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零二章 彩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點擊章節報錯  吵鬧的環境中,蘇鍛面帶微笑的望著周元,他雙手交疊,手腕上的黑色手串斑駁古老,在燈光下顯得有些色澤深邃。

  周元的目光,僅僅只是在那手串上面停頓了一下,便是不著痕跡的收了回來。

  這蘇鍛的到來,擺明了就是為了爭風吃醋,想要在喜歡的女孩面前顯露下風頭,最后再順便敲打一下他這位潛在的對手。

  而對于左丘青魚這小妖女,周元倒只是保持著欣賞的地步,所以蘇鍛的這種爭風吃醋,周元可并沒有太大的興趣。

  所以在先前的第一時間,周元便是感覺無聊的想要搖頭拒絕。

  直到看見蘇鍛手腕上的手串…

  “自從看見你這手串的第一面,我就知道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周元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他如今修煉“太乙紋”的速度極為緩慢,終究根底,便是因為乙木之氣稀薄,那種上了年月的珍稀古木,并不好找。

  而眼下蘇鍛手中的古木手串,顯然年份不低,那種濃郁的乙木之氣,遠比周元之前吸收過的所有古木加起來都強。

  若是能夠得到,應該可以讓他的太乙紋完善一大步。

  周元目光微微閃爍,陷入思索,可是,他應該怎么樣才能不著痕跡的表達出他對這手串的想法,但又不會引起蘇鍛的警惕呢?

  畢竟若是表現得太過的強烈,對方必然不會輕易讓他如愿。

  而在周元沉默間,那蘇鍛則是以為周元有些露怯,當即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他其實早已知曉周元,所以也知道周元只是來自一個偏遠的大陸,說起來,如果不是因為周元乃是蒼玄宗弟子的身份,恐怕在蘇鍛的眼中,這種鄉巴佬根本連與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在面對著其他大陸的時候,圣州大陸的人,總是能夠有著一種優越感。

  蘇鍛的臉龐上,露出一抹笑意,道:“周兄盡管放心,只是玩玩而已,你放心,在這里賭石的費用,我全部都包了。”

  “甚至若是周兄開出了高年份的炎髓,也是歸你所有。”

  他瀟灑的笑道:“畢竟只是看大家興致這么高,湊個樂子而已,輸贏并不重要。”

“周兄好歹是蒼玄宗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弟子,名門大派,總不至于連這點膽魄都沒有吧?”

  他盯著周元,眼帶戲謔。

  而兩人的對峙,再加上一旁那嬌艷無比的左丘青魚,頓時令得這里成為了焦點所在,無數道視線都是投射而來。

  與此同時,有著一波氣勢不凡的身影涌來,最后來到了蘇鍛后方,笑瞇瞇的望著這一幕。

  “周兄與蘇兄這是要玩兩把嗎?哈哈,那倒是不錯,正好讓我們也來開開眼。”

  “看樣子周兄似乎有些不太敢呢。”

  “說什么話呢,周兄好歹是蒼玄宗的弟子,怎會缺少膽魄?”

  這些人并不算陌生,在周元剛來時,就見到他們簇擁在左丘青魚周圍。

  他們都是黑炎州本地的頂尖勢力中的驕子,如今倒是抱團在一起,那槍口顯然就直接對準了周元。

  畢竟周元與左丘青魚的那種關系,讓得他們都是感覺到威脅,而且在他們看來,周元明明只是一個來自外大陸的鄉巴佬,但偏偏卻是能夠進入蒼玄宗,這讓得他們感到不屑的同時又有些嫉妒。

  所以眼下見到蘇鍛挺身而出,要來挫挫周元的顏面,他們自然是相當的擁護。

  想一想能夠將蒼玄宗這種巨頭宗派的弟子踩下去,他們心頭倒也是有些興奮的感覺,畢竟讓他們去挑釁蒼玄宗的圣子,他們又沒那勇氣,眼下實力只有四重天,而且還來自外大陸的周元,無疑是最好的軟柿子。

  左丘青魚望著這些人不斷的慫恿,嬌媚的臉蛋倒是微微一沉,剛要喝斥,眸光卻是見到周元抬起頭來,視線與她交匯了一下。

  視線僅僅交匯一瞬間,然而古靈精怪,聰慧至極的左丘青魚就知曉了周元的某些想法。

  于是下一刻,她那嬌美的小臉上便是有著甜美動人的笑容浮現出來,似是饒有興致的道:“開炎石嗎?倒是挺好玩的呢。”

  見到左丘青魚竟然真的有興趣,那蘇鍛頓時一喜,而其他那些青年俊杰見狀,則是有些嫉妒的看了蘇鍛一眼,這個家伙,誤打誤撞竟然還真的讓左丘青魚起了興趣。

  左丘青魚笑吟吟的道:“不過這種賭斗,沒有彩頭,倒也沒什么意思。”

蘇鍛聞言一怔,道:“青魚小姐說的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確該有點彩頭,只是這彩頭,你覺得什么合適?”

  左丘青魚微笑道:“隨便拿一樣隨身的東西就行了吧…”

  她眸光掃了蘇鍛一眼,在她這般目光下,蘇鍛也是微微挺身,面帶笑容。

  左丘青魚的眸子,最終停在了蘇鍛手腕上,眸子中似時有著一點探尋的味道。

  蘇鍛見狀,舉起手,只見得手腕上有著一串幽黑斑駁的手串,他微微猶豫,旋即笑道:“這是家父所給的一件源寶,以千年的“碧玉松”所煉制,佩戴在身上,即便是肉身被重創,也能漸漸的恢復。”

  “既然青魚小姐說要彩頭,那我就用此物當做彩頭吧。”他大氣的擺了擺手,面帶微笑的望著周元,道:“若是周元兄能贏我,此物就送予你。”

  話音頓下,他又在心中暗道:“當然,也得看你有沒這個能耐了,鄉巴佬。”

  周元望著那被蘇鍛拿出來的手串,目光掠了一旁的左丘青魚一眼,心中暗道一聲佩服,他先前的目光,只是在看見蘇鍛手腕上的手串時有瞬間的變化,但這依舊被左丘青魚所察覺。

  這女人的心思,也真是細膩。

  而且,這演技也很完美,看似隨意間,便是讓得這蘇鍛毫不懷疑的將手串給掏了出來。

  “我這彩頭已經拿了出來,不知道如果周元兄要拿什么出來?”蘇鍛握著手串,忽然問道。

  他問了一下,卻不待周元回答,便是將微熱的目光看向左丘青魚,似是玩笑般的道:“如果我能夠僥幸獲勝的話,那不如青魚小姐明日就給我個機會宴請一場當做彩頭,如何?”

  其他那些驕子頓時哦了一聲,這個蘇鍛,總算是暴露目的了。

  左丘青魚笑意吟吟,狹長的眸子中仿佛是蘊含著水光一般,略顯嫵媚,令得人難以移開目光,她掃了周元一眼,然后矜持的點點頭。

  蘇鍛臉龐上的笑容頓時燦爛起來。

  而在他未曾察覺間,左丘青魚則是在將目光投向周元,眼神有些凌厲,紅唇微啟,有著無聲的聲音傳向周元。

  “如果你輸了,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

  為了幫這個家伙,她這次可算是犧牲了色相!

  (本章完)

,方便閱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