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二十七章 報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出了后山,周元的面色還有些陰沉,他倒是沒想到此次竟然會這么巧,剛好所遇見的講師就是那祝峰的大哥...

  看來先前那顧紅衣倒是好意的提醒他,只不過此女太傲嬌了一些,話也不說完。

  “我倒是不信,沒了講師指點,我還修不成此術了。”

  周元握住玉簡,眼神微冷,小天源術的修煉的確不易,不過他卻不信沒了人指點他無法修成,大不了就多花費一些時間而已。

  不過雖說如此,今日被那祝岳惡心了一場,也真是壞人心情。

  周元有些不爽的離開了后山,回了小樓之中。

  小樓陽臺處,夭夭悠閑的曬著暖洋洋的日光,隨手翻閱著一道古籍,完美無瑕的側臉,光潔如玉,青絲傾灑下來,那一幕美麗得令人心顫。

  周元瞧得這一幕,心中殘留的一些不爽也是悄然的散去。

  “怎么了?”夭夭卻是有所察覺的偏過頭,沖著周元有些慵懶的問道。

  周元在其身旁坐了下來,嗅著身旁女孩的清香味道,有些無奈的將今日之事說了出來。

  而夭夭則是仔細的聽著,明眸虛瞇著,令人看不出她的心情波動,不過待得聽完后,方才聲音清淡的道:“一個內山弟子而已,頂多也只是將那“化虛術”初步修成,哪有資格將其徹底吃透,所以你留下去,也不過只是浪費源玉而已。”

  “有那源玉,還不如改善一下吞吞的伙食。”

  一旁的吞吞聞言,頓時興奮的低吼一聲,眼睛亮晶晶的。

  “今天表現還不錯,回頭再帶你去百香樓。”周元也是一笑,摸了摸吞吞的腦袋,今天不是有這小東西在的話,以他的實力面對著祝岳,倒真是有些勉強,雖然對方也不敢對他做什么,但難免會有所狼狽。

  不過所幸吞吞護主,反而將那試圖對他來下馬威的祝岳搞得狼狽不堪。

  “把那化虛術給我看看。”夭夭伸出小手,玉指纖細修長,晶瑩剔透。

  周元便是從懷中取出那枚玉簡,遞給了夭夭。

  夭夭握住,美目微閉,半晌后,緩緩的睜開,道:“這道源術倒是有點意思,你眼光還不錯...”

  “要修成這道源術其實并不難,無非便是打通一百零八處竅穴,再以云霧精氣灌注,淬煉竅穴,待得大成時,自可肉身虛幻,猶如云霧,頃刻間日行千里...”

  “不過稍微麻煩的地方是人體竅穴億萬,各有不同,唯有逐漸感應,才能將那一百零八處竅穴打通,我想他們那些所謂的講師,也不過只能在其他弟子感應出錯時給予一些建議,令其改正,重新感應而已,算不得有什么作用。”

  夭夭不過是觀看了一會,便是洞穿了這化虛術的奧妙,這般恐怖的悟性,讓得周元都是有點瞠目結舌。

  周元眼睛放光的盯著夭夭,迫不及待的道:“那夭夭姐可知如何感應那一百零八處竅穴?”

  夭夭聞言,搖了搖頭,道:“我不行。”

  不過她又伸出玉指,指了指周元,道:“但你可以。”

  周元一頭霧水,顯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瞧得他那茫然的模樣,夭夭忍不住的一笑,伸出冰涼的玉指,輕輕點了點周元眉心,那里隱藏著一道古老的圣紋。

  “你真是身在寶山而不知。”

  “你眉心這道圣紋,乃是脫胎于“蒼玄圣印”,那位蒼玄前輩也說了,此為“破障圣紋”。”

  “它能夠看出任何源術的破綻。”

  “不僅是對敵,同樣也包括自身。”

  周元的目光,在此時越來越亮,他已是明白了夭夭的意思,所以他緩緩的道:“所以,我可以破障圣紋窺探自身所修煉的化虛術...”

  夭夭螓首微點,嫣然輕笑,道:“如此一來,根本不需要你去辛辛苦苦感應竅穴的位置,你只需要用破障圣紋探視,就能夠將其找出來。”

  “那種效率,不知道超過旁人多少倍,還需要一個剛入門的內山弟子來指導?”

  周元的拳頭忍不住**的捶在了一起,此時的以他的性子都是忍不住的眼露激動,忍不住的就要抱向夭夭:“夭夭姐,你太棒了!”

  不過他手還沒碰到夭夭,她那明眸便是微瞇著掃來,直接是讓得周元僵了下來。

  周元尷尬的收回手掌,握住玉簡,悻悻的道:“那我先修煉試試,看看能否窺照出自身竅穴。”

  說完他便是溜到小樓后院,嘗試修煉這道化虛術去了。

  望著他的背影,夭夭微微板起的俏臉這才浮現出一抹輕笑,旋即她看向小樓外,**小嘴微抿,有些冷意。

  “吞吞...”

  她輕輕拍了拍一旁的吞吞。

  吞吞抬起頭來。

  “去把那個家伙教訓一頓吧...”夭夭面無表情的道。

  雖然她可以欺負周元,但一個內山弟子,又哪里來的資格。

  吞吞聞言,頓時發出了低沉的吼聲,那獸瞳中,顯然是有著興奮之色涌現出來,身形一動,便是化為黑光暴射而出。

  夭夭望著吞吞消失的地方,這才再度躺了回去,悠閑的曬著太陽,看著手中的古籍。

  夜色降臨。

  祝岳自教堂中走出,他望著散去的弟子,他們臨走時都是對著他恭敬的行禮,這讓得他心中愈發的自得。

  “呵呵,今日多虧了大哥,讓那周元吃了大虧,真是解氣。”在祝岳身后,祝峰笑道。

  祝岳淡笑道:“一個小地方來的鄉巴佬而已,沒點見識,真以為小天源術這么好修煉嗎?到時候等他求過來,看我怎么羞辱他。”

  “我這些天也跟其他內山的師兄弟們說說,最好讓這小子一個講師都找不到,到時我要讓他一道源術都休不成!”

  “看他到時候拿什么去沖那選山大典!”

  祝峰也是冷笑著點點頭。

  “你先回去吧,這些天多來,努力將這化虛術修成,到時候選山大典上,也好露露臉。”祝岳說道。

  祝峰應是,然后轉身而去。

  祝岳將其送走,方才對著居所而去,他們這些內山弟子,自然待遇不是外山弟子可比,人人都是有著好地方修行。

  祝岳腳踏源氣,掠過一座山頭,忽然間其神色猛的一變,因為一道黑光,快若閃電般自下方暴射而至,宛如雷電。

  “誰!”

  祝岳暴喝,**源氣頓時滾滾散發開來,反手一掌拍出,只見得源氣化為數十丈的巨手,狠狠的對著那黑光拍下。

  嗤啦!

  然而那黑光絲毫不停,仿佛有著低吼響起,鋒利的爪子上黑光纏繞,陡然撕裂而下。

  那一瞬間,仿佛空間都是碎裂開來。

  而那源氣巨手,不過數息,就已爆裂,鋒利的爪風撕裂下來,那祝岳頓時感覺到腥風撲面而來,再然后,他便是感覺到面上有著劇痛浮現。

  他忍不住的慘叫出聲,一道血爪子出現在了其面龐上,直接撕裂到腰間,整個衣服都被撕碎了,極為的狼狽。

  鮮血順著眼球滾落下來,祝岳爆炸了,源氣**的暴涌出來,不過還不待其還手時,那一道黑光,已是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祝岳在半空中茫然四顧,氣得渾身發抖,他又不是傻子,如何不知曉,那道黑光必然和周元有關系,說不定,今日今天那頭小畜生!

  可就算知道又如何?難道直接去說他被一個外山弟子搞成這樣嗎?那傳回七峰,以后他還有什么顏面?

  因此,祝岳幾乎氣炸了。

  “周元!”

  “我要讓你一道源術都修不成!”

  夜色中,祝岳暴怒怨毒的咆哮聲如野獸般的響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