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98章 別樣人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創業集團。

  王琳坐在她辦公室的沙發上,低頭喝著苦咖啡。自從夏建出事以來,她這邊也是事故不斷,好在大家同心協力,這些問題一個個的都被解決掉了。可是讓她頭痛的事情來了,又是北威集團跳出來鬧事。

  她們好像是故意乘夏建不在時跑出來鬧事。如果只一個北威集團還好說,最可恨的是何瑋鼓動了幾個和創業集團合作的小建筑單位,同時對創業集團發難,這樣一來,弄得王琳真有點招架不住。

  金一梅推門走了進來,她看了一眼王琳說:“肖總已經去過市政府了,相信在這邊的壓力之下,哪邊會加大破案力度”

  “沒有用,這次夏總被綁架,和上次的情況不同,上次幾天之內對方就開始要錢,而這次這么多天了,一點兒的動靜也沒有。夏總會不會有什么危險?”王琳說著,眼睛里閃過了一絲悲傷。

  金一梅呵呵一笑說:“不會!誰都會有事,夏總也不會。他不但人聰明,而且他的那身手,一般人可奈何不了他。我相信用不了幾天,夏建哪邊就會有消息了”

  聽金一梅這樣說,王琳的臉上才有了笑容。她忽然問道:“何瑋哪邊的事情怎么辦?她們財務有沒有催你?”

  “哼!夏總不在,她就開始對我們發難,可惜她的算盤打的不夠精彩,夏總在上次事件發生后,就讓我準備好了北威集團的所有賬款,所以我們并不怕她”金一梅呵呵一笑說道。

  王琳有點驚訝的問道:“你是這說這筆錢你早就準備好了”

  “嗯!沒錯,只不這事千萬不能給任何人去說,只要我們兩個人知道就是。我是想讓何瑋去折騰,等法院的判決書下來了,我們再執行,或者說等她們一上訴,我們就付款,反正她們做事不地道,那我們也就陪著她們玩玩“金一梅說著,哈哈笑了起來。

  王琳點了點頭說:“就這樣辦!不過你把北威的錢能準備好,我還是挺意外的”

  “這事一來夏總安排過,這二來咱們集團的資金流動起來了。南苑哪邊每個月有不少的進項,還有平都市高速公路管理處,這兩大收入非常可觀”金一梅給王琳解說著。

  因為夏建在的時候,王琳從來都不會去管資金的事。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她得了解一點,否則她這個副總還真不好干。

  金一梅和王琳又聊了一會兒,金一梅剛要走時,方芳卻推開王琳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金一梅呵呵一笑說:“我正想給你打電話,是不是你也聽到了點什么?”

  “嗯!有沒有什么消息?”方芳一臉焦急的問道。

  王琳搖了搖頭說:“沒有,我和金總正在說這事。你現在是干這一行的,你來替我們分析一下”

  方芳長出了一口氣說:“如果是綁架,對方早傳消息過來了,但是沒有動靜,這說明不是綁架,而是想把夏總控制起來”

  “對!你這么一說,我好像明白了一點”王琳笑著說道。

  方芳是干這一行的,分析問題自然是頭頭有道。不過她說的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夏總暫時沒有任何的問題,因為對方控制他的目的,并不是為了傷害他,而是為了達到另一種目的。

  “照你這樣說,夏總應該是被我們的商業對手給綁走了?”金一梅一針見血,直截了當的問道。

  方芳點了點頭說:“如果不出意外,這種可能性最大。只不過你們的對頭目前來說很多,當然了,她們是不會自己出手的,雇傭或者出錢給別的人去干,所以這案子辦起來難度也不小,除非對方主動出擊,警察等著抓現行”

  王琳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她心情沉重。一來她是替夏建擔心,這二來集團這么大的一攤子事,全壓過來的話,她還真的有點承擔不住。

  金一梅看了一眼王琳說:“夏總的事,我們就別再想了,因為我們想了也是白想。現在當務之急,我們要做的就是管理好集團。尤其是平都市,現在郭美麗一個人,這壓力不比我們小”

  王琳點了點頭說:“你說的對,我現在就讓席珍趕回來,讓她和關婷娜一起協助郭總,不行的話,從集團暫調一部分安保人員過去”

  “嗯!你的這個決定正確,趕緊這樣辦吧!我有事先走了”金一梅說著,給方芳打了個招呼,便轉身離去。

  方芳也站了起來,她嘆了一口氣說:“肖總哪里我去過了,他老人家倒是很大度,他說夏總不會有事,我們要相信他的能力。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還是把集團這邊的工作先做好再說”方芳說著,給王琳打了個再見的手勢。

  王琳把方芳送到了電梯口,看著她進了電梯,這才往回走,她一邊走,一邊給龍珠打著電話,等給龍珠安排好了,她又給席珍打電話。席珍一聽讓她立馬趕回集團,當然是非常高興。

  想著平都市在郭美麗的領導下,再加上席珍和林微,還有關婷娜,這支管理隊伍的力量并不弱時,王琳的眉頭才舒展了開來。

  王有財從家里負氣出來,好多天都沒有回去。雖然說家里風波不斷,但他的事業還算是一帆風順。這個月,他把礦廠以前積壓的礦石陸續發出去了一部分,這產量猛的一下就上去了,他還真是賺了不少的錢。

  這兩天,他一直都在礦場和平都市之間跑。可他一次家也沒有回,這個倪小莉他可不能慣著她,如果她還真要管他,就算是離婚他都無所謂。

  往吉普車里裝了幾袋面,還有幾桶食油。王有財一邊付著錢,一邊和這糧油的老板娘開著不暈不素的玩笑。

  這老板娘也就三十多歲,頗有幾份的姿色。而她的老公則是個大禿頂,一看年齡要比這女人大上好幾歲。這男人也是奇怪,只要王有財一來,他便躲到后面去忙,讓自己的老婆來跟王有財眉來眼去。

  西山礦業有幾十號人,所有吃喝的東西,幾乎全在這兒拉。剛開始時,一次一結賬,這慢慢熟悉了,都是一月一結賬。

  “王總!又到月底了,是不是該結賬了?”老板娘呵呵笑著對王有財說道。

  王有財看了她一眼說:“急個屁!不會是開不了鍋吧!如果真是這樣,你跟我去山里,我養著你行了”

  “胡說,我跟我去山里了,我家光頭誰管,要不你就把我們兩口子都帶著吧!”老板娘哈哈大笑著,弄得胸前的兩團高挺上下直顫。

  王有財兩眼緊盯著老板娘的胸前看了一陣,忽然壓低了聲音問道:“你的這東西是真的嗎?我咋看著不像”

  “切!老娘的這東西還能是假的,你該不會是有什么想法吧!”老板娘呵呵笑著,回頭朝里面看了一眼。里面一點兒的動靜也沒有,這說明他光頭的老公已經從后門走了。

  王有財輕聲笑道:“想法倒是沒有,只是想打假”他說著,還真把手伸了過去。老板娘見狀,忙大笑著跑開了。開開玩笑就可了,畢竟人家是良家婦女。

  王有財想了一下,便給武伍打了個電話說:“武伍,上個月你還沒有給我錢,所以你到田芳糧油店,把上個月的賬給結了“武伍在電話里滿口答應。

  老板娘一聽大喜,忙湊了上來笑著說:”謝謝你了王總!“

  “謝個屁,每次都是嘴上說說,也不來點實際的“王有財說著,忽然伸手,在老板娘圓圓的屁股上抓了一把。

  老板娘一閃,一低頭,有點害羞的跑開了。王有財哈哈一笑,便跳上了吉普車,車子剛啟動,手機便響了起來,

  他抓過來一看,見是馬紅方打過來的,心里不由是一喜。這些天他和倪小莉鬧矛盾,每天跑來跑去,在山里也沒有怎么過夜。讓他想不通的是,這個劉英自打他結了婚后,每次都躲著他,根本不給他親近的機會。

  所以他非常高興的便接通了馬紅芳的電話,只聽馬紅芳在電話里嬌滴滴的問道:“你在哪兒啊王總?人家想你了“

  “想你個大人頭,你是想我的人民幣了吧!“王有財大笑著說道。

  馬紅芳感覺是在睡覺,聲音有點懶洋洋的樣子。王有財一聽便有了畫面感,他恨不得立馬就趕過去。

  “哎呀!每次都這么說,你如果再這樣,我就不再理你了。要過來就快一點吧!人家還在睡覺“馬紅芳說完,便把電話掛了。

  這還真是個銷人魂的主,她每次一打電話,弄得王有財心里都癢癢的。去就去唄!她家里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去了。

  王有財啟動了車子,便朝馬紅芳家里趕了過去。現在才兩點多,她老公正在上班,正好是個機會,也免了在外面開房花錢。王有財越想越覺得美滋滋的。

  不能把車子停的太近,以免被人看出來點什么。所以離馬紅芳家還有幾百米時,他便把車子停好了,然后鎖上門徑直走了過去。

  進馬紅芳家的小區時,他總感到有好多雙眼睛在看著他。其實這是一種心理作用,看來這腥也不是好偷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