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章:遲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俠行天下

  霸王的心思誰都不懂。

  最初世無雙以為自己懂得霸王,那時候他們才阻止了大破滅,各自分到了道果而回,世無雙開始計劃著人類統一政府時,他以為自己懂得霸王。

  霸王的過往讓人憐憫,曾經的伙伴都死于傀儡大世,甚至連他自己都僅以身免,而后拯救了人類文明,消除了所有的皇級傀儡,更是以霸王之名行于天下,打破了大破滅,打入到了外深處,但是在之后卻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刺,天下反霸王,將他擊殺在了那時,霸王的傳說就此終結。

  世無雙以為自己是懂霸王的,這是一個好人,他堅信這一點,在阻止大破滅時他就確信了這一點,任何一個不顧生死,以己身的一切去拼命大破滅,只為了黎民百姓,為了七海世界無辜的凡人們,能夠這樣做的人怎么可能是壞人?

  而且霸王的豪爽,他的氣質,他的行事風格等等,無一不說明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所以當初世無雙設計人類統一政府時,除了找郝啟以外,也想要找到霸王,一方面是霸王的力量在那個層次上去了,有力量就必然有權力,沒有霸王允許,人類統一政府是不可能統一的,另一方面則是世無雙堅信,霸王是和郝啟同樣的好人。

  好人該有好報,好人該有糖吃!!

  但是最后的結果卻是,霸王欲行蠻古之世,這個消息如同驚雷一樣震暈了世無雙,讓他第一次對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產生了疑惑,怎么可能,為什么類似霸王這樣的好人會做出這樣滅世一樣的決定呢?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錯了呢?

  但是到最后,一切都已經成為定局,世無雙還是不懂霸王。

  除了世無雙,別的人也不懂得霸王。

  光明神帝也不懂得。

  當初,光明神帝成就帝級時,恰是遠古人類統一政府風雨飄搖時。

  狂龍之亂的影響可不單單只是讓遠古人類統一政府失去了三大力量中的一個,更是讓整體社會人人自危。

  遠古時代的基礎來自于武者,那是一個幾乎全民學武的世界,武者的數量之多冠軍整個人類文明,而人人如龍一直以來都是宣傳的犧牲,勇氣,大無畏的英雄氣氛,而隨著人人如龍集團幾乎被徹底剿滅,整個人類世界的武者都開始人人自危,可以算是兔死狐悲。

  更何況那個時間點上,遠古時代已經輝煌繁榮了許多許多年,可以說是盛世之極,因此也導致出現了眾多內部的勢力集團,軍方的,官員的,政府的,世家的,武者門派的等等勢力集團,社會進階的階梯幾乎已經開始固化,事實上,從光明神帝的遭遇就可以看得出來,他若不是因為政府內部的勢力內亂,估計也不大可能因緣際會成為帝級強者。

  這種情況下,整個遠古人類統一政府已經開始出現了類似軍閥一樣的存在,這個盛極的人類文明,已經開始出現了衰敗的影子,不,甚至已經不單單只是影子了,遠古時代的英豪們,比如妄這樣的人,雖然還在拼命努力維持盛世,但是他們心中其實已經開始產生了絕望。

  光明神帝就是在那個時間段成就了帝級,而他的出現可以說是幾乎拯救了遠古人類統一政府。

  一個帝級,光以實力來說就已經是不簡單了,他一個人足以比擬五名最最最強的遠古諸皇,或者十幾名實力稍次的遠古諸皇,光是這個雖然還不足以填平人人如龍道路的缺口,但是作為鎮壓中央的力量卻是足夠了。

  其次是他開啟了一條道路的進階,有了逆天神相境,以及逆天神相境的更高層帝級,這種振奮甚至亞于開辟一條新的武者道路,讓整個社會的武者們都是振奮不已。

  再加上他與妄是摯友,兩人交好,有他坐鎮中央,那些開始向軍閥進化的武者們沒有人敢亂動彈,借此,妄也可以從容布局,從容處理,慢慢的,遠古人類統一政府開始恢復了平穩,妄雖然是勞心勞力,但是他才是居功至偉的那個人。

  但是,遠古人類統一政府確實在逐漸,緩慢,但是堅定的衰退著,人人如龍道路的缺失,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巨大,遠古人類統一政府在外的殖民地開始緩慢的失去,由此導致的社會問題讓時局越發艱難了,而正是在那種情況下,光明神帝獲得了七大痛之一,而為了能夠得到更多的力量去拯救這個他深愛的時代,更因為當時他與妄產生了一個根本性的矛盾,彼此誰都說服不了彼此,那種情況下,他受到了誘惑,下定了決心去使用七大痛,由此也導致了之后的光明傷人事件發生,而這才為遠古時代真正拉下了帷幕。

  現在恢復了部分清醒,要問光明神帝后悔不,估計他是有些后悔的,但是要問他是否還要如此去做,那么他的回答是一定會如此去做,只是會更加小心謹慎,因為不如此做無法拯救一切。

  每個武者都該會有這樣的堅持,越是實力強大的武者越是如此,所以光明神帝根本不懂,霸王為什么會如現在這樣,明明要行蠻古之世,而且更是拋卻了自己的一切去行,但是為什么會遲疑?為什么會矛盾?

  他真的不懂……

  不單單是他們不懂,蟲皇也更加不懂。

  蟲皇出生的年代,是蟲族橫掃多元宇宙一切的時代,那是一個蟲族至高無上的年代,雖然還有別的族群依然存在,但是要么茍且殘喘,要么就是蟲族的收藏品,作為觀賞,食用,或者寵物而存在。

  那個時代,蟲族鎮壓了一切,但是蟲族內部卻也有分歧,至少在蟲皇稱皇之前就是如此。

  作為母系氏族的蟲族,每個蟲群都有一只母皇掌控一切,而母皇以外的基本都是消耗品,從工蟲,兵蟲,親王蟲,后代蟲等等而分工不同,母皇則高高在上,彼此征伐,每個母皇都不再考慮擴大新母皇族群,繼續征戰多元,將那些還剩余的抵抗勢力全部清除,而是開始彼此爭權奪利,彼此之間互相征伐,都企圖將彼此置之死地,然后自己單獨成為整個蟲族獨一無二的母皇。

  事實上,蟲族雖然在那個時代已經占據了大勢,結合了人類武功,結合了蟲族基因體系,結合了部分人類科技體系,加上等級生物體系等等,蟲族已經成為這個多元紀元的特例,可以融于大道,也可以融于天道,這樣的天賦讓蟲族可以自由來往于外,而且它們對于罪孽也有一定天然抵抗性,正是這些種種,讓蟲族逐漸做大,最后橫行多元。

  但是舊時代的生命,包括一部分逃出七海世界的人類,包括剩余的等級生物群,包括外的文明族群,他們還有最后的抵抗勢力躲藏在外中,并且他們拋棄了一切仇恨與隔閡,彼此正在合力積蓄力量準備反擊,蟲族的時代看似已經鎮壓一切,但實際上卻是危機重重。

  蟲皇在那個時代應運而生,就此成就蟲族皇位,更是統一蟲族,將幾乎所有的母皇要么擊殺要么貶斥,集蟲族大權于一身,在成為蟲皇之后,更是對蟲族進行了大量改革,引入了別的族群的文明體系,雖然不大可能一步成為類似人類一樣的社會,但是已經不再是簡單的母皇是唯一,別的一切都是消耗品,甚至有些母皇直接抹除除了自己以外的蟲子的神智,再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蟲皇孤傲,而且舉世無敵,這是他的本性如此,也是那個時代他確實就是無敵,但是并不是說他就絕情絕義,相反,他對蟲族算是盡心盡力。

  而正因為這樣,他才可以舉起屠刀盡情殺戮,因為他心中有道,為這道他不吝于殺戮,無論是殺戮自己族人,還是殺戮外人,他都不會有絲毫的遲疑。

  所以,他完全不懂得霸王到底是如何去想。

  為什么,像他這樣的強者,為什么像他這樣的生命……

  還會遲疑!?對自己的決定遲疑!?

  霸王,你到底如何想的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