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930章 火車站的激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掉在溫柔鄉里的夏建,睡得很甜。

  昨天晚上趙紅說她哪個不方便,把夏建給轟了出來。這正好給了夏建一個機會,他便又溜回了姚俊麗的房里。當然了,姚俊麗自然是非常的高興了。

  年輕人在一起,有著用不完的力氣,她們一直折騰到兩三點鐘了,兩人才疲憊不堪的睡去,這一睡著,夏建便醒不來了。

  直到手機的鈴聲,才把夏建給吵了醒來,他翻身一看,床上根本沒有了姚俊麗的影子。他趕緊的拿過了放在床頭柜上的手表。我的個天,原來都到了下午兩點多鐘,他還以為是手表壞了。

  手機不停的在響著,夏建慌忙爬了起來,一看電話是趙紅打過來的,他忙接通了,就聽趙紅在電話里沒有好氣的說:“檢驗報告已經出來了,我剛拿到手,你忙你的,我先回了”

  “哎!你說什么話呢?我有什么好忙的,你人現在在哪兒?我趕過來就是”夏建一邊說著,一邊趕緊跳下了床。

  電話里的趙紅生氣的說:“我正往火車站趕,你如果回去,我就買兩張票,不回拉倒,我一個人先回了”

  “哎!你聽好了,要兩張軟臥,硬座不坐,我這就趕過來了”夏建說完理便掛上了電話。

  哎呀!你說這干的是什么事呢?怎么會睡的如此沉。夏建抱怨著自己,趕緊洗涮了一下。便上樓到房間里看了看,其實這房間他就沒有睡,所以談不上看。

  由于他是姚總的朋友,再加上不收他一分錢,所以也談不上什么退房一說,他只是交了房卡,然后背著個小背,在路上攔了一輛迪,直奔火車站。

  和煦的陽光照射在人身上,特別的舒服。火車站的廣場上,等車的人們懶洋洋的曬著這深秋的太陽。夏建快步穿行在人群中,他怕趙紅一生氣自己先回了,那他可就再不好意思見人家趙紅了。

  “哎!這里呀!”忽然從身后傳來了趙紅的聲音。

  夏建回頭一看,就見趙紅坐在進口處的臺階上正曬著太陽。夏建回轉身子,忙走了過去,笑著問道:“你怎么坐在這兒啊?”

  “怎么?不好嗎?坐在這兒一來可以曬太陽,二來你一經過,我就能看見”趙紅說著便站了起來。

  夏建看趙紅并沒有生多大的氣,于是他便放心了不少。他笑著問:“幾點的火車?是不是還沒有吃飯?”

  “五點十分,午飯還真沒有吃,不過一點胃口也沒有”趙紅說著,便走了過來,一把挽住了夏建的胳膊。

  見趙紅這個樣子,夏建不覺得有點心痛她,便拉著她進了一家KFC。這里面的東西,夏建一點都不感興趣,但他知道,女孩子一般都熱衷于這里面的食品。果不其然,趙紅一看墻上的配圖,眼睛就亮了。

  夏建抱著愧疚的心情,給趙紅點了一大堆好吃的食品,不過他也陪著吃了一點。

  飽餐了一頓的趙紅心情更爽,她拉著夏建便進了火車站旁邊的一家小超市,然后挑了些小食品和飲料,這才心滿意足的走到門口結賬。

  坐在哪里結賬的是個年輕男子,他正在玩著手機。趙紅把挑好的東西放在了柜臺上,這家伙用手隨便撥拉了兩下說:“四十六元整”

  “這么貴啊!”趙紅不由得驚訝叫道。

  哪男子看了一眼趙紅說:”不貴!這里可是火車站,我家的東西在這一片算是最便宜的了“說完拿了個塑料袋便把這些東西裝了起來。

  夏建忙掏出一張一百元的鈔票遞了上去。哪男子接過鈔票,丟到了抽屜里便開始給夏建找零。他動作非常的快,嘴里還念著:“一十、二十、三十…五十四元四“說著便把零錢遞了過來。

  一般情況,夏建會拿上零錢直接走人,可今天他不知道是哪根神精動了一下,他把找回來的零錢一數,不由得驚訝問道:“怎么少了十元?“

  ”噢!是嗎?是不是弄錯了“哪男子接過夏建手里的錢又數了一遍,然后當著夏建的面,往里面添了一張十元的鈔票進去。

  這要是一般人,他的這么一糊弄,肯定會相信了,樂呵呵的接過零錢走了,可是夏建看出來了,他可是練武之人,眼力是非常好的,所以哪男子在做手腳時,他已看了個一清二楚。

  “別玩了,把少的錢放進去“夏建沒有接男子遞過來的零錢,而是冷聲說道。

  哪男子有點委屈的說:“你不是看著我放進去了嗎?“

  站在一旁的趙紅心里想,這個夏建又犯什么病了,她明明看到人家確實往里面添了一張十元的鈔票。這找錢多了,出現這樣的樣情況在所難免,只要人家該認錯就是。

  “哎呀!你就別鬧了,我們得進站了“趙紅說著,便伸手去接哪零錢。夏建一把搶了過來,當著哪男子的面展了開來一數,不但不夠,而且還整整少了二十元。這下趙紅也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這錢是怎么變少的。

  哪男子把零鈔收了回去,冷冷的說:“就你毛病多,這東西放下,我不買了“他說著,丟出來了一張百元大鈔。

  這要是平時,夏建也不去看,可眼下情況特殊,他不得多了一分心眼。拿過鈔票,夏建對著光一看,哎呀媽呀!是一張假鈔,看來這小子是誠心想坑他。

  夏建把這張假鈔摔了過去,大聲吼道:“你是不是想讓我報警?“

  “要報你報啊!這假鈔明明是你給我的,我又還給你有什么不妥“這男子也大聲的喊了起來。剎那間,看熱鬧的人把這里圍了個圈。火車站從來就不缺少人,這樣一鬧,可以說是就像是開演唱會一樣。

  就在這時,從人群中擠進來三個年輕男子,其中一個身材魁梧的家伙用手指著夏建吼道:“你媽的哪兒來的,是不是跑我們這兒搗亂啊!“這家伙的手指都快戳到夏建的臉上了。這要是平時,夏建非揍他不可。

  可這里畢竟是省城火車站,再說了,他們發車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他不能在這里隨便動手,否則這車有可能趕不上了。

  “好了!這東西我們也不買了,錢也不要了“趙紅說著,拉著夏建就走。

  哪家伙大吼一聲說:“站住!欺負完人就想這么走?“

  “那你說該怎么辦?我聽你的就是“夏建停止腳步,微微一笑說道。這個時候,他心里的怒火已冒了出來。

  哪家伙以為夏建怕了,于是放肆的哈哈笑道:“聽我的好辦,假一賠十,這一百塊的假鈔,按十倍賠的話,剛好一千,你就拿一千塊錢出來走人“

  看熱鬧的人里面,已有人看出了這里面的門道,但是面對這群有備而來的家伙,大家只能是望而興嘆。有個年長的男子搖著頭說:“年輕人,破財免災,下次小心點就是“

  夏建推了一下把趙紅說:“你先走,我來給他們賠錢“夏建是想把趙紅打發走了,他再動手。一千塊?這就是裸的敲詐,他不是沒有錢,而是咽不下這口氣。

  “別!這么漂亮的女人先別走,等一下如果你拿不出錢的話,這女人留下也可以“這些人里,一個長得胖胖的家伙咽著口水對夏建吼道。他這么一說,其余幾個人便跟著起哄。

  這下夏建徹底怒了,光天化日之下,他就不相信這伙人還能目口沒有法律。一想到這里,夏建猛的一把把趙紅推了過去。哪胖子一見,便伸手來拉。夏建豈是吃素的,能讓他得逞。只聽一聲尖叫,胖子的手腕不知怎么弄得已被夏建扭著反轉了過去。

  看熱鬧的人群一見這兒動起了手,嘩啦一下便散開了一個很大的圈子。夏建一不做,二不休,抬起一腳踩在了胖子的屁股上,然后一松手。這家伙急跑兩步,來了個狗吃屎,爬在廣場上嗷嗷知叫。

  這時人群便炸開了鍋,有些膽大的便朝夏建喊道:“打的好,打死這群王八蛋“

  領頭的哪家伙沒有想到衣著光鮮的夏建身手會這么好,他呵呵一笑說:“不錯,敢在這兒打人,說明你小子還不懂事“

  這家伙說著,掄起拳頭就朝夏建撲了過來。這人別看他身材魁梧,可他手腳靈巧,步子有章,一看還是個練家子。所以夏建一時不敢在意,左避右晃,不和他硬碰硬。

  三五式過后,夏建已看出了這人的來路,于是瞅了個機會,左拳一晃,右拳一勾。其實這兩招都是虛招。等他反應過來時,夏建已騰空而起,兩腳連環瞪出。

  站著如一棵樹,倒下去便如一堵墻。這家伙倒在地上的動靜,聽著都讓人感到痛。情況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轉變。大家普遍認為夏建今天可是倒了大霉,和這幫人打架注定必輸,更何況他身邊還帶了個女人。

  沒想到夏建一出手,便讓這兩個囂張的家伙倒在了地上,大家不由得一陣歡呼。大家也暗自知意,心里的一口氣終于平緩了下來。

  可就在他略松了一口氣時,不知從哪兒忽然冒出來了十多個手持鋼管的年輕人。領頭的正是小超市給他找零錢的哪家伙。難怪這會兒沒了他的人影,感情他是去搬兵了。

轉眼間的功夫,這伙已把夏建圍在了中間。看熱鬧的人一看事情鬧大了,便悄悄的散了開來。場上的氣氛十分的緊張,這時的夏建想跑已沒有了可能  “都給我住手“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緊接著一道黑影一閃,一個倩亮的身影便站在了夏建的眼前,當夏建看清來人時,不由得心中大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