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16章 不婚主義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天人生有時候就得樂呵一下。

  陸婉婷一聽夏建這么說,不由得把嘴巴一癟說:“壞人!就知道欺負我”陸婉婷說著,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夏建辦公桌的正對面。

  席珍一看,把封好錢的紅包往夏建桌子上一放說:“就這么多了夏總!應該差不多夠了。我去忙了,你有事給我打是話”席珍說完,沖陸婉婷打了個招呼,便轉身走了。

  席珍一走,陸婉婷便不安穩了,她屁股一扭便坐在了夏建的辦公桌上,露出了短裙下穿著肉色絲襪的兩截白腿。

  “你這是想干什么?如果是想讓我看你的腿,你可以把衣服脫了讓我看”夏建呵呵一笑,有點輕薄的對陸婉婷說道。

  陸婉婷本來想制造點浪漫的氣氛,她沒有想到夏建竟然會對她這樣說,她氣得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破口罵道:“你混蛋!我不會理你了”陸婉婷一轉身坐在了沙發上,一個人生起了氣。夏建看了一眼,不禁搖了搖頭。

  夏建雖然和陸婷婉認識沒多長時間,但他還是很了解這個女人的,于是他走了過去,親手給陸婉婷沖了杯咖啡,微笑著走了過去:“來!喝點咖啡降降火,這大過年的生什氣呢?”

  陸婉婷這才回過頭來接住了夏建手里的咖啡杯,冷冷的說道:“你知道現在還在過年就好”陸婉婷說著,便喝起了咖啡。

  “哎!你怎么知道今天我會來集團呢?”夏建忍不住問道。

  陸婉婷喝了一口咖啡說:“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年前放假時你就告訴我了,說你正月初五上班,難道今天不是正月初五咋的?“

  夏建還真想不起來了,他為什么會給陸婉婷說這個呢?夏建正思考這個問題時,席珍手里拿著一張紙走了進來。她微微一笑說:“夏總!這是今天的工作計劃,你看看還有什么地方需要補充的嗎?“

  夏建接過來看了一眼說:“就這樣吧!到了明天發現哪一塊還沒有做好的話,補上就是,反正正式上班是正月初八。噢!記得查一下王總的航班時間,到時候記得提醒我去接機,這件事絕不能給忘了“

  “我記下了夏總,你放心就是了“席珍笑著正想走。

  夏建忽然又把她喊住說:“現在都十一點鐘了,你給我們三個訂一桌飯,就在馬路對面就可以了,不用太遠“

  “還有我夏總!“伴隨著高跟鞋的聲音,走進來一個穿著套裙的女人。她雙腿在肉色絲襪的包裹下,盡顯著雙腿的修長與嫵媚。

  夏建抬頭看了一眼笑道:“關婷娜!你今天怎么來了?“夏建不禁問道。

  關婷娜手里拿著本資料夾,她沖夏建微微一筆說:“我提前過來做點準備,想著一上班借著年氣的味道,開展一個預售方面的促銷活動,方案我已經寫好了,當然又得花錢“

  關婷娜繞到夏建身邊,把手里的資料夾打開了,一項一項的說給夏建聽。女人身上好聞的香水味,頓時鉆進了夏建的鼻孔。

  夏建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正在給他講解方案的關婷娜。這女長得確實挺好看,一張標致的臉,配上齊耳短發,還有這職業套裙下的迷人身段,是男人就會忍不住看她。

  “嗯!你這樣吧!先放我這里,一會兒我有空的時候再詳細看看,有不明白的地方我再打電話問你“夏建說著,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陸婉婷,這女人的兩只眼睛就像是夜貓子一樣緊盯著夏建。

  席珍沖關婷娜微微一笑說:“關總!那中午就一起吃飯唄!“

  關婷娜沒有說話,而是偷偷的看了一眼夏建。夏建很聰明,他立馬笑著對關婷娜說:“今天第一天上班,我請客,你也一起去吧!“

  “那你就請你的員工吃飯,我算什么?跟著你蹭飯啊!“陸婉婷不樂意了,她大聲的沖夏建喊道。這個女人就是心直口快,心里根本就容不下事。

  夏建忙笑著說:“當然請你了,她們兩個是陪你吃飯,算是她們蹭你的飯,好不好?“席珍和關婷娜笑了起來,陸婉婷這才做罷。

  因為下午還有事情要做,所以夏建沒有喝酒,他陪著三個女人喝了點飲料。菜品非常的精致,但就是量少了一點。沒想到吃到一半時,陸婉婷的電話響了,她接了個電話,便急匆匆的走了,給夏建連個招呼也沒有打。

  席珍剛想笑人家,結果她的電話這個時候也響了起來,她接完電話后,也臉露難色的說道:“夏總!不好意思,家里有點事,我得趕回去一趟“

  “行!我正愁這菜的量太少,我們幾個不夠吃,這不正好“夏建說著大笑了起來。席珍抓過手提包,快步而去。

  包廂里只剩下了夏建和關婷娜兩個。關婷娜是個極致蠻有品位的女人,她舉起飲料杯子,沖夏建笑道:“夏總!祝您在新的一年里,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謝謝!“夏建舉起飲料杯,喝了一小口。他目光落在了關婷娜的身上,這女人以前他怎么沒有發現,原來她長得如此好看。

  “關總!我們一直沒機會在一起聊,咱們今天就隨便說了兩句,你男朋友或者說你老公是做什么的?“夏建微微一笑問道。

  關婷娜搖了搖頭說:“都沒有,我是不婚主義者,所以你可以大膽的用我,我會把全身精力投入到創業集團“關婷娜說著,哈哈大笑了起來。

  “噢!是真的?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再說了家里人支持你這樣做嗎?“夏建呵呵一笑,忍不住又問了兩句。

  關婷娜站了起來,給夏建和她又倒了一杯茶,這才笑著說道:“我父母早就離異,我是跟著奶奶長大的,后來去了米國留學,認識了一些外國朋友,其中就有很多的不婚主義者,后來我跟她們成了朋友后,發現不婚確實挺適合我“

  “適合你?怎么個適合法?“夏建哈哈大笑著問道。他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女人有這么怪異的說法。

  關婷娜長出了一口氣說:“我喜歡自由,無拘無束,不想讓婚姻束縛我的一生,不想讓所謂的孩子占去我大半生的時間,也許這是一種自私,但我自己喜歡,我要做我自己喜歡的事“

  嘿!這不正是自己的真實寫照嗎?夏建忍不住又看了關婷娜一眼,看來她們兩人的身上,還有著諸多的共同點。

  兩個人吃著菜,慢慢的喝著飲料,她們好像已忘記了時間的存在。忽然,關婷娜問夏建道:“夏總!我有空的時候可以約你嗎?“

  夏建一愣,隨之笑道:“可以啊!反正我未婚,你也未嫁,好像我沒有拒絕你的理由“夏建說著,看了看關婷娜。

  關婷娜正好也抬起了頭,四目相對。她們相視著,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夏建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來一看,見是陸婉婷打過來的,他想掛掉不接,但想了想,還是接通了。

  “不好意思夏總!中午有點事我提前走了,晚上我請你吃飯,完了咱們再去找外地方玩玩,你中別說你沒空,就這么定了“電話里的陸婉婷根本就不讓夏建說話。這個女人一直都是這么的霸道,夏建都有點后悔認識她了。

  一個電話,打破了這房間里略帶浪漫的氛圍,再坐下去可能就意義不大了,夏建看了一眼手表,沖關婷娜說:“時間不早了,咱們回集團吧!“關婷娜點了點頭,緊緊的跟在夏建的身后,外人一看,還以為她們是情侶。

  回到集團,席珍已經回來了,她們坐在一起商量了幾件開工時應該準備的事,夏建便交待了兩句,開著大奔回了北山的家里。

  好長時間沒有住人了,他得收拾一下。還好下午的太陽還在,他打開了所有的房門,通了一下空氣,然后把自己的被褥全搬到了外面。忙完這些,夏建又去澆花,這可是老肖特別叮囑過的。

  家就是人要長住的,這一旦離開了人,這家還真就不叫家里。夏建忙了個不亦樂乎,等他把屋里屋外收拾了個樣子出來時,太陽早都不見了。

  夏建剛坐下來喘了口氣,便接到了陸婉婷的電話,讓他去翠竹園,夏建本想說不去,但人家已經把電話給掛了。有點無奈的夏建,便換了套衣服,快步朝外走去。

  和陸婉婷在一起,少不了喝酒,所以夏建并沒有開車,而是走到公園附近,攔了一輛迪。這幾天聽說車不好打,不過夏建還是挺幸運的。

  車剛一停下,陸婉婷已迎了過來。她換上了一身牛仔服,顯得極為干凈利索。她笑著對夏建說:“你如果今天晚上不來,我明天就到你們公司去鬧“

  “你鬧什么?“夏建有點不高興的問道。他覺得她們之間也沒有什么,這陸婉婷憑什么還要威脅他呢?不就幾張照片嗎?大不了就讓她發出來算了。

  陸婉婷一看夏建有點不高興了,她頓時慌了,她忙拉著夏建的手說:“就算我說錯了還不行嗎?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吧!“陸婉婷說著,便把夏建推進了她已訂好的包間。

  桌上放了一瓶白酒,兩個精致的涼菜。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大過年的樂呵一下是可以的,但不能喝醉,今晚我是不會送你回去的“

  “行!咱們就說好了,兩個人一瓶白酒,再多一滴也不喝“陸婉婷倒是非常爽快,她說著便打開了酒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