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章 字里行間的惡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光是看到這樣的文章標題,就足夠讓人心情止不住地微微發沉。

  “罪人”這樣的字眼……其中所蘊含的意味,就并非只是“指責”這么簡單了。

  幾乎已經上升到了一個控訴的高度。

  從標題開始,就將文章的主題目標——上帝之手戰隊——定性在了一個極其嚴重的位置。

  林楓繼續往下看文章的具體內容。

  越看。

  越是觸目驚心。

  這樣的一片文章報道,很明顯是出自一位經驗豐富的作者之手,文筆老練而毒辣,字句斟酌之間看似站在一個無比客觀公正的角度,像是在和讀者們羅列陳述著一樁樁公允事實,而實際上……

  卻在不動聲色間,慢慢鋪陳張開了一張滿懷惡意的大網,將上帝之手戰隊徹底籠罩包圍。

  文章中提到了很多微小的細節,仿佛不經意,但都在埋坑——

  包括戰隊隊員們日常集訓的休息時間,享用的餐食服務和娛樂放松設施。

  包括俱樂部此次出征總決賽在歐洲的隨行人員配置。

  以及總決賽期間的吃住行規格檔次。

  等等等等。

  數據詳盡,羅列周全。

  本來這一切信息也都是俱樂部毫無保留地公開在網上的,此前也并沒有任何人會覺得有問題爭議,尤其作為代表賽區出征的頭號種子隊伍,為了讓隊員們毫無顧慮地全身心投入備戰,這些后勤準備完全是合情合理。

  但此刻到了這位文章作者的筆下,卻成為了戰隊“恃寵而驕”、“貪圖享樂”、“玩物喪志”的有力依據。

  文章中的內容還不止于此。

  作者明顯為了這篇文章下了不少工夫,對總決賽期間戰隊的具體備戰訓練安排也進行了了解,根據戰隊的訓練對抗賽場次數量和訓練對象,做出結論——

  認為上帝之手在總決賽訓練期間態度存在問題,大多數時間只和自家賽區隊伍切磋較量,卻并不主動爭取更多和韓國賽區戰隊對抗的機會。

  這部分內容的最后,作者輕飄飄來了一句:

  “我不了解俱樂部教練團和領隊們的想法,但如果在訓練賽期間,能多找機會和這樣的隊伍過招,那么或許最后決賽的時候,就能夠有更多的應對方法,不是嗎?”

  “又或許,只是我們的頭號種子太自信了,并不在意和韓國隊伍切磋的機會。而這份輕慢的態度,就成了輸掉冠軍獎杯的伏筆。”

  “伏筆個屁!”

  看到這里的李十一都忍不住憤怒爆了一句粗口:

  “什么不主動爭取機會,是人家自己一直只做內部訓練對抗,根本沒和其他賽區隊伍打過幾場好嗎。”

  “僅有的兩場,一場打外卡,另一場不就是和打的么!”

  曾睿也是面帶怒色地接過話:

  “還說什么‘態度輕慢’,這帽子也真是敢隨便亂扣。”

  林楓搖了搖頭,又看了眼文章:

  “這家伙給扣的帽子,還少嗎?”

  文章的第三個部分,作者筆鋒一轉,又開始抒情講述這次國服玩家粉絲們對于戰隊所報以的巨大期望,拿自己作為現實例子表示他本來也是戰隊的忠實老粉絲,是多么希望今年的戰隊能夠爭氣為國服捧回第一個世界總冠軍獎杯……

  “但卻還是讓我們失望了。”

  “是他們自己在采訪中、在各大社交平臺上信心滿滿地向我們這些粉絲給出了承諾。”

  “為我們編織出了一個無比虛幻而又美好的夢境假象。”

  “最后,又親手將它當著所有粉絲的面,狠狠打破。”

  “多少年了?”

  “今年最有希望的一次,卻因為這支頭號種子隊伍自己的輕慢和大意,驕傲和自負,再次葬送了屬于我們所有玩家所有粉絲的夢想,斷掉了我們整個賽區憧憬的未來。”

  “所以,哪怕再沉重再不舍,作為筆者,也要在這里豁出去說上一句公道話——”

  “曾經的上帝之手在我心目中是多么光輝偉大,那現在的它,就是多么令人痛心憤怒。”

  “頭號種子,終成頭號罪人!”

  看到最后這幾句話,李十一幾乎氣得牙齒咬得咯咯響:

  “這人也敢自稱是戰隊死忠老粉?”

  “誰給他的臉了?”

  連一旁的唐冰瑤都忍不住露出嫌惡神色,毫不客氣地評價:

  “無恥!”

  曾睿冷笑著開口接話:

  “做這種無良媒體的,早就不要臉面了,一個個都是蒼蠅和寄生蟲,哪里有臭味就往哪里鉆,你沒倒下還好,一旦倒下,就是蜂擁而上,恨不得在你身上多吸出兩口血——”

  林楓將文章下拉,看到最下面統計的點擊數和留言數:

  “這可不是只吸了一兩口血……快吸飽了。”

  這樣的一篇文章報道,采用著那樣極具噱頭的勁爆標題還有這么多精心設計鋪陳的文案內容,已然取得了作者所期望的巨大成功,人氣熱度都已經爆棚。

  “你們也看到了?”

  一個聲音響起。

  林楓幾人下意識轉頭,看到的是俱樂部的首席張領隊不知何時已經走了過來,一路的奔波讓這位首席領隊的臉上也帶著難掩的疲色。

  仿佛隨意地朝著林楓手上的手機屏幕看了眼,張領隊苦笑搖搖頭:

  “這篇文章……看來是真的爆了。”

  曾睿看向張領隊,擔心詢問:

  “張哥,這事俱樂部打算怎么處理?”

  這是個非常現實而且緊迫嚴峻的問題,輿論這種東西,俱樂部的危機公關一個處理應對不好,就會很快帶來更加惡劣的后果影響,哪怕以上帝之手在國服的地位,依舊不能有半點的松懈怠慢。

  李十一在旁邊插話進來,問了一個更關鍵的問題:

  “隊員他們,也看到這篇文章了嗎?”

  張領隊朝著前面排隊的一眾自家隊員們看去一眼,再次搖頭:

  “手機我在飛機上都提前收過來了。”

  “暫時還沒讓他們看到。”

  “不過……”

  “也是早晚的事。”

  說著,這位俱樂部的首席領隊臉上露出幾分決然堅毅的神色:

  “早晚要面對的。”

  “待會兒,我親自來和他們說明情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