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971章 美人無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美酒佳人,人生幾何?

  夏建和肖曉慢慢的品著這烈性酒,就如同品味她們各自不同的人生。天書中.文網漸漸的,肖曉白晰好看的臉上,帶了一層淡淡的紅暈,她低聲說道:“夏建!我醉了”

  夏建伸出胳膊,肖曉便躺了過來。他懷里抱著如此美麗的女人,豈能不動心。夏建帶著濃烈酒氣的厚唇便壓了上去。

  “不行,我想跟你說說話”肖曉喘著粗氣,用她白嫩如藕的小手臂,輕輕的推開了夏建的臉。夏建極力的控著自己,可是剛才喝下去的白酒,卻肆意的在他體內燃燒著,他感覺到自己都快爆炸了。

  肖曉慢慢的坐直身子,她輕聲說道:“我們之間有緣無分,大家見好就收。我肖曉的命運就該如此,只能顧上一端。希望你好好把創業集團經營好,我這輩子也就安心了”

  “其實大家可以坐下來談談,應該沒有化解不了的冤仇”夏建安慰肖曉道,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舌頭也開始不好使了起來。

  肖曉冷笑一聲,便站了起來,她一轉身子時,豐潤微翹的屁股剛好擦到了夏建的身上。就那么一下,夏建如同被點燃燒的導火線,瞬間就爆發了。

  等肖曉覺察時,夏建已撲了上來,把她按倒在了床上。一陣狂野的撕扯,肖曉的睡衣被夏建從她如玉似的身體上剝了下來。女人手腳亂動著,一時不讓夏建得逞。這種無用式的反抗,更是激發了夏建體內的原始野性。

  隨著肖曉最后一聲壓抑式的尖叫,兩個人終于合為了一體。木床不停的尖叫著,屋內混雜著男女的喘息聲。

  當一切都恢復平靜時,夏建感覺到了無比的疲憊,這種感覺就像是把身體內的能量抽干了似的。他極力的用手摟抱著肖曉光滑如玉的身子,忽然他想起了方芳給他說過的一句話,他的手不聽使喚的順著肖曉的小肚子摸了下去。

  他忽然失聲說道:“你不是肖曉?是梅桐?”

  “哈哈哈哈!我真是服了我姐,我原以為她真的像自己說過的一樣,她和你之間清白如水,沒想到你連她身體的任何一個地方都是這么的清楚”梅桐一把推開了摟抱著他的夏建,翻身坐了起來。

  夏建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她還真是梅桐。那她為什么要這樣做?肖曉又去了哪里呢?夏建一想到這里,趕緊起身。可是他渾身無力,沒有一點兒和力氣,他這是怎么了?

  梅桐非常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她輕聲說道:“夏建!你老實的給我睡著,酒里下的這些藥,放倒一頭牛也沒有問題,更何況你是一個人“

  夏建一聽,腦袋便嗡的一下大了。原來梅桐在酒里面下了藥,難怪自己動彈不了。哎!都是自己思念肖曉心切,一時被梅桐蒙蔽住了自己的雙眼,他看她那兒都是肖曉,其結果還是被這個女人給騙了。

  “你為什么要這樣做?肖曉在哪里?“夏建費了好大的勁,才從嘴里擠出了這幾個字。

  梅桐往床邊上一坐說:“為了仇恨,也為了錢,就這么簡單“

  “那你姐呢?“夏建微弱的問了這么一句,他感覺自己就要睡過去了。

  梅桐用手拍了拍夏建的臉,讓他精神了一點說:“事情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我不得不把實情告訴你了,我姐一年前就死了“

  夏建一聽,不由得渾身一顫,可是他起不來,這比死還要難受。他內心在激烈的自我爭辯著“肖曉是不會死的,她是不會死的,這個梅桐一定是在騙他“

  “你也別不相信,也別難過。我姐尋找到家里時,她已經得了重病,國內國外的名醫都找遍了,可是誰也救不了她。我姐也不想受治療的這個痛苦,于是她等于是放棄了治療,回到家里陪起了家里人“梅桐說到這里,臉上流下了兩股清淚。

  可夏建被這個女人給騙苦了,就算是她真流淚了,他也不能相信她所說的就是真的。

  只聽梅桐接著說道:“我姐覺得自己活下去的日子不多了,便讓我學她,她的意思就是讓我去掌管創業集團。在這方面,我確實花費了很大的功夫,從創業集團的每一個人,到她們的性格及說話特點,我都要一一去學“

  夏建聽到這里,本想喊一聲,我不相信。可是他喊不出來,只能微微的晃動了一下腦袋。

  “你別不相信,這確實是真的。我們的初衷都是為了讓我接管創業集團,但姐姐一走,我們全家人把所有的仇恨都歸綹到了老肖的身上。認為如果不是他,我爸也許也不會死,我姐也不會被抱走”梅桐說到這里,淚水如同雨下,看來她真是傷心了。

  直到梅桐說到了這里,夏建便開始有點相信了。他的眼角處不知什么時候,也有淚珠不經意間落了下來。

  梅桐呵呵一笑說:“所以我便雇傭了人,去了創業集團,其目的就是搞垮創業集團,沒想到創業集團出了你這號的角色。我只能以我姐的身份出現,而梅桐只能虛假的呆在國外了。就是可惜了我國外的公司”

  夏建聽到這兒時,實在支撐不住了,他便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晨。席珍和韓娟起床后就沒有看到夏建,她們倆也不好問,直到等到梅桐下樓,她們才覺得有點不對,便去敲夏建的房門。沒想到房門竟然是虛掩的,韓娟的手剛一碰到門上,房門便自己開了。

  屋內根本就沒有夏建的影子,他床上的被子放開著。韓娟不由得眉頭一皺,她小聲的嘀咕道:“他會去了哪兒呢?”

  “要不我給他打個電話吧!”站在門外的席珍正要掏電話時,她忽然推了一把韓娟。

  韓娟順著她的手勢看了過去,只見床頭的桌子上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你們老總被我們請走了,不要報警,否則立馬要他死,先準備一千萬,再等我們的信息”

  韓娟一看,頓時傻眼了,她忙把紙條給了席珍,席珍看后不由得花容失色,她趕緊又給了梅桐。

  梅桐先是臉色大變,然后失聲說道:“這怎么可能?人在我家里還能被綁走,這說明這伙人實在是太厲害了,大家一定要保持冷靜”

  “肖姐啊!不管怎么說,大家這次可是因你而來,所以這事你必須管”席珍說這話時,眼淚都快下來了。

  梅桐故意夸大其詞的說:“這事我們不能太聲張,要小心行事,別出了錢又救不了命。你們先和集團聯系一下,讓她們準備好錢,隨時等著轉賬給你們”

  席珍顯然已被嚇著了,可韓娟倒是非常的沉著。她沒有說話,而是在夏建住的房了里走來走去,看了好幾遍。

  “哎!肖總!我們昨天晚上睡下后,你沒有和我們夏總再聊天嗎?”韓娟忽然問了一句。

  梅桐先是一怔,繼而有點不悅的說:“難道夏建沒有給你們說嗎?在我家不許提肖字,叫我梅曉好了,還沒這兒沒什么夏總,你們也不是從富川市過來的”梅桐說著,用手指指了一下樓上。

  韓娟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我是想問一下,夏哥昨晚大概是幾點鐘睡的?”

  “哼!你這話有點意思,他幾點睡的我還真不知道,不過我自己倒是十一點多就睡了”梅桐說著,用眼角偷偷的看了一眼韓娟。

  韓娟長出了一口氣說:“這次事情搞大了,我們倆得趕快去HS市,這一千萬這小鎮上也提不出來”韓娟說著,拉了一把席珍。

  梅桐點了點頭說:“她們應該是為了錢,不會做出對夏建不利的事,不過這錢拿不到的話,那還真難說,所以你們打電話時,要把問題的嚴重性說清楚了”

  韓娟應了一聲,便快步走到院子里,打開了車門。等席珍一上車,她便把車倒出了院子,一個急轉頭,朝小鎮狂奔而去。

  梅桐看著大奔遠去的背影,她嘴角一翹,露出了陰陰的微笑。

  車子快速的穿過了梅蘭斯小鎮,市珍一臉憂愁的說道:“你先找個地方停下來,我給王總打電話。你說這電話我該怎么打,我們兩個大活人,竟然不知道夏總被人給綁走了。都是昨天晚上太放松了,睡得太死“

  韓娟把車子猛的往路邊一停說:“先不要打電話“

  “為什么?這么大的事情,我們倆誰也承擔不了“席珍說著,便掏出了手機。可讓她沒有想的是,停車的這個地方,信號微弱,根本就打不了電話。

  韓娟小聲的對席珍說:“這事我覺得有點古怪,按理說夏總昨晚上應該找肖曉聊過天,但從屋內的情況來看,他打開了被子,在被子上躺了一會兒,根本就沒有上床”

  “你看出來了?可問題是肖曉說她沒有和夏總聊天,而且她還說自己十一點多就睡了”席珍有點不解的說道。

  韓娟笑了笑說:“問題就出了這兒了。我來時了解過,我們夏總和這個肖曉的關系非同一般,你說她們昨天晚上能不再聊一會天嗎?這說明了什么問題?“

  “啊!難道這女人不是肖曉,而是梅桐?“席珍說到這里,她自己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韓娟呵呵一笑說:“昨晚上吃飯時,我就感到了別扭,按理說,我們不管怎么說也是從創業集團過來的,就這一點,她肖曉應該熱情招待我們兩才對,可是她從頭到尾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樣子“

  “嗯!你說的不錯,這一點我也看出來了。就算她不是肖曉,而是梅桐。那她真敢綁架我們夏總?“席珍說這話時,聲音都有點發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