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38章 案子定性為綁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此時的平都市,表面上沒有像李娜說的哪樣亂,可細心的市民發現,各個交通要道處,都會有巡邏車出現,而且有一群便衣,已開始全城挨家挨戶的清查。()!

  白如玉剛從會議室走出來,這兩天的會議一個結著一個,剛才又是市長親自指持的市領導班子的全體會議。

  會議的內容就是“全城出動,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查清創業集團公司總經理夏建的下落“按李市長的話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白如玉一想起李市長的這句話,心里就無比的難過,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個大活人怎么就會無緣無故的消失?這個夏建就是喜歡逞強,抓什么小偷?你又不是警察,白如玉心里暗罵著,就差流眼淚了。

  “白秘書!”王有道大喊著追了上來。

  白如玉定了一下神,微微一笑問道:“怎么了王秘書?有事找我?”

  “哎!你說這夏建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讓人家把他恨之入骨,看來這回他是兇多吉少了”王有道說著,悄悄的看了一眼白如玉。

  白如玉冷哼了一聲說:“別空穴來風,這事公安局局長都沒有發言,你在這里胡說八道什么?小心我告訴李市長”白如玉說完,揚長而去。

  王有道慌忙追趕了兩步說:“千萬別,我也是挺替他擔心的,沒事就好”

  中午十二點剛過,方芳和郭美麗站在東林廣場的邊上,正在等人,原來今天早晨,方芳接到王琳的電話,說她和肖總已在昨天晚上出發,中午時分到達平都市。

  一輛商務別克緩緩的停了下來,方芳一看車牌,忙對郭美麗說:“肖總她們到了”兩個便跑著迎了過去。

  王琳打開車門,讓方芳和郭美麗上了車,老肖轉過身子,和她們一一打了招呼,便輕聲的說:“郭經理不要讓這事分心,抓好平都市的工作就是,夏建的這事,有警察,我們要相信他們”

  “好的肖總,哪我回去了,有什么需要的地方,您讓王總打我電話”說完便知趣的跳下了車子。

  方芳這才發現,車上除了張三桂在開車以外,黑娃也來了,而且在他的座位邊上,還蹲著老肖的愛犬小黑。

  “方芳,你把昨天的情況,給我細細說上一遍“老肖一臉嚴肅的說道。

  方芳頓了一下,便指著窗外說道:“就是哪兒,昨天我們就站在哪家音響店門口,忽然一個小偷跑了出來,夏總見狀便追了上去,一直追過了馬路,后來追進一條死巷子,就無影無蹤了,沒有人看見他從里面出來“

  老肖點了點頭,對張三桂說:“你下去,讓方芳來開車,帶我們去哪條死巷子“

  一進巷子口,老肖便讓小黑先嗅了嗅方芳提前準備好的夏建的衣服,然后一拍小黑的肩膀,像給人說的一樣:“小黑,能不能找到夏建,就看你的了“

  這家伙像能聽懂人話似的,一路嗅著跑了過去。

  王琳憂心忡忡的說道:“這都快過了二十四小時了,再說了,這里應該進來不少人,而且被翻騰成這樣了,小黑恐怕…“

  “放心好了,小黑對夏建的氣味,不是一般的熟悉,只要稍有一點,它都能嗅出“老肖打斷了王琳的話,大步跟了上去。

  小黑在巷子里來回奔路著,顯得十分的吃力,這畢竟過去這么長的時間了,大家看著它,心都快提到嗓子口了。

  就在這時,幾個警察走了過來,走在最前面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警察,他一看到老肖,老遠就喊道:“您是富川市來的肖總肖老吧!“

  老肖微微一笑說:“您是?“

  “我是平都市公安局局長何東升,聽李市長說您要親自過來,真是讓人汗顏,貴公司來我們平都市投資,這可是天大的好事,誰料想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何局長握著老肖的手,有點謙意的說道。

  老肖呵呵一笑說:“這不怪你們,都怪現在的犯罪分子太狡猾“

  “確實也是,昨天一出事,我們平都市所有的警力都出動了,可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無奈我局破案水平有限,我已向省局打了報告,相信省局會派專案組下來”何局長說著,兩眼始終盯著小黑的一舉一動。

  跟在何局長身后的佟隊長,忽然笑著問老肖:“肖老,您這只犬是警犬吧?”

  “它不是警犬,但它的本事絕不亞于警犬”老肖的話音剛落下,就見小黑蹲在一堆倒塌的磚塊前,大聲的叫了兩聲。

  老肖不由得喜上眉梢,他笑著說:“有了”

  幾個人慌忙跑了過去,可面對一堆磚頭,大家根本不明白小黑的意思,難道夏建被壓在這堆磚頭下面?

  “昨天我們在這兒翻騰過好幾遍,根本沒有現什么,是不是這犬…”佟隊長給老肖解釋著。

  老肖一揮手,打斷了他的話,他繞著磚頭來回走了兩圈,大聲說道:“大家動手,把這堆磚頭幫忙搬開”

  黑娃和張三桂一聽,立馬竄了上去,方芳也不拉后,三個人便動起了手。

  何局長看了一眼正在猶豫了幾個警察說:“你們還不動手,難道等著我讓我搬嗎?”幾個警察不好意思的跑了過去。其實他們不是怕干活,而是有點不太相信這小黑。

  人多力量大,幾分鐘的時間,這堆磚頭就被搬了開來,忽然張三桂大叫一聲:“肖總!這里有一個大洞”

  老肖和何局長趕忙跑了過去,磚頭被清開,一個大洞通向前方,好像是通向廢棄的下水道。

  “不可能是在這里面吧?”何局長說著,一揮手,佟隊長帶著幾個警察率先跳了下去。

  沒人發號施令,小黑一竄,便鉆進了黑洞內,瞬間沒有了蹤影。

  方芳她們幾個正要下去,老肖搖了搖頭說:“讓他們專業人員去辦吧!”

  大概十多分鐘的時間,佟隊長帶著小黑及幾個警察鉆了出來,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這個洞確實通往城中一條廢棄的下水道,因為下水道的管子已被清除,所以下面非常的寬敞好走”

  “你是說有人可能把夏建從這條下水道里弄到了外面去了?”老肖有點著急的問道。

  佟隊長點了點頭說:“下水道內腳印零亂,分成兩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有人把夏建綁架,最少是他不能動彈,抬著他出去的”

  “分析的有道理,繼續往下說“何局長說道。

  佟隊長看了一眼同事,然后接著說:“這條下水道剛好通到前面的一個拐角處有一個出口,離馬路不遠,在這里我們發現了車痕,夏建應該是被人從這里弄上車拉走了“

  老肖聽到這里,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看來線索又要斷了,他的眼睛里全是失望。

  “佟隊長,看來我們昨天被這些家伙蒙蔽了,把搜尋工作的重點放到了這里,以至他們有時間逃脫,不過此案基本可以定性,它不是一般的小案,而是有預謀有計劃的一起綁架案,你們迅速在下水道出口展開調查,一定要排查出有用的線索”何局長立馬指標道。

  佟隊長應了一聲,和老肖打了個招呼,帶著幾個警察快速走了。

  “肖老!聽李市長說您可是這方面的前輩,請問您對此案有何看法?“何局長忽然笑著問道。

  老肖長出了一口氣說:“如果真像你剛才分析的一樣,是一起綁架案的話,夏建目前還是安全的,對方肯定會在近期有所動作,我們以靜制動就行“

  “對!我也是這么想的“何局長說完,和老肖客氣了幾句,一行人走出了小巷子。

  郭美麗已在東華飯店訂了一桌飯,老肖一直愁眉不展,他一邊吃著飯,一邊輕聲的問方芳:“夏建在平都市認識的人,你都認識嗎?“

  “他認識的人,我幾乎都認識,我不認識的好像也沒有,昨天晚上,我把這情況已給公安局刑偵科做過匯報了“方芳想了一下說道。

  王琳夾了一口菜,猶豫了一下問方芳:“聽說他好像跟一個叫高偉的男人有過節,這事有沒有給警察反應過?“

  “昨天一出事,警察就把高偉和呂猴子傳喚,這事跟他還真沒有一毛錢的關系”方芳干脆也不吃了放下手中的筷子,認真的說道。

  老肖點了點頭,忽然對郭美麗說:“平都市的工作不能有任何的松懈,你要更加的努力,夏建這事并不簡單,不過大家都要相信,這綁架他的人,不是跟他有什么仇,而是看上了創業集團,所以他人暫時是安全的”

  郭美麗聽完點了點頭。

  王琳長出了一口氣說:“吃完飯,我和肖總馬上回富川市,黑娃留下來,和方芳配合搞好夏總被綁架的事,每天有什么新的情況,及時給我和肖總報告”

  黑娃和方芳雙雙答應了一聲。

  郭美麗在吃飯的時候,幾次欲言又止,這一幕恰巧被方芳看在眼里,她沒有說上話,整個人一直都是悶悶不樂的樣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