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三十六章 周元參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夭夭清澈悅耳的聲音傳開,也是引得周圍眾圣子一怔,然后眉頭便是微微一皺,這里的戰斗層次不低,周元雖然是首席,并且之前還戰勝了百里澈,但說實在的,跟眾圣子相比,周元的底蘊還是弱了一些。

  理論而言,這里的戰斗,周元并沒有資格插手。

  “哼,一個首席弟子,你也太高看了一些!”趙燭怒笑道,若非是忌憚夭夭以及一旁虎視眈眈的吞吞,恐怕先前夭夭說他蠢那話,他必然是忍不了。

  孔圣也是淡淡的道:“夭夭師妹,這萬丈水獸可還沒解決呢,沒必要急著將心思打到其源髓上面去吧?”

  他言語倒是狠辣,直接是夭夭的行為定義為試圖讓周元也在萬丈水獸源髓上面分一杯羹,如此吃相,必然為其他圣子所不喜。

  李卿嬋,葉歌這些熟悉夭夭的圣子,倒不會如此之想,而呂驚神那些之前與夭夭并未交際的圣子,雖然并未出聲,眉頭卻是皺了皺。

  “既然如此,那就當我什么都沒說吧。”夭夭那絕美的玉顏上充斥著淡漠,也沒有多說的意思,道:“吞吞,走吧。”

  她竟是就打算直接撤走了。

  她的性子本就比較淡泊,這蒼玄宗內除了周元與吞吞外,其余者她并沒有太過的感情,所以就算是放任七峰團滅,她心中都不會有半點的波動。

  其他圣子見到她如此行事,也是愣住,顯然沒想到夭夭行事如此的殺伐果斷,這種局面,都能說走就走。

  李卿嬋連忙上前拉住夭夭,她可是知曉后者的性子,還真是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孔圣師兄,趙燭師弟,夭夭既然會這么說,那自然是有著她的道理,眼下局面已成僵局,莫非你二人還有什么辦法不成?”李卿嬋美眸投向孔圣二人,沉聲道。

  葉歌也是笑道:“成與不成,也得事后才知曉,周元師弟進入蒼玄宗后也是屢創奇跡,雖說讓他來試試的確有些匪夷所思,但萬一又出現奇跡了呢?”

  其他圣子此時也是回過神來,夭夭與吞吞也算是主力輸出,如果他們真撤了,那他們面對萬丈水獸的壓力就更大了。

  當即他們也是紛紛出言,表示贊同。

  一時間只有孔圣與趙燭面色陰翳,只能憋悶的一句話都不說,他們也沒想到夭夭如此跳脫,說撂挑子就撂挑子。

  “夭夭,既然你說周元有辦法,那你就將他叫來試試?”李卿嬋美目看向夭夭,問道。

  夭夭螓首微點,心念一動,便是有著一道神魂之力遠遠的傳向周元。

  而正在戰斗中的周元,收到這神魂傳信,也是有些驚愕,微微猶豫,便是對著身邊的隊伍吩咐了一聲,身影升空而起,在那無數道疑惑的目光中掠向了遠處高空上的眾圣子。

  隨著周元接近,眾圣子有些審視的目光也是投射而來,一些熟悉還罷了,類似呂驚神,陽紫霄這些并未與周元打過交道,只是聽過其名的圣子,則是上上下下的打量著他,似乎想要看出他究竟哪來的本事,能夠摻和這種級別的爭斗中。

  “怎么回事?”周元對著眾圣子抱了抱拳,然后目光看向夭夭。

  李卿嬋修長玉指指了指遠處那頭萬丈水獸,直接明了的道:“那頭萬丈水獸衍變出了一種手段,名為“龍涎真水”,防御極強,并且能夠連通源池,自身源氣源源不斷,我們聯手也是有些難以打破,但夭夭說,你能打破?”

  話到最后,連她都是猶豫著看了周元一眼。

  其他的圣子,也是將目光聚焦在周元的臉上。

  周元也是微怔,他看了看夭夭,然后面色平靜,從容不迫的道:“原來那暗黃水衣叫做龍涎真水么?”

  眾圣子瞧得他這幅模樣,倒是有些驚訝,難道周元還真有這種本事?

  “倒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我得先和夭夭商量一下。”周元微微一笑,然后便是拉著夭夭走向一旁,手掌一揮,源氣將兩人籠罩,防止聲音傳出。

  源氣光罩布下,周元臉龐上的從容頓時垮了下來,苦笑道:“你搞什么東西呢?連你們這么多圣子都打不破那龍涎真水,你指望我?”

  夭夭倒是饒有興致的瞧著周元變臉,道:“你先前不是表現得很自信嗎?”

  周元撇撇嘴,道:“那些人一臉懷疑,我能表現出一點不確定嗎?特別是那孔圣和趙燭,就盯著我挑錯呢。”

  事已至此,表現得失措讓人嘲笑,還不如裝作鎮定從容呢。

  而且既然夭夭會將他叫來,雖然他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作用,但想必夭夭自有謀劃。

  果然,夭夭美眸投向遠處的萬丈水獸,道:“那龍涎真水的確很麻煩,不過那種麻煩是對于其他人而言,可對于你來說,卻并算太大的麻煩。”

  “為何?”周元疑惑的問道,他之前也看見了,連眾圣子聯手,一時間都無法打破那龍涎真水。

  “龍涎真水,乃是那水獸從源龍脈灌注進入源池的龍氣中凝煉而成,其本質,是因為有著龍氣的存在,所以方才會具備如此威能。”

  “天地之間,龍氣萬種,但卻同根同源,我說別人只能以蠻力打破龍涎真水,而你卻不用,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為你體內所蘊含的圣龍之氣。”夭夭紅唇微啟,緩緩的道。

  “圣龍之氣…”周元微感恍然,原來如此。

  “那我要怎么做?”

  “萬丈水獸雖誕生了一些靈性,但終歸還算不得是生靈,智慧有限,只要你找尋機會,將一絲圣龍之氣侵入那龍涎真水中,自然會令其產生變化,而龍涎真水也會在那一時間失效,只要我們抓住機會,便能徹底將其重創。”夭夭微笑道。

  周元聞言,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還好,聽起來并不算特別的困難。

  “那就這樣做吧。”周元點點頭,如果不解決掉這萬丈水獸的話,他們所有人都將會空手而回,這顯然不符合周元的預想。

  所以能夠出一份力,他自然也是義不容辭。

  “出手是要出手的,不過好處也得拿夠。”夭夭悠悠說道。

  說完,她便是踏出源氣光罩,周元跟在她身旁。

  “商量好了?究竟行不行?”趙燭冷眼看來,眼神中充滿著懷疑。

  “龍涎真水交給周元便可。”夭夭說道。

  其他圣子聞言,雖然還是有些驚疑,但顯然是松了一口氣,夭夭既然敢這么有底氣,應該是有幾分把握的吧?

  “不過…”夭夭的聲音忽的一頓。

  “如果周元真的破解了龍涎真水,那當算是最大貢獻,所以最后我們也斬殺了萬丈水獸的話,那其源髓,周元應分三成。”她美目看向眾圣子,緩緩的道。

  “三成?!”

  而此言一出,眾圣子皆是微驚。

  要知道這里加上夭夭與吞吞的話,便是有十二人要分源髓,平均下來一人都不到一成,而如今周元一來,竟然就要分三成?!

  趙燭更是面色鐵青,忍不住的厲喝出聲。

  “你簡直就是癡人說夢,他一個首席,哪來的資格吃三成下去?也不怕被撐死?!”

  “我不同意!”

  (今日兩更。

  今天兩更順序發錯了,尷尬,等會找編輯看看能不能改回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