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八章 得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海面上的激戰,悄然的落幕,再度變得平靜。

  而在李卿嬋美目帶著難以置信之色的望著源池深處時,孔圣也是有所察覺,目光立即投射而去,再然后他瞳孔便是猛的一縮。

  他也是見到了那一顆散發著璀璨光芒的龍源髓晶。

  望著那顆半丈左右的龍源髓晶,即便是以孔圣的心性,都是心頭一震,失態的道:“怎么可能?!”

  那頭千丈水獸,怎么突然就被殺了!

  那個周元,不過只是太初境二重天的實力,就算他將命都給拼上去,面對著那千丈水獸,也不過只是螻蟻而已。

  所以,千丈水獸,究竟怎么死的?

  面對著這一幕,孔圣與李卿嬋都是面面相覷,滿臉的不可思議。

  在海面上兩位圣子目瞪口呆的時候,源池深處的周元,則是疾掠而上,一把就將那顆半丈左右的龍源髓晶收入了乾坤囊中。

  “好蠢的家伙…”

  他嘴中嘖嘖出聲,因為從某種角度而言,這頭千丈水獸,是被它自己活活撞死的。

  它以最強大的力量撞向了水壁,而卻是不知,此次的水網不再像之前那樣柔軟,因為在周元的改造下,這座結界改變了特性,水壁變得極為的堅硬。

  化水為剛紋,金玉紋,玄鐵反甲紋…

  這些源紋,都是賦予了水壁極為堅固的特性,并且還帶著反彈的力量,所以說千丈水獸沖擊的力道越大,那么受到的反彈也就越強。

  當然了,周元的這種改造,也是聚集了這座源紋結界的所有力量,這一次之后,不管能不能擋住千丈水獸,結界都將會崩潰。

  所以,千丈水獸匯聚著所有力量的一撞,撞碎了結界,同時也撞死了自己…

  周元滿意的拍了拍乾坤囊,這一次,他幾乎沒費太大的力氣,因為貢獻主要作用的,還是葉歌所布置的這座源紋結界。

  如果沒有這座源紋結界的力量,周元使出吃奶的勁,恐怕都不可能干掉這頭千丈水獸,因為雙方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周元腳踏源氣對著海面疾掠而去,中途路過了那一大波劍來峰的弟子,此時的他們個個鬼哭狼嚎,吞吞饒有興致的一個個追殺著,每一個人都是滿身的血痕,眼神驚恐。

  周元望著這一幕,搖了搖頭,還好吞吞也知曉在這里不能殺人,不然的話,這些劍來峰的弟子此時基本全部都變成尸體了。

  “吞吞,走了。”

  周元吆喝一聲。

  聽到周元的吆喝,吞吞這才意猶未盡的轉身而回,身軀縮小成小狗大小,落在了周元肩膀上。

  周元看了一眼那些劍來峰的弟子,此時的他們,哪還有先前半點的傲氣,一個個狼狽至極,看過來的眼神也是充滿著恐懼。

  顯然先前被吞吞虐得不輕。

  周元的沖著他們笑了笑,然后就不再理會,身形一動,疾掠而出,最后破開海水,落在了海面上。

  “呵呵,都打完了啊?”

  海面上一片平靜,周元望著不遠處一直盯著他的孔圣與李卿嬋,笑道。

  李卿嬋美目帶著驚奇的盯著周元,然后她忍不住的問道:“你把那頭千丈水獸殺了?”

  周元笑道:“它自己撞死的。”

  李卿嬋小嘴輕輕抽了抽,一頭能夠媲美太初境九重天的千丈水獸被撞死?

  “你改造了我的源紋結界?!”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周元后方,有著一道聲音傳來,他轉過頭,只見得葉歌踏水而來,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周元。

  夭夭同樣是漫步而來,顯然他們的戰斗已經結束。

  葉歌看了夭夭一眼,眼中掠過深深的忌憚,先前兩人交手一番,他徹底的知曉了后者有多深不可測,因為不論他如何以源紋發動攻勢,夭夭都是能夠以更為猛烈的源紋攻勢反撲出來,將他的攻勢摧枯拉朽般的摧毀。

  高下立判。

  如此十數次下來,就算是葉歌再怎么不愿面對現實,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的夭夭在源紋上的造詣,出乎他的想象。

  既然心中知曉了結果,葉歌便是停下了攻勢,因為眼前的夭夭顯然是在陪著他玩,若是再繼續下去的話,便是他不識趣了。

  葉歌走近過來,目光鎖定了周元,孔圣,李卿嬋或許不知曉先前發生了他們,但他卻是隱隱的感知到他布置在源池深處的源紋結界有所異動。

  再聯合先前的動靜來看,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很有可能是周元改造了他的源紋結界,進而斬殺了千丈水獸。

  “改造了你的源紋結界?!”李卿嬋與孔圣也是一驚,眼神驚疑的看著周元。

  他們雖然沒有精修源紋,但總歸是對其有所了解,所以很清楚要改造一座源紋結界有多難。

  那需要對一座源紋結界研究到極為清楚的地步。

  可周元見到這座源紋結界才多久?

  李卿嬋紅潤小嘴微張,因為之前的事情,她對周元總是有些意見,后面見到夭夭護著周元,更是將其視為只能依靠女人吃軟飯的家伙。

  然而眼下看來,她似乎是有些看差了?

  面對著三人那驚疑的目光,周元只是一笑,也沒有多解釋什么,只是從乾坤囊中取出了那顆半丈左右的龍源髓晶。

  這東西一拿出來,孔圣與李卿嬋的目光立即投射而來。

  孔圣望著周元,那棱角分明的臉龐上,浮現出一抹笑容,道:“這位師弟,若是你能夠將此物給我,我愿意給出讓你感興趣的條件。”

  李卿嬋眸子冷冽的看了孔圣一眼,道:“孔圣,你還不死心?”

  “任何的東西,都是可以交易的,只要能夠拿出足夠的代價。”孔圣微微一笑,他望著周元,緩緩的道:“你應該是圣源峰那位周元師弟吧?”

  “若是你能夠將此物給我,我可以讓你成為圣源峰首席弟子。”

  李卿嬋冷聲道:“孔圣,每峰首席弟子可都是真刀真槍拼殺出來的,你可沒資格給。”

  孔圣淡笑道:“我的確是沒資格給,不過,我卻可以讓袁洪師弟讓一步。”

  周元的眼中也是劃過一抹驚詫,的確,那陸宏門下的袁洪,算是此次圣源峰年底首席弟子最有力的爭奪人選,如果孔圣真能夠讓袁洪讓一步,他們這一脈爭奪首席的機會就大了。

  正常來說,這還真是蠻讓人心動的。

  孔圣瞧得周元的模樣,嘴角的笑容更盛,道:“周元師弟,你覺得如何?”

  周元似是沉吟了一下,笑道:“這個條件,還真是有點誘惑力…”

  他笑瞇瞇的看向一旁冷著俏臉的李卿嬋,道:“李師姐,你覺得呢?”

  李卿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我可開不出他的條件。”

  她顯然是覺得周元已經心動,眼下不過故意想要來跟她漫天要價,最后待得她拒絕,他就能夠心安理得的撕毀之前的約定,與孔圣完成交易。

  雖然如此作法,頗有些無恥,但李卿嬋卻頗為的冷傲,根本不屑用約定來駁斥周元,因為在她看來,那反而會使得她看上去有些軟弱。

  眼下,就當只是看錯人吧,雖然她對于周元,本就沒有半點看好過。

  “冷冰冰的一點都不好玩。”

  周元無奈的聳聳肩,然后沖著孔圣一笑,道:“孔圣師兄,你的條件雖然很誘人,不過…抱歉了,這龍源髓晶,之前已經答應過李師姐了。”

  孔圣與李卿嬋都是怔了下來。

  孔圣臉龐上的笑容微微頓了頓,輕聲道:“你這是…拒絕了我?”

  他盯著周元,臉上的笑容,似乎是有著一絲危險的氣息。

  在這蒼玄宗,一個金帶弟子,竟然敢拒絕他的提議?

  然而周元似乎未曾察覺到那種危險氣息,只是笑著點點頭,一臉歉意的道:“真的是抱歉啊。”

  “不再考慮一下?”孔圣笑著,黑石般的雙眸瞇了一些。

  周元有些為難的搖搖頭。

  “呵呵…”

  孔圣輕笑了笑,伸出手指虛點了周元兩下,道:“你倒真是有些意思…”

  “周元是吧…”

  他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眼中看不出喜怒。

  “好吧,我記著了…”

  他袖袍一甩,竟直接是轉身踏浪而去。

  葉歌見狀,也是多看了周元一眼,顯然也是有些驚奇周元竟然并沒有給孔圣面子,這小子,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不過最終他也沒多說什么,對著夭夭抱了抱拳后,也是轉身而去。

  海面上,周元望著那孔圣遠去的方向,聳了聳肩。

  “似乎,得罪人了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