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一章 玄芒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只剩這個了?”

  周元愣愣的望著那被吞吞吐出來的玉簡,然后明白過來,那個倒霉的家伙直接被吞吞給吞了。

  “好倒霉的死法。”周元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感到深深的同情,那家伙也真的是慘,也不知道那最后他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

  周元彎身將那玉簡撿了起來,看了一眼便是一怔,因為他見到,在那玉簡上,竟是有著光芒浮現,其中隱隱有著諸多的文字。

  “應該是用來記載源術的。”夭夭隨意的說道。

  “哦?”周元聞言,眼睛頓時一亮,尋常普通級別的源術,可不值得被用這種方式來記載,難道這兩個兇徒身上,竟然還能有好東西?

  周元手握玉簡,催動源氣灌注其中,頓時玉簡之上光芒閃爍,光影映照在面前的空氣上,竟是有著清晰的文字流淌而下。

  周元目光掃過,然后微微一凝:“下品玄源術,玄芒術?”

  “竟然是玄源術?”周元微微動容,能夠達到玄源術的層次,就算是放在他們皇室寶庫中,都算是寶貝了,一般會用來封賞有大功者。

  “這玄芒術,怎么有點耳熟。”周元想了想,隱約記得似乎在哪里聽過。

  “我想起來了,齊王府!這玄芒術乃是齊王府的頂尖源術,據說是大武王朝賞賜給他們的。”周元面色變幻,難道這兩個兇徒是齊王府的人,但憑他們的實力,怎么可能擁有著齊王府的頂尖源術?

  周元搖搖頭,有些不解。

  不過雖然有點想不明白,但周元還是冷笑一聲,直接將玉簡塞進懷中,他記得周擎曾經和他說起過,齊王府的玄芒術,極為的厲害,雖然只是下品玄源術,但威力卻足以媲美中品玄源術。

  既然眼下這種東西落到了他的手中,就不要想讓他吐出去了。

  “不過陸統領怎么還沒來?”周元抬起頭,望向遠處,眉頭皺了皺,以天關境強者的感知,應該察覺到了這邊的動靜才是吧?

  半個時辰前。

  陸鐵山派出了兩個侍衛前去保護周元,不過就在半晌后,他察覺到了不遠處的森林中有著一些動靜傳來。

  “走!”

  陸鐵山皺著眉頭,忽的站起身來,也不與那一旁的齊陵多說,周身源氣涌動,化為一道光影對著動靜傳來的方向疾射而去。

  數分鐘后,陸鐵山身影閃現而出,他望著前方空地上,那里有著四人在交手,而其中兩人,正是先前他派去寶呼周元的。

  “你們在做什么?!”陸天山袖袍一揮,頓時一道源氣光流暴射而出,直接是將場中四人分割開來。

  那兩名禁軍見到陸鐵山出現,急忙道:“大人,我二人正趕去殿下那邊,結果路上這兩個家伙竄了出來將我們攔下。”

  “你們找死?!”陸鐵山聞言,那寒氣森森的眼睛,頓時看向那二人。

  “陸統領不要動怒,這是我們齊王府的人,先前我吩咐他們探測兇賊,或許是將你們的人誤認為是兇賊。”在那后方,齊陵趕了過來,一臉的歉意,旋即對著那兩人喝斥道:“還不滾開,礙事的家伙。”

  陸鐵山眼神冰寒的望著這一幕,然后死死的盯著齊陵:“齊陵,你們究竟想做什么?”

  “吼!”

  齊陵笑了笑,剛欲說話,忽的在那遠處的森林中,有著一道虎嘯聲響起。

  “虎嘯紋?!糟了,是殿下!”聽到這虎嘯聲,陸鐵山瞳孔猛的一縮,他此時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面龐猙獰的盯著齊陵:“齊陵,你好大的狗膽!”

  “呵呵,我可不知道陸統領在說什么。”齊陵微微一笑,這個時間,想來那兩個兇賊應該得手了吧?

  “殿下若是出了事,老子不會放過你!”陸鐵山獰聲道,旋即他周身源氣猛的爆發,腳掌一跺,地面裂開,而其身影,則是猶如一道光虹沖天而起,直奔溪谷方向而去。

  齊陵望著陸鐵山那急匆匆的身影,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然后一揮手,也是帶著人迅速的跟了上去。

  一行人匆匆的趕路,半晌后,也是抵達了溪谷。

  齊陵笑瞇瞇的走出森林,看向那片溪谷方向,想來此地這里,應該已是滿地狼藉,那周元也該半死不活了吧?

  這樣想著,他嘴角的笑容,愈發的濃烈。

  不過,就在下一刻,他掃動的目光忽然瞧見了不遠處,那里一名身軀修長的清瘦少年,也是面帶一抹笑容,將他盯著。

  齊陵嘴角的笑容忍不住的凝固了下來。

  “周元?他怎么沒事?!”齊陵眼角微微抽搐,心中卻是有著不可思議的怒聲響起。

  “殿下贖罪,末將來遲了!”此時陸鐵山瞧得安然無恙的周元,也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單膝跪地,沉聲道。

  “陸統領起來吧,我沒事。”周元笑了笑。

  陸鐵山站起身來,那滿含著兇光的目光就投向了一旁昏死過去的羅統,寒聲道:“就是此人襲擊殿下嗎?”

  “果然是這個兇賊!”

  不過還不待周元說話,陸鐵山身后,有著一道憤怒的聲音傳來,只見得齊陵快步而來,一把抓起那羅通,一巴掌扇了過去。

  “說,你們將我齊王府偷的東西丟哪去了?!”

  那昏死的羅統被扇得睜開了眼,他瞧得齊陵那猙獰的面龐,急忙掙扎起來,似是說話:“齊…”

  “冥頑不靈,那就去死吧!”不過還不待他說完,齊陵便是眼神一寒,手掌勁力一吐,便是將那羅統的咽喉震斷。

  羅統睜大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齊陵,眼中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齊陵卻沒有理會那死人的眼神,而是將其衣衫撕碎,到處找尋著,不過片刻后,他面色難看的停了下來。

  “齊陵,你這是在殺人滅口嗎?”陸鐵山眼神陰森,手掌一揮,那十名禁軍便是悄然的圍了上來。

  齊陵神色不變,淡淡的道:“陸統領說的哪里話,這兇賊敢對殿下出手,本就死有余辜,更何況他們還盜取了我們齊王府的“玄芒術”。”

  “玄芒術?”陸鐵山一怔,這齊王府的“玄芒術”竟然被盜了?

  齊陵看向周元,抱拳道:“殿下,這兇賊有兩人,殿下可知道還有一名兇徒在哪?我們齊王府的“玄芒術”應該在他的身上。”

  周元聞言,笑了笑,道:“這就不知道了,只看見一人,另外一個,恐怕帶著寶貝跑了吧。”

  齊陵臉龐抽了抽,斬釘截鐵的道:“不可能!”

  “齊管家這么確定他不會跑?”周元似笑非笑的道。

  齊陵心頭一跳,眼神陰晴不定。

  “那人我的確沒見過,齊管家繼續派人去搜吧。”周元揮了揮手,淡淡的道:“這里比較亂,就不留齊管家了。”

  齊陵瞧得周元趕人,面色也是極為的難看,今日原本是要對付周元,但后者不僅安然無恙,反而他們的“玄芒術”沒了蹤影,簡直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若是等王爺回來,定會雷霆大怒。

  齊陵雖然不知道此地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但卻有著預感,恐怕那玄芒術落到了周元的手中,但有所猜測又能如何?難道他還能強行搜周元不成?沒看見一旁陸鐵山看他的目光恨不得將他吞了一般嗎?

  心中念頭飛轉,最終齊陵只能咬牙切齒的一抱拳,然后一句話都不說,手一揮,就帶著人灰溜溜的轉身而去。

  他知道,這一次,他們齊王府,可真的是虧大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