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982章 酒戰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人逢喜事精神爽。天書  夏建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從趙龍龍的手里再要出十萬元來。要想知道,像趙龍龍這樣的人,就是個專門吃人的人,有錢往他哪兒送還差不多以。

  一回到公司,王琳就趕了過來,她一臉不悅的說:“又和人家去打架了?趙龍龍這種人,我們犯不上跟他較勁。剛才肖總打電話過來說了,這錢不行的話就由創業集團全出了”

  “嗨!你早說嗎!“夏建說著,從包里拿出了一疊鈔票。

  王琳搖了搖頭,看了一眼正準備給夏建沏茶的席珍說:“你是他的助理,有些事情你得在旁邊提醒一下,別跟著就上,如果出了事情,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得到了王總,我以后會注意的“席珍嘴上雖然在說,但她心里也清楚,就憑夏建的脾氣,她說了可不管用。

  夏建笑了笑說:“沒事,趙龍龍這種人不來的狠的,他是不會低頭的。這樣吧!這錢你拿過去,從財務哪里再提五萬,然后把這事給處理了,記著,一定要立字據“

  “噢!那就是總共給了二十五萬元吧!“王琳說著,把桌上的錢拿了起來。

  夏建想了一下說:“是二十五元,要全寫上去,并明確告她們,趙龍龍哪邊只出了二十萬,這五是咱們創業集團的一點心意“

  “我明白了,知道該怎么做了“王琳說著,拿上錢轉身走了。

  席珍把沏好的茶水放在了夏建的桌子上,忽然問道:“夏總!我們什么時候去平都市?今天郭總打電話過來問“

  “馬上要過年了,集團的事情很多,尤其是東部市場哪邊,你得好好上心。平都市哪邊今年你就不用去了,反正已經上凍,沒什么工作可干了“夏建一邊說著,一邊在思考著什么,可是他竟然沒有想起來。

  席珍點了點頭說:“好的,我知道了。哪你還要去嗎?“

  “我肯定還要過去,年末了,有多事情得總結了,再說我還是名譽鎮長“夏建的話音剛落下,手機便響了起來。

  夏建掏出來一看,電話是歐陽紅打過來的,他忙接通了說道:“歐陽市長好!今天怎么記起給我打電話了?“

  “你就別貧嘴了,我問你,什么時候來平都市,你可別忘了,你還是平陽鎮的名譽鎮長。鎮上還有好多的事情等著你辦噢!“歐陽紅在電話里笑著說道。

  夏建哈哈一笑說:“我怎么能忘了呢?名譽鎮長,可不是一個小官,我得把它給當好了。正在做計劃,應該三五天之內就能下來“

  “那好!我就不打擾你了,等你到了平都市咱們再細聊“歐陽紅說完,便把電話給掛了。夏建本想還開兩句玩笑,可人家就是不給他這個機會。

  掛上電話的夏建,便打開了電腦,查收了幾封郵件后,忽然他不禁想起了GZ的顧玥,他們可是有好長時間沒有通話了,不知她現在好不好?

  一想到這里,夏建立馬給她打了個電話過去。沒想到電話響了好久,竟然沒有人接聽。

  這種情況,在顧玥身上一般不會發生,看來她真是有什么急事。夏建想了想,便把電話給掛了。

  沒想到手機還沒有放下,有個電話便打了進來,夏建還以為是顧玥把電話回過來了,仔細一看是朱惠打過來的,他不由得猶豫了,她打電話過來干嘛呢?

  夏建還真不想接,但他猶豫再三,還是接通了。電話里立馬傳來朱惠那充滿誘惑的聲音:”喲!夏總,聽說你現在就在富川市,那咱們今晚一起坐坐?“

  “朱總啊!今晚恐怕不行,我還…“夏建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朱惠給打斷了。

  她搶著說道:“夏總!我可從來都沒有主動約過你,今晚這個面子你得給我,否則我會到你們的集團來找你,看你來還是不來“

  如果讓這個女人出現在創業集團的話,那可罵他的人不只是王琳一個人了。夏建衡量再三說:“行吧!你把地方及時間一會兒發給我”夏建說完,便把電話給掛了。

  不就一個女人嗎?我堂堂男子大丈夫還能怕她不成,夏建心里自我安慰著,便去了趟財務,他金小姐交換了一下財務管理方面的意見后,便去找王琳,可是她的秘書說,王琳外出辦事去了。

  于是夏建便給她發了條短信說“今晚我就不回來了,因為有應酬,完事后我要去趟北山,家里應該看看了”王琳很快就回了短位,只兩個字“知道”

  晚上七點多,天已經黑了下來,夏建一個人打了個迪,按照朱惠給他發的地址,夏建讓出租車司機帶著他找了過去。

  地方挺遠,不過一進去,這朱惠找的地方還是讓夏建挺滿意的。一間不大的房子,布置的相當溫馨。

  一張玻璃飯桌,兩邊便是單人沙發。夏建坐下去的時候,這才明白了過來,這不就是情侶約會的地方嗎?這個朱惠怎么把他約到了這兒?

  “是不是挺有浪漫感的?”朱惠微微一笑說道。

  夏建往沙發上一靠,這才看清,今晚的朱惠收拾得特迷人。一身白底藍花旗袍,袍叉開得很高。夏建透過玻璃桌,都能看到他裸.露在外的修長美腿。

  “朱總!打扮這么迷人,不怕我犯錯誤?”夏建繞開她的話題,故意說了這么一句。

  朱惠一聽夏建這么說,不由得呵呵一笑說:“姐還真想讓你犯點錯,可你就是不犯”朱惠說哪話的眼神足可以殺死一群色男。可惜夏建卻有著常人無法比擬的自控能力。

  朱惠還想發嗲,可就在這個時候,服務員拿著菜譜走了進來。有點無奈的朱惠接過菜譜看了一眼夏建說:“想吃點什么,你來點吧!“

  “不用,我挺隨便“夏建呵呵一笑,便端起桌上的茶喝了起來。

  朱惠沒有再客氣,便開始點了好多的菜,還要了兩瓶白酒。夏建一看這架勢,就忍不住說道:“我們就兩人,你搞那么多的酒干什么?“

  “喝啊!和你喝上一次酒還真是不容易。你說不喝好那怎么行“朱惠大笑著,站了起來,親手給夏建的杯子里添了點水。

  菜和酒很快就上來了,朱惠對服務員說:“關上門,不許任何人進來,這兒沒你們什么事了“

  這女人想干什么呢?夏建不禁搖了搖頭,不過他沒有再說話,而是倒上了酒和朱惠慢慢的喝了起來。酒是好酒,既然來了不喝也是浪費。至于其它事情,先放在后面再說。

  美酒佳人,可惜像朱惠這樣的女人,夏建只能是看看而已。俗話說道不同不能為謀,這女人心機很深,稍不留意會陰溝里翻了船。

  一瓶酒不經意間便喝到了底,朱惠白晰的臉上已有了絲絲紅暈,看著甚是迷人。她打開第二瓶酒時,話終于來說了。她笑著說道:“夏總!平都市本來是咱們兩家的天下,現在殺進來了個胡慧茹,勢頭很猛,大有滅了咱們倆的勢頭,你難道不出來說說話“

  “是嗎?等她滅的時候再說吧!“夏建舉著酒杯,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她心里清楚,這個朱惠是在激他。

  朱惠一看夏建這個樣子,她不由得冷笑一聲說:“夏總!等到她滅你的時候,恐怕就來不及了吧!“

  “哎呀!她滅我們干什么呀?我們創業集團在平都市大部項目都在農村,這種出力不掙錢的活,給人家也不要“夏建說著,舉起酒杯,和朱惠碰了一下,然后一干到底。他是看出來了,這兩瓶酒不喝完,他別想著離開這兒。

  朱惠看夏建狂飲酒,可對她所說的話一點兒都不興趣,女人一時急了,她一把奪酒瓶笑道:“夏總!難道我對你真的沒有一點兒的吸引力?“

  看著朱惠這個樣子,夏建呵呵一笑說:“朱總!你喝醉了。你長得這么迷人,怎么能說你沒有吸引力呢?“

  “是嗎?那你為什么極力的躲避著我?“朱惠說著,搖擺著身子走了過來。讓夏建萬萬沒有想到是,這女人屁股一扭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原來就喝了點酒,再加被這女人柔軟的身子緊貼著,夏建只覺得體內有一股壓制不住了火苗在開始亂竄。

  朱惠有點故意的在夏建的懷里扭動著身子,她的意思是想撩撥起男人心底里的哪絲。面對這樣的情景,一般男人可沒有招架之力。

  夏建也是人,也是體力充沛,精力旺盛的男人。可他沒有一撲而上,而是兩手輕輕的推動了一下朱惠的身子說:“朱總!有人來了“

  朱惠一聽,條件反射般的彈跳了起來,當她發現是夏建在騙她時,這個女人小嘴一翹,做勢又要往上撲。

  夏建急中生智,他呵呵一笑說:“等等!我上個洗手間在”

  “討厭!那你快點,瓶中這點酒喝不完你可別想走”朱惠說著,有點生氣的坐了回去。一看她恢復了剛才的狀態,夏建頓時明白了過來,原來這個女人在裝,他差點還以為她是真喝醉了。

  上了趟洗手間,經這么一晃動,夏建才覺得,這酒還真有點喝多了,不過瓶子里剩的那點酒,她們兩應該還是能喝完的。

  回到位置上時,朱惠已把瓶子里所剩的酒分倒在了兩個杯子中,她嫵媚一笑說:“來!喝完這點酒,咱們就休息”夏建一聽,心里不由得一顫,怎么成了咱們就休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