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六章 侵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嗤啦!

  金色槍影撕裂了空氣,暴刺而出,前方一道筆影呼嘯而至,將其抵擋下來,兩者交碰,發出清脆的聲音,氣浪肆虐。

  周元與齊昊的身影皆是倒射而退。

  此時的兩人,面色皆是一片冷肅,周身源氣翻滾,而且身體表面,隱約可見血痕,顯然,先前的激烈纏斗,也是令得兩人都是見了紅。

  由此可見,戰斗是何等的慘烈。

  齊昊低頭看了一眼身體上的血痕,卻是冷笑一聲,旋即他手中金色長槍忽的一跺,沉聲道:“金石不破!”

  伴隨著他的喝聲落下,只見得忽有金光自其皮膚下涌出來,漸漸的,竟是將齊昊的皮膚渲染成了金色色彩,猶如黃金所鑄一般。

  而那些血痕,也是在此時消失得干干凈凈。

  中品玄源術,金石不破!

  周元望著這一幕,眼神也是一凝,這所謂的金石不破,乃是與那金石混元氣配套的源術,防御力極為的強悍。

  顯然,打到現在,齊昊的底牌,也是在一張張的揭開。

  “轟!”

  齊昊渾身金光彌漫,再度暴射而來,槍影凌厲,猶如寒星,點向周元周身要害。

  周元腳踏龍步,避開了數點寒星,手中筆尖帶起一縷青光,閃電般的刺在了齊昊肩膀上。

  卻是有著清脆聲響起,筆尖劃過齊昊的肩膀,竟然只是點出了一個血印,筆尖也僅僅只是入了小半指,便是被那金光卡住。

  齊昊獰笑出聲,手中金色長槍橫掃而出,槍身便是重重的掃在了周元胸膛上,強悍的力道,直接是將周元掃飛倒射了出去,砸在了一塊巨石上,連身后的石頭都是碎裂開一道道裂紋。

  “真是難纏。”

  周元感受著后背的劇痛,也是眉頭緊皺,施展了“金石不破”的齊昊,防御力達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就連玄芒術,都是有些難以破開他的防御。

  “你還真是讓我意外,區區養氣境初期,竟然能夠跟我斗到這種程度,源氣還未枯竭。”齊昊森然,眼中滿是殺意。

  周元揉了揉胸膛,若非他身體素質強悍,恐怕先前那一槍,就能將他胸膛都擊塌。

  “你也比我想象的難纏一點。”周元道。

  “死到臨頭了,就不要再嘴硬了。”齊昊冷笑一聲,身體之上,金色的源氣澎湃涌動著,他手中長槍抬起,指向周元,殺意凜然的道:“下一次,你就再開不了口了。”

  聲音落下的瞬間,齊昊身影已是暴射而出,他身形射出的時候,手中長槍拖著地面,劃出一路的火花以及深深的痕跡。

  “中品源術,天金分源槍!”

  齊昊眼中殺意暴漲,一槍暴刺而出,槍身上金光大放,槍尖凝聚著極為鋒利的氣息,槍尖掠過處,連空氣都是被涇渭分明的撕裂開來。

  腳下的地面,都是嗤啦一聲,隨之劃出深痕。

  這一槍,驚艷至極,顯然已是達到了齊昊最強的戰斗力。

  山谷外,那些看向此處的視線,也是在此時皆是面色一變,顯然都是察覺到了齊昊這一槍的兇悍,面對著這一槍,恐怕養氣境中,鮮有人能夠正面抗衡。

  看來,這齊昊也是打出了火氣,準備施展殺招,結束這場戰斗。

  “那周元殿下死定了。”有人說道,此時的齊昊,防御力強悍,不懼周元攻擊,而其本身的攻勢,又是如此的兇悍狠辣,周元如何抵擋?

  諸多人都是點點頭,表示深以為然。

  谷中,齊昊氣勢洶洶的攜帶殺招而來,周元的面色,也是愈發的凝重,他深吸一口氣,體內源氣也是滾滾而動。

  下一瞬,他手握天元筆,筆尖舞動,猶如是劃出了一道道源氣波動。

  周元體內,雄渾的源氣盡數的涌出,匯聚于筆尖之處。

  “給我死來!”齊昊厲喝響起,金色槍尖在周元眼瞳中急速的放大。

  周元筆尖的源氣,終是雄渾到了極限,他手臂一抖,心中暴喝響徹:“皇極印!”

  筆尖顫抖,只見得雄渾源氣凝聚間,仿佛是在那筆尖化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那道光芒,散發著霸道之極的波動。

  這正是周元所修煉的皇極印,同樣是中品玄源術,威力不俗。

  兩道蘊含著兩人全力一擊的攻勢,在那諸多視線的注視下,終于是碰撞到了一起。

  碰撞的瞬間,猶如是有著風暴肆虐出來,兩人腳下的地面被一層層的刮開,周圍的巖石,更是被一層層的磨滅,化為灰塵。

  “好厲害的對碰,真沒想到,一個養氣境后期與一個養氣境初期,竟然能夠拼到這種程度。”諸人感嘆道。

  深谷中,有著狂暴的沖擊波爆炸開來,地面被撕出一道道的深深痕跡,而首當其沖的周元與齊昊,也是如遭重擊,倒飛出去,狠狠的撞擊在山壁上。

  周元的嘴角,有著一抹血跡浮現,此時的他,略顯狼狽,身體上有著一道道血痕,不過他的目光依舊冷冽,望向對面。

  在那里,齊昊的身影也是嵌入了山壁,不過他很快就掙脫了出來,與周元相比,他的身體上只是金光黯淡了一些,顯然,金石不破所帶來的防御,讓得他在沖擊中遠比周元更從容。

  齊昊平復了一下體內激蕩的氣血,眼神陰森的望向周元。

  “你可真是頑強...這都還沒死。”

  齊昊獰笑一聲,道:“不過看起來,你似乎受創不小?”

  “看來你輸了,我擁有著金石不破,防御力遠勝于你,所以,站到最后的,一定是我!”

  齊昊手握著長槍,一步步的走向周元,眼中殺意越來越盛。

  諸多目光見到這一幕,都是暗暗搖頭,看來這場戰斗要結束了,那周元雖然表現得極為的完美,但面對著整體實力遠勝于他的齊昊,還是顯得有所不足。

  借助著強悍的防御,齊昊還是站到了最后。

  “可惜啊...”

  齊昊一步步的走近周元,他能夠感覺到后者體內此時源氣似乎有些漂浮,正是最好的斬殺時機。

  周元望著那滿眼殺意,緩步走來的齊昊,出奇的是,那張面龐,卻并沒有任何的驚慌失措,反而毫無波瀾。

  “沒想到你死之前,還是這幅表情,真令人討厭。”齊昊寒聲道。

  “我只是感覺你很可憐...”周元淡笑道。

  齊昊眼瞳一縮。

  “因為你連究竟誰輸誰贏都不知道...”周元嘴角的笑容,似乎是在此時變得詭異了起來。

  “裝神弄鬼,給我去死吧!”齊昊陰森道,手中長槍再不猶豫,直接是帶起寒芒,毫不留情的對著周元心臟暴刺而去。

  然而,面對著齊昊那充滿著殺意的一槍,周元卻是毫不阻攔,神色冷漠。

  嗤啦!

  鋒銳的槍尖,在距離周元心臟還有一寸距離時,忽然停了下來,猶如是凝滯了一般。

  齊昊的瞳孔在此時瘋狂的急縮,臉龐上有著驚駭欲絕之色浮現出來,因為他發現,在這一瞬間,他的身體,竟然忽然失去了控制。

  “你,你做了什么?!”齊昊駭然道。

  周元看了一眼自己身體上的那一道道血痕,淡淡的道:“你覺得我真那么蠢,明知道你擁有著金石不破的防御,還和你一槍槍的對換嗎?”

  周元手掌握著身旁的天元筆,鋒利的筆尖緩緩的指向齊昊。

  而此時,在那斑駁的筆身上,位于“文武紋”之后的地方,忽有光芒浮現出來,然后,開始有著一道古老的源紋,緩緩的變得清晰...

  天元筆第二道源紋,號“侵蝕”。

  (本章完)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