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番外篇:回歸聯邦(完結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女帝直播攻略

  作為一個老古董,衛慈最近迷戀上了虛擬網絡。

  他給自己開了一個賬號,每日在上面分享女兒生活的點點滴滴,偶爾還有自己的書法字畫。

  風雨無阻,從女兒姜琰滿月一直記錄到即將上學,幾年時光未曾停歇。不少顯得蛋疼的網友也養成了圍觀他養娃的日常。靠著一手好書法、好古典畫技,衛慈還成了圈內有名的大觸。

  他沒有團隊為他經營粉絲,也沒有搞什么抽獎之類的活動增加粉絲。

  幾年下來,他莫名其妙就成了擁有千萬粉絲賬號的小V博主,這千萬粉絲還都是活粉。

  一半嗷嗷叫著“男神你好古典優雅,我要跟你一起去育兒登記所領小猴子”,另一半則是嗷嗷叫著問他“岳父大人,你家寶寶還缺一個成年讀過高等學院,年薪百萬的女婿/兒媳嗎”。

  他除了在中央星球特殊醫療中心上班,沒事兒還會接一些商業書法繪畫,例如給人題字寫對聯或者畫畫什么的。還別說,幾年積累下來,他靠字畫賺來的錢居然也攢下一大筆錢財。

  作為圈內有名的,又是罕有的古風大觸,衛慈的字都是以萬做單位,畫也是這個價位起跳。

  “總覺得宰得太狠了。”

  衛慈最初接商業字畫還不懂,跟姜芃姬每日視頻通話的時候提了一句。

  姜芃姬扭頭就派人查了市場價位,給他定了一個價格比新人高,略低于大神的標準。

  衛慈一瞧就覺得這價格太高了。

  他又不是什么名家,字畫也沒什么收藏價值,搞這么高價格顧客還不罵人了?

  姜芃姬卻道,“值這個錢,他們愛買就買,不買拉倒,子孝的手金貴著呢。”

  夫妻倆每日都能通話,借著虛擬網絡近距離擁抱彼此,但還是聚少離多。

  姜芃姬在外忙碌,不是在打仗的路上就是在忙著巡邏亦或者軍演威懾邊境。

  這個時代打仗方式讓衛慈大開眼界,同時也知道危險性是前世所不能比擬的。

  他有心相助,但也知道自己沒有這個時代的軍事基礎,有心無力。

  只能努力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女兒,讓陛下沒有后顧之憂。

  幸好,大的戰爭已經沒多少,只剩局部仍有殘兵負隅頑抗、垂死掙扎。

  姜芃姬作為第一戰爭軍團首領必然在前線,但不太可能親身下場,安全還是有保障的。

  衛慈也不是經常接商業字畫,更多時候是自娛自樂,繪制各種各樣的無臉女性_(:з)∠)_

  他不敢畫臉,生怕畫中人的身份被認出來,繼而給自己和孩子帶來危險,為了掩飾真實目的,他還會摻雜不少其他內容。畫中人不僅有古有今,有代表天子的龍袍也有平民百姓穿著的短衣,有代表軍團首領的特殊軍裝也有一身襯衣短裙的便裝,畫的內容也沒有固定主題。

  粉絲們都戲稱他是靠良心發電的大觸太太。

  衛慈:“……”

  他起初還郁悶“太太”這個女性化昵稱,之后才明白是“大大”的意思_(:з)∠)_

  這個時代的人還挺有趣的。

  “爸爸!”

  衛慈剛將毛筆收起,整理好凌亂的書桌,房間的門就自動打開了,走進來一個白胖的女娃。

  “琰兒。”

  衛慈聽到這個稱呼,心情就雀躍了不少。

  盡管不是孩子第一次喊他“爸爸”,但每一句“爸爸”都能讓他滿足幸福。

  前兩世因為身份和局勢,衛慈面對親生骨肉也只能恭恭敬敬維持著君臣距離。

  幸得上天垂憐,居然還能再有一世,徹底彌補以前的缺憾。

  琰兒抱著兩本仿真紙做成的作業本,小手還攥著一支小小的筆,認真地仰著小臉對他說“爸爸,作業寫完啦”,一雙水靈靈的眸子像極了最水潤新鮮的黑葡萄,眼神都能將人看融化了。

  她期待著衛慈的嘉獎和夸贊,而衛慈也沒有吝嗇,將她抱著舉高高。

  這個時代的家庭保姆機器人功能太過強大,孩子只能躺著的時候它們能照顧,孩子開始翻身爬行它們能照顧,孩子學著走路的時候,它們依舊能忙前忙后,處處周到。甚至連孩子牙牙學語,它們也會引導孩子開口說話。姜琰一歲的時候,機器人檢測回復說她可以啟蒙早教。

  衛慈正摩拳擦掌要一展才學,機器人又給包圓了。

  衛慈:“……”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姜琰更加喜歡他,每天認認真真完成機器人布置的學習內容,還會找他要抱抱夸獎,跟他學習琴棋書畫。機器人并沒有加載這些技能,自然無法跟衛慈競爭了。

  “這是媽媽。”

  姜琰窩在衛慈懷中,一眨不眨看著桌上剛畫好的畫。

  她抬手指著畫中的女子,口齒清晰道,“媽媽什么時候回來?”

  衛慈撫著她的發,笑道,“暫時不回來。”

  姜琰有些失望,但還是認真地問道,“因為要保護琰兒和其他寶寶嗎?”

  衛慈從不避諱姜芃姬無法長時間陪伴孩子這事兒,也不會扯謊告訴孩子媽媽能回來之類的謊話。對于孩子而言,善意的謊言就是欺騙,興許比直接告訴她真相還要傷人。

  “是啊,媽媽是英雄,英雄不僅要保護咱們的琰兒,還要保護更多與琰兒年紀一樣的寶寶。”

  姜琰年紀小,但也知道“英雄”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只是她真的很想媽媽,所以今天就央求衛慈跟她一起畫了一幅一家三人的圖。

  衛慈看著女兒的畫作,驕傲地跟網友炫耀。

  哎呦喂:看著太太的日記,日常想要寶寶。

  養女兒實在是太棒了!要知道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很少有主動要孩子的,但看著衛慈的日常,這些年少說有上千粉絲被勾著加入養娃大軍,算是給聯邦人口增長做出了小小的貢獻。

  我飛升回來了:QAQ我的媳婦兒真的好萌,畫技有乃父之風,未來也是大觸一名。

  改革春風吹滿地:說起來——有個地方很奇怪啊,太太一直沒說過伴侶的事情,但寶寶的畫畫每次都有媽媽在場——emmmm,讓人不得不懷疑太太和伴侶是不是鬧了什么矛盾?

  拈一朵蓮花笑紅塵:有什么值得懷疑的?這年頭哪里還有正經八百結婚的?

  大家伙兒不都是找育兒機構要孩子?

  對于成人而言,孩子是自己的孩子,但孩子另一半血脈想一起撫養孩子,也不能阻攔。

  所以,大人不提孩子另一位親人,而孩子將父母掛在嘴邊,這是很正常的現象。

  衛慈看了這條留言,思來想去,默默留了一句。

  衛慈V:不是,我與愛人關系很好,只是她工作特殊,我要盡可能減少公眾平臺對她的曝光。她不是公眾人物,也不適合露在眾多網友跟前,興許未來有機會向你們介紹她。

  眾多網友被衛慈塞了狗糧,忍不住呦呦呦得起哄。只是他們等了又等,等到衛慈從中央星球特殊醫療中心醫師、古典字畫大觸又多了一個古典文學教授頭銜,二胎和三胎的日記都連載了快二十年,網友們也沒等來傳聞中的伴侶是誰。多年之后,這些粉絲都快忘了這回事。

  某一日,衛慈的日記變成了兩只十指相扣的手。

  兩人無名指戴著的寶石戒指閃閃發光,旁邊還有兩本聯邦頒發的結婚證。

  衛慈V:你們好,她是我的愛人,聯邦元帥姜。

  聯邦元帥姜V:嗯,跟你們介紹一下,他是我的愛人,衛慈。

  第七軍團姜琰V:介紹一下,聯邦元帥姜衛慈,這倆是我的父母。

  剛畢業的衛琮V:介紹一下,聯邦元帥姜衛慈,這倆是我的父母。

  不想留級的姜璉V:介紹一下,聯邦元帥姜衛慈,這倆是我的父母。

  聯邦公民:“???”

  #震驚!!!父母只顧當眾秀恩愛,子女三人慘遭拋棄為哪般???#

  天才一秒: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