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三十二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在接下來的數日時間中,嘗到甜頭的顧紅衣幾乎每日都會前來溪畔,由周元出手,助其修煉化虛術。

  而在周元的這種相助下,顧紅衣的化虛術也是突飛猛進,短短不過三四天的時間,那打通的竅穴,便是由十道,變成了二十五道。

  要知道,這竅穴越到后面越是難以感應,三四天的時間,若是按照正常情況的話,恐怕顧紅衣頂多只能打通四五道。

  而在周元的指點下,顧紅衣化虛術的提升速度,連她自己都有點心驚肉跳,所以即便是以她那種驕傲的性子,這幾天在瞧見周元時,言語間都是多了一絲尊敬的味道。

  只是周元對她的態度轉變倒沒怎么在意,畢竟他想要的源玉,已經到手了...

  但讓得他苦惱的是,這點源玉距他想要兌換“九龍典”那道上品小天源術,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溪流潺潺的山澗中。

  周元盤坐青石,閉目修煉,在他身旁不遠處,顧紅衣也是在此。

  突然間,周元睜開了雙目,一團白氣自其嘴中緩緩的噴吐而出,在這一瞬間,周元的身體中傳出了奇特的波動。

  再然后,只見他的半個身體,便是漸漸的變得虛化起來,有著淡淡的透明感。

  “你,你修成化虛術第一重了?!”震驚的聲音從一旁響起,只見得顧紅衣睜開美眸,望著周元,小臉上滿是震撼。

  能夠將半個身軀都是虛化,那顯然必須要達到化虛術第一重才能夠辦到。

  周元神色倒是沒什么變化,掃了她一眼,道:“你現在都已經打通二十五道了,我修到第一重很奇怪嗎?”

  顧紅衣一滯,鼓了鼓嘴,因為她也感覺自己這震驚有點傻,但想想這條件反射般的震驚很正常,畢竟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中將化虛術修到第一重,的確是太罕見了。

  “化虛術第一重修成,任何的攻擊落在我的身上,都將會被化解將近三成。”周元望著虛化的手掌,眼中也滿是滿意之色。

  莫小看這三成,在很多時候,這就足以逆轉戰局。

  當然,這種化解也并非是絕對的,一些特殊的手段,還是能夠將其克制,不然的話,這化虛術的等級,也就不只是中品小天源術了,就算說其是真正的天源術都足夠。

  但總體而言,有了這化虛術,自身的安全保障將會大大的提高。

  “你倒是挺低調的...”在那一旁,顧紅衣望著周元,忽的一笑,道:“雖然你看上去只是太初境一重天,但經過這些天的接觸,我卻覺得那剛出爐的外山前十,應該有你一席。”

  眾多弟子來到蒼玄宗,也將近半個月了,該適應的都逐漸的適應,而人多的地方,自然就有爭端,有比較。

  所以,經過一些計算以及眾人的認可,這外山弟子中,便是評選出了所謂的十大外山弟子,這兩天傳得沸沸揚揚,算是外山中最大的話題。

  那外山弟子之首的,不出任何人的意外,便是那陸風。

  顧紅衣排名第二。

  這十大外山弟子,其中有七位都是來自圣州本土的驕子,而只有三位,來自其他的大陸...周元認識的喬修,剛好排在第十。

  至于周元...顯然根本就沒人計算他,畢竟他這太初境一重天,看上去實在是跟那些踏入三重天的弟子差距太大了。

  不過顯然顧紅衣并不這么認為,所以她才會說之前那句話。

  在她看來,周元太會隱藏實力,如果他真要爭的話,十大外山弟子,必有他一席之地。

  周元聞言,也是笑了笑,道:“爭這個前十,能有什么意義?選山大典,又不看這個。”

  他對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十大外山弟子,的確是沒有絲毫興趣,畢竟排名再高,萬一選山大典上被人比下去了,豈不是更丟人?

  而且那個所謂的十大外山弟子,竟然連夭夭都沒排進去,這讓得周元對其含金量愈發的嗤之以鼻,因為他知道,如果夭夭要動手的話,就算是那個陸風,恐怕都不是她的對手。

  顧紅衣紅潤小嘴一撇,道:“大家都是年輕人,若是心氣不高,銳氣不強,還如何沖刺高峰?倒是你,小小年紀,跟個小老頭一樣。”

  周元對此,也只能無奈的翻了個白眼,我不想跟你們玩這種無聊的排名難道都不行?

  “嗯?”

  就在周元剛欲說話時,神色忽的一動,他抬起頭望著山澗外,那里有著急促的破風聲傳來。

  一道身影急匆匆的掠來,那圓滾滾的身材第一時間讓周元知曉了來人。

  自然是沈萬金。

  此時的沈萬金,滿臉的汗水,一見到周元,急聲喊道:“小元哥,那祝峰帶了不少人對著這里來了!看來是來者不善啊。”

  “祝峰?”周元雙目一瞇,這對兄弟,果然還是忍耐不住了。

  他就知道,從祝岳那里將顧紅衣搶了過來,那個家伙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

  “祝岳來沒?”周元問道。

  如果祝岳來的話,那他就得先去把吞吞抱過來了,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再如何自大,也不會在太初境一重天時,就去硬抗已經身為內山弟子的祝岳。

  “沒。”沈萬金搖搖頭。

  周元不在意的一笑,祝岳沒來的話,一個祝峰,還翻不起什么浪花。

  沈萬金對于周元這幅無所謂的模樣,倒是憂慮得很,畢竟祝峰雖然不算是剛出爐的十大外山弟子,但也絕對在一等弟子中名列前茅,其實力遠非之前那個韓山可比啊。

  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山澗口處,已是有著道道破風聲響起,然后周元便是見到十數道光影掠來,落在了溪畔不遠處。

  那領先一人,赫然便是那祝峰。

  而此時的祝峰,也是面色不善的盯著周元,冷聲道:“周元,我不知道你用什么花言巧語忽悠了紅衣師妹,不過我勸你最好別再裝神弄鬼,否則誤了紅衣師妹,你付不起那個責任!”

  顧紅衣聞言,頓時俏臉冰寒下來,怒叱道:“祝峰,我在哪里修行關你什么事?給我滾開!”

  她明眸凌厲的看向祝峰等人,而面對著她的威勢,祝峰等人氣勢也是一弱。

  不過祝峰還是沒有被嚇退,硬著頭皮道:“紅衣師妹,我們這是為了你好,你不要聽信這個小子的花言巧語。”

  顧紅衣怒極而笑,道:“花言巧語?你們這些蠢貨知道我跟著他修行化虛術,現在到了什么層次嗎?”

  “我現在已經打通二十五道竅穴,若是跟著祝岳學,恐怕現在連十五道都還沒有吧?!”

  祝峰面色微變,其他的弟子也是不可置信的望著顧紅衣,驚呼出聲:“二十五道?怎么可能?!”

  不過他們又知道,以顧紅衣的性子,怕是根本不屑與他們說假話。

  難道,周元真的有這本事?

  祝峰也是眼神變幻,旋即他輕蔑的看向周元,道:“紅衣師妹的天賦,我們都是知道的,所以就算她能夠短短數天就將化虛術修到這一步,我們也不算意外。”

  “但如果要將這種功勞加注到你的頭上,恐怕你還沒這個資格。”

  他言下之意,顯然就是認為能夠修煉到這一步,只是因為顧紅衣天賦驚人,跟周元并沒有任何的關系,顧紅衣如此說,只不過是想為周元說話而已。

  其他人聞言,也是暗暗點頭,倒是感到贊同。

  畢竟,他們寧愿相信顧紅衣天賦驚人,也不太愿意相信一個太初境一重天的小子,竟會有這種能力...

  顧紅衣已經氣到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些王八蛋太能自己腦補了。

  她還要怒叱,不過卻是被周元伸手阻攔了下來。

  “你跟他們廢話再多也沒用的。”周元無奈的道。

  顧紅衣瞪了周元一眼,若不是為了幫他說話,她怎么可能會變得這么多嘴。

  “遇見這種人,何必多說...”

  周元沖著顧紅衣笑了笑,眸子中似是有著什么東西在緩緩的攀爬出來,他道:“你剛才說我什么?說我像個小老頭一樣嗎?”

  “不就是銳氣嘛,我也有...”

  他的目光,轉向了祝峰等人,嘴角的笑容盛開,帶著一絲猶如刀鋒般的冷冽。

  “你們找上門來,不就是想挑事么...”

  “來,一群廢物,我一個打你們一群,還是你們一群打我一個...”

  “隨便你們挑。”

  當最后一個字落下的時候,周元的面龐徹底的冰寒下來,狂暴的源氣,猶如風暴一般,陡然自其體內,轟然爆發出來。

  在那后方,顧紅衣望著那頃刻間氣勢變得無比凌厲,咄咄逼人的周元,美目中也是有著一抹異彩浮現出來。

  此時的周元,與平常教她的那個溫和的少年,仿佛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今天去杭州辦身份證,晚上又趕回上海,現在才寫出一章來,今天就一章吧。

  最關鍵的是跑了一天,身份證也沒辦好,我也是要吐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