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888章 開著大奔來上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世上的事情,有時候就是這么的說不清楚。

  鐵麗一夜沒有睡好,她早早的起了床,發現自己受傷的哪只腳已無大礙,于是按照夏建的吩咐,又用中藥泡著洗了洗,這才收拾好上班。

  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第一件事便是給夏建打了電話,可惜的是電話響了好久,并沒有人接電話。她忽然有一種預感,夏建這家伙該不會是不來了吧!

  一想到這里,鐵麗的心里還真有點不太好受,是不是自己太不近人情了?她忙給關月打了個電話,讓她通知夏建來上班。

  讓她欣喜的是,關月打電話給她說,夏建答應一會兒就來上班。來了就好,反正她也不過他為什么來晚了就是。

  掛上電話的鐵麗,總得心里有點不大放心,于是她便下了樓,找了個借口到門衛室轉了一圈。他剛從門衛室出來,一輛黑色的奔馳SUV便沖了進來,值班的保安忙揮手叫停。

  “先生!您找誰?有沒有預約?“保安非常客氣的說道。

  車窗上的玻璃放了下來,只見夏建把頭伸了出來。他看了一眼站在大門口的鐵麗說:“我就找她,有事你去問她吧!“夏建說完,開著大奔急馳而去。

  一臉驚呆的鐵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聲,這人是什么鬼?昨天來面試就穿了一件價值不菲的進口襯衫。今天又開著大奔來集團的一個部門上班,他這是哪里出了問題。

  “鐵總!這人你認識嗎?“保安小聲的問鐵麗道。

  鐵麗回過神來,她微微一笑說:“你們記住了,他是我們策劃部的副經理“幾個保安一聽,不由得伸長了舌頭。他們和鐵麗一樣,也在驚訝夏建到底是什么人,會開這么豪華的車來上班。

  夏建一進辦公室,關月便給他沏了一杯茶水端了進來,她呵呵笑道:“這是我自己新買的水杯,你就別嫌棄了”

  “新舊無所謂,關鍵是你自己使用過沒有?”夏建開著玩笑,便打開了電腦。

  關月把茶杯往夏建面前一放說:“肯定我自己沒有用我才說是新的了。你就知道嫌棄我,鐵總的腳你捧在手里也沒有說什么?”

  “什么?你都看到了?是不是跟蹤我?”夏建一聽,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關月呵呵一笑說:“不是我跟蹤你,而是我家就住在哪條路上。害得人家都不好意思過去。哎!抱著大美女的感覺是不是特不一樣?”

  夏建一聽,心里想,這下玩完了,原來麻雀捕蟬,他竟然忘黃雀在后這句話。還好自己沒有做出什么過格的事,否則全被關月看到了。

  不過這女的也夠膽大的,她看到上司有這樣的事,就裝做什么也沒看到就行了,她倒好,還要一件件的說出來,她這是什么意思?

  “夏經理!我總算是明白了,一向高傲,不可一世的鐵總,昨天被你言語上戲耍,她竟然不生氣,原來你們之間早有一腿”關月說著,不由得呵呵笑了起來。

  夏建這下急了,他忙說:“什么叫有一腿,你別瞎說。小心鐵總聽到開了你”

  “我才不怕!你們昨晚上是不是折騰了一個晚上?你看看鐵總的黑眼圈,想瞞也瞞不住。還有你,第一天上班就遲到,要不是我打電話給你,你可還來不了”關月小聲的笑著對夏建說道。

  現在的女孩子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都知道,也什么事情也敢問。這比夏建的思想可開放了不少。夏建就算是心里有事,但他嘴上也不敢說出來,你看看這個關月,年紀也就二十四五歲的樣子,對這些事情怎么如此的上心。

  這也許就是代溝,或者是地域差別。南北方人的思想上,對一些事物的認識還真有著很大的差距。

  夏建被關月正纏得不可開交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他一接通,便聽見鐵麗有電話里柔聲的說道:“你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

  夏建應了一聲,便掛了電話,直奔鐵麗的辦公室而去。留下一臉不服氣的關月不由得翹起的小嘴嘟嚕道:“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兩條腿比我長一點而已”

  夏建推開鐵麗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鐵麗提示他道:“把門關上吧!我跟你談點事情”

  夏建只好又退了回去,他關好房門后,這才坐到了鐵麗面前的椅子上。鐵麗把夏建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說:“夏先生!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到底是來干什么的?”

  “此話怎講?”夏建呵呵一笑問道。

  鐵麗淡淡一笑說:“你如果真是為了這份工作來上班的,那你就好好的干。如果你不是為了工作,而是沖著我來的話,恐怕叫你失望了,因為我不是那種你想象的女人”

  “我想象的女人是什么樣的?”夏建故意這樣問道。

  鐵麗猛的站了起來,她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想象的女人就是一見面就能跟你上床,然后一揮手,誰也不認識誰。所以你就不要費這個心里,我是不會讓你如意的”

  夏建這人的脾氣就是倔強,越是別人說他辦不到的事,他越要償試,所以當鐵麗這么一說,反倒是激起了他的好勝心里。

  “是嗎?我倒要看看,我能不能把你的粉色內衣給脫下來”夏建呵呵一笑,臉上露出了輕浮的笑容。

  明白過來夏建話里意思的鐵麗,不由得滿臉通紅,她厲聲喝斥道:“你真下流,快點給我滾出去”

  “我可告訴你,昨晚我抱你回去的情景,被關月看了個一清二楚,她今天早上還問我昨晚是不是和你睡在了一起“夏建說道這里,忍不住笑了起來。

  鐵麗一聽臉色就綠了,她是一個好面子的女人,沒想到夏建才來不到一天的時間,她竟然被弄成了目前這個樣子,好有點凌亂了。這事真要是被傳出去的話,還真是黃泥巴掉褲檔里,不是屎也成了屎。

  看著鐵麗有點狼狽不堪的樣子,夏建輕聲問道:“這關月是何來路?她一個小小的助理怎么膽子這么大,連上司的隱私都敢問“

  “她是顧總小姨媽的女兒,人很有本事,就是喜歡干涉別人的事。你不要理她就是,慢慢習慣了就好了“鐵麗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中國這句古語有時候還真是很靈驗。就在夏建和鐵麗正談論關月時,關月卻敲門走了進來。

  “鐵總!東角公園開發方案已經出來了,銷售部督促我們盡快完成策劃書,你看這事怎么辦?“關月一進門便對鐵麗說道。

  夏建聽出了關月話里的意思,立馬一笑說:“這是小事,既然我來了,這事就由我負責完成,一會兒你通知部門全體人員開會“

  “你的入職手續都沒有辦?開什么會啊!“關月壓低了聲音說道。她本來是拿這件事找鐵麗的,沒想到夏建卻一口承擔了下來,這讓關月心里多少有點不爽。女人是感性動物,有時候她們的思緒男人并不一定了解。

  鐵麗一聽,眉頭一皺說:“你下去組織開會,在會上把夏經理介紹給大家。他做策劃部副經理的事已是板上釘釘,不會有任何的變動,至于入職手續,等有空了慢慢補辦也不遲。如果人事部有問題,你盡管找我就是“

  鐵麗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關月也不好再說什么,她了一聲,抱著資料夾走了。臨出門時,她的眼睛偷偷的看了夏建一眼,她可能是想從夏建的神情上看出點什么。

  在策劃部的小會議室內,已坐了十多個男男女女,不過男人不到十分之一,大部分人還真是女的,而且個個長得漂亮,各有特色。

  關月對夏建的情況做了簡單的介紹,大家便是一陣鼓掌。在坐的每位心里清楚,能做她們策劃部的經理并不簡單,尤其是一個男人。

  夏建一坐在哪里,便能感覺到大家對他的哪種尊敬。于是他也毫不客氣,他先是讓大家做了自我介紹,然后微微一笑說:“長話短說,關月一會兒把東角公園的資料發給大家,咱們立馬討論,各抒己見,不能有任何的保留“

  “這恐怕一時沒有結果,會浪費大家的時間。我認為還是把資料把給大家,讓大家回去后好好研究,再把自己的想法形成文字報上來“關月忽然打斷夏建的話說道。不過她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畢竟她們一直就是這樣做的。

  沒想到夏建并不給關月任何的面子,他淡淡一笑說:“不行!這事必須要這么辦?這樣做一來是提高工作效率,這二來我剛接觸大家,我想看看每位的工作能力,包括你關月在內。以后的績效考核,或許也會參考今天這件事情的完成情況“

  夏建的話,讓大家綠了臉。關月更是一句話也沒說,整個會議室一時鴉雀無聲,只聽到翻動資料的紙張聲。

  鐵麗等夏建離開后,她覺得有點不妥。這夏建剛來,策劃書這群人很有個性,實在是不好領導,尤其是哪幾個結了婚的女人,說話做事都非常的挑剔。她應該親自壓陣,把夏建介紹給她們。

  都是這個夏建,說話中老是對她充滿著不敬和挑逗,這讓她確實亂了分寸。鐵麗想到這里,便離開了辦公室,朝策劃書的會議室走來。

  過分的安靜,讓鐵麗感到了不妙,難道這會議已經散了?鐵麗輕輕的推開了會議室的房門,里面的一幕讓她吃驚不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