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一十五章 池雷,柴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地間,無數道驚愕的目光望著那自山壁陰影中緩步走出來的年輕身影,待得他們看清楚后者時,頓時面色變得極為的精彩起來。

  “那是誰?是蒼玄宗隱藏的殺手锏?”

  “嗤,什么殺手锏啊,那家伙叫做周元,是蒼玄宗圣源峰的首席。”

  “一個首席…也敢在這種場合露面?他是嫌死得不夠快嗎?”

  “據說這周元實力不錯,在此次的玄源洞天中表現不凡呢。”

  “那也要看對手是誰啊…如今這里有著兩位圣宮圣子,他這般實力,胡亂摻和,簡直就是找死…”

  各方的人馬都是竊竊私語,不過他們的神色皆是有些古怪,顯然都是認為在這種局面下,一位首席突然摻和進來,實在是有些滑稽。

  “喂,你們那位朋友,膽子有點大呢。”宮婉玉手搭在眼簾上,眺望著那道身影,然后沖著一旁的左丘青魚與綠蘿輕輕撇了撇紅唇。

  百花仙宮其他的圣子也是螓首微點,她們對于周元倒是有所耳聞,不過如今來看,似乎是有些拎不清自身的實力啊。

  在這種局面,一位首席胡亂摻和,最終只能是自取其辱,平白丟了蒼玄宗的顏面罷了。

  左丘青魚與綠蘿面面相覷,美眸中也是有些擔憂浮現,她們都見識過周元的實力,這在各宗首席間,幾乎是小無敵般的存在。

  可眼前這種層面能夠出手的,只有圣子級別。

  周元的實力固然很強,但跟圣子間的差距,根本沒那么容易就彌補吧?

  “周元,周元應該是打算拖延時間。”綠蘿想了想,辯解道:“對方有兩位圣子闖入,憑那趙燭根本不可能阻擋,只要他能夠拖住一些時間,說不定趙燭就能夠打敗那位圣子。”

  宮婉玉手頂著光潔玉潤的下巴,微笑道:“想法倒是不錯,但有一點你卻是要說錯了,那池雷在圣宮十六位圣子中,排名十二,而趙燭,在蒼玄宗十大圣子中,卻是最后一名…”

  “所以就怕那周元拼了命的堅持,最終也只能絕望的雙雙落敗。”

  綠蘿聞言,大眼睛之中的憂色也不由得變得更濃了,有些說不出話來。

“眼下這般局面,蒼玄宗已是落入下風,接下來,就看  楚青要如何取舍了…”宮婉也是有些惋惜的道。

  取舍的話,無非便是放棄獨占這座七彩寶地,讓得圣宮也來咬上一口,但以圣宮的那種霸道性子,到時候恐怕還會得寸進尺。

  如此一來,反而令得蒼玄宗顏面損失更大。

  畢竟前些時候,圣宮也開辟出了一座七彩寶地,可最終的結果是,其他宗門都未能在其中占到絲毫的便宜,所以這兩者相比的話,高低立見。

  谷口之上。

  趙燭望著那走出來的周元,面色也是微變,怒聲道:“滾開,這里不是你能插手的!”

  雖然他對于周元也是百般看不順眼,但眼下這種局面,周元如果被那柴嬴斬殺的話,對于蒼玄宗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柴嬴見狀,輕笑一聲,道:“既然逞了英雄站了出來,哪還能又縮回去?”

  “池雷,那趙燭交給你了。”

  柴嬴揮了揮手,然后便是面帶微笑的盯著周元而去,那自其體內升騰而起的源氣,也是在此時變得越來越狂暴。

  一股淡淡的殺意,彌漫開來。

  趙燭見狀,面龐陰沉,就要出手,不過他還未曾有什么動作,便是感覺到前方有著雄渾的源氣攻勢暴射而來,帶起音爆陣陣。

  趙燭不敢怠慢,袖袍一揮,便是有著鋒銳劍氣呼嘯而出,將那籠罩而來的源氣攻勢盡數的抵御而下。

  他眼神陰翳的盯著前方,只見得那里池雷沖著他咧嘴笑了笑:“趙燭,待在這里不要動,不然的話,今日吃苦頭的只會是你。”

  趙燭深吸一口氣,寒聲道:“那你就來試試!”

  聲音落下的瞬間,他身影已是暴射而出,劍光呼嘯,直接是對著那池雷發動了攻勢,眼下的局面,周元那里已是顧不得了,只能希望那小子命大,不至于三兩下就被弄死。

  他這邊盡全力的與這池雷斗一斗,試試能否找尋機會取勝,再去救場。

  “哈哈,早就想要領教一下蒼玄宗劍來峰的劍源氣了。”那池雷見狀,大笑一聲,掌心間源氣如悶雷響起,下一刻,也是攜帶著滔滔源氣,暴射而出,直接是與那趙燭沖撞在一起。

  轟轟!

  雙方戰成一團,谷口之上,也是變得激烈起來。

  在那遠處的后方源氣肆虐時,那柴嬴則是慢悠悠的走向周元,他的唇角帶著玩味的笑意,一步一步的走出,攜帶著莫大的威勢。

  一股壓迫感散發出來。

  如果換做尋常的首席弟子,恐怕這般威勢,根本就不用他出手,就能夠將其逼迫得直接跪下。

  顯然,柴嬴也打算在那各方宗門的注視下,以最為屈辱的方式,將周元解決掉。

  周元立于原地,他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那自四面八方涌來的強悍壓迫,在那等壓迫下,連空氣都是變得凝滯起來。

  周元的雙目微瞇,看了那一步步走來的柴嬴一眼,也是知曉了后者的意圖,這家伙,顯然是打算以源氣威壓,讓得他無法承受,直接跪下去。

  這柴嬴的源氣,的確是強悍雄渾,若是換做其他首席,恐怕還真是無法堅持。

  但可惜…

  他周元,卻不在這一列之中。

  周元的面色平靜,金色的源氣,在此時自其體內緩緩的升騰而起,宛如金色的光焰一般,而其體內的血肉,也是在此時震動起來。

  那種來自外部的強大壓力,直接是在此時,漸漸的消退。

  他的源氣底蘊,的確不及柴嬴,但他還擁有著肉身之力,兩者疊加,柴嬴試圖憑借源氣威壓就將他壓制得跪下,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周元的身軀,依舊筆直如槍。

  柴嬴的腳步停了下來,他有些訝異的盯著周元,顯然是沒想到后者竟然對他的源氣威壓毫無反應。

  “呵呵,倒是有些意思,難怪有膽子敢站出來逞英雄。”

  柴嬴微微一笑,道:“原本只是想讓你跪下便行了,但眼下來看,可能還是需要我親自動手,你說,待得我將你雙腿打斷后,你還能站直嗎?”

  話到最后,他的眼神,已是陡然森然。

  下一刻,驚人的黑金色源氣,猛然自他的天靈蓋沖天而起,威勢震天,在其身后,連片的星斗,蔓延開來。

  此時的柴嬴,氣勢滔天,他的目光睥睨而俯視的盯著周元,雙臂抱胸,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