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天圣殿殿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元周身源氣涌蕩,一輪神府光環出現在其身后,而此時的他,面目顯得有些瘋狂,那雙目中,更滿是兇狠之色。

  天元筆出現在其手中,雪白的筆尖瞬間化為漆黑之色。

  天元筆化為道道殘影,而周元神府之內,雄渾的源氣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而出,其身軀也是綻放光芒。

  此時此刻,周元傾盡了所有的力量。

  然而,天圣殿殿主依舊沒有轉身,只是那嘴角,掀起了一抹輕蔑,他搖了搖頭,淡笑道:“沒想到螻蟻急了,也會咬人呢?”

  他手指伸出,對著身后輕輕一點。

  那匯聚了周元所有力量的鋒利筆尖,重重的點在了天圣殿殿主手指上,碰撞的瞬間,猶如是撞擊到了一塊萬載寒鐵之上。

  而周元的所有力量,都猶如是沒入了一個無底的黑洞。

  天圣殿殿主屈指一彈,彈在了那筆尖之上。

  那一瞬間,只見得筆尖瞬間被震散開來,化為無數毫毛軟軟垂落,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力如排山倒海般的涌來。

  周元的手掌,瞬間崩裂,鮮血濺射。

  天元筆也是脫手而出。

  身后的神府光環感應到危機,出現在了周元面前,但僅僅只是堅持了一瞬,便是在那股恐怖的力量沖擊下,爆碎開來。

  噗嗤!

  一口鮮血,直接從周元的嘴中噴出,然后他的身影便是如炮彈般的射出去,在那石梯之上翻滾了好半晌,方才停下。

  此時的周元渾身鮮血,皮開肉綻,如果不是其肉身有成,恐怕早已被那股力量生生的撕裂開來。

  不過繞是如此,此時的他也狼狽到了極致。

  僅僅只是一個接觸,周元便是在天圣殿殿主手中潰不成軍,可見雙方之間實力的巨大差距。

  血沫從周元的嘴中吐出來,披頭散發,他嘴角的笑容有些苦澀,這就是源嬰境的力量嗎?果然是遠非神府境可比啊。

  天圣殿殿主慢慢的轉過身來,眼神淡漠的注視著周元,道:“你的勇氣倒是讓本殿有些意外,不過可惜,光有勇氣,可改變不了什么。”

  他再度伸出手指,指尖處,有著極為可怕的源氣匯聚而來,引得空間崩裂。

  不過,就在天圣殿準備下殺手的瞬間,這虛無空間中,忽有憤怒的獸吼之聲咆哮而起,下一瞬,一道金光巨影出現在了天圣殿的上方。

赫然便  是化為戰斗形態的吞吞。

  吞吞咆哮之間,那利爪狠狠的撕裂而下,爪上有著黑光纏繞,引得空間震顫。

  天圣殿殿主雙目微瞇,另外一只手掌猛的洞穿虛空,直接是狠狠的掐住了吞吞的咽喉,吞吞的利爪撕裂過他的手掌,留下了一道道細微的血痕。

  “嗯?”天圣殿殿主驚咦一聲,在他的感知中,眼前的吞吞也不過只是神府境的實力,但卻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點傷痕,雖說這傷痕微不足道,但也足以說明其不凡之處。

  “倒是一頭好畜生,正好帶回去看門。”天圣殿殿主一笑,隨手一抖,便是將吞吞重重的摔在了遠處。

  而就在他將吞吞摔出的那一瞬,虛空似乎是微微一震,一抹鎏金光芒悄無聲息的掠來,直指天圣殿殿主眉心之間。

  當那一抹鎏金光芒出現時,天圣殿殿主便是有所察覺,他雙目微瞇,眼中掠過一抹驚疑之色,因為在那一抹鎏金光芒上,他察覺到一種神秘的波動。

  那種波動,不知為何,竟然連他都是心悸了一瞬。

  鎏金光芒暴掠而過。

  天圣殿殿主雙指夾在了面前,將那一抹鎏金光芒死死的夾住,鎏金光芒在其指尖震顫,仔細看去,其中仿佛是一滴如血液般的東西。

  天圣殿殿主面無表情,雙指間源氣噴涌,將其化為虛無。

  他摸了摸眉心處,那里竟是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血孔。

  “有意思。”

  天圣殿殿主眼眸陰沉下來,他看向了下方石梯的盡頭處,只見得那里,一名嬌軀修長的女孩,正眼眸冰冷的注視著他。

  “明明沒有源氣波動,但卻如此的危險...”天圣殿殿主眼神陰冷如蛇,眼前的女孩,明明并非是多強大,但修煉多年所帶來的直覺,卻是讓得他內心深處有著一絲不知何來的忌憚。

  “真是奇怪...”

  “不過算了...既然你最危險,那就先解決你吧。”

  天圣殿殿主搖了搖頭,他伸出手指,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磅礴的源氣凝聚而來,化為一柄源氣光刃,那光刃顫動間,連虛空都被震裂。

  源氣光刃微微一震,直接是詭異的消失于原地,再度出現時,已至夭夭的前方。

  光刃在夭夭的瞳孔中急速的放大,她銀牙輕咬,這同樣是她第一次遇見如此強大的敵人。

  以她此時的狀態,還真是難以應付。

  可...真要逼到最后一步嗎?

  夭的眸子中,掠過掙扎之色。

  不過,就在那光刃疾掠而至時,一道身影,卻是突然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宛如一座厚實的大山。

  那是周元!

  在夭夭那微微的愣神間,那一抹光刃,直接是洞穿了周元的身軀,大半的光刃,從其胸膛處穿透出來,血霧噴薄。

  血霧沾染到夭夭潔白俏麗的臉頰上,令得她出現了一些呆滯。

  她望著面前面朝著她,以背去硬接了這一記光刃的周元,紅唇在此時微微顫抖。

  周元也是低頭看了一眼穿透胸膛的光刃,然后抹去嘴角的血跡,他望著眼前的女孩,嘴角泛起一抹苦澀:“真是對不起,把你也拖到這險境中來了。”

  “雖然一直都知道你比我強...”

  “不過當初我答應過蒼淵師父,如果有一天我無法阻攔別人傷害你,那么最起碼...他總得先從我的尸體上面踏過去。”

  夭夭眼眶似乎是在此時變得紅了一些。

  周元忍著胸膛處傳來的劇痛,嘶啞的道:“是不是覺得很沒出息?我知道...我太弱了。”

  夭夭搖頭。

  后方,吞吞發出暴怒的咆哮聲,不過天圣殿殿主隨手一拍,一只源氣巨手狠狠的拍下來,將吞吞死死的鎮壓。

  天圣殿殿主望著下方的周元與夭夭,笑道:“真是感人的一幕。”

  “也罷,今日我就心善一點,讓你二人,當一個同命鴛鴦吧。”

  他袖袍一揮,只見得無數源氣光刃在其面前形成。

  下一瞬,光刃洞穿虛空而出,直指下方的兩人。

  感受著后方那毀滅之力的涌動,周元也是苦笑一聲,然后他顫抖著伸開手掌,將夭夭護在身后,這是他唯一所能夠做的事情。

  而夭夭凝望著他,冰涼的小手輕輕的撫摸著周元著染著血跡的臉龐,修長的睫毛上有著一滴晶瑩顫抖著順著臉頰滑落。

  “周元,你在我心中,可是一個英雄呢...”

  她腳尖微微踮起,然后便是在周元那放大的瞳孔中,輕輕的吻住了他的嘴唇。

  那一抹如玉冰涼,令得周元心尖一顫。

  “周元...這些年,謝謝你了。”

  有著輕微的聲音,在此時傳出。

  再然后,周元便是眼瞳陡然緊縮的見到,夭夭那光潔的眉心處,神秘的封印光紋,仿佛是在此時,漸漸的崩裂。

  她的封印,解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