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57章 伏擊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天黑的伸手不見王指,陸地巡洋艦以每小時六十邁的速度行駛在樹林之中。

  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了過來,讓人感到了窒息。龍珠聚精會神,非常專注的駕駛著車子。商務車兩道強勁的光柱照射了很遠,讓人感到了一絲的生機。

  眼看著車子就要從林木之中鉆出來了,可偏偏就在這時,席珍忽然一腳急剎,車子發出了刺耳的一聲尖叫,猛的停了下來。

  龍珠驚呼一聲:“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路中間有兩塊大石頭,看樣子是有人故意擺上去了,車子無法繞開”席珍說著,正準備下車。

  夏建隱隱感到了不對,他大聲的喊道:“別開車門”他的話音未落,只見道路兩邊的樹林子里,忽然涌出來十多個頭戴面具的黑衣人。他們手里拿著長長的木棒,氣勢洶洶的撲了上來。

  席珍一看情況不妙,猛的掛了個倒檔。一腳油門下去,車子猛的一下倒退了一二十米。這真是藝高人膽大。要知道,這么黑的天,根本看不到后面,這樣倒車容易出事。還好車子沒有什么問題。

  那伙人并沒有停止的意思,跟著車子便追了上來。席珍再不敢猛退了,而是一邊估摸,一邊往后退。這樣一來速度明顯降了下來,眼看哪伙人就要追上了。

  “讓我下去,我就不信了,這個社會還沒有王法了”龍珠大喊著,便伸手去開車門。

  夏建大喊一聲:“坐著別動,讓我下去,他們肯定是來找我,你們下去了也沒有用。大不了我回不來你們報警就是”

  夏建的話音剛剛落下,忽然兩道亮光從車后閃了過來。緊接著一聲急剎車的聲音從車后傳了過來。夏建回頭一看,只見一輛白色的依維克急停在了他們的車后。

  隨著車門的拉開,從車上跳下來了十多個年輕田男子,領頭的一人夏建認識,正是張騰的手下,夏建不由得心中一喜。

  哪伙人一看來了這么多的救兵,根本不敢戀戰,撒腿便跑。轉眼間就跑了個無影無蹤,夏建提著的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

  這時,有人拍大車門,夏建打開車門一看,見是張騰站在他的車外,他忙笑著問道:“你怎么知道有人在這兒打我伏擊?”

  “從酒店拿飯的人回來時發現林子里有異常,你們一走他就告訴我了。龍哥怕你們吃虧就讓我帶人趕了過來,還真是差一點”張騰呵呵一笑說道。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笑著對張騰說:“謝謝你和龍哥了”

  “客氣的話就別說了,趕快把車子掉頭,今晚就住在咱們山莊,明天一早我護送你們出去。這事你放心好了,他們敢跑到我們的地盤上鬧事,這事肯定沒完”張騰非常認真的說道。

  夏建想了想便對席珍說:“掉頭回山莊,你們也給家里打個電話,就說今晚不回去了。別讓家里人掛念”夏建說完,便關好了車門。

  陸地巡洋艦一個急掉頭,便跟著張騰的依維克回了龍泉山莊。

  趙龍龍年紀大了,但為人挺逗,他確實讓人給夏建只開了間套房。不過內外兩間的房子挺適合他們住。因為夏建是被保護對象,而兩個女保鏢住在外間也是合理的。

  天不早了,夏建沒有再去打擾趙龍龍,便大方的接受了趙龍龍讓人給他們三個人開好的套房,欣然領著這兩個女人上了樓。

  房間的布田置以設施還真是不錯,可以和星級酒店有得比。夏建看了一眼龍珠和席珍,微微一笑問道:“你們倆住里面還是住外面?”

  “我們要保護你,當然是住外面了。不過我看了一下,這房間的設施不錯,住著挺安全的,我們可是睡個好覺”龍珠說著,往床上一撲,全然不顧夏建在看著她。

  既然這樣,夏建也不好多說什么,他便回了里間。由于喝了點酒,加上今晚發功給趙龍龍療傷,他消耗的體力不少。所以他一躺到床上,便有了困意。

  夏建掙扎著脫掉了衣服,剛往被子里一鉆,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一陣清脆的鳥叫,把他從睡夢中驚了醒來。夏建翻身而起,一看表發現都早上八點鐘了,看來他睡得有點香。

  穿好衣服走出里間房門,夏建發現席珍和龍珠早都收拾妥當了,看樣在等他。夏建一邊往洗手間走,一邊問道:“你們起來了怎么不喊我一聲啊!”

  “你睡得太香了,我們不忍心叫”席珍呵呵一笑說道。正在洗臉的夏建不由得一愣,他睡得香她們是怎么知道的,難道他睡著的時候,這兩個女人進來過?

  等她們下樓時,張騰已等在哪兒了。他呵呵一笑說:“龍哥在餐廳里等你們,給你沏了好茶,你必須得喝上一杯”

  盛情難卻,夏建猶豫了一下,便帶著龍珠和席珍走了進去。餐廳里的趙龍龍容光煥發,精神氣十足,這和昨天晚上相比簡真扮若兩人,看來練武之人恢復起來還真是快。

  “真不錯,一夜之間就恢復過來了,看樣子又是生龍活虎”夏建大笑著走了過去,坐在了趙龍的身旁。

  趙龍龍忙讓人把沏好的茶水給他們三個人端了過來,這才笑道:“能碰上夏兄弟這樣的能人,真是我趙某人三生有幸。昨晚的事我聽張騰說了,沒想到有人竟然敢跑到我的地盤上來偷襲夏兄弟,這事我接了”

  “哼!我就想不通了,我夏建平日里跟任何人無怨無報,為什么還有人想跟我過不去“夏建面對趙龍龍故意這樣說,因為他的心里清楚,昨晚上來找他麻煩的人是誰。

  趙龍龍臉色一正說道:“不管得誰,既然來了,我們也不怕。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這件你就別管了,我會查過一清二楚“

  “那就多謝了!今天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我去辦,我們這就告辭“夏建的話音剛落下,龍珠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她一接通,便笑著說:“肖總!有點事耽誤了一下,應該很快就回來了“龍珠掛上電話,不禁看了夏建一眼。

  “不急,早餐已經備好了,你們趕快吃,吃完讓張騰帶人護送你們進城“趙龍龍語氣堅決,夏建不好推辭。

  夏建在張騰的護送下,一個小時后便出現在了創業集團。他一到公司,便到裝有竊聽器的房間里和龍珠演了一會兒戲,然后才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剛坐下來,肖曉便推開門走了進來。她一臉不悅的說道:“真有你的,帶上兩個大美女就夜不歸宿了,就不怕別人說點閑話?“

  “嗨!我倒是想回來,可是別人不讓啊!十多個黑衣蒙面人堵在林子里,要不是龍哥讓人趕過來幫忙,我這會兒說不定早都躺在醫院,或者去了哪邊“夏建雙手一攤,一臉無奈的說道。

  肖曉一聽,這才急了,她更加生氣的說:“發生了這么大的事也不給我打個電話說上一聲,我倒是想給你打電話過去,又怕耽誤了你的好事“

  肖曉有點醋意的話讓夏建一樂,他嘆了一口氣,便把昨天晚上見趙龍龍的經過從頭到尾給肖曉細說了一遍。

  肖曉聽后,嘆著氣說道:“龍泉山莊哪段樹林子路確實要小心,你看差點就出了大問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你說我怎么辦?“

  “沒事,對手這樣做,說明已經急了,昨晚的這事,他們是孤注一擲。你要知道,他們現在可是把趙龍龍給得罪了。這樣一來我們身上的壓力就小了,就由趙龍龍和他們去周旋好了。再說了,一百多人已經借好,演唱會必須順利進行“夏建說著,自己先笑了起來。

  富川市的一處民居里,朱惠臉色鐵青的坐在沙發上。兩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站在她的身邊,這兩人一看就是社會混子,他們頭發染成了黃色,而且手臂上都有紋身。雖說已經冬天了,但兩人還是把手臂露在了外面。

  “你們到底是干什么的?昨天還跟到了趙龍龍的地盤上去辦事,去了就去了,這事辦成的話也好說,現在是雞飛蛋打,老板放不我,而趙龍龍很快就查到了,你們兩說這事怎么辦?“朱惠怒火沖天,她拍著茶幾吼道。

  其中一個男子偷偷的看了一眼朱惠說:“惠姐!要不你給夏建打個電話,約他出來喝個茶或者吃個飯什么的?到時候我們再下手不遲啊!“

  “蠢豬!你以為夏建和你一樣蠢啊!失去昨天的晚上的機會,現在想接近他可真就難了“朱惠說著,無力的搖了搖頭。

  也就在這個時候,朱惠的手機卻響了起來。她掏出來一看,臉色不由大變。她猶豫了一下,便接通了電話。

  站在她身邊的哪兩個男人,借機溜之大吉。朱惠看在眼里,氣得直搖頭,她一邊嘆著氣,一邊笑著說道:“老板好!你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電話里立馬傳來一個女人嚴厲的聲音:“朱惠!我看你是真不想混了。你告訴我,你為什么在夏建這件事上,老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狠錯誤?我跟你說過,你別再犯花癡了,夏建他根本就看不上你“

  “我明白老板,可是…“朱惠欲言又止。

  電話里的女人怒喝一聲道:“可是什么?上次要不是你和他開什么狗屁的房,夏建能成功逃脫嗎?“朱惠一聽頓時傻眼了,這事連老板也知道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