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九十六章 斬武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周元身披銀甲,踏水而立,銀甲之外,還有著神秘的光影覆蓋,自背后伸展出兩道光翼,而如果看得仔細的話,還能夠發現,在那銀甲上面,流動著蒼黃色彩。

  驚天般的源氣,自他的體內散發出來,攪動著巨浪。

  而那來自雙方的無數道視線,便是帶著濃濃的震撼,停留在他的身軀上。

只因此時的周元,氣勢太過的強盛,即便是那踏入神府境中期的武王,似乎都是隱隱的被壓制了下去  “殿下真是無敵之姿。”

  城墻上,衛滄瀾望著那身披銀甲的身影,忍不住的出聲,他猶自還記得,當年齊王叛亂時,周元便是力挽狂瀾,那時候的他,似乎也是如眼前一般,身披著銀甲。

  只不過,當年的周元,實力遠沒有現在來得強大。

  其他的將領,也是紛紛點頭,眼神中透著敬畏,此時周元展現出來的實力,簡直讓人心驚。

  他們出言贊嘆,周擎則是忍不住的欣慰大笑,那眼中滿是濃濃的自豪之意。

  “那武王以為奪了元兒的圣龍之氣,便會令得他一蹶不振,可事實告訴他,我周家圣龍,可沒那么容易就被他廢掉”

  此時的周擎,意氣風發。

  而在周擎喜笑顏開的時候,天空上的武王,面色卻是陰沉到了極致,他死死的盯著下方那身披銀甲的身影,嘴角忍不住的有些抽搐。

他能夠感覺得出來,周元似乎是同時施展了數道源術,如果他沒料錯的話,那都是天源術,甚至都比他所施展的赤龍印品級更高  不然的話,不可能會有如此威能。

  這讓得武王心中有著一種悲憤之意,他那赤龍印,乃是傾盡了所有的力量方才得來,但即便如此,也只是中品天源術而已。

可如今,周元這渾身所施展的源術,哪個低于此  所以,就算周元的源氣底蘊略不及他,可憑借著這些強大的源術,依舊是能夠將他逼得狼狽無比。

  望著那銀甲身影,武王的心中,也終于是有著一絲不安升起。

  而在武王心緒翻涌時,那下方的周元,身后光翼猛的一扇,巨浪卷起,而他的身影卻是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武王面色一變,身形暴退。

  不過他身影剛退,一道光影便是出現在了其前方,斑駁的黑色大筆裹挾著可怕的力量,直接刁鉆狠辣的直指要害暴刺而來。

  武王手中金色長劍急忙全力迎上。

  金鐵之聲響徹,火花濺射,而武王面色卻是大變,因為他感覺到一股兇悍無匹的力量排山倒海般的涌來,那握住劍柄的手掌瞬間就被震裂了虎口,鮮血流淌,身影狼狽的倒射而退。

此時的周元,催動了玄圣體,太玄圣靈術,地圣紋那一重重力量的增幅下,每一擊的威能,都超過了一百五十萬源氣底蘊的強度  所以就算武王踏足了神府境中期,竟依舊是被周元死死的壓制。

  周元此時下手毫不留情,力量毫無保留的爆發,鋪天蓋地的筆影呼嘯而出。

  而武王則是瘋狂的抵御,他嘴中怒吼陣陣,但卻是毫無作用,他的身影不斷的后退,鮮血順著劍身流淌下來。

  極為的狼狽。

  下方的大武軍隊,已是在此時有些騷亂起來,一些太初境的將領,也是紛紛變色,一股不安的感覺,籠罩心頭。

誰都沒想到,即便武王踏入了神府境中期,竟然依舊敵不過那大周的殿下  天空上,筆與槍,再度硬碰。

  “萬鯨”

  周元低沉暴喝,只見得那天元筆之外,竟是在此時浮現了諸多古鯨虛影,那黑筆揮下,連空間都是隱隱出現了裂痕。

  火花暴射,武王面色一白,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身軀狼狽的墜落下去,在那洶涌的江面上滾出了上千丈的距離。

  周元凌空而立,銀甲下,一對冷冽的眼神鎖定狼狽到極致的武王,淡漠的聲音響起“武狗,當年你奪我圣龍之氣時,可曾想過今日”

  武王滿臉鮮血,猙獰無比,他咆哮道“本王最后悔之事,便是當初奪了你圣龍之氣后,未能一掌將你拍死在那祭壇之上”

  他的確是悔到了極致,當年奪了圣龍之氣后,他便是志得意滿到了極致,以為一切已定。

  可誰能想到,十數年后,那個幾乎被他廢掉的嬰兒,不僅沒有死去,反而是成長到了今天這種地步。

他們武家多年的謀劃,可謂是毀于一旦  周元淡淡的道“竊賊終歸是賊,難成大器。”

  他的身影,化為光影暴射而下。

  武王體內源氣爆發,身影也是急急后退。

  虛空震蕩,鋒利的筆影暴刺而過,直接是以一種無可躲避的速度,掠過了武王一臂。

  武王慘叫出聲,鮮血濺射間,一只手臂沖天而起。

  “這是你欠我父王的一臂”

  周元眼神凌冽如刀,一步踏出,那筆影如龍,直接是自武王胸膛洞穿而出。

  “這是你害我母后壽元大降”

  武王慘叫,渾身鮮血,瘋狂而退。

  鋒利的筆影籠罩,快若閃電,直接是自武王身軀上劃過,猙獰的血痕,幾乎將武王一分為二。

  鮮血自周元的眼前劃過。

  “這是你害我自小苦受怨龍毒之折磨”

  武王身軀慘烈,他的眼睛也是一片通紅,猛的死死抓住天元筆,獰笑道“小崽子,當年你們沒本事,活該被本王殺得如喪家之犬”

  周元漠然道“那又如何,其實若非你給我造成的這些磨難,說不得我也沒有今天。”

  沒有那些自小的苦難,若是一路順利下去,如今的周元,說不定也只是在這蒼茫大陸上坐井觀天,如這武王。

  武王面龐扭曲,暴怒道“小崽子,你得意什么,想要殺本王,那你也要和本王陪葬”

  他的身軀中,忽然在此時爆發出萬道光芒。

肉身自爆  恐怖無比的源氣波動,在此時轟然爆炸,巨大的斷龍江,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撕裂,形成巨坑,江水一時間難以倒流。

  周元的身影倒飛了出去,在那江面上跌落,狠狠的摔下。

  噗嗤。

  一口鮮血從他的嘴中噴出,銀甲上也是有著裂痕若隱若現,旋即銀甲消散,他抹去嘴角的血跡,眼神冰冷的望著那武王自爆的地方。

  “如果你真敢自爆,那我還敬你有點血性,不過可惜,卻只是用來逃命,此時的你,才是喪家之犬”

  他眼神冷冽的望著血霧彌漫的地方,只見得那里,一道無形的神魂暴射而出,兩輪神府光環將其環繞,以一種難以形容的速度破空而去。

  那是武王的神魂。

  “周元,此仇不報,本王誓不為人”

  “來日本王定要血洗你大周”

  武王怨毒的咆哮聲,回蕩天地。

  “大武,撤”

  當武王那尖嘯響徹時,斷龍江上,那連綿不斷的大武軍隊的陣勢,在此時徹徹底底的崩潰。

  到得此時,誰都知曉,這一場大武傾盡國力的伐周之戰,已是宣告破碎。

  此刻的大武,兵敗如山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