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七十五章 完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周元那清朗的聲音響徹在天地間時,那首席峰外的寂靜無聲,也終于是在此時被打破,那一道道近乎呆滯般的目光,漸漸的回神…

  他們的視線,望著那還在不斷緩緩崩塌的首席峰,在半空處,周元凌空而立,雖然衣衫破碎略微有些狼狽,但那隱隱間散發出來的威勢,卻是讓得諸多弟子都是微微一滯。

  此時此刻,他們方才恍然間的感覺到,這個在很多人看來只是一個新弟子的周元,竟然已經在這短短一年的時間中,成長到了這種驚人的地步…

  甚至,連袁洪這種級別的老牌弟子,都是敗在了他的手中!

  這一刻,眾人方才明白過來,眼前的周元,已再不能以過往的目光去看待了…誰若是還仗著一些資歷在其面前擺高高在上的姿態,恐怕真的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首席峰外,圣源峰三脈的弟子,也是回神過來。

  沈太淵一脈的弟子還有些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他們面面相覷,最后有些猶豫的道:“我們,贏了?”

  那陸宏一脈給予他們的壓力太大了,所以就算是此時,他們還覺得眼前這種結果,美好得有些難以接受。

  沈太淵那張蒼老的面龐,以往的古板與冷肅在此時一點點的消融,他的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激動涌出來,重重的點了點頭,顫聲道:“沒錯,周元贏了!這場首席之爭,我們贏了!”

  面對著這種結果,即便是沈太淵的定性,都再也保持不了平靜。

  因為在之前周泰三人聯手狙擊袁洪失敗時,沈太淵的內心其實就已經有些絕望,因為袁洪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了。

  周元雖然屢屢出人意外,但在沈太淵看來,周元畢竟入門不久,此時就要挑戰袁洪這等老牌弟子,恐怕勝算不大。

  然而他怎么都沒想到,幾乎沒人看好的周元,最終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

  甚至最后,力挽狂瀾,生生的將袁洪給踩了下去!

  沈太淵望著半空中那道年輕的身影,眼中有著無比欣慰之色流露出來,他很慶幸,當初執意將周元收入門下,并且力排眾議給予了他諸多支持。

  而如今,周元也是給了他最大的回報。

  隨著沈太淵那句話說出來,附近的弟子們也終于是清醒過來,周元,竟然真的打敗了袁洪,奪得了圣源峰首席之位!

  于是,下一刻,有著驚天動地般的喝彩聲響徹起來。

  “小元哥無敵!”一道興奮到極致的尖嚎聲響起來。

  眾人嚇了一跳,看過去發現是沈萬金,此時的小胖子圓滾滾的臉龐漲紅,一副激動得要暈過去的模樣。

  “我,我買了兩萬源玉啊!”沈萬金激動得打起了哆嗦。

  此話一出,眾人就又是一靜,然后那眼睛就通紅了起來,呼吸加重的盯著沈萬金,他們此時才記起來,之前沈萬金可是投了兩萬源玉壓周元獲得首席的!

  那得多少倍的賠率?!

  他們之前還在調侃沈萬金兩萬源玉打了水漂,但誰能想到,最后會是這般結果?算上那些賠率,沈萬金這一次得有多少回報?

  那種數額,就算是紫帶弟子,都是有點發蒙。

  諸多弟子望著面色漲紅激動的沈萬金,忽然感覺心陣陣發疼,這小胖子,一通瞎操作后,竟然變成了蒼玄宗內排名靠前的大富翁?

  這究竟是什么運道啊!

  而當他們這邊諸多弟子喝彩的時候,那不遠處,呂松長老也是率先輕輕的鼓起掌來,朝著沈太淵送出祝賀的笑容。

  那門下的弟子們也是回過神來,于是也是有著喝彩聲響起,畢竟相對于袁洪取得首席位置,他們無疑還是更加傾向于周元。

  兩脈弟子的歡呼喝彩聲匯聚在一起,震動如雷。

  在他們這種歡呼聲中,陸宏一脈則是猶如死一般的沉寂,眾多弟子,包括著衛幽玄他們這種之前曾經與周元交過手的弟子,都是面色慘白的望著這一幕。

  他們怎么都沒想到,在圣源峰近乎無敵般的袁洪,竟然會敗在周元的手中!

  這對于陸宏一脈的士氣打擊,可謂是毀滅性的。

  在那沉寂中,陸宏蒼老的面龐也是一片灰白,身體都是在顫抖著,他的腳跟都是軟了一下,最后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座椅上。

  “怎么可能…”陸宏喃喃道。

  “他怎么可能打敗袁洪?!”

  陸宏干枯的手掌死死的抓著椅背,堅硬的椅背都是在此時破裂開來,顯然這種結果,遠遠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袁洪是他傾盡心血培養的大弟子,而且還受到了靈均峰主的指點,在這圣源峰,根本沒有弟子能夠與他抗衡。

  這也是陸宏染指圣源峰首席位置的信心所在,但眼前這一幕,讓得他所有的信心都是崩裂開來。

  他腦袋中一片混亂,因為他可是很清楚他們這一脈來到圣源峰,背負著怎么樣的重任。

  那是靈均峰主與其他峰主一番博弈之后的結果。

  如果他們在這里失手,未能奪得首席位置,那么劍來峰,則是會有著巨大的損失,那種損失,即便是他這種長老,都是不可能承受的。

  他跟隨靈均峰主多年,非常清楚這位峰主心中的執念,那就是想要劍來峰成為蒼玄宗最強大的一峰。

  但眼下,一切的謀劃,都在這里失手了。

  陸宏此時甚至都不敢看向高空處,他可以想象,此時那位靈均峰主必然心中震怒無比…

  陸宏眼神呆滯,他望著峰頂半空的那道身影,忽然心中生出無比的后悔之意,若是早知如此,當初就該將周元拉入他的門下。

  但他當初根本就沒有對周元抱有多少的注意,也并不覺得這位新弟子能有什么讓他在意的地方…再加上陸玄音的緣故,他對于周元,顯然是惡感居多。

  那時候,若是收了周元,就算是將其冷藏,最起碼也不會發生今日的事!

  可眼下…再回想起來當初的事,陸宏終于是明白什么叫做悔意。

  “完了…”他喃喃道,通體冰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