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5節 神秘紋路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超維術士

  剛一站起來,安格爾立刻發覺渾身上下不同以往之處。四肢充滿力量,每一個關節都運動無礙,精神頭也無比的清朗。而且安格爾發現自己的夜視能力也強了許多,即使關掉手電筒,都能在漆黑之中隱隱看到周圍的輪廓。

  這一切的改變,都發生在昏迷過后。

  安格爾疑惑道,莫非經歷了那種非人的痛楚,還“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不成?回憶起先前的經歷,哪怕痛苦已經過去了,安格爾還是忍不住發了個顫。如果“后福”僅只是讓身體強壯一些,那他寧可虛弱一點,也不要再經歷那種極端的痛苦。

  不過安格爾并不知道,他的身體并不只是強壯一些,還有更深層次的變化。他如今還沒有真正踏入巫師之路,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這一次得了多大的好處。

  在離開前,安格爾的目光又一次看向墻的方向,對于這堵帶給他極端痛苦的墻,雖然畏懼,不過他的好奇心未減,而且他也不敢再冒險前往。

  這里離那堵墻約莫百米距離,安格爾能清晰的看到墻上有光芒閃爍,只是看不真切罷了。每當安格爾要仔細去看時,都感覺到一股眩暈感。

  低聲詢問還在半空中飄浮的大嘴花:“你知道那堵墻是怎么回事?”

  “危險,別去。”情緒帶著絲絲畏懼。

  既然連原住民都在說危險,安格爾心中的好奇反而更甚了,只是他有自知之明,并不會貿然前往。

  安格爾略微遺憾的看著那堵墻,或許等到他成了巫師,會有機會前來解密吧?安格爾暗道。

  也不知道現在時間過了多久了,安格爾往回走的時候,還在擔心會錯過導師。

  突然,安格爾看了眼手腕上的全息平板,心中一個激靈,他怎么忘了這個!全息平板里有時間顯示的!

  迅速抬起手腕,打開全息投影,看了看屏幕左下角的時間。

  8月21日,16點33分。系統時間是地球編譯法,這一點并不影響安格爾的觀看。

  他記得進來時,是豐收之月的下旬第3天,換算成地球編譯法,則是8月18日。也就是說,他已經昏迷了3天了?

  安格爾心中一凜,都浪費3天時間了,他可不能再蹉跎下去了,必須盡快找到最近的坐標點!

  安格爾看完時間,就準備關掉全息平板,偶然間,安格爾看了眼桌面的攝錄系統,一個主意突然升起。

  他記得攝錄里有遠攝的選項,對于那堵奇怪的發光墻,他雖然無法親自前往,但可以用遠攝看看具體情況啊!

  安格爾也是個行動派,想法一起也不耽擱,直接打開攝錄系統,點擊開始拍攝。

  回轉到那堵墻的百米外,安格爾打開遠攝選項,開始對那堵墻拍攝。一邊錄制,安格爾也一邊觀察著拍到的畫面。

  科技側的拍攝工具無比強大,百米遠攝出來的畫面,竟然也如近距離觀察一般。

  那堵墻在拍攝的畫面里平平無奇,但仔細一看,就能發現墻面上隱隱有凹痕,凹痕處似有流光在緩緩移動。

  凹痕遍布整堵墻,安格爾仔細觀察,似乎墻面的凹痕連綿成一道巨大的有規則的紋路。

  “莫非是魔紋?”安格爾疑惑道。

  他在腦海里勾勒出這道紋路的軌跡,可剛一勾勒出紋路一角,便感覺到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恐怖氣息圍繞著他,下一秒劇痛伴隨而來。

  安格爾嚇得立刻停止在腦海里勾勒紋路軌跡,這時,劇痛才慢慢消散開。

  “這真的是魔紋?魔紋不是有始有終才能出現異象嗎?我明明只是在腦海里隨意勾勒,連起始點都不清楚,竟然就出現這種狀況!”安格爾被那種恐怖的氣息嚇到了,心中暗暗覺得這個紋路或許大有來頭。

  不過他也不敢再去想紋路具體的樣子,生怕下一秒痛苦又隨之而來。

  全息平板攝錄的很快,安格爾草草檢查了一遍,怕又引起奇怪現象,都不敢細看。確定沒有遺漏,安格爾轉頭就走。

  那堵墻實在太恐怖了,安格爾覺得還是遠離它為好。

  往回走時,攝錄功能安格爾并沒有關閉,反正平板的電量還很多,他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將這次冒險全部記錄下來。

  往回走的過程很快,安格爾知道一路上都是大嘴花,對他沒有威脅,所以這一次是全速飛行。

  “你不回去嗎?”安格爾飛了一大半,發現還在他身邊的大嘴花,有些疑惑的問。

  大嘴花招搖著花朵,散發出的情緒又是歡樂又是崇拜:“我喜歡王……”

  又是雞同鴨講,安格爾倒也不在乎,說實話,他一個人在漆黑的地方冒險,有人說說話,哪怕說胡話,也給了他一絲勇氣。

  “這里地下迷宮嗎?”安格爾問。

  “是地下。”情緒并無波瀾。

  大嘴花的回答,讓安格爾確認自己果然在下水道的迷宮中。雖然安格爾還是有些感慨自己的運氣爛成這樣,但值得安慰的一點,至少他確認自己了位置。

  “知道怎么去迷宮的中央嗎?”

  “中間是嘴。”大嘴花張開自己的大嘴,散發出驕傲的情緒。

  沒有問你的中間!安格爾在心底默默吐槽。

  他決定換一種方法詢問:“怎么離開地下?”

  與大嘴花對話,必須剔除所有的修飾語,只表達簡單的意思。

  “鉆出去。”大嘴花的情緒也表達的很簡單,甚至為了讓安格爾明白,還搖了搖自己的根部。

  “……”差點忘了,眼前的這個是植物。的確只需要破土而出嘛!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安格爾問了大嘴花很多問題,但是99%的都沒有得到正確回應。不過,從大嘴花的胡話里,安格爾還是推測出很多東西。

  譬如,眼前這朵會飛的大嘴花,果然是這一路大嘴花花廊的老大。

  又譬如,大嘴花待在這的使命,是守護那堵墻……

  又飛了大約半小時,周圍的黑暗突然一掃而空,安格爾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先前頭顱怪的地方。

  不過似乎那兩只頭顱怪并不在此地。

  安格爾注意到,這里之所以有光,似乎是頭頂有類似電燈管的發光物,光亮程度堪比白晝。

  有光源了,安格爾自然關上手電筒。

  “你回去嗎?”安格爾再次詢問大嘴花,這里已經出了大嘴花的地盤。

  大嘴花這次的回答難得正常:“我要跟著王…”

  安格爾聽到這個回答,難得有些開心,大嘴花看上去不強,但應該比他強,一人一花攜手,說不定還有幾率走的更遠一些。

  可還沒等安格爾高興太早,下一秒大嘴花傳來的情緒十分失落:

  “但我要守護墻。”

  安格爾咧咧嘴,短短個把小時的相處,大嘴花說話竟然還學會了吊人胃口。

  大嘴花意思是不能跟著他走,必須回去守護那堵墻。安格爾對此也沒有多說什么,大嘴花是他的救命恩人,地下迷宮中的魔物很多,雖然安格爾自認大嘴花比他強,但以大嘴花那單薄的身板,估計連頭顱怪都打不贏。

  為了避免自己的救命恩人受傷,安格爾覺得大嘴花留在這里也挺好。

  安格爾想到這,和它揮揮手,就獨自往前方飛去。

  大嘴花在原地看著安格爾離開,等到安格爾的身影徹底消失,才帶著失落的情緒,緩緩飛回自己的地盤。大嘴花一邊飛,軀干一邊散發著綠色的光芒,無數的巨大藤蔓從四周鉆出來,將數十米的通道封的嚴嚴實實。

  那些粗大的藤蔓,輕輕松松就將迷宮的石壁擊碎。安格爾如果在此,肯定不會再去想“大嘴花身板單薄,戰力低微”,要知道,就連桑德斯都無法擊破迷宮兩邊的石壁!

  大嘴花離開后,在一個小小的地窟中,被安格爾認為大嘴花搏斗不過的頭顱怪,長喘一口氣,悄悄的跳了出來……見到被藤蔓封鎖的長廊,頭顱怪眼里閃過深深的忌憚與畏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