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七十一章 天元筆的進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在那天地之間,一道青光自陸風天靈蓋呼嘯而出,青光之內,一柄青鋒長劍發出了清澈嘹亮的劍吟聲。

  凌厲的威壓,自長劍中散發出來。

  無數道駭然目光投射而去,只見得那柄長劍之上,仿佛刻畫著古老的紋路,青光縈繞,散發著神秘,劍柄處,更是由青羽覆蓋,宛如騰飛青鷹。

  這柄青鷹長劍,顯然超越了玄源兵的層次!

  源氣云層上,青陽掌教望著那柄青鷹長劍,道:“據說那陸家有一寶,名為“青鷹劍”,乃是中品天源兵,以一頭六品源獸,青神鷹的鷹嘴,鷹羽所煉化而成。”

  “眼前這陸風祭出之劍,雖有其形,但卻失了銳氣,應該只是仿造品。”

  “不過即便如此,也是達到了準天源兵的層次,對于太初境而言,威力不俗。”

  柳漣漪彎眉微蹙,道:“借助外物取勝,倒是有些勝之不武。”

  靈均峰主一笑,道:“選山大典,并沒有不可使用源兵的規則,畢竟能夠獲得源兵,也是自身的機緣,而機緣,同樣是實力的一種。”

  陸風通過選山大典,就會投入劍來峰,所以靈均峰主自然是樂見其獲得第一,如此也可形成引導,讓得更多弟子,進入劍來峰,壯大聲勢。

  柳漣漪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也未曾再多說什么,畢竟使用源兵的確是在規則之內。

  “這小子,可莫要這么輕易的就輸了...”她看向周元的身影,在心中暗自說道。

  她不太喜靈均,雖說如今同門,她無法做得什么,但若是能夠稍稍的讓對方不如意,對她而言,倒是心頭通透一些。

  在那天地間無數目光的匯聚下,黃金石臺上,周元也是眉頭微皺的望著那青光中的一柄長劍,那上面散發出來的威能,也是讓他有些心驚。

  不過他感受得出來,陸風那柄青鷹劍,并未達到真正天源兵的層次,那種級別的源兵,能夠引動天地源氣,具備著莫大的威能。

  顯然,陸風此劍,還是差了火候。

  但即便如此,也超越了玄源兵的層次,故而應該算是介于玄源兵與天源兵之間。

  “真的是麻煩。”

  周元喃喃道,陸風本就是太初境四重天的實力,源氣雄厚,如今再加上這柄青鷹劍,更是如虎添翼,四重天內,怕是難尋敵手。

  而在周元面色微凝間,那陸風卻是眼神冰冷的投射而來,淡淡的道:“你也莫要怪我以底蘊欺你,我出自陸家,自然底蘊強于你,這是我的優勢,我也不會故意舍棄不用,那樣的話,太過愚蠢。”

  他的言語間,略有傲然之意,畢竟有時候,出身不凡,同樣也是自身的機緣,實力。

  他聲音落下,也不待周元有什么反應,便是結出一道劍印,一聲輕喝。

  “哚!”

  只見得那青光之中,那柄青鷹劍發出清澈的鷹鳴之聲,爆發出萬道青光,有著極端凌厲的劍氣充斥了虛空。

  “咻!”

  青鷹劍一震,便是化為一道青虹,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洞穿虛空,直射周元而去。

  周元身軀瞬間虛化,閃電暴退。

  “你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我的劍!”陸風見狀,卻是冷笑出聲。

  青鷹劍所化的青虹一震,便是詭異的出現在了周元前方,劍光掠過,直指周元身軀要害,那凌厲的劍氣,尚未落至,周元身體上的紫金鱗片便是隱隱有所破碎。

  這讓得周元知曉,若是被那青鷹劍刺中,就算是玄蟒鱗,也是護不住他。

  準天源兵的威力,若是未曾修煉外煉之術,肉身的確難以硬抗。

  劍光在眼瞳中急速的放大,而就在此時,周元手掌猛然一握,天元筆在掌心膨脹開來,那雪白毫毛席卷而出,宛如白蛇,纏繞向那道青色劍光。

  鐺鐺鐺!

  不過青色劍光卻是凌厲無匹,劍光閃爍間,便是將雪白毫毛盡數的震散。

  周元身形疾退,天元筆之上,源氣涌動,不斷的分化出無數雪白毫毛,形成無數阻攔,向那青色劍光籠罩而去。

  但青色劍光卻是一往無前,任何阻攔,都是被其劍光所破。

  天元筆顯然是在節節敗退。

  畢竟不論如何,此時的天元筆都只是覺醒了第三紋,其品質,更只是中品玄源兵,即便其本身曾是圣源兵,但此時畢竟是猛虎沉睡間。

  而周元的身影,也是在不斷的后退。

  陸風立于半空,雙臂抱胸,眼神戲謔的望著節節敗退的周元,他體內的源氣,在不斷的加注與那青鷹劍上,維持著攻勢。

  周元原本能夠與他周旋,不過只是因為化虛術的速度以及自身防御強橫,但眼下,青鷹劍比他更快,而且殺傷力足以洞穿他的防御。

  所以此時的周元,完全被他所壓制。

  而漫天目光,都是望著那座黃金般的石臺上。

  諸多弟子望著周元再度被壓制,也是暗暗感嘆,果然,這陸風還是厲害,陸家的出身,讓得他底蘊遠非尋常弟子可比。

  準天源兵,可不是尋常弟子能夠得到的。

  在那極為接近黃金石臺的地方,顧紅衣與楊修對峙著,兩人倒并沒有動手,因為楊修并不打算交惡對方,反正眼下周元都與陸風斗上了。

  他望著兩人間的爭斗,沖著顧紅衣笑了笑,道:“你瞧,就算你攔住了我,他也不是陸風的對手,落敗只是遲早的。”

  顧紅衣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沒有答話,只是心中也是惋惜的嘆息一聲,看眼下的局面,周元的確很不妙。

  而在那眾多目光下,黃金石臺上,周元不斷的后退,漸漸的接近石臺邊緣。

  不過,他的目光,卻是在這不斷的退縮間,微微的閃爍起來。

  他的眼神,帶著一絲奇異的望著手中的天元筆,在那青鷹劍的不斷壓制下,他隱隱的感覺到,天元筆中,似乎是有著一絲極為細微的憤怒情緒在傳出。

  那種感覺,就猶如王者被挑釁了威嚴一般。

  一股震動,在天元筆中醞釀。

  天元筆曾經是圣源兵,雖說如今品階跌落,但王者終歸是王者,所以它依舊殘留著靈性,如今它卻是被一柄準天源兵不斷的壓制,這顯然是令得那一絲靈性惱怒起來。

  王者即使隕落,可也并非宵小可欺。

  周元的視線,灼灼的望著天元筆斑駁的筆身,只見得那里,沉寂許久的第四紋,則是在那激烈的震動中,漸漸的有著細微的光芒浮現。

  長時間以來,周元依舊每日都喂食天元筆獸魂滋養,但那第四紋始終未曾有著覺醒的跡象,這一直是周元的心病。

  但他也沒想到,那沉寂的第四紋,竟然會在那青鷹劍的不斷壓制下,主動的開始覺醒第四紋。

  曾經身為圣源兵的威嚴,讓得它無法忍受一柄準天源兵欺壓到它的頭上來。

  周元的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弧度。

  沒想到,被那青鷹劍一番壓制,竟然會帶來如此的效果,這倒真是省了他的手段了。

  斑駁的筆身上,黯淡的第四紋,越來越明亮。

  而此時,立于半空中的陸風忽然眉頭皺了皺,隱隱的感覺到一些不對勁,他察覺到,青鷹劍劍光過處,那些原本紛紛潰散的雪白毫毛,似乎開始漸漸的凝煉,令得劍光的威能,有所折扣。

  “不可拖延了,直接將其斬落下臺!”

  陸風眼神一寒,劍印一變,只見得那青鷹劍便是爆發出劍吟之聲,青光大漲,劍芒吞吐間,暴漲百丈,劈斬之下,空間都是被撕裂開一道痕跡。

  天地間,有著諸多驚呼聲響起,顯然眾人也是知曉,陸風失去了耐性,準備一劍終結這場戰斗。

  而如此威能一劍,四重天內,怕是鮮有人能夠阻擋。

  顧紅衣俏臉也是微微一變,玉手緊握,眼中掠過緊張之色。

  青色劍光在那無數道目光中急落而下,而就在即將斬落的那一瞬間,周元猛的抬頭,那雙眸之中,似是有著無邊凌厲涌動。

  他雙手握住天元筆,筆身一震,雪白毫毛凝煉,猶如花苞槍尖一般,也是有著玄芒自那鼻尖噴吐而出。

  他面無表情,天元筆陡然重重的揮下,宛如手持萬斤重錘。

  “找死!”陸風見狀,冷曬一聲。

  “看我一劍斬斷你這破筆!”

  黃金石臺上,無數目光匯聚而來,璀璨青色劍光,陡然落下,與那橫揮而來的天元筆,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嘹亮的金鐵之聲,響徹天地。

  不過,就在巨聲響徹的那一霎,陸風的瞳孔,猛然一縮,臉龐上也是一抹駭然之色浮現出來。

  因為他見到,在那碰撞的瞬間,青鷹劍竟是劍光一震,發出了一道哀鳴之聲,劍光破碎,直接是被那只黑筆,硬生生的轟得倒飛而去。

  那種感覺,仿佛周元那黑筆揮下時,攜帶了無窮之力,恐怖霸道到了極點!

  甚至隱隱似有一道鯨吟聲響起。

  “怎么可能?!”天地間,也是響起了無數難以置信的驚呼聲。

  甚至連青陽掌教等巨頭,都是微微驚咦出聲。

  而在那無數道駭然目光中,周元則是長長的吐出了一道濁氣,他雙目熾熱,手掌緩緩的撫過斑駁的筆身,在其手掌過處,一道古老的源紋,綻放出了神秘的光芒。

  天元筆第四紋,號“萬鯨”。。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