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76章 病美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認識郭美麗這樣的女人還真是夏建的福氣。

  郭美麗不同于其他女人,她人長得漂亮且成熟。可是她從來不在夏建面前索取點什么,她一直都是在默默的關心著夏建。這一點夏建非常的清楚。

  上好的普洱茶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夏建忍不住端起了茶杯。郭美麗微微一笑說:“別著急,還沒有泡好”

  “這茶不錯,從哪兒搞來的?”夏建有點無奈的把茶杯又放回到了茶幾上,然后笑著問郭美麗。

  郭美麗看了一眼夏建,呵呵一笑說:“老同學送的,共兩斤,我給你留了一斤。聽說普洱養胃不錯,所以你得多喝點”

  “切!這么好的茶我那能喝得起啊!我現在的工資一個月才三千多塊,買半個餅不知道還夠不夠?“夏建哈哈大笑著說道。

  郭美麗站了起來,把辦公室的房門重新關嚴實了,這才微微一笑說:“你就別在這里給我叫窮了,我聽人家肖曉說她可是給你發了高薪的“

  “什么?這事她都給你講?看來你混得不錯啊!“夏建說著,兩只眼睛始終在郭美麗的身上飄來飄去。他覺得這段時間他沒有來,郭美麗比以前好像更加的豐滿了一點。

  郭美麗發現了夏建異樣的眼光,她笑著說:“這次聽說你在集團又露了一手,就連冰美人肖曉聽說也對你俯首稱臣?“

  “這不是胡說八道嗎?我不管怎么怎么的厲害,創業集團它還是姓肖,請問誰是臣?“夏建說著,打開茶杯美美的喝了一口。

  郭美麗呵呵一笑,她忽然轉變了個話題說道:“肖總說了,我們這邊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情,就讓我找你,說是你隨叫隨到,我不相信她說的話,你得親口告訴我“

  “這個比較好理解,因為我這次去創業集團上了幾天班,人家肖總給我發了工資,而且還不少,應該是包含了我在這邊解決問題的費用“夏建一五一十的說道。

  郭美麗點了點說:“那就好!肖總可能是聽了你的建議,讓林微也來了,是和席珍一起來的。哎!我問你句話,你可要老實的告訴我,你這次在富川市是不是把人家席珍給睡了?“

  “嗨!你這話可不能亂講,這事傳出去麻煩可就大了“夏建一臉嚴肅的說道。

  郭美麗呵呵一笑說:“睡和不睡其實都很正常,你也沒有必要這么認真。我只不過覺得,這次席珍回來,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尤其是在談論到你時,可以說她的兩眼會放光似的,非常精神“

  夏建嘆了一口氣,便把上次在浴池的事從頭到尾細說了一遍。郭美麗聽后,忍不住笑道:“看來是肖總壞了你的好事“

  夏建剛要反駁兩句。林微敲門走了進來,她一看到夏建,便笑著說:“夏總!我從現在起就在這邊工作了,有不懂的地方還得請你幫忙賜教“

  “不敢,我哪敢教你。你最好的師傅應該是郭總,當然了我給你當個顧問還是沒有什么問題的,只不過只能是電話顧問“夏建大笑著說道。

  就在夏建物林微正在打趣時,郭美麗桌上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她接完電話,便陰沉著臉說道:“夏總!今天看來你不出馬是不行了,你得去趟青山縣“

  “去青山縣?為什么啊?“夏建有點不解。不過他自從辭去創業集團的總經理一職后,這青山縣還真沒有再去過。

  當然了,王軼花的小姨子唐娜倒是和他通過幾次電話,兩個人談論最多的還是王軼花,不過上次他們通話時,夏建聽唐娜說王軼花服刑到年后應該就出來了。

  郭美麗長嘆了一口氣說:“紅川河溫泉度假村由于現在的生意火爆,招到了某些人的忌妒,所以近期一直有人來鬧事,今天來的人很特別“

  “鬧事?那就報警吧!我去了只會打架“夏建呵呵一笑說道。

  郭美麗搖了搖頭說:“來鬧事的都是一些當地村民,他們說這土地當時賣得太便宜,要讓我們給他們再補錢“

  “這簡真是胡鬧嗎?哪里還有這樣做生意的。我跟你去一趟,叫上席珍,讓林微留下來坐鎮辦公室。我們這就走“夏建說著人已起身。

  郭美麗見狀,什么話也沒有說,一把拿過桌上的小包便追了出來,她一邊走一邊給林微叮囑了兩句。席珍的速度也很快,等夏建和郭美麗剛站到大奔前面時,席珍已追了下來。

  “夏總!還是開公司的車吧!你的車畢竟是私車“席珍忽然對夏建說了這么一句。

  不等夏建說話,郭美麗已搶著說:“還是開夏總的大奔去,你完了辦張油卡,里面多充點錢,把油卡給夏總就是“

  夏建一聽,覺得郭美麗就是會辦事。他打開了車門,笑著說:“我這點錢還是有的,你們也就別再計較了。席珍來開車,我和郭總在后排談點事“

  青山縣地處大山之間,一路上感覺異常的寒冷。坐在后排的郭美麗不由得緊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夏建看在眼里,正準備把自己的衣服脫給郭美麗時,他忽然看到了前面正在開車的席珍,這事絕對不能讓別人瞧在眼里。

  郭美麗是個聰明的女人,她笑著對席珍說:“把暖氣開到最大,一會到了青山縣,我們先不要去辦事,吃碗滾燙的牛肉面再行動“

  夏建明白了郭美麗的意思,便把解開的鈕扣又上系了起來。兩個人坐在后排,但他們始終保持著一點距離,感覺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曖昧關系。

  由于來過青山縣已有一段的時間,所以夏建一路上向郭美麗問這問哪,不過無非都是創業集團在青山縣所開項目上的一些事。

  聽得夏建有點百感交集。想當初這青山縣可是他開發出來的,一想到這些事,夏建便想到了王軼花。這個有著商業頭腦,而且長得有點誘人的女人,她可是夏建在青山縣的一個支點。要不是她的暗中幫忙,創業集團在青山縣不一定發展這么快。

  看著夏建忽然走神,郭美麗忍不住推了一把夏建說:“你是不是想起了王軼花?她給我們的幫助可不小“

  夏建一愣,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心里在想,這王軼花還真是神了,連他想什么她都知道,看來這個女人太了解他了。

  車子一到青山縣的邊上,郭美麗忽然對夏建說:“你還是聯系一下唐娜,她畢竟在青山縣仗著她表姐王軼花的威信,多少認識幾個人。今天這事咱們不能硬來,必須要智取”

  夏建想了一下說:“好吧!你們兩個下來打迪過去,我去找唐娜”

  郭美麗給席珍說了一聲,兩人下車而去。夏建坐到駕駛位后,便給唐娜打了個電話過去。過了好久,電話才通了。里面傳來唐娜有點虛弱的聲音:“你好夏總!今天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想你了不行嗎?”夏建忽然開了個這樣的玩笑。話說出口后,夏建覺得自己這句話說的有問題。雖然他和王軼花的關系有點曖昧,可是他和這個唐娜接觸并不多,還談不上深交。還沒有熟悉到能開這個玩笑的程度。

  電話里的唐娜明顯停頓了一下說:“搞錯了吧夏總,你身邊的美女如云,今天怎么會想起了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

  “你說的真對,我想見見總該可以吧!”夏建呵呵一笑問道。

  唐娜這回沒有停頓,而是非常爽快的說:“你到我表姐家的別墅來,我在這兒等你”唐娜說完便把電話掛了。

  夏建一臉的不解,這個時候她怎么會在王軼花家的別墅里呢?想當初王軼花進去時,把她別墅的鑰匙留給了夏建。可是夏建后來發現,他拿上人家別墅的大門,等房子里發了霉他都有可能去不了,于是他便把鑰匙給了唐娜。

  夏建帶著疑問開車到了王軼花家的別墅。他剛按了一喇叭,大鐵門便自動打了開來,等夏建把車子一開進去,大鐵門竟然自動關了起來。

  夏建一下車便看到了站在別墅客廳門口處的唐娜。她穿了一件奶油色的睡袍,松軟的絲質面料緊貼在她凹凸有致的誘人身體上,遠遠看去都讓人有點垂涎三尺的感覺。

  夏建一邊走,一邊大笑道:“唐總!是不是我打擾你睡覺了?不過現在十一點多,不知道你是睡午覺還是睡晚覺?”

  夏建說著大步流星般的趕了過去。等走近了,他才發現唐娜的身材更顯魔性,圓潤柔滑的軀體線條,看得夏建幾乎有點失態。

  “哎呀!你就別看了,人家生病在家,要不是你來,我才懶得起床“唐娜說著,便把夏建讓進了客廳。

  經唐娜這么一說,夏建這才發現,未施粉脂的唐娜確實一臉的病態。夏建不禁問道:“你生什么病了?不會是相思病吧!“

  “的確是相思病,不過你來了,我這病就好了三分“唐娜說笑著,便招呼夏建坐了下來。

  夏建也不客氣,親自動手,沏了兩杯茶水端了過來。王軼花的家夏建來過多次,所以對她家里擺設他還真的不生疏。

  夏建把沏好的茶水往唐娜面前一推說:“怎么了,看你樣子應該是感冒了吧?“

  唐娜條件反射似的咳嗽了兩聲說:“你還真是神了,一眼就能看出我得了什么病。不過我這感冒好像有點特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