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20章 驚人案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瘋狂農民工

  正在批閱文件的歐陽紅,一看到夏建來了,她慌忙站了起來,一面招呼他坐下,一面給夏建沏了一杯茶。

  “難得啊夏總!我這地方你是來的越來越少了,是不是我人不善于交際,什么地方把你給得罪了“歐陽紅呵呵笑著說道。

  夏建不由得一陣高興,心里想,不是在一起剛吃過炒面嗎?不過哪天確實沒有到她這兒來。夏建搖了搖頭說:“你這地方我看還是少來為妙,因為一來就要找你麻煩“

  “噢!我還以為你是好心來看我,原來是又有事情找我,那就先說事情吧!”歐陽紅滿臉笑容的坐了回去,把桌上未批完的文件收了起來。

  夏建有點不好意思的,把她們租張王村地的事給歐陽紅詳細的說了一遍,聽完后,歐陽紅搖著頭說:“這個王有道也算是副市長秘書,受過高等教育,明白開工廠會對周圍環境的破壞,他怎么能干這樣的事”

  “反正是他都已經這樣干了,我們得如何應對”夏建笑著說道。

  歐陽紅嘆了口氣說:“這事我完全可以找市里領導,但這樣做有點不妥,一來會丟了王有道的面子,二來也會讓陳副市長難堪,這事我們得想個萬全之策”

  夏建想了一會兒說:“我有個主意,不知合不合適?”

  “說出來聽聽”歐陽紅笑著說道。

  夏建略猶豫了一下說:“現在隨著各地的發展,尤其是農村土地流轉這一塊,隨意性很大,你們應該以平陽鎮政府的名義發文,所有流轉出去的土地,所從事的開發項目必須經過政府職能部門的審核,這樣一來,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都就杜絕了”

  “好主意啊!還是你的腦子靈活,我立馬召開干部會議,把這事當成目前的重點工作去抓,相信能取得不錯的效果”歐陽紅說著,便抓起了桌上的電話,這女人說風就是火,和夏建的性格完全一樣。

  看人家忙了起來,夏建也不好打擾她,就悄悄的退了出來。

  正準備上車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夏建一看是姚俊麗打過來的,忙接通了笑道:“姚總好!有什么事?”

  “啥意思,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姚俊麗的口氣非常的生硬。

  夏建慌忙鉆進車里,小聲的對方芳說:“去平都市”

  然后才笑著對電話里大聲說道:“姚總好像氣不順,是誰惹你生氣了?說出來,我幫你解氣”

  “別瞎扯了,你現在在什么地方?我來接你,有事要跟你說“姚俊麗一反常態,這讓夏建心里不由得縮了起來,難道又是因為酒店8106房的事?

  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我正在往平都市趕的路上,大概六點多能到,你在什么地方?一會我來找你就是“

  “好吧!東平路路口,我在哪兒等你“姚俊麗說完,不等夏建說話,便把電話掛了。

  夏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又是出了什么事,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快承受不了。

  方芳把車子停在東平路口,不禁對夏建說:“夏總!這兒環境不錯,我們好像是第一次來,你是不是約了什么人?“

  夏建呵呵一笑說:“你回去吧!晚上就不用管我了,我忙完會自己回去“夏建說著,便跳下了車子。

  方芳把車剛一開走,姚俊麗忽然像個幽靈似的從一棵大樹后面冒了出來,把夏建嚇了一跳,他有點緊張的說道:“姐啊!弟弟的這心臟快要崩潰了,不帶你這么嚇人的“

  “切!大白天的,我有那么嚇人嗎?“姚俊麗一臉的笑容,和剛才電話里的她扮若兩人。

  夏建不禁搖了一下頭說:“什么事?你快說吧!弄得人緊張死了“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到我家里去吧!“姚俊麗說完,轉身就走,她好像早都料定,夏建必定會跟上來似的。

  看了一眼周周的環境,夏建這才發現,原來這條路是去姚俊麗家別墅的路,怪不得她一聲不吭的往前直走。

  去就去唄!有什么大不了得,夏建一想到這兒,便跟了上去。

  和上次不同的是,別墅內有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大娘正在掃地,她一看到姚俊麗,便笑著問道:“來客人了,要不要我進來幫忙“

  “不用了,你可以下班了,記著出去時把門鎖上“姚俊麗說了一聲,便打開了房門,帶著夏建走了進去。

  客廳的茶幾上,已擺好了豐盛的飯菜,還有一瓶帶著英文字母的紅酒,夏建看了一眼,有點不解的問道:“這是什么好日子,用得著如此豐盛?“

  “坐吧!吃頓晚飯而已,用不著這么大驚小怪“姚俊麗說著,示意夏建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夏建呵呵一笑說:“你在電話里說,有事找我,不會只是約我來你家吃飯吧?“

  “你這人真沒意思,難道吃飯的時候就不能談事情嗎?“姚俊麗顯得有點不高興了,但她還是往兩個大玻璃杯里倒進了紅酒。

  夏建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這不說清楚是談什么事,自己哪有心情陪你喝酒,夏建心里暗說著,但還是接住了姚俊麗遞過來的酒杯。

  “好了,看你心神不寧的樣子,我還是先說事吧!“姚俊酒放下了酒杯,看了一眼夏建,接著便說道:”8106房的案子告破,兇手已經抓到,今天押著前來指認現場“

  “什么?兇手也抓到了,是誰?“夏建一聽,驚訝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姚俊麗示意夏建坐下,這才長出了一口氣說:“是個女人,叫汪麗花,四五十歲的樣子,這人我認識,一直給人的感覺很低沉,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手段“

  “啊!是汪姐?“夏建不由得叫出了聲。

  姚俊麗秀眉一挑,有點不太相信的問道:“汪姐?你也認識她?“

  “和李娜是一起的,感覺在平都市有一定的社會實力,我們一起吃過幾次飯,最近還想入股西坪農業合作社,因為我對她們公司不太了解,所以一直拖著沒有答應,沒想到她竟然會殺人”夏建說著,忍不住搖了搖頭。

  姚俊麗呵呵一笑說:“算你聰明,如果她真入股你們合作社了,這次的案件可能就把你也給拖進去了,這女人真的好可怕,一點都看不出來”

  “姚總是不是知道整個案情?我想聽你說“夏建著急的問道,其實他最想知道的便是李娜的情況,但他不好意思直接問。

  姚俊麗微微一笑說:“放輕松點,我們先喝點酒,我再給你細細說來,我有個表弟在刑警隊,這次主要負責本案,所以案情的大概內容,他給我說了一遍,因為這案子影響到了便捷酒店“

  夏建這次沒有急著問,他知道姚俊麗會慢慢說給他聽的,于是便舉起了酒杯,輕輕的和姚俊麗碰了一下。

  喝了一口酒的姚俊麗,這才慢慢的說道:“前些天被殺的哪男子是個毒販,她來本市的接頭人便是你所說的哪個汪姐,而這個汪姐和百靈鳥的老板李娜,是一伙的,一個進貨,一個銷貨,百靈鳥不但涉黃,而且還涉毒“

  “什么?“夏建驚訝的叫出了聲,他是聽幕容思思說過,百靈鳥停業整頓的事,但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李娜竟然從事著這樣一種勾當,真是知人知面難知心。

  姚俊麗呵呵一笑說:“是不是沒有想到,不過更嚇人的還在后面,你既然認識李娜和汪姐,更應該認識一個叫陳三強的男人吧!“

  “認識,曾經有點小過節“夏建說著,腦海里瞬間跳出了此人的形像。

  姚俊麗咪了一口酒,不禁呵呵一笑說:“他也被汪姐和李娜做掉了,聽說是因為分贓不均,好像跟百靈鳥的產權也有點關系,具體細節不是很清楚“

  聽到這里,夏建手里的酒杯差點掉在了地上,雖然這個陳三強和他不對付,但畢竟也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怎么說沒就沒了,這個汪姐和李娜未免也太狠了吧!

  姚俊麗看了一眼夏建,長出了一口氣說:“人為財亡,鳥為食死,這句話從古到今一直都非常適用,這次汪姐殺哪男人,一是他對李娜進行,二是這男人在平都市已經身份暴露,被警察盯上了,汪姐這是殺人滅口“

  “你說了半天,這個李娜到底去了哪兒?“夏建終于沒有忍得住,他還是問了出來。

  姚俊麗搖了搖頭說:“這女人更加不簡單,竟然在警察的監控下,從她們的眼皮底下溜跑了,這給平都市刑警大隊狠狠一擊,聽我表弟說,部分執行這次任務的警察還因此事受了處分“

  “你是說哪天晚上警察已經盯上便捷酒店了?“夏建有點驚訝的問道。

  姚俊麗點了點頭說:“是的,不過警察當晚也太大意了,只在前門布控,完全忘記了便捷酒店還有一個專門運送垃圾及貨物的后門,這個李娜很有可能就是從后門逃跑的,還有汪姐進入酒店也是從后門進來的,所以誰都沒有發現她“

  “你們酒店的后門她們怎么知道?“夏建有點不解的問道。

  姚俊麗嘆了口氣說:“她們提前就踩好了點,而且還弄了把酒店后門的鑰匙,就因為這事,便捷酒店被處罰5000元的罰款,而且還要提交整頓報告,你說這事倒不倒霉“

  姚俊麗的話說完了,但夏建久久沒有回過神來,這就是他所認識的李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