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章 請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夜色微涼,宛如薄紗般籠罩在天地間。

  當夭夭踏著月光從靈紋峰回到洞府時,便是見到洞府內的石桌上擺滿了豐盛的佳肴,她眸光掃了一眼,發現都是一些清淡食物,正是她平常所喜好。

  在那石桌旁,周元笑瞇瞇的看著他,殷勤的道:“夭夭姐,你總算回來了,快坐快坐。”

  夭夭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優雅入座,道:“無事獻殷勤,你想做什么?”

  周元頓時露出尷尬的神情,道:“這話就太難聽了吧。”

  夭夭卻是不理他,修長玉手持筷,隨意的淺嘗了一下,紅唇泛著微光,頗為的誘人,懶洋洋的聲音,從中傳出:“真沒事?”

  周元輕咳一聲,道:“夭夭姐對那源池祭有沒興趣啊?”

  今日那百里澈前來,算是擺明了劍來峰此次要用他們圣源峰來解氣,而周元這般脾氣,自然不可能順著他有半點服軟的可能。

  雙方撕破了臉皮,所以在那場源池祭上,劍來峰也必然會施展一些手段,來讓得他們圣源峰難堪。

  周元如今剛成為圣源峰的首席弟子,如果不能在源池祭上保證他們圣源峰弟子的一些機緣的話,那無疑會讓很多人失望,從而對他擔任首席產生一些質疑。

  周元對這個首席位置自然是沒什么好留戀的,但他卻有些見不得劍來峰的跋扈。

  不過雖說周元極為的硬氣,但他也不得不面對一些現實,那就是圣源峰的整體實力,的確是太弱了一些。

  區區兩脈,連其他峰十分之一數量都比不上。

  而且,他們圣源峰,只有他一個首席弟子撐門面,圣子就更加不可能了。

  這種頂尖的力量,也是極為的單薄。

  所以,周元如果不想圣源峰在源池祭中表現太差的話,那就必須增強己方力量,而他想來想去,顯然沒什么力量比夭夭還實在的了。

  雖說基礎力量還是太過的薄弱,但只要能夠將夭夭拐進源池祭,那他也就不用忌憚對方的圣子了,這會令得他少掉許多的忌憚。

  “原來是為了這事。”夭夭似笑非笑的看了周元一眼。

  其實今日在靈紋峰,她就聽說了一些消息,畢竟劍來峰上上下下的怨氣,誰都感受得到,而偏偏在此時,沈太淵還將陸宏一脈趕出了圣源峰,這無疑更是火上澆油。

  而源池祭上,本就是各峰間的競爭,所以劍來峰定會抓住這個機會,狠狠的教訓圣源峰,將心中那口惡氣給散發出去。

  這種事,恐怕連靈均峰主都知曉,雖然他沒有直言支持,但也沒有喝斥,這本身就是一種默認的態度。

  顯然,靈均峰主心中也是有氣。

  而其他幾位峰主此次也吃了劍來峰的修煉資源,倒也不好再多說什么,所以這看起來,沒有依靠的圣源峰,此次怕是難逃劍來峰的教訓。

  周元點點頭,期盼的盯著夭夭。

  而夭夭則是貝齒輕輕咬著筷子,旋即淺淺一笑,道:“那源池祭,我倒是沒什么興趣。”

  以她的性子,顯然還是更喜歡泡在那靈紋殿或者洞府內研究源紋,而那源池祭,各峰競爭爭斗,想必又是一遭亂事,麻煩得很。

  周元臉龐一僵,愁眉苦臉,如果夭夭不愿意去的話,那他就還真要有點頭疼。

  夭夭不去看周元,只是小口小口的吃著,好半晌后,方才心滿意足的停了下來,站起身來,瞧著愁苦的周元,唇角微彎。

  “雖然我對那源池祭不感興趣,不過念在你之前沒有搬洞府的表現下,我到時候就勉為其難的去一趟吧。”

  周元聞言,頓時驚喜的抬頭:“當真?”

  夭夭戲謔的道:“沒辦法,若是不去的話,光靠你,怕是會被那劍來峰的兩位圣子虐得灰頭土臉。”

  周元面色一黑,道:“當我怕他們不成?”

  這個時候,就算是嘴硬,那也不能服軟。

  雖然理智讓周元知曉,現在的他,的確跟圣子還有些差距。

  夭夭也不揭破周元的強裝面子,漫步來到溪旁那一株桃樹下,在那吊籃上坐下,輕輕的搖晃,道:“不過就算是我去了,也只會對付劍來峰的兩位圣子,這并不能彌補圣源峰的根基薄弱,所以最后如何,還得看你的本事。”

  “最起碼…劍來峰的那位首席弟子,怕會是你的勁敵,能夠在天才云集的劍來峰殺出來,奪得首席之位,那百里澈,可不簡單。”

  周元面色微凝的點點頭,雖然他不喜歡那百里澈的倨傲,但也不得不說后者有著這種傲氣的資本,袁洪在劍來峰,雖然也算是前列,但跟百里澈相比,無疑是有著差距。

  所以在百里澈看來,周元打敗袁洪奪得圣源峰的首席,含金量水分太大。

  “可惜那源池是汪洋地形,不然的話,我倒是想要試試“地圣紋”的威力。”周元有些惋惜的說道。

  他在主峰中得到的第二道地圣紋,這些天他已經嘗試過,此紋能夠汲取地之源氣,強化肉身,無比的剛猛霸道。

  只是此紋也有著限制,那必須依靠大地的地形。

  而源池中唯有一些島嶼,在這種地形施展地圣紋,威力將會大降。

  這道圣紋,威能莫測,或許未來當周元實力高深時,能夠解決地形的弊端,但顯然,現在的他,還遠遠做不到。

  失去了這一強力手段,無疑是削弱了周元的戰斗力。

  “那看來這兩個月,你得想辦法提升一些自身實力了,那百里澈雖然看似倨傲,但想必不會是蠢人,他必然會為源池祭上,做出極為充足的準備。”夭夭提醒道。

  周元點點頭,他沉吟了一下,心頭忽然微動,手掌一握,便是有著一個透明的玉瓶出現在手中,玉瓶內,金光綻放,有著光流流淌。

  赫然是周元在那試煉中,依靠神磨印記,碾碎了那金色大日所留下之物。

  對于此物,周元并不認識,所以也不太敢輕易的吸收,如今正好取出讓夭夭觀摩觀摩。

  夭夭接過玉瓶,玉顏上倒是劃過了一抹驚訝之色,微微思索,道:“這,應該是傳聞中的“煉神涎”,一種難得的奇物,對于神魂而言,乃是罕見的大補之物。”

  “在那外面,光是一滴,就能惹得諸多人哄搶,你竟然能搞到這么多…”

  周元神色微喜,道:“那我能靠它將神魂突破到實境后期嗎?”

  “當然可以。”夭夭微微一笑,道:“不過這“煉神涎”本身極為的霸道,還需要調制一番,這就交給我來做吧。”

  “若是調制成功,你只需要其中三分之一,應當就能突破。”

  “而至于剩下的么…”

  她直接是將玉瓶收入袖中,美眸看向周元,悠悠的道:“就當是你孝敬我的吧。”

  周元見狀,只得無奈的撇撇嘴,不過倒也沒什么舍不得,他自身只要能夠突破到實境后期就滿足了,而且以夭夭的性格,如果不是此物對她頗有作用,她也從不會占為己有。

  周元輕吐了一口氣,如果他突破到了實境后期,對于那百里澈,他倒是沒什么好忌憚的了。

  當然,他也不能放松,在這接下來的兩個月間,他得到手的太玄圣靈術,也該開始著手參悟一下了…

  此術若是能夠修成,那百里澈,根本翻不起一絲一毫的浪花。

  (今日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