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8章 不對等的格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對于秦淑雨說的話,擂臺下的同學沒有一個人反對,反而覺得有道理。

  怎么說周玉虎是全校格斗大賽的第三名,就連一些教格斗的老師都贊不絕口,說周玉虎未來在市里的格斗大賽上闖出一些名聲,更別說教訓體型瘦弱的石峰,簡直就是殺雞用牛刀。

  “現在這么硬氣,我猜石峰等一會肯定跪地求饒。”

  “這還用說,你也不看一看周玉虎是誰?我猜不到10秒石峰就會躺在地上。”

  班里的男學生小聲議論起石峰的下場,紛紛笑了出來。

  “你們這些人是怎么了,一個個就這么對待自己的同班同學?”趙若曦看向班里的同學,神情憤怒的質問道。

  班里的同學頓時沉默了,不過看著趙若曦的眼神,流露著不屑。

  一名花枝招展的女生撇著嘴小聲說道:“呿,不就是有幾分姿色,要不是龍哥,你以為誰會聽你的話?”

  其他女生也紛紛點頭,根本沒把這個班長看在眼里。

  雖然這個女生的說話聲音小,不過在場的人,都聽的很清楚,一旁的林飛龍聽到,更是神清氣爽,很是享受。

  趙若曦氣的扭過頭去,不再看這些人。

  林飛龍走過去溫文爾雅的說道:“若曦,我知道你身為班長,不得不管,但是,這是石峰自己找事,也不能怪大家,而且憑石峰那個小身板,沒人相信他能贏,你簡直是把錢往水里扔,等一會我會去和虎哥說一說,不要你的錢,一切都讓石峰去還。”

  “我幫石峰的確是因為我是班長,不過錢的事情,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回來。“趙若曦看了一眼林飛龍,冷聲道,“倒是你都拿了石峰本該擁有的學位證,現在還不去幫一下石峰,在這里說風涼話不擔心被別人戳脊梁骨嗎?”

  “而且這算什么切磋,一個全校第三名,一個連格斗技都不會的學生,你也好意思說出口。”

  趙若曦說的話句句珠璣,每一個字都刺痛著林飛龍,加上趙若曦淡雅脫俗的容顏,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打擊著林飛龍的心口,氣的他臉色發白,無話可說。

  正如趙若曦所說,每個班都有一定的學位證名額,只有學習成績排在班里前二十四的人才能得到,不過他好不容取得參加市里格斗大賽的資格,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他堂堂林飛龍連一個畢業證都沒有的大學生,簡直丟人丟到家了。

  學校以前也考慮過這樣的面子問題,所以規定前五名哪怕學習不好,也能得到學位證,不過他只是第九名,自然拿不到,所以他才向學校建議了這件事情,學校看林飛龍排在三十名,距離二十四名也沒差不多少,所以答應了林飛龍的要求,不過前提是有人愿意讓出來,至于怎么讓其他人讓出來這個名額,就要看林飛龍自己了。

  他本來用全班的大義加上自己的實力,壓迫一個弱雞石峰輕而易舉,再隨便給一點好處,這件事情就完事了,沒想到石峰的舉動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樣,好像完全沒把他看在眼里,絲毫不在乎他的威脅,現在更是被趙若曦奚落,心中的怒火,五湖四海也息不滅。

  “沒錯,這并不是對等的格斗賽,但是石峰的弱小能怪別人嗎?是誰答應的比賽?這可不能怪我。”

  林飛龍血紅的雙眼看了一眼趙若曦,要不是趙若曦長的的確美麗動人,身材誘人,他早就一巴掌扇了過去,不過他忍下來,用強是絕對不明智的,而且趙若曦的家世不簡單,萬一玩出事了,那可是一身都完了,而且想到以后能好好玩弄趙若曦,心中的怒火也稍微平靜下來一些。

  “你小子讓我這樣吃噶,以后就等著吧。”林飛龍死死盯向擂臺上的石峰,暗暗發誓道。

  擂臺上的石峰感受到了林飛龍的敵意,對此不屑一笑。

  但是他承認林飛龍的一句話。

  這并不是對等的格斗。

  前一世他雖然身體素質比不上那些一流的格斗選手,不過照樣能把那些一流格斗選趴下,憑借的就是在神域的生死廝殺,什么叫做百戰英雄,能堅持在一百次戰場中活下來,想不成為英雄高手都難。

  就像很多武術大家,平常訓練都在萬丈懸崖邊,就是用這種命懸一線的感覺來鍛煉自己,提升自己,不過這樣的方式過于兇險,普通人是絕對不能這么做,很容易走火入魔,一命嗚呼。

  在神域經過那么多極度真實的生死戰斗,戰斗經驗和技巧的提升可以說是一日千里,比起全國的格斗大賽,都不知道超出多少個水平。

  十年后隨便一個有點名氣的近戰玩家,都能輕松擊敗現在金海市里的格斗冠軍,更別說他是幽影的會長。

  學校里的格斗大賽,在他看來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更別說現在他的身體素質還要超過十年后的他,就算對付十多個林飛龍都是小意思。

  “你小子還真有閑情,竟然還東張西望,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周玉虎說著就沖向石峰,一巴掌扇向石峰的臉,先讓石峰丟一丟人。

  這樣的舉動,自然被石峰看在眼里,動都沒有動,面對力量比他強的人,只是隨意一拳就打向周玉虎的面門,絲毫不管周玉虎的一巴掌。

  周玉虎沒想到石峰的拳頭這么精準,直接瞄準了他的面門,本能的雙手去抵擋這一拳。

  石峰看到周玉虎這樣的舉動,嘴角一揚,快速一個手刀砍向周玉虎的脖頸,速度快若閃電,周玉虎反應不及,被石峰的手刀砍在頸部,如手術刀一般精準切過頸部大動脈。

  頓時周玉虎覺得雙眼一花,有一種喘不過來氣的感覺,而且全身一陣無力。

  石峰沒有給周玉虎喘息之機,一拳就打在了周玉虎的側腹部,周玉虎想要抵擋,可是身體卻不聽話,只感覺腸胃如刀絞一般,一口黃水從嘴中噴涌而出,視線變得一片模糊,想慘叫都辦不到。

  周玉虎本能的想要倒下,不過石峰沒有給他機會,一拳又一拳打在了周玉虎的側腹部,隨后幾拳打在了肋巴骨,一頓連續普通直拳后,周玉虎胃中的酸水全都吐了出來,如死狗一般倒在了地上。

  頓時全場一靜,變得一片死寂。

  這一切都太快了,快到眾人都反應不過來。

  此時身為公證人的格斗老師這才反應過來,立馬宣布結束,勝利者石峰,同時急忙跑到周玉虎身邊,看一看周玉虎有沒有事。

  他實在沒想到,一個剛拿到學校第三名的周玉虎,竟然不是這個瘦弱青年的一招之敵。

  這絕不是周玉虎太弱,而是轉身離去的瘦弱青年太強,他看過幾場周玉虎的比賽,絕對很強,至少他都不好對付。

  看完傷勢后,格斗老師驚呆了,這手法簡直恐怖,每一招都恰到好處,只是斷了兩三根肋骨,并沒有讓周玉虎重傷,只是周玉虎的胸口要痛上一個多月才能恢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