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30章 傳奇式女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呵呵!你這是哪條道上的規矩?搶別人的東西還搶得這么理直氣壯。我可告訴你,別把我給惹生氣了,小心你們沒有好果子吃”夏建對著電話,冷冷的說道。

  電話里立馬傳來一陣大笑,緊接著便有一個非常嚴肅的聲音傳了過來:“小伙子!你們都太嫩了。這東西可是一個大人物要的,逼急了就算是你們把東西交出來了,也同樣不會有什么好的下場“

  “別在這兒胡說八道了,你們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我在這兒接招就是“夏建厲聲說完,便想把電話掛了。

  可是電話那端卻大聲的吼道:“小伙子,你們手上的東西有點燙手,還是趕快交出來吧!因為這東西在省城一露臉,就驚動了一個大人物。這事你們如果真要找個人來出口怨氣,哪這人應該就是一寶齋的胡胖子“

  “為什么是他?“站在夏建身邊的謝小雅搶著問了一句。

  電話里傳來老頭的一陣大笑:“傻丫頭!你可沒有少給胡胖子賺錢。光說你賣給他的哪些個寶貝,他就從中壓了你不少的錢。而這次小銅人一到你的手上,這家伙不但貪得無厭,而且還想人物兩得“

  “你胡說!沒有這樣的事。胡胖子確實出價少這是事實,但是這事并不像你說的那樣“謝小雅極力的對著電話強辯道。

  電話里的老頭忽然語氣一變,冷冷的說道:“好了,他睡不睡你,那是你們之間的事。我想說的是,這小銅人一在你們張洛出現,就已經被人盯上了。所以你去省城的事,這條線上的人都知道“

  “那又怎樣?我玩了五年地下的東西,可以說幾乎沒有賺到什么錢。這件我必須要賺上一把,如果還是哪個價,我就算是死,這東西我照樣會帶到哪邊去“謝小雅對著電話咬牙切齒的說完,便從夏建手里搶過電話,狠狠的掛斷了線。

  由于生氣,她胸前的兩座小山跟著上下起伏,有點撐破衣服的感覺。可是夏建沒有心情去欣賞她這個,剛才電話里的一番交談,讓夏建感到了這事情并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

  “夏哥!你是好人,我不想因為我而害了你,一會兒你還是走吧!“謝小雅說著,屁股一扭坐在了夏建對面的沙發上。

  夏建呵呵一笑說:“現在走恐怕晚了點,你能不能把事給我詳細說上一遍”夏建說著,便看了一眼手表,發現已經晚上八點鐘了。他還是早上吃了點東西,這會兒肚子已經開始叫了。

  很顯然出去吃飯大家都沒有了這份心情,于是夏建便給前臺打了個電話,隨便訂了兩個菜讓送到他們住的房間里來。

  謝小雅靜靜的坐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她大概想了四五分鐘,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夏哥!我的名字你知道了,但是我還有一個外號你不知道,道上人送的叫冷面二娘”

  夏建一聽謝小雅這樣介紹自己,覺得有點好笑。明明這么漂亮,看上去年紀不大的一個女孩,怎么一下了就成了二娘了呢?

  謝小雅看出了夏建心里的疑惑,她淡淡一笑說道:“世上的事情變幻無窮,有些事你根本就想不到。我對象叫張震林,他大老婆死了后就娶的我,他就是張洛最大的文物販子。可惜沾了這玩意兒命不長”

  “啊!你都結婚了?”夏建其實驚訝的不是這個,而是有點可惜小雅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了么會做人家的二婚老婆。

  小雅有點凄慘的笑了笑說:“我從小就是個孤兒,是村里一個五保戶把我養大,并供給著我讀完了高中。原本我是準備上大學的,可是哪一年,養我的爺爺卻走了,我只好輟學,開始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夏建萬萬沒有想到,坐在他面前的這個女孩會有這樣離奇的身世。

  “一個女孩混社會,這里面的艱辛可想而知。有一次在KTV在我被人欺負,結果碰上了我死去的老公張震林,是他出手救了我。后來我們一直來往著,就像是朋友一樣。結果就在我們認識的兩年后,他老婆因病而去,第二年他就娶了我,那一年我二十五歲”謝小雅說到這里,有點悲傷的掉下了眼淚。

  “有句話叫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嫁給了張震林,自然也會跟著他跑一些販賣文物的生意。只不過我們從不盜文物,只是從別人的手里轉讓過來,因為我們有銷路”謝小雅說到這里,慢慢的停了下來。

  夏建嘆了一口氣說:“我還真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一個人。如果不方便的話,就不要再往下說了”夏建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說的這些其實對于我來說,就充當是聽聽故事。

  可是謝小雅并沒有像夏建所說的一樣停下來,她甩了一下臉前的頭發,長出了一口氣說:“我們這些年的貨一直都給省城的胡胖子。雖然說價錢被他壓的很低,但是很安全,講好的錢一分也不會少給我們”

  “噢!哪這次又是為了什么?”夏建忍不住問了一句。

  謝小雅嘆了一口氣說:“兩年前我老公因一次意外喪了命。這胡胖子就開始惦記上我了,每次都會提一些要求出來,我都是冷面相對。這次的小銅人因為在張洛就有人給我開個價,所以胡胖子想蒙我沒有蒙成”

  “噢!看來這東西很值錢?”夏建忍不住問了謝小雅一句。

  謝小雅想了一下說:“在張洛有人出價五十八萬,我想這東西到了省城最少也得個整數。因為我想著干完這趟就金盆洗手,永遠再不沾這東西了。可是沒有想到的是,胡胖子只給我三十萬。而提出的要求還要睡我一個晚上,否則三十萬他也不會要”

  “那么大的省城,你難道就找不出第二家像他這樣的賣家?”夏建語氣有點生硬的說道。

  謝小雅長出了一口氣說:“這個胡胖子也是替別人打工的,聽說他的后臺在省城是個厲害人物,只要在胡胖子這兒亮個相的東西,走到別家是沒人敢收的。所以我只能帶著東西暫時離開,沒想到這三人也追上了火車”

  “你帶著這樣貴重的東西,怎么還去擠硬座車廂?”夏建有點不解的問道。

  謝小雅長出了一口氣說:“一是時間太緊,二是混在人群里便于躲藏,沒想到這三個人這么的厲害,不過還好遇到了你”

  夏建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謝小雅碰到了他會是好事還是壞事,反正是一切都已經發生了。俗話說開弓沒有回頭箭,更何況這箭已經射了出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忽然有人敲門,夏建走了過去,打開房門一看原來是服務員來送晚餐。夏建讓服務員把餐車推到了房里,把點了幾個菜全擺到了茶幾上。謝小雅非常懂事的給服務員給了十元錢的小費。

  服務員高興的說道:“你們吃完了打個電話,我再上來收拾”說完便拉著餐車退了出去。

  房間里最亮的燈光沒有開,顯得有點昏暗。兩個人默默的吃著飯菜,沒有一個人說話。就在飯和菜快要吃完時,謝小雅忽然問夏建道:“夏哥!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身手如此的好?”

  “我啊!就一農民工”夏建非常簡短的介紹著自己。

  謝小雅搖了搖頭說:“不!你沒有給我說實話,你根本就不是一個農民。從衣著氣質而論,應該是企業高管。但是從做事方式而論,頗有江湖俠士之風范”謝小雅說這話時,對夏建一臉的崇拜。

  “呵呵!是嗎?那你說來說去,我到底是干什么的?”夏建笑著,輕聲問道。

  謝小雅忽然間眼睛一亮說道:“難道你就像電影里的哪些警察一樣,是跑我這兒來做臥底的?如果真是這樣,那你現在就把我抓了吧!”謝小雅說著,臉色微微一變,一本正經。好像夏建真的就是警察一樣。

  一看謝小雅這個樣子,夏建怕鬧出誤會,于是掏出自己的身份證丟到了茶幾上說:“自己看看吧!有這樣的警察嗎?”

  謝小雅拿起夏建的身份證端詳了一會兒問道:“你就是西坪村的?聽說哪個西坪村非常的不簡單,好像村里人都過上小康生活了?”

  “也沒有你說的那么厲害,不過村里人的生活水平確實提高了不少,和城里人相比,基本上不差上下”夏建的話音剛剛落下,門口忽然又傳來了敲門聲。

  謝小雅有點驚訝的問道:“會是誰呢?剛才哪服務員不是說讓我們吃完了給他打電話嗎?”夏建一愣,從謝小雅手里搶過身份證裝了起來,大步朝門口走去。

  從貓眼看過去,根本看不到人影,看來敲門的人躲在了一側。夏建心里多少有點不安,他只把房門打開了一條縫。沒想到一個黑影猛的一撞,竟然擠開門縫闖了進來。

  夏建往后退了一步,立馬拉開了架式。他是一個不想惹事,但是碰到事情并不怕事的人。來人摘下了帽子,夏建不由一驚,原來這人正是哪個疤痕臉。

  “師傅說了,你們如果不想驚動警察的話。這條街后面有個小公園,咱們不妨見個面,把這事情了了,這樣對誰都好,否則你們就別相睡個安穩睡”疤痕臉帶著威脅的口氣說道。

  夏建哈哈一笑說:“就你們三個人?我看還是算了吧!這筆錢你們也掙不了,還是回去給人家說上一聲”

  “哼!你也太小看人了,閃電手鬼哥這個名號可不是風吹過來的,而是混出來的。你如果真有本事,那就小公園內見,這比說大話的強“疤痕臉說完,轉身就走。

  夏建呵呵一笑說:“我肯定會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