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13章 默認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世上有些事情,在你無能為力時,只能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了。

  昨晚上李蘭花睡倒沒有多久,便聽到媳婦姚春妮的房門輕微的響了一下。聲音越是小,就說明越有問題。老人六十多歲了,最好使的便是這一雙耳朵。

  小心臟狂跳了起來,這些年她就是兒子的守護神,要不她這個兒媳婦早就跟人跑了。忽然一聲女人歡愉聲傳進了她的耳朵,雖說聲音很小,但她還是聽了個清清楚楚。她是過來人,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情。

  李蘭花坐了起來,她甚至連衣服都披好了,可她坐著還是沒有動。她心里清楚,這個王有財已經和她的兒媳婦滾到了一起去了,從剛才的動靜可以分析出,她們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李蘭花的腸子都快悔青了,她就不應該貪婪王有財的這點房錢。這人是媳婦姚春妮領來的,說不好他們早就好上了。

  李蘭花越想越氣,可是今天晚上王有財所說的話還在她的耳邊繞來繞去,說她兒子的事就包在他的身上了。為了兒子,她只能忍了這口惡氣。

  不過話說回來,自己的兒子身體有病,在哪方面愧對姚春妮。她如果一味的死守姚春妮,這結局恐怕好不到哪兒去。李蘭花同樣也是女人,女人有著女人的難處。她想著想著,便慢慢的想同了。

  要想平淡的過下去,她只能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了。今天趕走這王有財,明天不知道又會是誰來?還不如不管。想到這里,李蘭花便睡著了。

  這一覺睡了個天大亮,李蘭花起來時,姚春妮已做好了早飯,而且他還看得出姚春妮的神色及心情都特別的好。

  什么也不用說了,李蘭花的心里什么都清楚了。吃早飯時,王有財沒有起來,一個人還在西房里大睡。

  “這個小王真的好懶,吃早飯了都起不來“姚春妮一邊吃,一邊故意說了這么一句。

  李蘭花冷冷一笑說:“地耕不壞,可牛能累死。昨晚上好像有發情的母貓在叫,我也沒有睡好“李蘭花的兩句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就像是打了姚春妮兩個巴掌,她的臉上頓時如火在燒。

  吃完了早餐,李蘭花走出房門看了一眼紅紅的太陽,小聲的對姚春妮說:“下了這么多天的雨,地里根本就不能干活。一會兒你去把東坡的地埂整整,我昨晚沒有睡好就不去了“

  姚春妮極不情愿的應了一聲,然后扛了一把鐵鍬便走了。

  大概十點多的樣子,王有財這才從西屋里走了出來。他打了一個美美的呵欠,抬頭看了一眼大大的太陽,有點無奈的說了一句:“這天終于晴了“

  “小王,怎么不多睡一會兒?昨晚上累壞了吧!“李蘭花從上房里走了出來,她呵呵冷笑著問道。

  王有財一愣,立馬明白了李蘭花話里的意思,看來她們的事情還是破露了。但這事可不能明說,還是糊里糊涂的過吧!反正她不咬透,他也不會主動承認。

  “我一會兒去市上辦你兒子的這事,不知路上滑不滑?“王有財轉了個話題說道。

  李蘭花原本壓著一肚子的火氣,可王有財這樣一說,李蘭花反倒不好開口了。她強壓住心中的怒火說道:“一連下了這么多天了,路上肯定滑。不過有這么大的太陽如果曬上一天的話,路面會變干的“

  “那好吧!那我晚上行動“王有財說著,便進了廁所。其實王有財是為了轉移話題,他現在這個樣子,大白天的怎么進城。不管怎么說,也得等到晚上才行。

  午飯時分,姚春妮提著兩腳泥巴回來了。她一進門就報怨道:“下了這么多天的雨,人走在路上腳都往下陷,你卻偏讓我上地干活,我出去瞧瞧,村里有那一家人上地干活“

  正在做午飯的李蘭花眼珠子一瞪吼道:“不能干你就回來唄!我又沒有把你捆在哪兒“

  王有財一看婆媳倆還吵了起來,他呵呵一笑說:“小事一件,說開了就行。這幾天確實是下了不少的雨,要上地還真要過兩天“

  “小王,我們家的事可輪不到你說話“李花蘭一臉不悅的說道。

  姚春妮一聽可不樂意了,她大聲的說她婆婆道:“人家只是勸勸我們,你怎么好壞不分呢?逮誰咬誰“

  “喲!這就護上了,真不要臉“李花蘭一生氣,嘴里什么話都敢說。姚春妮氣得臉色發白,她正想發作,可一旁的王有財才給她打著暗示,讓她一句話也不要說。

  就這樣,婆媳倆的斗嘴這才停了下來。吃午飯時誰也不理誰,王有財一看人家婆媳不說話,他也不好意思開口,于是三個人吃著午飯,沒有一個人肯說一句話。

  吃完午飯姚春妮便回她的房子里去睡午覺了,李蘭花收拾好廚房,也回了自己的房間。躺在西屋的王有財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于是他便有了個大膽的決定,他要給姚春妮一個嚇破膽的驚喜。

  晚上李蘭花千方百計的偷聽他們,可這大白天的,她打死也不會想到王有財敢往她媳婦的房里跑,這王有財還真這樣做了。可能是大白天的原故,姚春妮的房門虛掩著,還留了一條不小的縫。看來她這是隨手一帶。

  王有財躡手躡腳的穿過院子,然悄悄的從門縫里溜了進去。剛翻了個身子的姚春妮一看到王有財大白天的跑到了她的房里,這不等于是虎口取膽嗎?婆婆會和拼命的。

  要命的是這個色膽包天的王有財根本不去理會她的驚奇,而是把鞋子一脫,便跳上了大炕。這可把姚春妮給嚇壞了。昨晚上她都覺得十分小心了,可還是被婆婆給聽了出來。這大白天的萬一弄出點什么動靜來,那她豈不是死定了。

  就在姚春妮剛想起身躲開時。王有財便把她已壓在了他的身下,這個肥男人的身子就像是一堵墻,一下子壓得姚春妮動彈不了身子。

  王有財把他的嘴巴貼到了姚春妮的耳朵上,小聲的說道:“今晚我要進城,說不定幾天才能回來。再說了你婆婆這會兒睡的正香,她一萬個也不會想到我會到你的炕上來“

  姚春妮伸手在王有財的大腿上掐了一把,于是兩個人便滾在了一起。沒有一點動靜是沒有可能的。可這會兒的李春蘭睡的特別香,她真的不會想到這個王有財會在大白天往她媳婦的炕上跑。

  有點失控了的王有財和姚春妮在大炕上折騰了大半個小時,王有財這才心滿意足的回了西屋。

  這事做的還真是一個巧,王有財剛躺下不一會兒,他便聽到上房里傳來了李蘭花的咳嗽聲。她應該是睡醒了要起來了。

  果不其然,院子便傳來了腳步聲。王有財心里暗喜,這才開始睡覺。這覺一直睡到了太陽掛在了西山頭,王有財這才從西屋里走出來。他伸了一下懶腰,便故意大聲的對廚房里喊:“別給我做晚飯,我要去市里“

  李蘭花一聽,忙從上房里跑了出來,她陪著笑臉說:“小王,我兒子歲從的事就拜托你了,事情辦好了,阿姨親自給你炒兩個菜“

  “好說!“王有財應了一聲,便大模大樣的走出了院門。

  此時,夕陽的余光照射在山頭上,把樹木映成了一片金黃。小小的陳莊里開始炊煙四起,一片祥和的景象。王有財心情愉悅的朝他停車的地方走去。

  快走到車子旁邊時,王有財忽然想起他手里提的袋子,這可是給王嬸買的茶葉,這些天天下雨,連這茶葉也沒有送出去。

  他本想直接送到王嬸家里去,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妥,于是便打開車門坐了上去,然后打著火,連按了幾下汽車的喇叭。

  這王嬸還真是聰明,不一會兒便把頭從大門里探里出來。王有財見狀,便大聲的喊道:“王嬸,給你帶的茶葉,這兩天下雨,沒機會給你送“

  “哎喲!那可真是太謝謝你了。多少錢啊!我一會給你去拿“王嬸說著便跑了過來。

  王有財推開車門下來,把裝茶葉的袋子往王嬸的懷里一塞說:“這是我孝敬您的,今后我需要你幫忙的事情還多著哩!“

  “這恐怕不合適吧!哎!這天都快黑了,你有什么急事要進城“王嬸說著,便把王有財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就像是審賊似的。

  王有財呵呵一笑說:“哪個李蘭花她兒子在市里出了點事情,我今晚過去幫她擺平一下。你看她家還真是挺可憐的“

  “你不說我還忘了,這事我也知道了,你說這個陳歲從真是混蛋玩意兒,他這樣做把我們家老陳也給連累了。不過你想幫陳歲從,你還得找我們家陳守義,因為這老板他認識,他可以帶你去找“王嬸一臉認真的說道。

  王有財呵呵一笑說:“那就多謝王嬸了,這次回來時,我看有什么好東西,我再給你帶上一點“王有財大笑著上了車子。

  人的本性就是這個樣子,王嬸一聽王有財還要給她帶市里的好東西,不由得喜上眉梢。她兩步走到王有財的車前,笑著說:“他們都在電視臺給人家蓋家屬樓,一打問就知道了“

  其實這些王有財已經知道了個大概,但他還是笑著說:“王嬸真好,沒想到這次來陳莊還能認識你這樣的好人“

  “你就別嘴甜了,其實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李蘭花的媳婦姚春妮了?反正你哪天的眼神不對。不過我告訴你,傷天害理的事不能干。你得講方法“王嬸說完便笑嬉嬉的走了。

  王有財不由得想笑,這老娘們還在他的面前敢說講方法,真是不知道他王有財是誰?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1秒:m.23hh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