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82節 半面亡靈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超維術士

  qh4w2pL7W7f'4n嚎外,亡靈也在瘋狂的顫抖與掙扎,甚至直接用腦袋去撞實驗室的墻壁,可這個行為,除了削弱他體內的能量外,毫無意義。\r

  這樣的垂力掙扎持續了約莫十來分鐘,終于慢慢趨于平靜。\r

  最后,他就像是死了一般,臉朝下,趴在地面上一動不動。\r

  亡靈死亡只有體內的負面能量徹底消散一途,所以他現在肯定沒有死,可他就這么趴在地上,其中到底又發生了怎樣的變化?\r

  安格爾一邊在思考,同時也一邊記載著空氣能量濃度,以及亡靈自(身shēn)體內能量(性性)質的變化。\r

  亡靈體內的負面能量急遽的收縮,而且越發的不穩定。可是,讓他驚疑的是,他的體內突然生出了另一股能量,而且這股能量十分的穩定,并且慢慢的占據了半壁江山。\r

  對于亡靈體內的能量變化,安格爾眼底帶著思索。\r

  一半是紊亂的負面能量,一半是穩定的不知名能量。兩者各據一邊,互不侵犯,看上去保持了一個古怪的和諧。\r

  這樣的(情qíng)況,讓安格爾想起當初那位古曼王的十三女。\r

  她在被白光子彈(射射)中后,臉上表(情qíng)出現了明顯的分割變化,一半平靜一半猙獰,就像是地球文明中的半面佛,一半是惡跡斑斑的兇煞修羅,一半是慈悲為懷的垂眉善佛。\r

  當初安格爾甚至懷疑,她是否擁有了神智。不過,未等安格爾去檢驗,她便逃之夭夭。\r

  如今,這個男(性性)亡靈似乎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r

  體內的紊亂能量與穩定能量,各據一方,同時分割出亡靈的左右面。和當初古曼王的十三女形象極其相似。\r

  唯一不同的是,這個男(性性)亡靈的轉變速度太慢。\r

  至今還趴在地面,沒有動靜。而古曼王的十三女,幾乎是中彈后沒有幾分鐘,就完成了能量的分化。并且從頭至尾,她對周圍的環境依舊存在交互。\r

  這個男(性性)亡靈卻出現類似昏厥的狀態……也許、大概是他本體太虛弱了?\r

  半小時后,男(性性)亡靈還沒有蘇醒,但他體內的能量卻已經趨于和諧,沒有出現時高時低或者此消彼長的狀況,他現在的趴在地上不動彈估計最大的原因還是太虛。\r

  見他(情qíng)況穩定,安格爾將能量監控的工作交給233:“這里的監控教給你,有任何(情qíng)況到旁邊的煉金實驗室叫喊我。”\r

  幻魔島有煉金實驗室。\r

  在桑德斯還年輕的時候,他曾天真的跑去學習了很多年煉金。最后他認清了現實,放棄了煉金。但煉金實驗室,卻保存了下來。\r

  只不過,桑德斯大概也有百年沒有來過了,平(日rì)里只有黑魔影仆會固定進來打掃清理。\r

  這里的很多煉金輔助工具都老舊了,基本處于半淘汰狀態。安格爾也并沒準備使用這些工具,他只不過是準備制作煉金幻境,哪怕徒手都能制作。\r

  為了在桑德斯離開前,將神秘具象物定調,安格爾在著手制作煉金幻境的時候,也不考慮外形了,清一色的全是:水晶球。\r

  只是在材質上,安格爾進行了一定的分組。\r

  反正根據他自己的測試,煉金產品的外形,似乎對神秘具象物影響并不大。倒是材質,與神秘具象物的持續時間還有一些關聯。\r

  安格爾這邊在煉制“水晶球”,233則任勞任怨的監控著亡靈的狀態。\r

  轉眼間,大半天過去。安格爾超水平的發揮,煉制出了三個水晶球,甚至為了節約時間,他連鑒賞水晶球里的神秘具象物的時間也沒有。\r

  在他煉制第四個水晶球的時候,233那邊發來了訊息。\r

  亡靈醒了!\r

  安格爾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來到隔壁的觀察間。233拿著記錄本,手中飛快的記載著室內的能量變化。\r

  安格爾走過去時,發現233將空氣中蘊含的能量,以及亡靈體內能量的變化趨勢,每一個點的坐標圖示都標明的很清楚。\r

  封閉實驗室里,男(性性)亡靈的確醒了,不過他現在的動作依舊僵直的,只是從趴地,改為跪趴狀態,腦袋依舊埋著,看不清他的臉。\r

  “他維持這個狀態多久了?”安格爾詢問道。\r

  “大概兩分鐘,他醒過來后就只是將趴改為跪。”233遲疑了一下:“不過,帕特少爺請看,他體內的能量出現明顯的變化。”\r

  安格爾看了過去,在233記錄的簿冊上,亡靈體內的能量曲線出現大幅度的回升,不過相比他沒有中彈前的能量曲線依舊孱弱了接近一半。\r

  “負面能量直接削弱了一半。”安格爾摸著下巴,思考著這該不會與他體內突然出現的穩定能量有關吧?\r

  負面能量直接轉化了一半成為穩定能量嗎?\r

  安格爾接過紙筆,將這個猜想記載在坐標圖的下方。\r

  就在安格爾埋頭記載時,封閉實驗室里的亡靈猛地抬起了頭。\r

  233第一時間看到了亡靈的狀況,他眼里帶著驚詫:“帕特少爺,快看!他臉上的表(情qíng)有大變化!”\r

  安格爾抬起頭,也看到了亡靈如今的狀況。不過他的眼里毫無波瀾,因為男(性性)亡靈現在的狀態,和當初古曼王十三女中槍后的狀態幾乎一模一樣。\r

  從額頭的中線開始往下分割成兩半,一半怨毒猙獰,一半冷漠平靜。猙獰的一邊,依舊是亡靈的狀態,白瞳蒼白如霧,眼尾血管暴凸如虬根;但平穩的一面,卻顯現出一個蒼白面容的中年男子,他的雙頰瘦削深凹,眼睛雖然恢復了瞳仁,但卻冰冷至極,甚至隱隱能看到那難以抹滅的惡意。\r

  仿佛,一半的亡靈與一半的靈魂,他們湊在了一起。\r

  “果然還是如此,只是……他現在還是亡靈么?”安格爾低聲自喃。\r

  安格爾想了想,向一動不動的他發出了疑問:“你是誰?”\r

  如果他還是亡靈的話,肯定不會回答,因為亡靈沒有神智,只是對世間一切生機的能量充斥著怨恨與憤怒。靈魂則不一樣,靈魂雖然沒有了實體,但卻可以通過靈魂的波動,甚至(情qíng)緒波動,來感知到靈魂想要表達的意思。\r

  男(性性)亡靈沒有回話,只是抬起頭,看向聲源。\r

  這里的玻璃都是單向的,安格爾能看到他,他卻看不到外面,只能通過聲音來判斷位置。\r

  “不回話,卻在捕捉聲源,并且沒有對聲源發起惡意的咆哮。”安格爾一邊記錄著,一邊在心里思考,他現在的狀態不像是純粹的亡靈,但也不像是靈魂。\r

  反像他們的中間物。\r

  “回答我,你在看什么?”桑德斯再次問說。\r

  對方依舊沒有回答,只是疑惑的看著聲源,甚至還歪著頭仔細打量起來。\r

  “帕特少爺,他看上去好像有了(情qíng)緒。”233在旁低聲道。\r

  安格爾點頭,如果是一只正統的亡靈,現在不該是好奇的看著聲源,而是張牙舞爪的去攻擊聲源,哪怕聲源只是一堵墻壁。\r

  明顯,他的好奇,是因為他在思考。\r

  不過,他的思維似乎很單面,還處于對“發聲反應”的應激階段,沒有出現自我認知與自我思考的過程,是因為他自己其實對自己的(身shēn)份已經有了定位嗎?\r

  就像一個牙牙學語的人。\r

  “失去了基礎思維能力,但是,誕生了神智。”安格爾記載下這一排字。\r

  可就在這時,他突然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西榕……花在哪?”\r

  腔調正常,很普遍的大陸語,沒有絲毫變形。\r

  安格爾皺了皺眉,在先前那排字的下方,寫了一排小的補充文字:“似乎留存有一定的語言記憶。”\r

  233:“他居然會說話了?亡靈怎么會開口說話?而且,這話是什么意思?”\r

  安格爾搖頭:“可能是無意義的話,也有可能是他靈魂中殘存的一些原生記憶。”\r

  不過,不管他說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只亡靈出現了與原本截然不同的變化。\r

  從能量顯示上來看,它的體內依舊有大量紊亂的負面能量,這意味著他無疑還是一只亡靈,可他卻出現了語言能力,以及基礎的神智與思考能力,同時意味著,他與一般的亡靈還不一樣。\r

  所以,他現在是擁有基礎神智的亡靈?\r

  亦或者,他是一只正在慢慢返回靈魂態的亡靈?\r

  這可能還需要時間來觀察,才能最后確認。不過,目前的狀態,倒是可以用“半亡靈”來稱呼。\r

  “你繼續留在這里記錄他的動作表現,和他用語言溝通,看看他是否學習你的思維方式。”安格爾向233道。\r

  然后他最后看了眼那“半亡靈”,在他平靜的一面,表(情qíng)依舊帶著疑惑,并且在嘗試著尋覓封閉實驗室的出口。另一邊猙獰的一面,卻還是在做著無意識的咆哮。\r

  安格爾轉(身shēn)離開,再次重新回到煉金實驗室。\r

  目前,他大致對輪回序曲的功效有了一個方向(性性)的把握,雖然還沒有定調結論,但從功能上來說,目前看上去對他的幫助似乎并不大。故而,安格爾才讓233去看護,他自己則繼續制作煉金幻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