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408章 大刀闊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佟經理!把這些錢給我馬上存到銀行去,還要誰給何二定的卷款逃走,這事你得好好給派出所說說,讓何二盡快出來,我這里還離不開他”這個趙總說著,故意看了夏建一眼,意思是你能把我怎么著。

  有一個民工看不下去了,他大聲的說:“趙總,我們四個月都沒發一分錢了,你說這活怎么干?”

  “能干就干,不能干立馬給我滾蛋,所欠工資,等到年底來拿,現在一分也沒有“趙總一副盛氣凌人的對哪民工說道。看來此人比何二好不到哪兒去,也是個混賬王八蛋,夏建強按著心中的怒火。

  打完電話的龍珠一臉不悅的對夏建說:“此人是集團的鄭總介紹過來的,還有所簽的合約也是鄭總看著簽的,合約很有可能被修改過條款“

  夏建一聽,大聲的吼道:“你讓張新帶上合約,和鄭大龍立馬給我到南塬來,如果他們誰來晚了,明天我就會讓他從創業集團消失“

  龍珠慌忙點了點頭說:“好的夏總,我立馬給他們打電話“

  “還有,給金一梅也去個電話,讓她停止一切支付南塬工程項目上的所有款項“夏建又補充了一句。

  龍珠邊打電話,邊大聲的答應著。哪個趙總的臉色,這時有點變了,不過他強顏對佟經理說道:“佟經理,安排工人干活,我就不相信鄭大龍在創業集團說話不算數“

  民工們唉聲嘆氣的一個個都走了,原本滿心歡喜來領錢,可沒想到弄了這么一出。民工們的心徹底涼透了,可他們敢不去干活,看著大家失望的眼神,夏建從心里發誓,他今天必須要把這些工資發放下去。

  臨近中午時,鄭大龍和張新坐著同一輛車趕了過來,這時已下班的民工們,又把工程部辦公室圍了個水泄不通。就算趙總喊破了喉嚨,也沒有人聽他的。

  張新剛一走過來,夏建便大聲的問道:“張新,這南塬工程隊可是你審核過的?“

  張新看了一眼鄭大龍,沒有吭聲。鄭大龍喘著粗氣問道:“這是怎么了夏總?通知我的來這兒的人還說,如果我來晚了,明天就從集團消失,是不是這個意思“

  “對!是這個意思,通知你的人沒有說錯“夏建冷聲說道。

  趙總忙走了過去,扶著鄭大龍坐在了椅子上,畢竟五十多歲了,再說了這老頭還有點胖,加上剛才一激動,這氣就有點喘不過來了。

  “夏總啊!有事論事,如果要說讓我離開創業集團,你還真沒有這個權力,除非肖總發話“鄭大龍倚老賣老的說道。

  趙總乘機來了一句:“鄭總在創業集團德高望眾,我看誰還能動得了你“

  “趙東林,我們在這兒說話,你少給我插嘴“鄭大龍嗆了趙總一句,夏建這才知道,他原來就是趙東林,他在簽有些付款單時,看到過此人的名字。

  夏建沒有理鄭大龍,而是繼續問工程部的經理經新道:“這里的工程隊你到底給我審了沒審,還有這簽訂的合同,是不是在原有的基礎上修改過?“

  鄭大龍一看夏建對此事緊追不休,也不由得有點生氣的吼道:“夏總,此時由我主導,跟人家張經理沒多大關系“

  “張新!你做為工程部最高負責人,沒想到能被別人所左右,你馬上回去把手頭的工作移交給毛副經理,等候集團對你的處理“夏建一臉嚴肅的說道。

  張新臉色頓變,他有點怨恨的看了一眼鄭大龍,轉身便走。鄭大龍見狀,立馬站了起來,他大聲吼道:“夏建!你太過分了吧!創業集團能有今天,難道是你一個人的功勞,我鄭大龍不就引進了一家工程公司而已,這活給誰干不是干?“

  “鄭總,你別在這兒朝我大喊大叫,趙東林的工程公司拖欠民工四個多月的工資,這事你知道嗎?還有,我們集業創團可是給市長做過保證的,在我們所開發的項目里,拖欠工程款的事,一件也不能發生“夏建一字一句,語氣十分的冷談。

  鄭大龍的額頭上浸出了汗水,他陪著小心說:“這事我讓他們立即整改,立馬補發所拖欠的民工工資“

  “晚了,這家工程公司立馬從這里撤出,所欠民工的工資從他們所交納的保證金里扣除,還有你鄭總,竟然敢修改我們的合同條款,這事你自己給肖總去說,但從明天開始,你就暫時不用上班了?“夏建斬釘截鐵的說道。

  鄭大龍見夏建軟硬不吃,他頓時火冒三丈,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厲聲喊道:“你無權跟我說這些,讓肖總給我說“

  夏建一聽,立馬站了起來,抓起桌上的電話便給老肖打了過去,電話一通,他便把這里所發生的事,一字一句的說給了老肖聽,老肖聽完,讓夏建喊鄭大龍過來接電話。

  鄭大龍一臉不屑的從夏建手里接過了電話,只聽見他說了一句:“肖總好!“就再沒有聽到他說一個字。

  等掛上電話時,他臉色慘白,汗流滿面,步子也有點凌亂。回到位子上,鄭大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面帶笑容的對夏建說:“夏總!剛才是我不對,不應該朝你發火,這事是我辦的,就由我來負責“

  “好吧!讓他們今天下午撤走,我明天讓別的工程公司進來“夏建說著,便站了起來,轉身朝外就走。

  趙東林這下知道了夏建的厲害,他不顧大家在看著他,他一步擋在了夏建的面前,舉起巴掌在自己的嘴巴上扇了一下說:“夏總!對不起了,都是我這張嘴不會說話,惹您不高興了,我立馬就給工人補發工資“

  “你不是嘴上的問題,而是心里有問題“夏建用手指著趙東林的胸口說道。

  鄭大龍氣得搖了搖頭,沖趙東林吼道:“別防礙夏總辦事,他很忙的,你快點組織人員,給這些民工補發工資“

  走到門口的夏建,忽然又折轉身子,他對龍珠嚴肅的說道:“這里你給我監督好了,另外你給王總打個電話,讓法務經理今天午就走人“

  夏建的每一句話,如一把刀子剌在鄭大龍心上,自接完肖總的電話,他臉上的汗水就流了個不停。

  夏建的車子離開南塬時,哪些個民工圍了上來,向他說著感謝的話。看著一張張淳樸的笑臉,夏建從心里開始笑了。

  在回來的路上,方芳小心的問夏建:“夏總!這個工程公司你真的要讓他們撤走嗎?我看他們的活干的挺不錯“

  “我是在將鄭大龍的軍,這個老家伙太不像話了,做為集團的副總,竟然敢搞這些名堂,不收拾他,這公司我還真沒法管了“夏建怒氣十足的說道。

  方芳開著車,微微一笑說:“今天你可讓他顏面掃盡,還有哪個趙東林,一看鄭大龍被你收拾成哪樣,我看他都快急哭了“

  “唉!這人固然可恨,但真讓他們工程公司撤走,這些個工人會一時失業,他們畢竟對這里付出了大半年的勞作,而且這活也干的漂亮“夏建看著車窗外,不由得嘆了口氣說道。

  方芳呵呵一笑說:“夏總如果能從政的話,肯定是個清官“

  夏建聽后,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這笑聲從車窗里飛了出去,一直在山間里久久回蕩著,真是蕩氣回腸。

  夏建一回到公司,王琳和金一梅立馬趕了過來,她們倆看了一眼夏建的臉色,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你們倆有什么事?說吧!“夏建看了她們倆一眼,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金一梅看了王琳一眼,陪著小心說道:“夏總!這個張新自從進公司以來,在工作上從來都是勤勤懇懇,這次他是被鄭總拖下水的,所以我的意思是說…“金一梅說到這里便又停頓了下來,看樣子十分的為難。

  夏建不是笨人,已經明白了金一梅話里的意思,他嘆了一口氣說:“工程質量關乎著我們集團的信譽,也是我們集團的生命力,他怎么能如此糊涂,這事應該給我說上一聲也好,還好這次發生的不是工程質量問題“

  王琳給夏建沏了杯茶,然后放在他的面前,笑著說:“這事不能說跟他沒有關系,如果追究下來,我也應該承擔一部分責任“

  “好了,你們也別說了,這事我心里有數,讓他先做個副經理吧!“夏建一聽王玲把責任又攬到了她哪兒,他只好借坡下驢。

  王玲一聽,微微一笑說:“這樣也好,一來不能讓他離開公司,二來還可能給其他人敲個警鐘“

  “你們倆既然來了,這鄭大龍的事我想聽聽你們的意見“夏建話題一轉,忽然問金一梅和王琳道。

  金一梅呵呵一笑說:“這個鄭大龍和我同事多年,沒想到老了反而事情卻多了起來,他的事肖總已給通過電話了,不讓我說一句話,全權由你處理“

  “這事你就看著辦吧!他這性質有點惡劣,法務部經理,我已經通知行政人事部給他辦理手續了“王琳一臉嚴肅的對夏建說道。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保留他在創業集團的股權,但從明天起,不許擔任集團的任何職務,最好是調到下屬公司去”夏建非常果斷的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