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三十九章 名額確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二日,周元略作收整,便是打算直接前往玄老那里,不過在其剛出洞府時,就被一名弟子趕來通知,讓他前往求道殿。

  因為今日將會有著宗內的執法長老來到圣源峰,確定各脈首席之爭的名額。

  而只有被執法長老記錄下來,才能夠算做真正的有著參加爭奪首席的資格。

  畢竟首席弟子,可謂是蒼玄宗一代弟子中的真正精銳,未來宗內的長老,說不定都是出自此中,這具備著極大的意義,所以在面對著首席弟子之爭時,蒼玄宗內也是極為的看重。

  當周元聽聞后,也知曉此事重要,所以前往玄老那里的打算,就暫時要先等等了。

  “走吧,先去求道殿。”他對著前來通知的弟子抱了抱拳,道。

  此時夭夭也是行了出來,她抱著吞吞,道:“我也去看看吧。”

  說起來夭夭算是整個蒼玄宗最獨特的人了,因為直到現在,嚴格說來,她都不算是哪一峰的弟子,畢竟上面各位大佬都在爭奪,反而僵持下來最終沒有結果。

  如果是旁人對此可能還有些郁悶,但夭夭反而是寧愿如此,所以也沒什么意見,就保持著這一份蒼玄宗內獨特的自由身份。

  周元對此,自然沒什么異議,當即便是動身,帶著夭夭直接是趕往了求道殿。

  而當他們趕到求道殿之前時,這里早已是人影綽綽,圣源峰三脈的弟子都是匯聚于此,場面倒是極為的熱鬧。

  周元帶著夭夭落向了沈太淵他們所在的方向,后者瞧得兩人,也是沖著他們點點頭。

  周泰倒是對著周元招了招手,后者于是來到他身旁,目光看向前方,那里的石臺上,有著一名灰白頭發的老者。

  “那是鹿長老,此次咱們圣源峰的首席之爭,便是由他來作為裁判,現在他來,是要先確定各脈的參選名額,然后上報掌教。”周泰低聲說道。

  周元微微點頭,目光掠過其他的地方,在不遠處,是以呂松長老為首的呂松一脈弟子,不過顯然,在場聲勢最盛的,還是要數正對方的那一片…

  那首位,便是陸宏長老,在其身后,便是大片大片的門下弟子,數量幾乎比他們這兩脈加起來都還要多,可謂是聲勢強悍。

  “三位長老,人已到齊,接下來就請各脈先將參加首席之爭的名額確定一下吧。”那位鹿長老看向沈太淵,陸宏,呂松三位,笑著說道。

  三位長老皆是點頭,走上前來。

  “我這一脈,此次也就三人參與。”呂松長老率先笑道,然后他招了招手,只見得便是有著三道人影掠上石臺。

  “呂嫣,鄧通,穆生雷。”

  三道人影,以呂嫣為首,她俏立于臺上,嬌軀修長,倒也算是顯得英姿颯爽,吸人眼球。

  他們三人,在這圣源峰也是極為有名的人,同時也是呂松一脈諸多弟子中最強者,所以對于他們代表呂松一脈參與首席之爭,眾人倒是并不意外。

  沈太淵見狀,說道:“我這一脈,也是三人。”

  “周泰,張衍…”他聲音落下,周泰與張衍也是落上了石臺,博得諸多歡呼聲,作為沈太淵一脈的頂梁柱,這兩人也的確算是有資格。

  “還有…周元。”

  不過,當沈太淵此話一出時,便是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一些竊竊私語聲,除了沈太淵一脈,其他諸多的弟子都是眼神驚疑。

  雖說周元這將近一年的時間中,在蒼玄宗內聲名鵲起,但不管如何,他都只是一個新弟子而已,而現在就要他參與首席之爭,會不會欠缺了火候?

  在那諸多目光下,周元也是面色平靜的上了臺。

  “竟然還真派了他參加首席之爭?”呂嫣俏目看過來,暗自嘀咕了一聲,雖說她現在對周元也不再輕視,但依然是覺得派周元參加,實在是有些不穩妥。

  不過最終她也沒說什么,畢竟這是沈太淵一脈的事,到時候周元出丑,丟人也和他們沒關系。

  “呵呵,沈長老,你們這一脈,現在就沒落成這個樣子了嗎?派一個四重天的弟子參與首席之爭,說出去也不怕損了你的顏面?”陸宏目光掃了周元一眼,然后沖著沈太淵皮笑肉不笑的道。

  言語間,顯然是充斥著諷刺。

  陸宏話一出,他那一脈的弟子,則是發出了哄笑聲,將沈太淵一脈的弟子氣得有些面色難看。

  倒是沈太淵面無表情,道:“老夫一張老臉,又不值什么錢,就不勞陸長老費心了。”

  “倒是陸長老要小心了,如果到時候真出現什么意外,恐怕你就不是丟臉那么簡單了。”

  這陸宏一脈,是劍來峰靈均峰主力排眾議,花費了極大的心思,才將他們轉入圣源峰,而他們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為了奪得圣源峰主脈而來。

  如果到時候陸宏失手,必然就會被靈均峰主召回去,那種灰頭土臉,恐怕真是會有點在蒼玄宗內抬不起頭。

  陸宏聞言,則是忍不住的一笑,然后那目光帶著一抹輕蔑的看了周元一眼。

  “意外?沈長老原來是指望著這種事?那可就真是要讓你失望了…”陸宏搖了搖頭,然后手掌一拍。

  唰!唰!

  當其掌聲一落,頓時有著一道道破風聲陡然響起,然后眾人便是見到六道身影,立于在了陸宏身后。

  那六道身影,最首位便是身軀壯碩,面色漠然的袁洪,他立于那里,便是隱隱的散發著一種壓迫感。

  而在其身后的另外五位弟子,也是周身涌動著強悍的源氣波動,一看就不是拉來湊數的。

  足足六人!

  沈太淵與呂松長老的眼神,都是在此時微微一變,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們兩邊,都是傾盡全力的培養,最終才拿出了三位夠資格參加首席之爭的。

  而反觀陸宏這里,一出手就是六位,當真是以一脈之力,就能夠抗衡他們兩脈。

  可謂是真正的人才濟濟。

  并且,最讓得沈太淵與呂松擔憂的,還是那叫做袁洪的弟子,此人就算當初在劍來峰,都是名氣響亮,在來到圣源峰后,雖說變得更為的低調,但任誰都知曉,那是他根本就不屑于與圣源峰兩脈的弟子交流。

  這一次的首席之爭,陸宏一脈,不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都是占據著絕對的上風。

  這一點,不僅兩位長老看得清楚,甚至連兩脈的弟子,都是在此時微微沉默下來。

  而那陸宏一脈的弟子,則是氣焰大漲,發出陣陣的哄笑聲,時不時投射過來的目光,充滿著戲謔,令得兩脈的弟子有些憤怒。

  可憤怒歸憤怒,現實如此,說任何的話都是無法改變。

  陸宏的目光,帶著笑意的看過身后的六道身影,滿意的點點頭,然后看向沈太淵,余光瞥了周元一眼,道:“現在…沈長老可覺得還有意外?”

  沈太淵面色陰沉,沒有作答。

  陸宏見狀,笑意更濃,春風得意的模樣,顯然是首席弟子,志在必得。

  那位鹿長老目光環視一圈,倒沒有說什么,只是有些惋惜的看了沈太淵與呂松二人一眼,兩人在圣源峰這么多年,也算是苦苦支撐,但可惜的是,如今還是被一個空降而來的陸宏死死的壓住。

  沒辦法,陸宏來自劍來峰,還有著靈均峰主支持,可不是沈太淵與呂松能夠相比的。

  而未來,一旦陸宏一脈奪得主脈身份,可想而知,另外兩脈,必然會被不斷的壓縮,從此,圣源峰,也就會由陸宏一脈做主。

  鹿長老拿起玉簡,光芒綻放出來,便是將上臺的三脈弟子,盡數的照入其中,最終便是將名額確定下來。

  “兩月之后,便是首席之爭,還望各脈竭盡全力。”

  陸宏,沈太淵,呂松三位長老,皆是抱拳。

  陸宏滿面笑容,目光掃了一眼后方的周元,然后沖著沈太淵玩味的道:“沈長老,那我就等著,兩個月后看看你們有什么意外,能讓我多點樂子了?”

  他大笑一聲,便是直接轉身而去。

  那袁洪也是眼神沒有波瀾的看了眾人一眼,然后在周元身上頓了頓,淡淡的道:“希望你們真能搞點什么意外吧,不然的話,這圣源峰的首席之爭,也實在太無趣了一些。”

  聲音落下,他便是轉身而去,在那袁洪身旁,其他五位弟子則是發出輕笑之聲,笑聲中,充滿著輕蔑。

  周泰,張衍二人面色鐵青。

  那呂嫣俏臉也有些憤怒,瞪著那袁洪的背影,最終她走過來,看了周泰,張衍兩人一眼,又看向周元,有些埋怨的道:“你們一脈在搞什么,難道還湊不齊三個人嗎?把這小子抓來湊數嗎?”

  周泰有些尷尬,這呂嫣說話從來都是這么直,也不給人留顏面,哪有當著周元這么說話的。

  不過周元倒是神色平靜,他只是看了袁洪的背影一眼,然后對著沈太淵抱了抱拳,便是轉身離去。

  有在這里抱怨的時間,還不如直接去修煉。

  既然這陸宏一脈都這么喜歡意外的話,那他就努力一下吧,總不能讓人太失望吧?

  呂嫣瞧得周元理都不理她,也是氣得跺了跺玉足,將火氣發在周泰,張衍二人身上。

  “你們瞧瞧,這小子,以為有點成績就傲上天了,這首席之爭,也是他能來參加的嗎?”

  她咬著銀牙,忿忿不平。

  “哼,等首席之爭開始了,我倒是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資格,這么囂張!”

  (這幾天出國了,更新要緩一下,應該五號恢復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