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圣源峰的轟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周元那八龍洗禮傳回圣源峰時,不出意料的又是引起了一番轟動,三脈的弟子都是為之咂舌,同時也是感到難以置信。

  畢竟此事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那千丈水獸的實力足以媲美太初境九重天,而以周元的實力,顯然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將其獵殺。

  不過,不論他們如何的懷疑與猜測,但周元八龍洗禮畢竟是事實,所以不管諸多弟子如何的羨慕嫉妒,都是唯有眼熱。

  而此事傳到沈太淵的耳中時,這位嚴厲古板的長老也是忍不住的大感驚喜,在那一日早課時,還重重的夸贊了周元一番,看向周元的眼神中,更是充滿了殷殷期盼。

  顯然,周元進入門下這段時間來,沈太淵感受到了太多的驚喜。

  其實當初最開始對周元報以重視,沈太淵自身也是有些將信將疑,因為他同樣也很清楚,不是所有的選山大典第一,都是楚青那等的天驕。

  但他沒有多少的選擇,蒼玄宗其他六峰強勢,直接是將截走了最有天賦的弟子,他們圣源峰也只能越來越沒落,難以有起色。

  如今更是派了陸宏空降圣源峰,若是讓得陸宏一脈奪得了圣源峰的首席,那他這張老臉,也算是丟盡,日后在蒼玄宗內,想來也是有些抬不起頭。

  所以,周元的到來,被沈太淵視為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不過讓得沈太淵驚喜的是,自從周元進入他門下后,一次次的出乎他意料,這也是讓得他對周元的信心開始一點點的提升。

  或許,也真是老祖保佑,讓得他們圣源峰沒落之前,終是迎來了一位驚才絕艷的弟子。

  “聽說那周元,在源髓洗禮中,達到了八龍洗禮?”

  今日的求道殿,輪到陸宏一脈,而陸宏端坐高處,目光淡淡的掃視下來,顯然這傳遍圣源峰的消息,也是穿進了他的耳中。

  在其下方,諸多弟子之首,正是那面無波瀾的袁洪,他點點頭,聲音平靜的道:“的確是八龍洗禮,當日我親眼所見。”

  殿內其他弟子聞言,也是爆發出一陣竊竊私語,眼神中滿是艷羨。

  “倒是有點能耐。”陸宏哼了一聲,蒼老的面龐上也是掠過一抹冷厲,當日他主動開口招攬周元,卻是被后者拒絕,如今自然不想瞧得周元如此順風順水。

  袁洪緩緩的道:“不過之前我聽劍來峰的師兄弟暗中有傳言,周元的八龍洗禮,有可能是李卿嬋師姐相助,因為周小夭曾經出手幫李卿嬋師姐對抗孔圣師兄。”

  此言一出,更是宛如驚雷一般,令得大殿內陡然有著驚呼聲傳出。

  “李卿嬋師姐幫周元得的八龍洗禮?!”諸多男性弟子眼露難以置信,誰不知曉李卿嬋師姐乃是冰山女神,對于異性始終保持距離,不知道多少優秀的弟子傾慕于她,卻是連口都不敢開。

  所以當他們聽到周元那八龍洗禮有可能是李卿嬋相助時,方才感到難以接受。

  那小子何德何能,竟能受到李卿嬋師姐的青睞?

  袁洪則是看向陸宏,面色微現凝重的道:“那個周元不足為懼,倒是那個周小夭…”

  如果這個周小夭真的有資格插手孔圣,李卿嬋那種級別的爭斗,那說明其本身的實力,必然極為的恐怖,如果她也參與到圣源峰的首席之爭,那么就連袁洪,都沒有太大的把握。

  陸宏雙目微瞇,道:“這個周小夭的確不簡單…不過倒也不用過于擔心,因為嚴格來說,她并不算是沈太淵門下。”

  靈紋峰的白眉峰主對夭夭極為的看重,所以導致他們圣源峰三位長老都不好將之收入門下,導致夭夭在圣源峰相當的獨特。

  但也正因為如此,沒有這重身份的夭夭,也無法參與首席之爭。

  而且,從后者平日里的表現來看,似乎她對于這種爭斗也是半點興趣都沒…

  袁洪聞言,這才微微點頭,神色恢復了平靜。

  陸宏淡聲道:“還有幾天時間,就要到那場洞試了…”

  他的目光,掠過大殿,最后停在了金色蒲團最前方三個位置,準確的說是那坐在金帶弟子第一席的衛幽玄身上。

  此時的后者,一身黑衣,身軀修長,只是那眼目間,有著淡淡的凌厲之光浮現。

  察覺到陸宏的目光,那衛幽玄微微一笑,笑容中有著一絲傲然,他輕聲道:“陸師請放心,一場洗禮而已,雖然八龍洗禮頗有效果,但也不可能讓一頭羊變成了狼。”

  “那座紫源洞府,他們一脈,誰敢伸手,我便將其斬了。”

  他輕描淡寫間,卻自有凌厲顯露,顯然是對自身充滿著絕對的自信。

  “呵呵,衛師兄也要給人留點面子,別贏得太輕松,畢竟同峰之間,時不時的相見。”一旁有著弟子討好的笑道,言語間,同樣是對這衛幽玄充滿著信心。

  其他人聞言,皆是哄笑出聲。

  竟對幾日后的那場洞試,沒有絲毫的擔心,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陸宏也是微微點頭,冷厲的面龐微微緩和,心頭暗自冷笑一聲,那沈太淵這兩日倒是有些高興得過了頭,也真是有些目光短淺,一個剛進門的小子僥幸得了一個八龍洗禮而已,真以為就能夠改變什么嗎?

  也罷,就讓你先得意一下,待得那洞試來時,自會讓你知曉,跟我這天才云集的一脈相比,你那一脈的歪瓜裂棗,還是早早的如那呂松一般,老老實實的縮到一旁,莫要來擋他的路。

  而在整個圣源峰都是因為周元那八龍洗禮沸沸揚揚時,身為主角的他,卻是并沒有因此得意忘形,到處招搖,反而是一回到圣源峰,便是待在洞府中,安靜潛修,消化著此次八龍洗禮所帶來的好處。

  他同樣很清楚,一場八龍洗禮并代表不了什么,這的確只是他的一場運氣,如果不是有著吞吞與李卿嬋,他自身無法達到八龍洗禮。

  不過他也不會因此就妄自菲薄,因為任何時候,即便是借勢,同樣也是實力的一種。

  放棄自身的優勢,偏要去鉆牛角尖,那不是有魄力,而是愚蠢。

  所以,當那八龍洗禮落幕后,周元便是收斂了心思,消化自身所得,他知曉接下來他所需要對付的,是那一場即將到來的洞試。

  這場洞試,才是他來到圣源峰后,真正的第一戰。

  他想要獲得那座紫源洞府,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成為紫帶弟子,以期在那年底的首席之爭中有出場資格的話,那么這一場洞試,他就必須有所表現。

  洞府深處,盤坐在泉眼處的周元睜開雙目,眼瞳中有著光芒漸漸的收斂,體內澎湃的源氣,也是盡數的收于氣府。

  經過數日的修煉,周元已是將體內暴漲的源氣,盡數的掌控。

  他低頭,手掌緩緩的握攏,淡笑一聲。

  來到圣源峰這么久,總算是有一場硬戰了,希望那陸宏門下的弟子,也不會讓得他失望吧。

  (這些天在北京開會,所以時間有限,更新不穩定,等25號結束就能恢復更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