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八十八章 金色光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望無際的黃色沙漠中,周元立于山丘上,面色茫然的望著安靜的天地間,有點不知所措。

  天空上那一輪散發著金色日光的大日已經被神磨碾碎,原本神魂的灼痛也是消散而去,一切都是顯得極為的和諧。

  周元抓了抓頭,跟先前那一關的艱難比起來,這一次他甚至還沒準備開始,試煉卻已經結束了…

  嗡嗡!

  而在周元苦笑間,天空上,忽有異聲響起,他抬起頭來,便是見到有著金色的光流從天而降,對著他落下來。

  金色光流宛如水流一般,流淌下來,懸浮在周元的面前。

  “這是什么?”周元驚奇的盯著這金色光流,在后者出現的時候,他眉心的神魂似乎是激烈的動蕩起來,散發出了一種極為垂涎饑渴的感覺。

  仿佛,恨不得將后者吞掉。

  周元有著一種預感,如果將這些金色光流吸收吞噬的話,恐怕他那停滯半年時間的神魂境界,將會再度提升。

  直接達到實境后期的境界!

  “這些金色光流,莫非是先前那金色大日被碾碎后所留?”

  周元舔了舔嘴,旋即連忙取出一支玉瓶,將那些奇異的金色光流盡數的灌入其中,這東西他暫時分不清楚來歷,所以最好還是先拿回去讓夭夭看看。

  而且,眼下這里,也不是用來突破神魂境的地方。

  金色光流被裝入晶瑩的玉瓶中,倒是金光燦燦,宛如盛滿了黃金。

  周元小心翼翼的將其收起來,眼中滿是欣喜之色,顯然他沒想到竟然還能夠得到這種意外的收獲…

  而在周元收起了金色光流后不久,這黃沙大漠便是微微的震動起來。

  “試煉山道第二關,過。”

  那漠然宏大的聲音,回蕩而起。

  聽到這個聲音,周元終于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他還真怕因為他搞壞了那顆金色大日,他就直接被判定試煉失敗,那就真的是哭都沒地方哭。

  當那宏大聲音落下時,黃沙大漠也是開始變得扭曲,經歷了一次的周元倒是并不驚慌,而是立于原地,靜靜的等待著變化結束。

  接下來,應該就是那最后一關試煉。

  只要將其通過,想必應該算是成功吧?

  黃沙消退,周元眼前的景象盡數的變化,此時的他,似乎是立于一座古老巍峨的巨殿之中。

  他目光環視,然后停留在了前方,只見得那里,三根巨大的石柱屹立,石柱斑駁,充滿著歲月之感。

  周元的目光,順著石柱緩緩的上移,當移到石柱頂端時,眼神猛的一凝。

只見得三根石柱的  ,有著三道人影盤坐。

  那三道人影皆是眼目緊閉,宛如雕像一般,紋絲不動,他們的身上,也并沒有任何的氣息,宛如傀儡一般。

  而在那石柱頂部的位置,還各自刻有字印。

  “天陽…神府…太初?”

  周元自語,這是代表著這三道人影的實力嗎?其中最左的那一道人影,

  乃是天陽境強者,居中者是神府,最右則是太初。

  “試煉第三關,撥動三根石柱前的指針,將其旋轉,選擇對手,通過者,則過關。”

  “旋轉指針,有兩次機會,重新挑選對手。”

  與此同時,那一道漠然的聲音,在這大殿之中回蕩而起。

  “果然如此。”

  周元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他沒想到這第三關竟然如此可怕,三選一,他只有選到太初境,才有可能得勝過關。

  而另外兩個,別說天陽境了,就算是選到神府境,恐怕周元都必死無疑。

  畢竟眼下的他,只是太初境五重天,即便真正戰斗力不遜色八重天弟子,但跟神府境相比起來,還是有著巨大的差距。

  不過好在的是,有著兩次選擇的機會,這樣算是提高了選到太初境對手的概率。

  周元苦笑一聲,真不知道待會如果選到了天陽境與神府境該怎么辦。

  他搖搖頭,祈禱了一番,然后便是走上前去,來到了三根巨大石柱前方,那里有著一個石針。

  周元摸著石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抑著心中的緊張之意,最后猛的一咬牙,狠狠的將石針轉動起來。

  嗡嗡!

  石針高速的旋轉,在那三根巨大的石柱間來回的擺動。

  隨著時間的推移,石針的速度,漸漸的變緩。

  而周元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針尖的指向。

  最后,針尖漸漸的停止。

  周元面色有些艱難的緩緩抬起頭,頭皮便是猛的一炸,手腳冰涼,只見得那針尖的位置,赫然是指向了天陽境的石柱!

  他倒霉的選到了實力最強的那道人影。

  “他娘的!”

  周元咬著牙,牙縫間有著罵聲忍不住的迸出來。

  天陽境的實力,一巴掌就能夠將他拍死,他根本不可能通過的。

  周元面龐陰沉的抬起頭,望著天陽境石柱頂端的那一道眼目緊閉的身影,雖然后者宛如沒有呼吸,但光是看著,就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

  “不可能打得過的…”周元搖搖頭。

  “不過好在,還有第二次選擇的機會…”

  周元手掌有些沉重的緩緩抬起,再度握住了那石針,然后就打算再度將其搬動,重新選擇。

  他摸著粗糙的石針,不過,就在他即將用力的那一瞬,他忽然想起了先前在進入山道時,玄老那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

  “記住你先前所說的話。”

  周元的手掌一頓。

  玄老顯然不會和他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

  “先前所說的話…”

  周元沉默下來,他同樣也是記起了他所說過的話。

  “有信心嗎?”

  “哪有什么絕對的信心,只是不管遇見任何艱難,我都不會畏懼退縮便是。”

  周元面色變幻不定,喃喃道:“不可畏懼嗎?”

  他承認,在先前指針指向天陽境那根石柱的時候,他心中產生了畏懼感,因為在他看來,那是他不可戰勝的敵人。

  所以他的第一選擇的重新搖擺指針。

  而如今,如果他再度推動石針,進行第二次選擇的話,那也就是說,在天陽境面前,他真正的畏懼與退縮了。

  繼續重新選擇,真的是對的嗎?

  這試煉,真的會給他第二次機會嗎?

  或者說…這所謂的第二次選擇,本來就是一個陷阱?

  古老的大殿中,一片寂靜。

  周元的手掌放在石針上,卻是始終無法推下去,他沉默了許久,最終抬起頭,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接著他的手掌一點點的松開。

  他退后兩步,望著石柱頂端的那道散發著壓力的身影,喃喃道。

  “死就死吧…天陽境,怕你不成…”

  他猛的抬起手指,指向那道身影,暴喝如雷,響徹大殿。

  “天陽境!”

  “就是你了!”

  (今日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