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九百八十九章 殿上授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鄧煉上殿,傳出被奪俸一年的消息后。

  殿下官員是一陣轟笑。連林延潮覺得天子這人還挺有幽默感的。

  眾人上殿都是封賞,唯獨你奪俸,還在百官面前說出來,以后鄧煉還有沒有顏面在朝堂上為官下去。

  而就在這時殿上道:“宣前歸德府知府林延潮上殿。”

  此言一出,眾官員們頓時驚訝。

  這一道旨意又是什么意思?

  方才林延潮與鄧煉御前爭執是大家都看見的,雖說鄧煉無禮在先,但林延潮言語里也有指桑罵槐的地方。

  或許是林延潮有哪句話,不小心觸怒了陛下。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天子召林延潮上殿封賞,就如同魏允貞,李三才一般。畢竟林延潮是吏部公推天下州府官里的考績第一。

  眾官員心底揣測著沒有一個答案,也不敢出面說恭賀之類的話。

  如果林延潮是上殿奪俸,你當著人面說恭喜,那時候是什么效果。大家可沒有如你林延潮這般愛惡心人,也不想得罪你啊。

  林延潮放下筷子,從坐席上起身。在座官員都是一并起身。

  大家向林延潮一揖就是,這時也不必說什么話。至于李三才目光里陰晴不定,他在心底更想知道天子為何召林延潮尚殿。

  于是林延潮從石階走上建極殿。

  一路不少官員都起身離席向他作揖,林延潮點點頭表示回禮。

  建極殿,原名謹身殿,嘉靖四十一年重建后改名建極殿,名取自尚書'皇建有其極'。

  林延潮從容不迫地走至殿前廊下,但見殿上侍立著二人。

  分別是鄧煉,以及剛升任歸德府知府的何潤遙。

  他們二人都是背對自己,面向天子。

  林延潮目光望進殿門里,但見大殿左右都是設了宴座。在座的是大明一十三省之布政使,以及巡撫,總督。

  巡撫,總督不在考核之列,但有陪同有司官員進京的任務,吏部考功司,以及都察院要根據他們的考語,來對進京外官進行察典。

  故而殿上無一不是朝之重臣,放眼望去各個服朱紫之色。

  而天子高高在上,坐在殿中看似隨意地握著一柄玉如意。

  鴻臚寺官員指引林延潮入殿數步,然后贊禮。

  “臣林延潮叩見陛下!”

  林延潮行禮參見,他已是很久沒有參加這樣的朝儀,但在殿上坐著的封疆大吏,以及天子當前,禮數卻是絲毫不錯。

  眾所周知,林延潮乃四品官員,剛獲得能穿緋袍的資格,但論地位知府不過是一名方面官,在一省一府里還有分量,但在滿殿疆臣領袖前,卻是微不足道了。

  左右布政使即從二品,至于巡撫雖官不至二品,但卻是京職,在都察院掛職,比布政使還尊貴。

  面對高官滿堂,林延潮卻也沒什么怯意,他原來是翰林官,見了多少宰相尚書。

  起身后林延潮飛快地掠過一眼,總督座位之中有潘季馴認識,他的座次居首,下面應是薊遼,宣大,陜西等總督,這幾位總督是邊臣中的邊臣。

  而巡撫席間,則有河南巡撫臧惟一,山東巡撫陸樹德相熟。

  布政使里有剛剛升任河南左布政使的付知遠認識,對了,還有廣西右布政使胡定。

  胡定就是當初賞識林延潮的胡提學,后來上京通過林延潮中介,走通張鯨的門路,到廣西擔任了右布政使。

  沒料到在此,二人又重新相見。

  眾外臣的座次,依舊是按照尊卑排列,尊者離御座近點,卑者離御座遠點。

此外就是離著林延潮附近站立的何潤遙,他剛升任歸德府知府,但不知為何天子既沒有賜他殿上座,也沒有讓他出殿,只是侯在這里  而鄧煉身為御史也站一旁,被罰俸后神色似有些不平,但不知為何也沒有離殿。

  不會真是要與自己當殿對質,二人方才講了什么話吧。

  從眾官員反應來看,林延潮發現自己入殿后,氣氛有些異樣。

  這等氣氛林延潮很熟悉,就是說曹操曹操就到的感覺,絕對是殿上方才似談論過自己。

  這流程不對啊,照例殿上接見都是說幾句套話,然后就授官,莫非是鄧煉在殿上參了自己?

  鄧煉到底說了什么?還是……還是何潤遙說了什么,林延潮不免揣測。

  這時候天子道:“諸位卿家,這位就是歸德府知府林延潮。他的名聲諸位想必有所耳聞,六年前他在金殿上就名揚天下,三元及第。記得殿上召見,朕問他閩地有何珍寶?他答說,地瘠栽松柏,家貧子讀書!”

  眾官員聞言紛紛點頭,有數人朝林延潮投在欣賞目光。

  說到這里,天子感慨道:“此話到如今朕依然記得。求才之艱辛,所托官員得人乃朝政第一要事。太祖以科舉取士來,就是為了求賢于天下,朕也是思賢若渴。但何為賢臣呢?朕常不能明白。”

  “譬如在座諸卿,沒有哪個不認為自己乃賢臣。但自朕親政以來,一直崇賢貶奸,不少官員貶謫,罷官,甚至抄家。這些奸臣貪官在位時,哪個人,當朝諸公不以為賢良。但為何東窗事發后,縱觀其所作所為,眾人都揭其禍國殃民之舉。但為何當時卻無一人察覺之?”

  “朕百思不得其解,朝廷用官,何時能脫開用時則賢,不用則不賢?”

  殿上眾官員聽天子之言都是道:“陛下圣明。”

  天子道:“朝廷選官,以考滿察典并用,察典為重,察典分京察外察,又以外察最重,使貪官奸臣不久任,清臣能臣得察舉以升遷。太祖當年設朝覲考察之用意就在如此,觀官員賢否而去留之。”

  說到這里天子看向林延潮道:“林卿,朕聽說你方才與鄧卿在席上爭執?”

  林延潮立即道:“臣殿外失儀,懇請陛下責罰。”

  天子道:“朕并非怪你。其中情由朕略知一二,近來朝堂上彈劾你的奏章不少,鄧卿也是其中之一,鄧卿是否因為此事與林卿爭議?”

  鄧煉聽天子點名行禮道:“確實如此,是臣失儀。”

  天子看在眼底,然后又道:“除了鄧卿,同時也有一些官員保你,譬如在座的潘卿家,臧卿家,付卿家,甚至吏部還考舉你為天下州府官員中的第一。”

  天子點了潘季馴,臧惟一,付知遠三人,三人也是垂頭表示恭敬。

  天子目光回到了林延潮身上問道:“一面有官員參你,一面有官員保你,你自己如何想的,自以為賢否?說給朕,以及在座的諸位臣工聽聽。”

  天子說完,在座眾官員都齊然側身四十五度,看向了殿門處的林延潮,聽聽他是如何說的。

  眾目所視之下,林延潮覺得身上有股重壓,殿里不知何處吹來一陣風,將他官袍下擺吹得微微卷起。

  這一刻林延潮深切感受到,這恐怕就是事功的苦衷。

  自己為官以來一直堅定,可謂一直劈難而進,沒有半點后退之心,就是當初貶官至歸德時,仕途落到最低的時候,也不曾半點灰心。

  但眼下自己在歸德三年回京之后,御史們于自己政績絲毫不見,反而上疏攻訐不斷,難道事功一定離不開被人罵嗎?

  朝中議論紛紛,這些都罷了,最關鍵是天子見疑。

  當時殿前召對,自己想要作一番事業之心,卻遭到天子的猜忌,被晾在京里三個月。

  方才鄧煉殿前奚落,雖被自己懟回去,但心底怎能沒有波動。

  而今日殿上天子又如此質問。

  林延潮有些灰心失望當下心想,既是天子不信任我,我就外放為官,也能作一番事情,造福一方百姓,比留在京里君臣相疑好多了。

  如此我也懶得保你什么大明江山,無事一身輕!

  但念到這里,林延潮突然又想起張居正,海瑞,林烴,山長,林誠義。

  他們的叮囑,托付猶在耳邊。

  他們用身體力行或是耳提面令告訴自己,如何當一名真正的官員。

  穿越前,仕途上的郁郁不得志,穿越后,從發蒙讀書到科舉及第,釋褐為官,一條長長的線,貫穿起來。

  想到這里,猶如涼水潑面,心底生寒,卻令人一靜。

  林延潮抬起頭,面上平靜地答道:“回稟陛下,臣只知道辦好陛下交待的差事即可,至于他人議論如何,不是臣能引導的。臣由著他們。”

  林延潮這殿前奏對,可以視作中規中矩,不卑不亢的回答。

  天子聞言卻笑了笑,他站起身來,負手于殿前踱步道:“林卿,朕記得你當初不是如此說的。他曾與朕說,為善者無近名,為惡者無近刑,你在歸德的所作所為,你不能自稱,將來當由百姓替你答之。”

  “今日察典,朕正好想起這話,大臣到底賢不賢?忠不忠?誰能說的算?御史們說的不算,吏部說的也不算,朕恐怕說的也不全算,天下唯有老百姓才能稱的。”

  說到這里,天子頓了頓指著一旁站著的何潤遙道:“林卿在你上殿前,朕召何卿前來,授他歸德府知府之職,他當殿辭了不敢領,并向朕獻上這……這歸德百姓送上的萬民傘!”

  說完張鯨即從殿中捧出了這萬民傘。林延潮不由看了何潤遙一眼。

  “諸卿也看到了,這萬民傘是歸德三十萬百姓托上京的何卿給朕的。”

  “朕十分奇怪,于是問何卿這萬民傘不是都贈給官員的嗎?為何今天給朕。何卿答說,幾個月前林知府離任匆匆,連百姓相送都不肯,這萬民傘即便送了他也未必肯要,故而他們只好托何卿親自送給朕。老百姓們說,感激朕,朕給了他們派一位好官清官,一位青天!”

  “張鯨,拿給諸位臣工好好看一看。”

  于是張鯨舉著萬民傘給殿上眾大臣過目。

  這萬民傘,在座眾官員都看過,不少人都收了好幾把。但是他們都是在剛離任時收的,甚至向百姓主動要的。

  沒聽說,哪位官員不要萬民傘,結果老百姓不肯,直接送到京里來塞給天子的。

  眾官員們都是起身觀傘。

  何為萬民傘?意在官員平日如巨傘一樣佑護著這一方,恩澤百姓。

  “何卿這萬民傘真是老百姓送的?不是你自作主張?”天子問道。

  何潤遙道:“百姓知臣上京面圣,沿途之上千叮萬囑,一定讓臣交給陛下,讓陛下知曉,林知府遺澤于歸德,可比李冰于蜀。”

  “此歸德百姓肺腑之言,臣借此萬民傘轉述給陛下。”

  說完何潤遙長拜在地。

  一名大臣起身道:“陛下,臣廣東布政使陸良坤,這一次回京述職路過歸德,當時黃河大水剛過,附近州縣皆是狼藉。唯獨至歸德,仿佛來至江南,到處都是農田,水渠,百姓安居樂業。”

  又一名官員起身道:“臣這一次進京也特意路過歸德去看一眼,確實如此。官不下鄉,百姓不饑,民風淳淳,實在難以想象這個府三年前還受了災。”

  又是一名官員出班道:“陛下,臣也曾路過,臣在任上興修過水利,知治水何其難也。但歸德府之堤卻是修的固若金湯,當地百姓皆稱此堤為'林公堤'!”

  天子點點頭道:“河南巡撫你有何話說?”

  臧惟一出班恭恭敬敬地道:“陛下,臣沒有話說,臣關于林知府在歸德之政績都寫在考語里,句句實言,不敢有一字虛言。”

  “河南布政使?”

  付知遠出班道:“臣的話也在考語里,請陛下明鑒!”

  “潘卿家?”

  潘季馴出班道:“臣的話也都在奏章里了,但今日見了這萬民傘,臣想這天下還有什么比民心民意更貴重呢?我等為官不是等著民意來就我,而是我去就民意啊!”

  天子點點頭,看向殿下的林延潮。

  百官看去,但見此刻的林延潮眼中盈淚。

  天子仰起頭嘆道:“林卿,你送了朕兩樣大禮,一樣是林公堤,還有一樣是萬民傘。朕富有四海,坐擁天下,承運庫什么珍奇珠寶沒有,但惟獨沒有這兩樣。林卿朕要如何還你這情才是?”

  “臣惶恐!”林延潮奏道。

  “張宏,宣朕旨意。”

  說完天子回到御座,但見一旁司禮監掌印太監張宏攤出一封早已寫好的圣旨宣道:“陛下有旨,授前歸德府知府林延潮……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講學士,欽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