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零一章 龍凰相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父王,你可還記得母后是怎么死的”

  陵園中,身穿紅衣的女孩,幽冷聲音淡淡的響起,仿佛是帶著一些寒意,令得陵園愈發的寒冷了。

  武王聽到此言,也是愣了一下,他的面龐微微波動,旋即強笑道“武瑤,都這么多年了,你怎么還提起此事”

  “你應該也知曉,那只是一個意外,本王并不想的。”

  他的眼中,掠過一絲陰霾之色。

  武瑤面無表情,她那眸子中,沒有絲毫的波瀾,道“那當年父王打算剝離我體內的圣龍之氣,交由武煌呢”

  武王面色更加的不自然,當年武瑤遲遲未能覺醒體內的圣龍之氣,在他看來自然是極為的浪費,與其讓她白白揮霍,自然是不如剝離出來。

  “就算剝離了你的圣龍之氣,也不會傷你性命,頂多只是無法修煉而已。”武王辯解道。

  武瑤平靜自語“然后永遠禁錮于王宮內,未來由武煌將我掌控嗎”

  她的眼眸中,掠過一絲深深的厭惡,道“他那惡心的想法,怕也是有著父王的推波助瀾吧”

  武王面龐僵硬,他如何不知曉武煌對武瑤的那種有些畸形的占有心理,但他的確沒有阻止,因為在他看來,這反而是能夠成為激勵武煌的動機。

  尷尬的同時,武王又不由得有些惱怒,以往的武瑤,可從不敢與他說這些話,或者說將這些心思藏在最深處,而如今,卻敢如此駁斥于他。

  “武瑤,我畢竟是你父王,你這前往混元天數年,是覺得翅膀硬了嗎”武王怒聲道。

  武瑤淡淡的道“其實我本不想回來,因為這里真的讓人感到厭惡,但我當年在母后墓前許了愿,如今總是要來將其實現。”

  武王眼神驚疑不定“你想做什么”

  武瑤玉手緩緩的抬起,只見得其玉掌間有著黑色的雷光在跳躍,下一瞬,無數黑色雷光爆發而出。

  黑色雷光呼嘯,直接是鋪天蓋地的對著王宮以及整座大武都城轟擊而下,頓時間,大地震動,有著火焰沖天而起。

  “武瑤你放肆”武王震怒,暴喝道。

這逆子,竟然敢焚燒王宮與都城  火焰在升騰,宛如一場煙花,武瑤凝視著那些沖天之火,絕美的容顏猶如雕像一般,紋絲不動,冰冷而無情。

  武王氣得神魂激烈的波動,旋即他咬牙道“寶蓮泥是被你拿了嗎給我”

  武瑤玉手一握,有著一個玉瓶出現,玉瓶內,可見暗紅色的泥土在緩緩的蠕動,她盯著此物,紅潤嘴角掀起一抹冰冷之意。

  “轟”

  黑色雷光爆發,瞬息之間,就將那玉瓶以及其中的寶泥摧毀得干干凈凈。

  武王呆了下來,片刻后,目眶欲裂,咆哮道“武瑤你該死”

  他氣瘋了,神魂猛的呼嘯而下,一掌便是對著武瑤狠狠的拍下,震怒之下,顯然是殺機涌動,絲毫未曾留手。

  然而面對著他充滿著殺意的掌風,武瑤修長玉指輕輕一彈,一抹黑雷暴射而出,與那武王神魂相撞。

  驚雷響徹,武王頓時爆發出慘叫之聲,神魂當即崩裂了一片,狼狽后退。

  “父王這是打算再殺我一次嗎”武瑤道。

  武王神魂激烈的顫動著,越來越虛幻,那是神魂將要散去的跡象,他面目扭曲,厲聲道“武瑤你這逆子,你想要弒父不成”

他怎么都沒想到,武瑤此次回來,竟然不是來幫他的,反而是要來殺他  以前在大武時,武瑤從沒有顯露出絲毫對他的恨意,如今想來,武王卻是有些不寒而栗,顯然,武瑤這些年都是在深深的隱藏自己,因為那個時候的她,還沒有與武王叫板的資格。

  可如今,她變得很強了,已經不再需要那些偽裝。

  望著立于陵墓之前的紅衣女孩,武王感覺到了濃濃的寒意,或許,從王后死的那一天,武瑤就將這道仇恨,深深的記在了心中。

  “武瑤,瑤兒,當年是父王的錯,但這些年,父王對你何曾差了”武王眼神變幻,最終放低了姿態,因為他感到了恐懼。

  眼下,只能先穩住武瑤,只要保得性命,未來自有算賬的時候。

  然而,面對著他的低姿態,武瑤只是輕聲道“父王,你去陪母后,好嗎這些年她一人,真的很寂寞。”

  武王怒吼道“武瑤,你真的瘋了”

  武瑤怔怔的望著他,眼眸最深處,掠過一絲哀傷之意“父王,這武家還有人沒瘋嗎而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就的。”

  她抬起玉手,黑色的雷光自指尖閃爍,跳躍。

  武王驚駭欲絕,神魂瘋狂后退,想要遁逃。

  然而武瑤手中的黑色雷光猛的暴射而出,宛如雷霆鎖鏈一般,直接洞穿虛空,將那武王的神魂纏繞,捆縛。

  武王瘋狂掙扎,卻是無法掙脫。

  而就在此時,這大武都城上空有著一道急促的破空聲響起,一道光影從天而降,直接是落到了王宮深處的陵園中。

  光影現出身來,正是一路追殺武王的周元。

  當他落到陵園時,第一眼便是見到了武王被黑色雷電捆縛這一幕,當即就愣了愣,緊接著,他的目光抬起,看見了陵墓之前的紅衣女孩。

  此時的紅衣女孩也是抬眸看來,兩人目光對視,眼瞳皆是微微一縮。

  那一瞬,似有驚雷自兩人天靈蓋鉆入,令得兩人心臟都是不約而同的一悸,那種感覺,宛如山林之間,獅虎宿敵相遇。

  周元盯著那容顏絕美的紅衣女孩,面色凝重,緩緩開口“武瑤。”

  雖從未見面,但在見面的那一瞬,周元就知曉了她的身份。

  “周元。”武瑤狹長鳳目也是微微一瞇,道。

氣氛寂靜了數息,周元便是眉頭微皺的望著眼前這一幕,有些搞不清楚情況,這武瑤,怎么像是在對武王出手  “哈哈哈”

  而此時,武王卻是忽的大笑出聲,笑聲凄涼絕望“凰不見龍,見之武亡,哈哈,這預言,還真是半分不誤啊。”

  “本王原本以為那龍凰是說武瑤,武煌,如今來看,卻是你二人,哈哈”

  武瑤目光轉回武王,鳳目漸漸的閉攏,輕聲道“父王,請隨母后而去吧。”

  聲音落下,她玉手猛然一握,那纏繞著武王的黑雷鎖鏈便是陡然收縮。

  黑色雷光,瘋狂的對著武王的神魂侵蝕而去。

  絕望之下,武王也是慘笑出聲“哈哈,沒想到,真沒想到,我武玄最終竟是落個被子弒的下場,哈哈,武瑤啊武瑤,我真是小瞧你了”

  “我謀劃多年,最終反而是你二人來到了最后”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武瑤,你可知我武家那最后一則預言”

  “龍凰斗,噬者生”

  “哈哈,你二人之斗,方才是宿命,最是精彩,不過可惜,終有一人被噬,哈哈,不管是誰,總算是一場好戲,所以本王在那下面,等著你們”

  他的聲音,透著濃濃的怨毒之意。

  黑雷爆發,武王的神魂,也是在這一刻,轟然碎裂。

  一代武王,謀劃多年,卻終是落得如此結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