樣稱呼趙紅。

  看著孩子真誠的表情,夏建慌忙應道:“好啊!你說讓誰去,就讓誰去“

  “那爺爺和奶奶也跟我們一起去“小晨晨說著,便撲到了夏建身上,一真往夏建的脖子上攀。小孩子就是這樣,越是和他親近,他就越折騰你。

  晚飯終于端了上來,夏建早就餓了,他不等其他人動筷,自己便先吃了起來。小晨晨看著夏建狼狽的樣子,忽然說夏建道:“不懂禮貌“

  小晨晨的話,逗樂了大家。可惜的是,飯還沒有吃完,小家伙已爬在孫月娟的膝蓋上睡著了。小孩子就是這樣,說睡就睡。

  “哎呀!看把我的小孫子累的“夏澤成抱起小晨晨去了炕上。

  孫月娟看了夏建一眼說:“明天大年三十了,你答應過小晨晨要給他買玩具的,總得實現一次吧!要不孩子將來不再信任你“

  “好吧!那明天大家都去,我開上車,早去早回,順便再采購點家里需要的東西“夏建非常爽快的說道。他知道,這次自己再不表態的話,他的父母豈能饒了他。

  趙紅看了一眼孫月娟的表情說:“阿姨,咱們去早點,一會兒的時間就趕回來了,絕對不影響你下午廚房里的工作“孫月娟沖趙紅淡淡一笑,算是默認了這事。

  夏建一邊吃著飯,一邊把他在村口碰到王有財的事給大家說了一遍。夏澤成一聽,呵呵一笑說:“這是好事,不過你不能和他們老王家合作,小心他們家人算計你“

  “什么好事?唱臺戲的費用都是上萬元的事,你以為你兒子是開銀行的?“孫月娟瞪了一眼夏澤成,有點不高興的說道。

  夏澤成呵呵一笑說:“他雖說不是開銀行的,但是他的工資絕對低不了。一個人擔著三個職務,應該是三分工資吧!“夏澤成笑著說道。

  夏建知道,老爸這是投石問路,就是想套出他一個月到底能拿多少工資,可他偏偏就是不說。這把夏澤成給氣得直晃腦袋。

  要說用錢,夏建還真不缺,這就要感謝創業集團了。這次他去集團短短的一段時間,可人家肖曉給了他一筆不少的錢。這筆錢如果要他干鎮長的話,恐怕二十年也掙不回來。

  吃完飯,趙紅搶著便去洗碗了。孫月娟這才抽時間小聲的對夏建說:“孩子!過完年又長一歲了。周莉把晨晨一丟就沒有了人影,這說明她不想做咱們老夏家的兒媳婦,你得早做打算才對“

  “媽!這事我心里有底,你就不要催了,反正你和我爸孫子已經都抱上了“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因為他說這話,有點違背良心。畢竟小晨晨不是他親生的,這其中還不知道隱藏著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夏澤成看了一眼夏建,忽然壓低了聲音說:“要不你和趙紅結婚算了,讓小晨晨直接喊她媽算了“

  “爸!這種事豈不可亂說,因為這事涉及的問題很多,千萬別剃頭的挑子一頭熱。話一說出來,就很能收回去,萬一這事有差錯怎么辦呢?“夏建有點顧慮的說道。

  孫月娟看了一眼夏建說:“趙紅都讓小晨晨喊她媽媽了,我看這事應該不離十。你們應該成個家,這樣下去總不是個辦法“

  “好了,這事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夏建說著站了起來。然后不等趙紅回來,他便回了自己的房間。身后傳來了二老的唉聲嘆氣聲。

  夏建往床上一躺,便開始想問題。他想來想去,總覺得他這婚沒法結。還不如不結婚算了,過一天算一天吧!他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而趙紅則躺在自己的大炕上一直在等他過去,就這樣兩個人一夜都沒有睡好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