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92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休息室內,雖說燈光有點暗,但這里畢竟還是公共場合。

  夏建沒有想到這女人如此的大膽,他忙坐直了身子說:“別別別!你這是干什么呢?“

  “呵呵!干什么你還不知道?跟我走吧!我給你好好按按,絕對舒服“女人一笑,把她涂得紅紅的大嘴唇貼了過來。

  夏建搖了搖頭說:“你快走吧!我一會兒就要走了“夏建說這話時,臉色一變。這女人一看夏建不高興了,便起身走開了。

  不過她走后沒有多久,又過來了好幾個這樣的女人,不過有丑也有長得還不錯的,但是都被夏建一一給擋了回去。

  可能是這群女人發現夏建實在是拿不下,到了后半夜,就再也沒有人過來打擾他了。慢慢的夏建竟然睡了過去。在睡夢中,他夢到馬艷穿著薄如蟬翼的睡衣爬到了他的床上,夏建心里是既驚訝又高興。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猛的驚醒了,身邊并沒有什么馬艷,不過倒是坐了一個女人。這女人還真是把身子緊貼在夏建的身上。

  夏建驚得坐了起來,他有點不高興的壓低聲音說道:“你們這是干什么?我不是說了我沒錢嗎?“

  女人回過頭來微微一笑說:“你這樣的人會沒錢?誰信?“

  “正因為沒錢我才往這地方跑,如果有錢的酒我就去住酒店了,明白嗎?“夏建耐心的對這女人說道。

  可能是夏建的兩句話剌激到了這女人的自尊心,她站了起來,冷聲說道:“你得了吧!在酒店混得女人還不如我們這兒的“這女人說完,氣乎乎的轉身走了。夏建這才發現,這女人的身材還真是不錯。

  美夢被驚了醒來,夏建再也睡不著了,他抬頭看了一眼電視,發現上面正播放著國外的超級聯賽。此時的時間正好顯示為半夜三點一刻。

  這個時間不錯,張子豪他們應該早都走了吧!一想到這里,夏建趕緊的下了樓,打開自己的衣柜換上了衣服,朝大廳外面走了出去。

  看門的保安抬頭看了一眼夏建,把頭又低了下去,接著又睡。夏建來到馬路邊上,他剛站定,一輛出租車就開了過來,穩穩的停在了他的身邊。

  夏建一看車上是空的,便拉開車門坐了上去。他給司機報了他要去的地方。司機沖他一笑說:“你去的地方有點遠,對于我來說還不順道”

  這明明就是借口,跑出租車的還能說他不順道。不過這個時候能打到車已經非常的不容易了。夏建二話沒說,掏出一百錢往司機懷里一丟說:“夠了吧!”

  “夠了!謝謝你的慷慨”司機說完,便啟動了車子,快速的朝前開去。

  還真是有點遠,在沒有堵車的情況下,等夏建趕到酒店時,已經三點四十分了。夏建打著呵欠上了樓,他掏出房卡剛打開門,不等他進去。隔壁的房門嘩的一聲拉了開來,馬艷穿著一身睡衣走了出來。

  夏建一看,慌忙鉆進了自己的房間,馬艷便緊跟在他的身后走了進來。

  “你怎么還不睡啊?”夏建說著回頭看了一眼馬艷。馬艷穿的睡衣很薄,借著燈光都能看到她傲人的雙峰有點呼之欲出的感覺。

  馬艷打著呵欠說道:“你不回來我能睡的著嗎?你去了哪兒?林總已經打了好幾個電話了,說你電話通著不接話。你可真瘋狂,有美女相伴還不夠,自己還要跑出去玩“

  夏建一聽,慌忙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一看,竟然在二十門個未接電話,其中林玲打了二十一個,馬艷打了五個。一看打電話的時間,正好是他把手機放在柜了里上了二樓的時間。

  夏建嘆了一口氣說:“從林玲家里出來,在路上遇到了點麻煩,我便在洗浴中心躲了一下,所以才回來晚了,你也快回去睡吧!“

  “哼!我還以為你要睡在林玲家里了,沒想到又跑到外面去瘋了“馬艷有點酸溜溜的說道。

  夏建臉色一正說道:“胡說什么呢?人家林總已經結了婚。我剛才不是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嗎?我在路上遇到了點麻煩“

  “是嗎?那你身上怎么會有女人的香水味?“馬艷說著笑了起來。

  夏建一愣,隨之一笑說道:“快去睡吧!小孩子懂什么?明天我們還要去晨光牧業辦正事”無奈之下夏建只能這樣說,他總不能告訴馬艷,他身上的香水味是哪些出來賣的女人留下來的吧!那樣豈不是更加的說不清楚了。

  馬艷眼睛一翻,有點生氣的對夏建說道:“我不是小孩!好像這世上的事情就你一個懂似的”馬艷說完,轉身而去。

  看著她誘人的身姿,夏建還真想有種把她留下來的想法,可是他真的不能這樣做。往床上一躺,腦子里全是馬艷剛才的樣子,過了好久,夏建才慢慢的睡著了。

  當床頭的電話鈴聲響起時,夏建翻了一下身子,拿過床頭柜上面的手表一看,發現已經到了早上八點鐘,他慌忙翻身下床。

  等他一切剛剛就緒時,門口便有人敲門。夏建打開房門一看,不由得一驚。林玲和馬艷都已經在等他了。

  夏建看了一眼林玲,小聲的問道:“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林玲身子一側,走進了夏建的房間。她沒有正面回答夏建的問話,而是小聲的反問夏建道:“你昨晚上從我家里出來,去了哪里?為什么打了那么多的電話,你一個也不回?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夏建猶豫了一下說:“從你家出來迷路了,結果看見一家洗浴中心,我就進去洗了個澡。你們打電話的時候,手機應該放在柜子里,所以一直不知道”

  “夏建!你不要再隱瞞我了,張子豪是狼子野心,是他不看好這段婚姻,反而轉過來想給我潑臟水,然后再鬧著離婚,他的目的是晨光牧業”林玲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夏建原以為林玲不知道這一切,他還想把昨晚的事情給隱瞞下去,看來確實沒有這個必要了。于是夏建嘆了一口氣說:“張子豪帶了十多個人,想把我抓住,然后就像你說的一樣,把這盆臟水潑到你的頭上”

  “什么?十多個人?他沒有把你怎么樣吧?”林玲一聽急了,她拉著夏建的手,把夏建從頭到腳細看了一遍,唯恐他受了傷。

  夏建呵呵一笑說:“張子豪的算盤打錯了,他雖然帶了十多個人,但我率先出手,等他們反應過來時,我已經沖出了他們的包圍。一時慌不擇路,便沖進了一家洗浴中心,躲到早三點多才回來的”

  “混蛋!沒想到這家伙竟然如此的陰險,還好你的身手好,否則我真的就對不住你了”林玲說著便掏了電話。

  電話一通,林玲便把昨晚所發生的事情連哭帶喊的說了一遍。等掛上電話后,她擦干了眼淚說:“我爸出面了,張子豪也算是完了”

  夏建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他心里清楚。晨光牧業的老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一旦抓住你張子豪的把柄,收拾他豈不是小菜一碟。

  林玲親自駕車,把夏建和馬艷送到了晨光牧業。剛一進大門,銷售部總監便迎了出來,這人夏建上次來時見過,所以大家也算是舊相識。

  林玲把夏建交給銷售部的總監,自己卻去參加董事局股東大會去了。雖然說她沒有說一句話,但夏建能感到那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奏。

  因為林玲提前給銷售部這邊打好了招呼,所以夏建帶著馬艷幾乎沒說什么話,因為對方一切都是以夏建這邊提出來的要求辦事。一個上午,只是坐下簽了幾份合同。

  計劃兩三天能搞定的工作,沒想到大半天的時間就全部搞定了。夏建帶著馬艷剛從銷售總監的辦公室出來,林玲笑瞇瞇的迎了過來。

  “我爸說了,中午請你吃飯”林玲說著,做了個請的手勢。

  夏建一看林玲的表情,就知道今天上午的股東大會開得特別成功,她高興的表情都掩飾不住,流露了出來。

  貴賓專用餐廳里,一位氣質非凡,大約五十多歲的男子坐在沙發上,他一看見夏建,便站了起來,他笑著說:“夏建吧!有兩年沒有見了”

  “林叔叔好!”夏建忙迎了上去,和這林旭握了一下手。他就是晨光牧業的董事長林旭,夏建上次來晨光時見過他。

  等大家坐定后,林旭笑著說:“真的不好意思,你是遠方的客人,沒想到我們家的家務事把你還給卷了進去,不過你放心好了,這事我已經解決掉了,你有沒有受傷?”

  “沒有,他們人多,打不過就跑了唄!”夏建說的十分輕松,好像這事就是鬧著玩一樣。

  林旭哈哈一笑說:“英雄出少年,夏總真不愧是青年才俊,不但為人豪爽仗義,而且非常的正直,真是個難得的人才”

  “林叔過獎了,其實我也沒有這么好”夏建哈哈大笑著說道,每個人都喜歡聽好話,其實夏建也例外。

  林旭搖了搖頭說:“其實昨天晚上你們一交手,我派過去的人也趕到了。不過他們看你一個人對付他們綽綽有余。就沒有跑出來露面,但是他們一直在暗中保護你,直到你離開了洗浴中心“夏建一聽,大吃一驚,還好自己昨晚上沒犯什么錯誤,要不還真弄個不好意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