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22章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隨身帶著女神皇

  請訪問}

  他壓根就是先強行動用自己圣杯之主的權利,跳出宇宙之外,再從杯中虛空往回跳,同時把落點直接放到了奧爾法三的附近而已。

  若是以前,他自然無法在身處杯中界任務的過程中脫離出去,但伴隨著他在圣杯任務體系中層層遞進,他也開始獲得越來越多的特權。

  他這也是剛剛才知道的,不過離開的時間不能太長,不能超過五秒,否則就會受到圣杯的制裁,瞬間判定死亡。

  但五秒鐘已經足夠了,此時陳光靜靜的漂浮在太空中,看著近在咫尺的銀色圓球。

  雖然成了宇宙主宰已經很久,但他這還是第一次以肉身飄在太空里,稍許有些不適。

  幸好現在的他肉身已經足夠強,并且隨時能將身軀轉化為高階生命的形態,無需氧氣也能存活。

  稍微耽擱了幾秒鐘之后,陳光便完全適應了太空狀態,轉而繼續打量起面前正釋放著宇宙裂波的錐體來。

  之前他已經通過在宇宙外的遠程遙控定住了宇宙裂波以及上面附著的奇異物能,辦法也沒多高深,就是單純的通過調集運轉圣杯之力、神力操控宇宙規則,強行將室女座文明這種攻擊手段設定為“不合理”,讓其無法再像之前那樣在宇宙里傳播。

  但是,因為地球宇宙過于龐大,并且擁有自我修復能力,更本身就是九大特殊杯中界之一,除非陳光徹底完成所有通天圣杯的考驗任務,得到最后一層認證權限,他并不能讓自己的這種干涉永遠持續下去。

  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地球宇宙的自我修復就會讓他的干涉消失。

  在此之前,陳光得搞定室女座文明,將他們釋放出去的物種打擊徹底收回來。

  他之前試過了,自己也能從外部直接抹去所有的奇異物能,但這樣會對地球宇宙造成太大的壓力與干涉,甚至可能造成大范圍的空間坍塌。

  針對奇異物能和宇宙裂波的定向干涉是他能對這個宇宙操作的極限,動作再更猛就可能會動搖宇宙自身的穩定了。

  一旦跳出宇宙外,或許他只是一個簡單小動作的小操作,就有可能從最底層改變整個位面的基本規則,就像人類只是吐口唾沫星子進培養皿,就會完全改變培養皿里面所有微生物的生態環境一樣。

  萬一他剛吃了抗生素,一點唾沫星子就能讓微生物遭到滅頂之災,來一次慘絕人寰的物種選擇。

  所以,如果有得選擇,最好還是把問題停留在宇宙內部解決,剛才陳光也是沒辦法,對方的物種打擊覆蓋范圍太廣,牽扯到的單位太多,十數億道宇宙裂波,自己不從外部動手根本來不及。

  就在陳光靜止不動的這短短幾秒鐘時間里,奧爾法三王國里面卻已經完全亂了套。

  “現在我們該怎么辦?我們要與他談判嗎?”

  “我們應該立刻遠離這里,應該向帝國求援!”

  “不錯,地球文明的意識形態與我們截然不同,不存在談判的基礎。”

  “他們已經掌握了超出奧爾法一族理解的科技,只有整個帝國聯合起來,才有可能將他消滅!”

  “討論結束,現在開始投票,投票時間:一針。”

  伴隨著執政官的聲音落下,在每一個室女座人腦海中都同時出現了幾個選項,分別為:

  A,主動攻擊;B,撤離;C,溝通;D,投降。

  在這四個答案之外卻還有個最優先選項,那就是向帝國求援以及傳遞信息。

  不管接下來會怎么樣,將這件事上報給帝國都是必須的。

  雖然室女座文明的王國與王國之間基本都是平等的存在,并不分什么上下級,但和一個王國里的上億個單體將思維鏈接在一起形成群體智慧一樣,覆蓋整個室女座文明的帝國是更上層的架構,囊括了整個帝國超過千萬個王國。

  所謂的帝國,指的就是室女座文明的整體,由一千多萬個王國組成。

  只不過由于距離太遠的緣故,帝國里的王國相互間的聯系沒有同一個王國里的單體那么緊密,信息傳輸需要的時間更長,無法做到全帝國思維同步,因此王國相互間倒像是組合在一起的聯盟。

  當然這聯盟十分牢靠,因為種族特性,當這些帝國湊到一起時,甚至會自動交流思維,傳遞記憶,共享信息,那就不存在背叛的基礎。

  千余萬個室女座文明王國游蕩在龐大的超星系團中,持續不斷的窺探著低級文明,收集信息,并在必要的時候直接掠奪資源。

  這種獨特的社會結構造就了他們獨特的文明,讓他們在漫長悠久的歷史中一次又一次的逢兇化吉,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難,并且以領先其他文明數個量級的速度飛快進化。

  只要將情報傳了出去,大約半個小時后整個室女座文明都能收到。

  到時候,是要傾全文明之力發動總攻,還是即刻冒險遷徙向未知的深空,舉族前往其他的超星系團,那就是全文明一起共同投票的結果了。

  無論奧爾法三王國最終的命運怎樣,是犧牲還是逃脫,又或者是成功擊敗未知的地球文明,都是有意義的。

  一針時間之后,投票結果出來,那就是逃!

  眨眼間,奧爾法三銀球的表面猛的亮起之前曾出現過的輝光,與此同時,靠在奧爾法三旁邊的陳光則感到一股大力朝著自己悍然推來,同時自己的身軀表面又猛的爆發詭異震動,竟有股要被從中間撕裂的感覺。

  同時,另外卻又有一道信息深度極高的波紋信號從奧爾法三的背側釋放出來,飛往宇宙深空。

  依靠著群體智慧帶來的便利,室女座人甚至可以同時做上億件事,這只是小菜一碟。

  但是,陳光根本沒當回事,這點攻擊傷不了他。

  他先是從原地消失,直接追上了正以光速的一萬倍向遠處逃遁而去的波紋信號,再抬起手來,掌心里涌動著的卻是看似平凡,實則相當好用的新版內勁。

  他大手一揮,內勁所化的能量從手掌涌出,化作一張大網,頃刻間覆蓋了超過數百萬公里的區域。

  無形無狀且速度是光速一萬倍的波紋信號剛剛好一頭撞進陳光內勁所化的大網里,竟變得寸步難行,動彈不得。

  新版內勁的規則深度同樣遠在地球宇宙之上,陳光這一手將這整個區域內的時間、空間、能量與物質完全封鎖住了,當然也包括奧爾法三釋放出來的信號。

  那邊的奧爾法三王國正納悶這地球人為什么突然不見了呢。

  “他該不會是被我們的分裂力場分解了吧?”

  “有可能,分裂力場畢竟是超弦級武器,可以做到微觀粒子的分解,或許他是被直接還原為宇宙本源的熱量了。”

  “探測器沒有監測到物質的存在。”

  “那他的確是被分解為能量了。”

  “但也沒有監測到多出來的輻射能,并沒有熱量被釋放出來,和他出現時一樣,他又完全消失了,沒有通過任何介質,也沒有空間震動的跡象。”

  “不好!我們釋放出去的信號被凍住了!”

  “別開玩笑,這不可能!”

  “但這是事實,并且……”

  “并且怎么了?”

  “我還檢測到我們送出去的信號回來了,是被他捉回來了?”

  這恐怖的消息瞬間進入了一億個室女座人的耳朵里,然后他們又同時“看到”奧爾法三的外面出現了陳光的身影。

  偌大的奧爾法三里剎那間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里。

  此時發生的事情,如果用地球文明曾經的神話故事,倒是完全可以解釋,什么一個筋斗云飛出去十萬八千里,什么須彌納芥子,又或者什么上帝無所不能,再不然直接就是大惡魔的瞬移天賦什么的。

  但科技水平達到室女座文明的程度,他們幾乎能用自身的知識解釋宇宙中的所有事情,如果有什么是他們解釋不了的,他們也不會往神話的方向去聯想,只會認為對方的科技水平與自己形成了代差。

  請訪問零點書院00sy.net

  因此,哪怕是地球人都不會太當回事的所謂瞬移,才會給他們造成如此大的震動。

  陳光終于說話了,他微微張嘴,“里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震耳欲聾的聲音乍然出現在奧爾法三的內部,充斥了這個內部直徑達到五光年壓縮空間。

  室女座文明的眾多個體一時間沒反應過來,這個地球人他在說什么?

  大約千分之一秒后,陳光的話被翻譯了過去。

  我們被包圍了?

  他一個人把我們一億人包圍了?

  他不是在開玩笑的吧?

  陳光當然沒有開玩笑,在抓回奧爾法三釋放出去的波紋信號之后,他這次回來已經提前做了準備,將新版內勁從掌心里釋放出來,把外部直徑為九百九十九米的奧爾法三包成了個皮蛋。

  現在,無論他們是想對外求援還是逃走都沒機會了。

  但倔強的奧爾法三絕不可能就此輕易的屈服,他們可是室女座超星系團的主宰。

  籠罩在銀球表面的光芒更盛,乍然間奧爾法三便猛的抖了抖,看起來像是電視信號不太好一樣。

  他們又使用了可以一次性移動十萬光年的表層蟲洞挪移。

  但并沒有什么卵用,一陣瘋狂的抖動之后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哦不,是抖動之后什么也沒有發生。

  奧爾法三壓根就沒能傳送出去。

  “我說過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為什么你們不相信呢?”

  陳光聳肩,滿臉無奈的樣子。

  不過夏蟲不可語冰,室女座文明并不能讀懂陳光表情里的含義,只覺得他是在藐視自己。

  至于傳送失敗,他們也不認為是陳光的操作,只當是載具本身出了故障。

  “反擊還是投降,現在開始投票。”

  敵人太過強大,奧爾法三王國馬上開啟了下一輪投票,這次選項比之前少了兩個,沒有談判和逃走。

  他們一貫這樣干脆,打不過就跑,跑不了就投降,只要能維持種族的延續,一時的被奴役并非不可接受,以他們的意志與能力,以他們消化別人科技的天賦,遲早能將對方更加先進的知識吸收為己用。

  到那個時候,到底是誰奴役誰就不好說了。

  類似的狀況,室女座文明一路走來,早已經歷不只一次。

  他們的投誠絕對是全心全意的,但那只不過是對強者的臣服,如果形勢逆轉,他們成長為了強者,自然應該反抗。

  在室女座文明看來,這一切都符合宇宙規律。

  這次投票的結果出現了爭議,最終反擊以50。787124的優勢取得了投票勝利。

  沒有任何猶豫,千分之一秒后奧爾法三面朝著陳光的那一面就出現了個黑洞洞的圓管,大約只有手指頭那么粗。

  這是奧爾法三上的最強武器,是可以湮滅空間的傳說中的湮滅炮。

  陳光默默的靠近,伸出手指,將指尖塞進洞口里。

  “哈,他是傻了嗎?”

  “用手指堵住湮滅炮?他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嗎?”

  突然,在每一個室女座人腦海中同時響起執政官的聲音,“我提議加大功率,超負荷運轉湮滅炮,注入百分之八十九的剩余能量!”

  “如果這樣做的話,假如他真能擋住湮滅炮的威力,奧爾法三也有可能被毀滅。”

  執政官回答道:“是的,所以我才會開啟投票,讓大家共同決定。”

  又是幾秒鐘過去,投票結果出來了,全力一炮以61。546998的優勢壓過了保守還擊的策略。

  伴隨著巨量能量的灌注,奧爾法三開始轟隆隆的震顫起來。

  高達百分之八十九的能量運轉,讓奧爾法三的內部空間變得不穩定,原本在內壁照耀下亮如白晝的奧爾法三,但在大部分能量都供應給湮滅炮后便迅速的黯淡下來。

  剩余的百分之一十一能量同時被用作力場盾,爭取抵御一點湮滅炮的輻射影響。

  但這只是以防萬一,除非這地球人真把湮滅炮給堵住了,否則奧爾法三還是會安然無恙。

  從抵達銀河系到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在室女座文明的理解之外。

  可惜世上沒有后悔藥,若是早知道銀河系里的水這么深,他們大概會選擇只派來個探測器,又或者直接進行遠程打擊,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難堪。

  又是數秒鐘時間過去,湮滅炮終于蓄能完畢,一束既強悍,卻又匪夷所思難以形容的質能流從湮滅炮里以光速的千萬倍沖將出來。

  在湮滅質能流往前涌去的過程中,沿途的宇宙空間迅速湮滅坍塌,能量灌注將一切都歸于虛無。

  這一片空間中物質與能量的狀態與宇宙誕生之前的“無”十分相似,但卻又是其完全的對立面。

  宇宙誕生前的“無”,其實是絕對的充實,湮滅炮制造出來的,卻是無限接近于絕對的虛無,指的卻又是宇宙誕生之前,無限龐大的宇宙中的真正虛無。

  同時,在距離奧爾法三超過十億光年外的某顆恒星突然間就炸了。

  原因很簡單,這顆恒星里突然多出了顆“奇點”。

  這奇點里面正是湮滅炮炮管里被湮滅掉的基本物質,其實這物質量并不大,總重量加起來也不到億分之一毫克,但蘊含著的能量卻簡直極度恐怖。

  這便是宇宙奇怪的自平衡法則,湮滅炮在這邊制造出虛無,就會在另一處誕生出奇點。

  室女座文明并不能控制奇點誕生的位置,當然以宇宙之龐大,想炸到自己的概率實在太低。

  至于別的文明可能遭受無妄之災?

  關我們什么事?

  會滅亡在奇點爆炸中的文明,那就是低階文明,滅了就滅了。

  遠處發生在某個倒霉星系中的大爆炸還在繼續,這邊陳光的指尖已經碰上了湮滅炮轟出來的質能流。

  在這一剎那,他卻又將心神抽回到了創造之界里。

  人類與神族同時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游戲空間,這空間完全顛覆了所有玩家的想象和常識,所有玩家都有些無所適從。

  原本是三維生命的地球人類突然就見識到了無限維度的世界,在這個位面里,時間與空間根本就不復存在,一切都與人類理解中的世界觀完全不同。

  以地球人原本的三維層次,在進入無限維世界中時本該瞬間被撕扯成純粹的能量,但由于人類擁有玩家身份,在游戲系統的強制規定之下卻又詭異的活下來了。

  這本是很不合理的事情,但卻又強行的存在即合理了。

  突然跳到無限維,再天才的地球人也不能迅速讀懂自身的狀態,就像一條水里的魚突然就能飛了,甚至能飄到外太空了。

  以魚的智商遇到這種事,那肯定整條魚都是懵逼的。

  地球人如今雖然已經成了三級文明,但遇到的卻是無限維,連魚都未必比得上。

  但這不是壞消息,因為神族現在也是懵逼的。

  原本以神族的境界不至于此,神對維度的理解遠超地球宇宙的深度,至少能達到十維以上。

  起碼在無盡神界之中不應該再有比這更復雜的多維世界了,但很不幸,創造之界里是無限維。

  身高一米的人夠不上天上的飛機,身高十米的人也一樣,個頭再高也沒有卵用,大家都是懵逼的。

  在創造之界里,神族的優勢沒了,被強行拉到了與人類同樣的高度。

  外面的宇宙時間里任務開始不足幾分鐘,但創造之界里卻已經度過了無限漫長的時間。

  現在人類玩家與神族玩家甚至根本就不曾發生第一次接觸,甚至人類相互間都不曾見過。

  在悟透創造之界的本質之前,任何兩個單獨的個體都幾乎不可能碰到另一人,從概率學上講,這概率是無限小。

  所有人都像蝌蚪一樣游蕩在巨大的星海之中,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是盡頭,也不知道該怎樣做才算達到這次游戲考驗的要求。

  他們既保持著清醒,但卻又一無所知。

  至于創造之界里原來的智慧生命倒是知道這里來了外來客,但他們同樣看得見,摸不著。

  這些智慧生命能感知到外來者的存在,但每當他們試圖將肢體伸出去捕捉這些外來者時,就會迷失在既分割又連續的無限個位面維度里。

  在一開始的驚奇之后,擁有無限維度的智慧生命們就對外來者失去了興趣,他們本就已經習慣永恒的孤獨。

  如果陳光沒有主動回到創造之界,那么人類玩家與神族玩家將被永恒的困在創造之界里。

  突然,位于創造之界正中央的九層巨樹上突然掉下片樹葉,落在綠草如茵的地上。

  樹葉迅速融于土,隨后冒出個土丘來,土丘不斷抬高,漸漸成型,最終化成個人形。

  再是一輪光輝流轉,這人形乍然間活了過來,正是陳光。

  這次他是真身回來的,伴隨著身軀徹底成型,陳光正式宣告回歸,只一瞬間,他腦海中就完全接收了所有創造之界中的訊息。

  他看到一個又一個的人族和神族玩家掙扎在種種奇特的場景之中,既有烈焰焚天的火山,也有霜雪覆蓋的冰川,還有無數奇異怪獸滿地奔走的山林,還有孕育出完整亞特蘭斯第文明的海底世界。

  每一個玩家的境遇都各有不同,但其實他們面對的依然只是某一個被分割出來的維度片段衍生而成的瞬間。

  雖是一瞬,但卻又是永恒。

  若是不能跳脫出來,玩家就會被困在這轉瞬即逝的永恒之中。

  陳光并未急著動作,而是靜靜的觀察著玩家們的舉動。

  人族玩家表現不堪也就罷了,讓他驚訝的是神族玩家竟也一樣迷惘。

  幾乎每一瞬都有玩家死去,極度惡劣的處境讓他們甚至根本顧不得去揣摩游戲任務的真正目的,讓自己活在這個詭異的空間里就無比的困難了。

  但是,這些玩家卻又不是真正的死亡。

  在他們死亡的瞬間,他們卻又會進入另一個維度斷面之中,擁有一段新的完整的記憶,倒是與陳光曾經的杯中界考驗有著七八分相似,唯一的區別是他們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掙脫出來。

  陳光閉上雙眼,試著同時調動分別存在于所有維度中的“自己”,然后他便操縱著這些“自己”進入到一個又一個容納了玩家的維度斷面之中,主動的去接觸人類玩家。

  至于神族?

  抱歉,那是啥?

  其實他也就是試一試,并不確定自己是否真能影響到人類玩家的進展,就像之前誕生在這里的智慧生命,雙方維度差距過大,哪怕陳光站這些智慧生命的面前,啪啪的抽他們耳光,他們也察覺不到。

  如今在創造之界里,人類玩家與他的維度差距更大。

  幸運的是他竟成功了。

  他主動溝通的心思剛起,人類玩家就如同聽到了大道梵音,頃刻間無數心得感悟與玄奧知識灌注雙耳,直達心扉深處。

  不需要更多的言語,人族玩家的維度等級蹭蹭直上,雖然沒能追平陳光,但卻能看見創造之界核心中的那棵樹了。

  雖然人還站在原地,但他們的意識卻已經跳出了困鎖著自己的諸多維度斷面,直達本質。

  迷惘的游戲空間之旅也終于有了個明確的目標,向前走,直到那棵樹下為止。

  陳光收回心神,心中了然,之所以會這樣,并非人類基因與自己有同根同源之處,而是因為他們持有玩家的身份,等若被通天圣杯發了張身份證,算是這杯中界里的高級居民,自己的溝通也并非直接進入玩家的耳朵里,而是先傳遞到整個創造之界里,先契合了創造之界的維度規則,然后再被創造之界將之融合成其本身的規則,最終再直接以規則的方式灌輸給了玩家。

  不然的話,以地球人的腦容量根本不能承受住這樣龐大的知識體系。

  這是讓創造之界當了中間商,卻沒賺到差價。

  等等,那豈不是說……

  陳光視線一轉,果不其然,從底層維度覺醒的不僅僅是人類玩家,神族也跟著得了好處。

  創造之界的自帶規則并未將人類與神族區分開,只要是玩家,就能得到創造之界更改規則后的反饋。

  現在好了,陳光偏心失敗,雙方還是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在短暫的靜默之后,人族與神族眾多玩家立馬開始忙碌起來,目標只有一個,徹底鎮壓自身所在的世界觀,然后沖出去,撲向那棵樹。

  神族玩家比人族玩家更多了個目標,他們識得那東西,在他們眼里,這棵樹被稱為樹綱。

  這是他們參與游戲任務的兩個終極目標之一。

  第一個目標他們已經完成了,那就是擊殺陳光。

  至于第二個目標,本以為在將陳光擊殺之后就不會再出現了。

  他們本以為這游戲任務變成了真正的游戲,不用太在意,只等一個又一個游戲空間闖蕩下去,然后打通關,順便再將那些像蟲子一樣的人族擊敗,到時候就算完成了本源意志的命令,只等自己在神界之中的本尊在本源意志的庇佑之下青云直上了。

  現在稍微出了點變故,明明叛逆已死,但樹綱卻依然存在,不過這沒關系,既然看到了,就把這樹綱毀了就行。

  親自出手給創造之界里的玩家們打開一條生路后,陳光也沒在這里面繼續磨蹭,而是又退回到真實宇宙之中。

  他這一進一出,現實宇宙中的時間卻紋絲未動,湮滅炮轟出來的質能流正剛剛好碰觸到他的指尖。

  但是……

  接下來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湮滅炮轟出來的足以毀滅小半個銀河系的質能流莫名的消失不見了,其威力倒并未夸大,在星空的另一邊,距離這里十億光年的另一個規模大約是銀河系一半的河外星系已經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從一個規整的盤狀棒旋星系變成了個半月。

  半個星系的湮滅造成質量核心偏移,這個倒霉的星系引力完全紊亂,剩下的一半星球正在混亂的力場牽引之下重新組合,或許在幾億年后剩下的星球又能重新組成小一號的規則河外星系,但這個星系中的文明和生物能幸存下來多少,就說不定了。

  此時,奧爾法三中的一億人陷入了完全的迷惘,載具內壁的光芒又慢慢的亮了起來,可每一個獨立行星上的室女座人內心卻都是一片冰涼。

  他們雖然擁有共同智慧,但在整個文明進程上也從未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所有人在情緒和思維上都達成了完全的同步。

  迷惘、絕望、自我懷疑等等情緒籠罩著所有奧爾法三王國的國民。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湮滅炮故障了嗎?”

  “可奧爾法三的能量的確被消耗了,沒有任何理由這些能量憑空消失,哪怕是故障,至少也應該讓我們自我毀滅才對。”

  陳光可不管里面的人有多混亂,只是收回手指來,再度說道:“現在你們清醒一點了嗎?我說過的,你們被包圍了,為什么你們始終不信呢?”

  這次他終于得到正面答復,從里面傳來共鳴之聲,仿佛同時有成千上萬個人在講著同一句話。

  “偉大的存在啊,我們向您致以最誠摯的歉意。”

  “打擾了,對不起。”

  “如果說我們只是正好路過,做了一點小小的科學實驗,您相信嗎?”

  “沒錯,您看,我們也沒有對您的銀河系造成什么影響。”

  果然不愧為高等文明,他們如此迅速的就掌握了博大精深的漢語,甚至連語言的藝術性都學會了。

  陳光呵呵一聲,“你們特么在逗我?你們之前釋放出的可以碎裂星球的震蕩波還在路上呢。你們要滅我全族,現在告訴我這是路過?”

  其實甭管對方是否采用漢語,陳光都能和他們順暢交流,畢竟他可是傳說中的PY交易之王。

  他這話一出,奧爾法三里面頓時就沉默了。

  打又打不過,跑又跑不掉,真是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您真的愿意接受我們的投降?”

  里面的大合唱又來了。

  陳光不耐煩的瞪眼,“你們有別的選擇嗎?把震蕩波收回來,否則你們馬上就會死。”

  那邊,奧爾法三又用去百分之十的能量,主動讓之前的宇宙裂波停了下來。

  現在地球文明的危機解除,陳光其實倒沒什么太深的感觸。

  一方面是自己認識的故人都在三千年前故去了,現如今的地球文明里面自己壓根就沒熟人,大約就陳氏家族的后人與自己還有些遙遠的血脈關系,至于其他的,真是一個都沒了。

  作為一名成功人士,沒來得及留個后就晃眼過去三千年,蠻尷尬的。

  另外,甭管現在地球人步子邁得有多大,回頭他都會回檔。

  所以,哪怕宇宙裂波阻止不了,地球文明真在現實里被團滅了也可以挽回。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兩個選擇。

  要么以奧爾法三為切入點,將整個室女座文明連根拔起;要么就放他們一馬,讓奧爾法三成為地球文明的附庸,讓他們主動的將身為更高級文明的一切資源提供給地球文明。

  這能幫助地球人完成三連跳,在短短數千年時間里從一級文明中期搖身一變成為統治一個超星系團的神級文明。

  但陳光并不能保證整個室女座文明都會聽話,他們現在很可能本就是詐降。

  所以他決定做點什么,徹底打消室女座文明反抗的念頭。

  想到就做,這次他直接以創造之界為介質,把自己傳送到了奧爾法三載體的里面。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浩瀚的星空。

  但這星空卻不同于地球上所見的一片黑暗,而是在極其明亮的背景光照射下顯得亮如白晝,飄在星空中的星星倒全是一個又一個五顏六色的小點。

  面對整整五億光年的寬敞空間,饒是他見多識廣也被深深的震撼了。

  不過現在自己才是大佬,不能丟了大佬的臉面,陳光再度張口,朗聲說道:“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我的面前。”

  他話音剛落,分散在奧爾法三內部各處的上億顆改造行星便同時各自動員起來,沒要到十分鐘,一億余顆改造行星就整整齊齊的分布在陳光前方,蔚為壯觀。

  每一個室女座人成年后都會擁有一顆屬于自己的行星,通常都會經過深度改造,既能在奧爾法三內部折躍穿梭,即便到了外面的宇宙也同樣暢通無阻。

  緊接著,從這些行星上密密麻麻的飛出一個又一個的小型飛行器,又是幾分鐘過去,眾多小型飛行器便一齊停靠在從執政星上飄過來的大型平臺上。

  一個又一個室女座人走下飛行器,像等待檢閱的士兵般列陣站在平臺上,抬頭仰視著陳光。

  室女座人的平均身高大約一米三,四肢和軀干與地球人相似,手臂偏長,從肩膀垂落下來能拖到地面。

  他們臉上長著藍寶石般的大眼珠子,沒有鼻子,也沒有嘴,不過腦袋兩旁倒是有兩個疑似耳朵的空洞,從洞里則正伸出酷似人類頭發絲的絲線,飄飄蕩蕩著仿佛超生的海草,這應該就是能幫助他們思維共享的器官。

  另外,室女座人通體皮膚呈銀色,他們的身軀結構并非碳基,而是數種銀河系中沒有的奇特金屬組成。

  但這不代表他們就是機械生命,無非就等若銀為皮,鐵為骨,金為肉的另一種金屬生命體罷了。

  室女座人從下方小心翼翼的打量著空中的陳光,大氣不敢喘一口。

  終于,陳光先說話了,“我想你們一定有很多疑問,我就不一一解答了。我先告訴你們我是誰,既然你們收集過地球人的情報,就該知道我的名字。”

  “您是陳光?全能超人?”

  倒是下面的室女座人主動問起來了。

  上億個人同時用結構別致,幾乎完全一樣的發聲器官說出同一句話時,哪怕大家現在相隔超過十公里,虛空中的震動還是非常震撼的。

  陳光懷疑,這是室女座人的秘密武器,他們是不是打算用這招震死自己。

  幸好我骨頭硬,換個普通地球人來怕是交代在這里了。

  “知道我就好,所以我毫無疑問是地球文明的一員,這事我罩著,你們打錯了主意。現在我再告訴你們,剛才你們那什么湮滅炮是怎么啞火的。”

  說著,陳光又伸出手來,再緩緩伸直右手食指,將指尖對準了室女座人。

  奧爾法三執政官的藍寶石眼珠陡然變色,內里像是超高倍望遠鏡在變焦一樣。

  突然,執政官大聲驚叫出聲,“宇宙中怎么能允許出現這種物質!這簡直……簡直荒謬!”

  此時,陳光指尖上其實只有一粒沙子。

  但這粒沙子來自創造之界,之前他回去一趟,其實就是要從創造之界里拿出這點東西來。

  以前他不能將杯中界里的東西拿出來,那是因為以前的杯中界等階低于真實世界,但創造之界卻高于現實,他能勉強臨時借一下。

  只需要一粒沙子,就能很輕松的將湮滅炮的質能流完全吸收。

  原因很簡單,這粒沙子來自無限維度的創造之界,里面蘊含的能量和信息本就是地球宇宙的無數倍,湮滅炮轟出來的質能根本無法在里面掀起絲毫漣漪。

  現在奧爾法三執政官這樣驚訝也正因如此,再神級的文明也無法理解為什么一粒灰塵大小的沙子竟能給他比整個宇宙還龐大無數倍的感覺。

  陳光手一抖,創造之沙便從指尖消失,被他送回了創造之界。

  “你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與什么人作對,現在我命令你們成為地球文明的附庸,并且必須毫無保留的將你們的一切知識與資源上繳,你們同意嗎?如果拒絕,我就稍微多花一點點時間徹底抹殺你們整個文明。你們一共有一千一百七十三萬四千二百一十六個類似于奧爾法三的載具,這就是全部的室女座文明,對嗎?”

  下方上億個室女座人同時低下頭顱,他們真服了。

  執政官看到了創造之沙,其他人自然同步得知。

  雖然在他們的文明中低頭沒什么實際含義,但他們卻很了解地球文明。

  咱們慫了,還不行嗎?

  “很好,這是個不錯的開始,我知道你們的文明善于共享信息,如果你們能說服更多的王國來銀河系增長見識,我很歡迎。好了,沒事我就先走了,你們吞并過很多低級文明,所以你們應該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

  說完陳光就從原地消失不見,還是室女座文明熟悉的方式,從物質到能量的瞬間幻滅,不留一絲一毫痕跡。

  他能為地球文明做的,到這兒就已經夠了。

  不管將來會怎樣,只要得到奧爾法三王國的投誠,地球文明在本星系團內就不會存在任何天敵。

  室女座文明絕對沒有勇氣報復,越是高等級的文明,就越是能明白科技代差的恐怖,更何況創造之沙對他們是完全碾壓。

  他們不會冒著滅族的風險做出不智之舉。

  接下來,就該處理創造之界中的游戲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